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107章 刺殺!

  • 魔臨 - 第107章 刺殺!字體大小: A+
     
        “所以,我們的深海同志很快又要來這里和我們一起奮斗了啊。”

        薛三一邊往鍋子下面加碳一邊調侃道。

        “嗯。”

        鄭凡點了點頭,拿起旁邊的水壺,給白水鍋里又加了一點水。

        這是個小碳爐火鍋,里面的湯底很是簡單,

        一點鹽,兩根蔥,三片姜。

        配菜則更為簡單,就是嫩豆腐,再無其他。

        等水開了后,鄭凡向鍋里下入了幾塊嫩豆腐,煮了會兒后,鄭凡、瞎子和薛三三人都各自夾了一塊出來。

        料碟更是簡單,就是醬油。

        嫩豆腐沾了點醬油,吃下去,口感滑嫩,鮮美燙乎。

        “呼……”

        三人都是一邊吃一邊呼著嘴。

        瞎子北又順了一口銀浪郡的黃酒下去,神情是相當的享受了。

        “這種吃法,在冬天,可以說是相當愜意了。”薛三感慨道。

        瞎子北點點頭,補充道:“擱以前,還是窮人的吃法,因為豆腐便宜。”

        不過至少翠柳堡里的魔王們,吃喝條件都很不錯,偶爾來點清淡簡單的口味,就當是換換心情了。

        緊接著,

        瞎子北一邊又往里面下了幾塊豆腐一邊對鄭凡道:

        “主上,左繼遷的事,主上打算如何做?”

        左繼遷昨日已經求上門了,雖然鄭凡敷衍了過去,其最后也悻悻地離開,但等許文祖上任后,這事肯定會做個了結。

        “什么也不做。”鄭凡回答得很實誠。

        瞎子北點點頭,表示同意,道:“主上英明。”

        “算算日子,許文祖今兒個應該進銀浪郡了,咱們吃完后就去驛站,提前迎一迎吧。”

        “那是當然,主上思慮周到。”瞎子北贊同道。

        不管如何,深海同志來了,在他進入南望城上任前,就先提前私下里見個面,這是百利而無一害的事情。

        他鄉遇故知本就是人生一大暖事,峨眉峰和深海在另一條戰線上再度合作,也算是一段佳話了。

        左繼遷他有多緊張和惶恐,鄭凡是無法感同身受的,但可以預知的是,胖胖的許文祖許大人來這里做了自己頂頭上司后,鄭凡的日子,會過得更加舒服。

        鄭凡喝了口葡萄酒,道:“行,那咱們吃完了就動身。”

        小房間里,三個人就著嫩豆腐小火鍋吃得是相當愜意,只不過,吃到一半時,外面傳來了叩門聲以及芳草的聲音:

        “主人,梁先生派人來問,南望城那邊聚攏了不少難民,問我們翠柳堡是否要接收?”

        “難民?”鄭凡放下了筷子,問道,“有說哪里來的難民么?”

        “是從南邊來的。”

        “南邊來的?”

        翠柳堡所在的位置,算是燕國最北一線了,其南邊來的,那就很顯然是乾國那邊過來的。

        鄭凡放下了筷子,對瞎子北道:

        “走,咱們去瞧瞧,然后再提前去驛站等許文祖。”

        …………

        難民的隊伍不算很龐大,但也絕對算不上小了,道路兩側,都是難民的身影,初步估算,足足有好幾千人。

        鄭凡坐在馬背上,在其身側,是瞎子北和薛三。

        許是因為上次鄭凡玩嗨了去乾國浪了一次讓手底下的魔王們后怕不已,所以,那之后鄭凡每次出門,身邊都至少會跟著兩個人,如果把一直被鄭凡帶在身上的魔丸也算上的話,那就是三個魔王保鏢的陣容。

        有一些也不知道是哪個堡的燕國騎兵正在維持著隊伍的秩序,同時也是在引領著隊伍的行進的方向。

        這些難民基本小到以家庭為單位,大到以一個村子為單位地在移動,拖家帶口的,因為老弱婦孺不少的原因,所以青壯在里頭的比例,并不算很高。

        薛三特意策馬過去詢問了一下情況,回來稟報道:

        “主上,的確是從乾國來的,他們原本去的是南望城,但中途被重新引領分配了出去,那些騎兵是嵇退堡的人,據說是左繼遷下令,他嵇退堡接收所有的乾國難民。”

        “還真的是乾國人。”鄭凡感慨道。

        因為乾國一直給人的印象是:慫富慫富的。

        雖然軍事實力不行,但在經濟和文化上,那可是有著相當的優勢。

        所以,乾國人居然會偷渡國境線跑燕國來,這真的是讓鄭凡有些沒想到。

        瞎子北察覺到了鄭凡的驚訝,道:

        “主上,這也算正常,乾國富庶是富庶,但乾國因為百年前初代鎮北侯一事,本就沒有認真經營過北方三郡,外加北方三郡戍卒又多,勞役負擔又大,被壓迫得狠了后,對這些普通老百姓來說,反而不如北面的燕國更容易生活。”

        燕國這邊門閥林立是林立,但這些世家門閥對自己掌控下的田戶其實還真沒那么不堪,至少,主家也會想辦法讓自己家的田戶能盡可能地生存下去,同時,在自己條件允許的前提下,也會釋放出一些經濟上乃至于政治上的利益和他們分享。

        因為這些田戶,其實就是世家自己的“子民”,他們的用戶和政治影響力,包括自家的“私兵”,其實最根本的來源,還是自己土地上的田戶人口。

        這有點類似于后世的那種“公家的東西不糟蹋白不糟蹋”,自家的東西卻得格外珍惜。

        對于朝廷官僚來說,朝廷治下的民眾,其實和公家的財產差不多,而一旦變成自家的田戶,則就成了自己的私產,態度上肯定不同。

        外加這些年燕國仗著絲綢之路的便宜,商貿發達,燕國又不像乾國那般無法真正地抽取商業稅,也因此,燕國朝廷一來本就對地方的掌控力不算很高,二來又已經從商稅上獲得了實實在在的財政補充,也就造成了燕國治下普通百姓的生存壓力,確實比其余三國,要小不少。

        這也是鄭凡當初第一天來翠柳堡時對這附近民戶精神面貌的第一印象。

        “就是不曉得乾國的官老爺和文人們知道這事兒后,會做何感想。”

        “主上,其實這也能理解,文化這類的東西,對于底層人來說,有點過于遙遠了,他們不知道什么大道理,但知道用腳投票。

        宋朝也有相似的記錄,宋朝境內的百姓主動放棄宋民的身份逃去遼國當遼國的子民。”

        “燕國可不是遼國。”鄭凡提醒道。

        “是,主上說的是。”

        “左繼遷將這些難民都引去他的嵇退堡安置,應該是想要在許文祖上任前,盡可能地再表現表現吧。”

        這些難民的出現,本身就是一種功績,證明天命和人心在燕而不在乾,許文祖人還沒上任呢,就等于是一波政績已經主動上上門來了。

        但這也是幾千張嘴,每天是要吃飯的,所以有著左家在背后做財力支持的左繼遷,才敢將這些難民都引到他的嵇退堡那兒去,他來養著。

        相當于左家花錢,給新任總兵許文祖養一個政績,左繼遷大概是希望許文祖能看在這件事上,對左繼遷先前在乾國軍事失利的過錯輕拿輕放。

        “這些人,咱不要吧?”鄭凡看向瞎子北。

        瞎子北搖搖頭,道:“如果全是青壯的話,咱們倒不是不能接受,但還有這么多的老弱婦孺,咱就不和他左繼遷搶表現的機會了吧。”

        “對,畢竟他左繼遷的雞腿堡里雞腿管夠。”

        其實,真的要算財力的話,有六皇子在背后支撐的翠柳堡,真的不怵嵇退堡。

        首先,翠柳堡已經營建完成了,雖然還有一些需要修繕和完善的小細節,等開春解凍后再敲敲打打小小地縫補一下也就可以了,本身就具備著吸納人口的能力。同時,鄭凡可是清楚,自家堡寨的庫房里,不光是額外屯了一些兵甲器械,還有很豐富的糧食儲備。

        六皇子確實大氣,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就絕對是把你奶到咯奶。

        甚至瞎子北還說,那邊商行的人傳話過來,詢問自己這邊為什么不擴兵,顯然是六皇子那邊的示意。

        一個守備負責的堡寨,朝廷一般只負責五百人的軍餉開銷,但你如果自己有能力,你養到八百人,一千人,一般來說,朝廷也會對此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時下燕國風氣就是如此。

        同時,朝廷的主要注意力和主要矛盾還是放在那些大門閥身上,那些大門閥根治下田戶上萬都很常見,想要的話,隨隨便便拉出幾千上萬的私兵都算是尋常了。

        只不過鄭凡這邊一直想走的是精兵路線,你湊一大堆的雜兵過來,意義真的不大。

        還是安心地等燕皇對門閥開刀后再擴張吧,門閥里面的人一來素質高,二來被流放發配后更是立功心切,說不定以后還能接收到會發光的崽,不比靠這些農民兵湊人數有用得多?

        “其實,屬下覺得,有一點不正常,往年乾國那邊有百姓逃到燕國來討生活也就罷了,今年因為主上在入冬前去那邊刺激了一下乾國,按理說,乾國邊軍再是不堪,窩里橫還是沒問題的,邊境線上又是燧堡林立的,小股小股的偷渡還可以,一下子這幾千人一起偷渡過來,這里面,說不定有乾國人的暗招在。”

        暗招,也就是指間諜,而且數目可能還不少。

        “乾國的邊軍素質先不談,但那邊的銀甲衛,至少給我的印象,還不錯,而且他們還包分配老婆。”

        “呵呵。”瞎子北也笑了,“其實,屬下覺得左繼遷應該也清楚,這里面肯定是有定時炸彈的,但他現在是先一口氣吃飽了再說,也不在乎以后是否會拉肚子了。”

        “行了,不看了,咱出發去驛站等許胖胖。”

        和深海同志提前見面,鄭凡還是決定不要太大張旗鼓的好,所以也就帶了瞎子北和薛三前去,沒帶兵馬。

        三人策馬,從午后行進到黃昏,這才趕到了尹城外郊的驛站。

        南望城是銀浪郡當之無愧的第一大城,但尹城,才是銀浪郡的首府所在,只不過和后世的一些省份城市一樣,沒什么存在感罷了。

        燕國的驛站接待出公差的官員同時負責信使備馬和招待,但也不是不對外做生意,從北封郡到翠柳堡的一路上,鄭凡也住過不少驛站了,感覺大部分驛站都弄得跟后世的綜合性酒店差不多,同時官員都不用買單。

        因為不是公差在身,外加又有意想要遮掩一下自己和許文祖的關系,所以鄭凡選擇“自費”,考慮到和許文祖見面后估計還要再聊不少時間,所以鄭凡干脆要了兩間客房。

        點酒菜時,薛三負責上去套話,問問那位從北封郡來的客人住哪間房。

        因為許文祖的身材特點太過于明顯了,所以套話很容易,得到的消息是,許文祖他們一行人是包下了甲等院。

        嗯,作為南望城新上任的總兵大人,這點牌面還是有的。

        只不過,當鄭凡去甲等院對那里門口的親兵說明來意后,親兵的回復是許文祖下午時就出去訪友了,大概要到夜里才回來。

        至于他訪的友人是誰,住哪里,留守在這里的親衛也不清楚。

        沒辦法,鄭凡三人只能草草吃過了驛站準備的晚食就先在各自房間里休息等著了。

        薛三給驛站里的小吏使了點銀子,讓他等見到許文祖回來時,來通報一聲。

        這個倒是不用擔心被懷疑,因為每天想在驛站里“偶遇”達官貴人的人,可有的是,這小吏顯然也是司空見慣了。

        瞎子北和薛三住一個房間,鄭凡一個人住他們隔壁。

        好在鄭所長在翠柳堡也算是個小“土皇帝”,也沒人會去記所長的考勤,所以在外面逗留一天不回去也沒什么問題。

        躺在床上,鄭凡雙手做張弓的姿勢,一遍一遍地體會著。

        這一個月,有阿銘陪自己練箭,鄭凡覺得自己的進步很大,但對氣血外放的拿捏上,還沒辦法很好地掌握方寸。

        九品武者,在普通人眼里,算是高手了,在軍隊里,也能混個小兵頭目的位置,但鄭凡清楚,靠這點修為想要保命,有時候還真的很難。

        自己這一趟去乾國,在戰陣上殺死的入品武者都不止一個了。

        鄭凡覺得,最起碼得有沙拓闕石那種層次的修為才足夠保證自己的安全,事實上,沙拓闕石當初要不是一心求死,想掛還真的挺難掛的。

        躺在床上一遍又一遍的“心中有箭勝于手中無箭”,時間,不知不覺就到了深夜。

        鄭凡有些擔心許文祖不會今晚留宿友人那里不回驛站了吧?

        又或者,干脆那個友人其實是個以前老相好的寡婦?

        “咚咚咚……”

        門口,傳來了輕輕的敲門聲。

        鄭凡一開始以為是薛三或者瞎子,起身下床,打開了門。

        打開后,才發現站在門口的是以為年紀在四十多的矮胖女人,女人臉上涂抹著厚厚的脂粉,油膩油膩的。

        “大人,晚上需不需要人作陪?”

        所以,后世酒店客房的服務,在古代其實早就有了是么。

        鄭凡伸手指了指這個女人,

        道:

        “你來陪?”

        “哎喲喲,瞧大人您說的,當然不是妾身啦,妾身下面可是有不少小娘子,晉國的俏馬、下杭的瘦馬、楚國的貴馬,咱們燕地的烈馬,妾身手底下可全都有,大人,您想挑哪個就跟妾身說,待會兒,姑娘上來,包管您滿意。”

        晉國的女郎俏麗身材好,下杭的瘦馬本就極為有名氣,連乾皇都一口氣收了下杭楊家三姐妹,楚國國內那種傳承數百年的貴族很多,因為內部的傾軋,經常會有貴女流落出來,至于是不是真的貴女,這沒人知道,但至少人家會裝得跟個貴女一樣來伺候你,燕地的烈馬,就顧名思義了。

        老實說,家里有一個這個世界最出色的媽咪四娘在,鄭凡還真沒什么興趣在外頭打什么野食,就算真的要打,四娘手底下調教的那些小紅拂女們,怎么可能比外頭的差了?

        再者,

        隔壁可是住著自己的倆手下,還有一個哪怕隔著一道墻也能給你玩“實況轉播”的瞎子,鄭凡怎么可能在這里找服務?

        “本官累了,不用了。”

        “那妾身就打擾了。”

        胖媽咪很知趣兒地對鄭凡一福,轉身離開,很快,隔壁就傳來了敲門聲。

        緊接著,

        就傳來了薛三的聲音,

        只聽得薛三很激動地喊道:

        “我要,我全都要,一樣來一份!”

        “爺,您等著,姑娘們馬上就到。”

        說完,那位胖媽咪就下樓去了,應該是喊姑娘去了。

        鄭凡走出了房門,站在二樓過道處,薛三這會兒也走了出來,看見鄭凡,還面露了羞赧之意。

        “好好玩,讓瞎子到我房間里來。”

        鄭凡自己有四娘了,雖然一直沒能上壘,但玩針線活的情調也是妙不可言,所以,總不能自己吃飽卻讓自己手下一直餓著。

        薛三卻搖了搖頭,從門口走到了鄭凡面前,因為二樓樓板有些年久了,所以走來時樓道地板上發出“吱呀吱呀”的聲響。

        “主上,聽到了么?”薛三壓低了聲音問道。

        鄭凡恍然,他明白了。

        “屬下這么矮這么小的一個人,走這里時地板都得發出聲響,剛剛那位這么胖的媽咪走過去時卻一點動靜都沒有。”

        “看來,是有人潛入進來,想對許文祖不利了。”

        那自己還算是許文祖的救星了,這都被自己給趕上了。

        不過想想也覺得挺可笑的,當初在鎮北侯府外,鄭凡是想干掉許胖胖的,為此還出動了蠻族王庭左谷蠡王,

        結果許胖胖無巧不巧地竟然在那會兒下馬車去拉矢了,

        簡直是名副其實地走了屎運。

        不過現在,許胖胖要當自己的頂頭上司,原本想殺他的自己現在卻又要保護他。

        這時,樓下一個打著燈籠的小吏走出來,對著上方站在樓道上的鄭凡晃了晃燈籠,然后就走了。

        這是告訴鄭凡許文祖已經回來了,因為他住的是院子,所以不走驛站的大門。

        這時,瞎子北也從房間里走出來,和鄭凡目光對視,

        “主上快去提醒許文祖,讓他做好防備。”

        鄭凡點點頭,一個人下了樓,至于薛三和瞎子北則沒跟著鄭凡一起去,他們應該是要負責外圍的接應。

        甲等院門口的親兵換人了,應該是白天陪同許文祖去訪友的親兵剛剛換了崗。

        能和許文祖白天出門訪友負責安全的,肯定是親兵中的親兵了,且這倆親兵居然認得鄭凡,見鄭凡居然出現在這里,二人先是一愣,隨即馬上面露戒備之色,更是將手放在了刀柄上,

        “鄭校尉,是你么?”

        一名親兵問道。

        “正是鄭某,勞煩通稟一下明正公,鄭某來訪。”

        若是換做別人,想投名次想混眼緣想走關系的,親兵們可能覺得許文祖剛回來累了就攔下了,但見是鄭凡,這可是自家大人的氣得牙癢癢的對頭角色,他們反而不敢怠慢了,其中一個親兵馬上進去通稟。

        “讓他進來,快,讓他進來。”

        許文祖的聲音從里面傳來,本人也在向門口這邊快速走來。

        門口親兵不再阻攔,鄭凡走了進去,看見一尊巨大的肉山正在向自己壓迫而來。

        許文祖在鎮北侯府回去的路上,瘦了不少,但現在看來已經完全補回來了,而且更勝往昔。

        這里是銀浪郡,不是北封郡,附近又都是自己信得過的親兵把守,所以許文祖很放得開,直接笑呵呵地走過來了呵呵地迎接鄭凡。

        鄭凡則沒功夫和許文祖傾訴同志再見面的喜悅之情,

        直接壓低了聲音快速道:

        “大人小心,這家驛站了混入了想要刺殺大人的刺客,卑職是得到消息馬上就來通知大人。”

        “啊!”

        “啊!”

        就在這時,

        院子外墻那邊傳來了兩聲慘叫,顯然是有許文祖的親兵被射殺了。

        讓鄭凡有些意外的是,他原本以為刺客會下毒會潛入又或者是靠上門服務來接近許文祖,

        但真的沒料到,

        刺客居然大大咧咧地殺上門了。

        同時,

        外面又傳來了齊聲怒喝:

        “燕狗鄭凡,血債血償,納命來!!!”

        “…………”許文祖。

        “…………”鄭凡。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