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105章 心慈手軟的主上

  • 魔臨 - 第105章 心慈手軟的主上字體大小: A+
     
        一個佞臣,絕對不是那么好當的;

        讓上位者覺得你有本事的同時還要覺得你有趣,這難度,著實不低。

        簡單來說,嚴肅和活潑之中的這個度,你得把握好,但這又是最難以把握的,每一次,都相當于是在刀尖上跳舞。

        鄭凡不是很喜歡這種在大人物面前“表演”自己的感覺,但有時候人在屋檐下,你不低頭,連雨都沒辦法躲。

        所以,只能期待著自己能蓋一座屬于自己的房子。

        隊伍行進中途,鄭凡就得令可以返回翠柳堡了。

        靖南侯沒給賞賜,也沒給其他說明,但有時候,不責罰,讓你像是個沒事兒人一樣回家,就已經是一種態度上的表示了。

        身為軍人,沒軍令的前提下擅自做主跨越國境線去外國搞事情,回來后還嘛事沒有,這不是鼓勵是什么?

        最重要的是,鄭凡覺得自己加深了在靖南侯心里的印象,有時候,什么金銀珠寶財貨這類的,都抵不上一個“簡在帝心”。

        鄭凡沒打算掙錢退休養老,從一定程度上來說,他類似于一個在這個世界處于打拼階段的創業者。

        擱在后世,你讓一個創業者兩個選擇二選一,

        “一百萬本金”和“認識馬云”,

        他會選哪個?

        當翠柳堡出現在眾人視線中時,已經是午后了。

        翠柳堡的墻郭已經被搭建了起來,雖然還需要不少工日去進一步地完善和充實,但終于有點屬于堡寨的內味兒了。

        鄭凡深吸一口氣,去外面浪了幾天后,心里其實分外想家。

        瞎子北等人已經在外面路上等著,大家臉上都洋溢著熱情的笑容,仿佛是家鄉的親人在迎接歸來的游子。

        鄭凡被四娘先帶著去沐浴更衣,同時傷口也需要做進一步的處理。

        等鄭凡離開后,

        瞎子北、阿銘、薛三以及樊力四個人,臉色當即陰沉了下來。

        梁程把自己的馬匹拴好,

        似乎早有心理準備,

        束手站定,

        似乎在等待著……面對疾風吧!

        薛三瞇了瞇眼,開口道

        “玩得開心么?”

        梁程很實在地回答

        “很開心。”

        “哦,很開心啊。”

        薛三跳了起來,拍了一下梁程的肩膀,

        “自己爽了就忘記兄弟們了是吧!”

        梁程依舊很平靜地回答

        “是主上做的決定。”

        梁程的確沒說假話,這確實是鄭凡自己做的決定,梁程一直以為那一天自己只是陪著主上去書院抓人的,但主上在書院事情結束后就直接決定去乾國逛逛,他事先不知情,當然了,他當時也很想去逛逛。

        這時,旁邊的樊力故作嚴肅的姿態,裝出一副老師教訓犯錯學生的態度開口道

        “主上不懂事你也不懂事么?”

        “…………”薛三。

        “…………”梁程。

        全場眾人,忽然安靜。

        “阿力啊,午飯吃飽了么?”瞎子北問道。

        “吃飽咧,中午的饃,很好吃。”

        “哦,吃飽了的話就去那邊搬磚去,早點把堡寨蓋好咱們也能早點住進去。”

        “好嘞,這就去。”

        樊力轉身,去搬磚了。

        剩下的人,瞎子、薛三、阿銘以及梁程幾乎同時地舒了一口氣。

        “阿程啊,你知道我們對這件事最不滿意的地方在哪里么?”瞎子北面向梁程開口道。

        “我不該不帶你們一起去。”

        “也算是吧,但這不算是重點,其實,我們每個人,活在這世上,誰都沒辦法保證自己不會遇到危險,我們也不怕遇到危險。

        但主上的安危,關系很重,我們并非是想把主上一直放在窩里,主上其實還是需要經歷風雨的,否則無法正常,主上無法正常,我們就無法成長。

        只是,我們有一個前提,因為主上一旦真的遭遇不測,很可能我們七個人,也會……”

        說到這里,瞎子北頓了頓,繼續道

        “所以,我們要做到的一點是,主上若是真的有危險了,可以,在我們死之前,主上再死,這樣,我們即使是死了,也死得心甘情愿,至少,沒什么遺憾。

        現在倒好,你和主上出去浪了,冒著生命危險在打仗,把我們五個留在這里,我們留在這里能做什么?

        等著暴斃?”

        梁程搖搖頭,道“我錯了。”

        瞎子北伸手,拍了拍梁程的肩膀,道

        “你知道我最后怕什么么?”

        “你有點特殊,我猜不出來。”

        “我后怕的是,其實,面對死亡的勇氣,我們是有的,一杯茶,一把二胡,再點一根香,就這樣走向死亡,意境上也不錯,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但前兩天,你們去浪的時候,如果真的出了什么意外,我也被牽連得沒了的話,我會很難接受。

        因為在死之前,

        我居然是在畫施工圖紙,在做一個包工頭。”

        梁程明白了,點點頭。

        死亡,可以接受,但死亡的儀式感都沒有的話,就無法原諒了。

        瞎子北似乎是將情緒發泄好了,

        從口袋里又掏出一個橘子,一邊剝一邊道

        “好了,現在把你和主上這幾天的事兒,說給我們聽吧。”

        說著,

        瞎子北將一瓣橘肉送到梁程嘴邊,

        梁程猶豫了一下,

        最后還是張開嘴。

        “甜不?”瞎子北問道。

        梁程搖搖頭,

        “有點酸。”

        瞎子北直接將手中的橘子丟在了地上,

        道

        “我就猜到這里的橘子沒北封郡的橘子甜。”

        “…………”梁程。

        ……

        “主上,您這背上的傷,是怎么弄的啊,嘖嘖嘖,這太慘了。”

        四娘一邊幫鄭凡處理傷口上藥一邊有些心疼地問道。

        鄭凡真沒好意思說是被梁程捅的,

        只能道

        “戰場上,刀槍無眼啊。”

        “這可真是太讓人心疼了,主上,下次可千萬不能把奴家丟下了,那頭臭僵尸,怎么知道伺候人呢。”

        “嗯,我錯了。”

        對自己的女人認錯,不丟男子氣概。

        “對了,主上,那位節度使的千金,沒帶回來呀?”

        “被密諜司的杜鵑派人帶走了。”

        “那可真是可惜了。”

        “可惜什么?”

        “本來,是能湊一對的。”

        “梁程似乎對她不怎么感興趣。”說到這里,鄭凡微微皺眉,思索道,“他好像和阿銘一樣,他們兩個,都對女人不感興趣。”

        “哎呀,奴家不是說那位千金和梁程啦,時她和芳草,簡直絕配。”

        “芳草?”

        “對啊,一個是被阿銘殺了親爹,帶回來的,那位節度使的千金是被阿程殺了親媽,要是帶回來了,這倆丫頭,不是絕配么。”

        “呵呵呵…………”

        雖然鄭凡覺得這時候不該笑,但還是忍不住。

        “不過好像還真是的,似乎男人年紀大了,就對男女之事沒什么興趣了。”

        “我以前倒是聽說過不少老頭七老八十了,還寶刀未老的。”

        “那不一樣,老頭兒能和那倆死人比么?一個是不老的吸血鬼,一個是冷冰冰的僵尸,他們倆年歲加起來,幾十個老頭兒都比不上哩。”

        “也是。”

        “說到芳草,她們估計再過一陣子,也該到翠柳堡了。”

        “嗯。”

        “主上,您要休息休息么?”

        “還好,不是很困,有點餓了,這幾天,沒吃得好。”

        “那奴家下面給您吃?”

        “好。”

        “主上,您等著。”

        四娘起身,離開了房間去下廚了。

        鄭凡現在所在的房間,算是翠柳堡內少數的能住人的房間,絕大部分蠻兵,其實還住在堡寨外的帳篷里,想住進堡寨,還要等翠柳堡施工的進一步完善。

        從床上坐直了身子,鄭凡拿起一件外套披在了自己身上,也走出了房門。

        日頭,已經有些漸漸西沉了,余暉撒照下來,給人一種很不真實的感覺,但這種感覺,卻讓鄭凡有些留戀。

        以前只是玩游戲時“打過仗”,這一次,是自己親自帶兵出去遛彎兒,且自己也曾攻下了一座城,雖然是裝完逼就跑。

        然后,又是將近兩天時間的被大軍追殺。

        講真,到了這會兒,再回憶之前幾天的一幕幕,心里倒是沒多少澎湃,盤亙在腦子里更多的,還是死在烽火臺上的那個乾國戍卒,持槍逆行的乾國老將,以及,那數十個已經變成尸體的蠻兵。

        “主上,在看夕陽?”

        瞎子北的聲音從一側傳來。

        鄭凡吸了口氣,伸手輕輕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道

        “以后你走路能不能出點聲?”

        “行,屬下以后白天出門也打燈籠。”

        “呵。”

        “主上剛剛在想什么?”

        “只是忽然有些理解,你為什么那么喜歡曬太陽了。”

        “屬下得多曬曬,心思重,不多曬曬容易長真菌。”

        “你有事?”

        “有事。”

        “說。”

        “屬下以前是做過心理醫生的。”

        “我知道。”

        “所以屬下剛剛聽梁程說完了主上這幾天的事,來給主上做做心理疏導。”

        “我不用,我沒事。”

        “喝醉的人最常說的話,是我沒醉。”

        “行,那就聊聊吧。”

        “喲,瞎子,你這鼻子屬狗的吧?”四娘端著一大盆的臊子面恰好走過來。

        瞎子北笑笑,道

        “先前去圖滿城做生意時,倒是碰到了一只挺大的二哈,比試過,它鼻子沒我靈。”

        “來找主上有事兒?”

        “肚子餓了。”

        “合著前幾天一直餓著你了怎滴?”

        “主上不在,你就不下廚了,其他人做的飯,真不好吃。”

        “行,搬凳子。”四娘也不是小氣的人。

        瞎子北拍了拍手,四張凳子飄浮而起,落在了自己和鄭凡的面前。

        兩張凳子拼湊在一起,另外兩張凳子側放當椅子。

        一大盆的面,兩個碗,四娘又擺上了兩雙筷子。

        本來,她是準備和鄭凡一起進餐的,但現在只能便宜瞎子了。

        “瞎子,自己撈面。”

        “好。”

        瞎子北拿起筷子開始撈面。

        “怎么不用意念力了?”四娘有些好奇地問道。

        “用意念力撈出來的面,是沒有靈魂的。”

        “行行行,說不過你,主上,您慢慢吃著,我去給他們送一點兒去。”

        “哎,別走,有蒜么?吃面沒有蒜,滋味少一半。”

        “瞎子,我記得你以前可不好這一口。”

        “忽然想吃了。”

        “等著,我去給你拿。”

        四娘很快就拿來了一碗蒜,都是剝好了的。

        鄭凡和瞎子北相對而坐,鄭凡是真的有些餓了,拿起筷子就吃了好幾口。

        “主上,吃蒜。”

        瞎子北拿起兩瓣蒜,遞給了鄭凡。

        “我沒這個習慣。”鄭凡搖搖頭。

        “總得試試。”

        鄭凡猶豫了一下,接過蒜,放了一個進嘴里,咀嚼著。

        “主上,再來一個?”瞎子北又遞上一瓣蒜。

        鄭凡搖搖頭,道“你吃吧,我這樣吃不來。”

        “我不吃,吃了嘴里味兒重。”

        “…………”鄭凡。

        “人生也是這樣,主上,自己不習慣的東西,不用去勉強,自己不想做的事情,也不要強行去做,不要有負擔。

        可能,上輩子,主上的人生太過于普通人,也有著太多條條框框的壓力,但這輩子,在這個世界里,開心就好。”

        “我明白了。”

        “其實,對主上的心理承受能力,屬下是不擔心的,到底是能創造出我們這些角色的人。”

        “你這是在夸我?”

        “是的,主上。”

        “好吧。”

        “主上可以找人說說心里話,比如我,這樣的話,可以讓主上的心理得到很大的緩解。”

        “我會的。”

        “嗯。”

        “對了,這次出去折損了一些人。”

        “主上回來的時候,屬下已經數過了。”

        “能補充么?”

        “即戰力方面,很難迅速得到補充了。”

        畢竟,原本的蠻兵本就是刑徒部落出身,弓馬騎射都是俱佳,進行一下思想教育后,再配上優良的甲胄戰馬兵器,就是極為優秀的騎兵,但這種優質兵源,想源源不斷地補充,顯然對于現如今的翠柳堡而言,還是太苦難了一些。

        “不過,屬下認為,我們當務之急,不是招兵買馬,一來,該做的,我們其實已經做過了,相信這一次在靖南侯心里,肯定已經對主上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接下來,我們已經不適合再過多的出頭,否則,就不是真有趣,而是真煩人了。

        況且,用不了多久,應該會有大量的燕國刑徒會被發配到咱們邊地,到時候,這些刑徒,我們只會嫌多,而不會嫌少。”

        “你是說,門閥?”

        “主上英明。”

        一旦燕皇見時機成熟,和鎮北侯一起做秀配合之下,開始對國內的門閥開刀,門閥家族肯定會血流成河。

        人,是肯定要死很多很多的,但全部都殺掉也不現實,到時候肯定會有很多家族被判定有罪進行流放,成批成批的刑徒注定會被發配到南方邊境,成為對乾開戰后的“燃料”。

        這些刑徒本身就有著極高的素質,而且他們對于立功贖罪為自己為家族擺脫刑徒身份有著極大的渴望。

        瞎子北放下了筷子,道

        “主上,屬下待會兒還要去和那些匠師商量一下工程圖紙的一些細節,屬下就先告退不打擾主上休息了。”

        “辛苦了。”

        “主上客氣了。”

        瞎子走后,鄭凡也放下了筷子,就這樣干坐了一會兒。

        隨即起身,拐了個彎,走到斜對面的一個很逼仄的屋門口,推開門,走了進去。

        里面,放著一口棺材,讓鄭凡有些意外的是,棺材前面的地上,放著一尊香爐,香爐里還有一些香灰,同時,在香爐旁還有一個碗,碗口殘留著紅色的印記。

        鄭凡走到棺材邊,后背靠著棺材坐了下來。

        “第一次帶兵出去打仗,有點緊張,也有點激動,不過你曉得么,乾人比我想象得還要不中用…………”

        很多時候,當你想找人傾訴時,往往很難找到合適的人。

        不想在別人面前展露出你的軟弱以及你的真正情緒,但又想把這些東西分享出去,這是一種矛盾,而人,本身就是一種矛盾的結合體。

        許是在梅家塢那陣子每天吃飯時養成的習慣吧,鄭凡覺得沙拓闕石是一個很好的傾訴對象,他死了,但他又沒死透;

        他似乎能聽見你說的任何話,但他又好像永遠都不會再開口說話。

        鄭凡就靠在棺材上,絮絮叨叨地說了很久,說了很多人,說了很多事。

        說累了、也說完了之后,鄭凡長舒一口氣,他覺得待會兒自己回去好好地睡一覺后,明天醒來后,將重新恢復精神滿滿。

        起身,

        鄭凡準備離開這個屋子時,猶豫了一下,出于一種禮貌,他覺得自己應該和沙拓闕石見個面,道一聲晚安。

        伸手,推開了棺材蓋,當鄭凡把目光投向棺材里時,

        整張臉,

        當即沉了下來

        “你,為什么會在這里?”

        躺在棺材里的,居然是阿銘,齊整的夜禮服,胸口還放著一朵紅色的紙花,剪成了玫瑰模樣。

        空氣,忽然安靜,氛圍,開始尷尬;

        這種感覺,就如同你去教堂的暗室里對神父說出了你心底的一切秘密,但不巧的是,坐在暗室里傾聽的,是你爹地。

        “主上,我也是睡棺材的。”

        阿銘開始解釋。

        鄭凡看著阿銘,不說話。

        “主上,是您走錯房間了,沙拓闕石,他住隔壁。”

        “一開始時,你為什么不出聲?”

        阿銘伸手敲了敲棺材壁,有些無奈道

        “這該死的隔音效果。”

        “哦。”

        “主上,我其實也是剛醒。”

        “沒事,我相信你。”

        “主上英明。”

        “明天開始,陪我練箭吧。”

        “這是屬下的榮幸,屬下確實會一些西洋劍術。”

        “是弓箭。”

        “嗯?”

        阿銘心里忽然升騰起了不祥的預感。

        “我問過那些射術好的蠻兵,他們說,用活物當靶子來練箭術效果最好。”

        “屬下明白,明日屬下就去為主上抓一些動物來讓主上……”

        “我這人,心軟,小動物太可憐,我下不去手。”

        “………”阿銘。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