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87章 靖南侯

  • 魔臨 - 第87章 靖南侯字體大小: A+
     

        就在那塊石頭即將砸中鄭凡腦門之際,

      一聲低喝傳來:

      “魔丸,你想害死我們么!”

      “嗡!”

      石塊開始減速,終于,在鄭凡額前停了下來,許是因為減速太過迅猛,導致空氣中還殘留著淡淡的焦灼味道,連帶著鄭凡額前的劉海也被燙卷了一茬。

      左繼遷聽到身后的聲音,躺在地上的他下意識地想要扭頭回看。

      “砰!”

      阿銘一腳踹在了他的腦袋上,

      本就有傷在身的左繼遷直接被踹昏了過去。

      “他是你爹!”

      阿銘攥著自己的左手喊道。

      其左手已經呈現出青紫色,顯然是將身上先前中針后擴散的毒液給聚集到了那里進行著壓制。

      這時,石塊之中傳來了一個嬰兒稍顯稚嫩的童音:

      “我是在聽命行事。”

      “聽命?聽誰的命?”阿銘問道。

      “我…………父親的命。”

      父親這兩個字,是咬出來的,說得極不情愿。

      阿銘有些疑惑地看向鄭凡,鄭凡也有些疑惑地看著阿銘,表示自己還不至于想不開下這種命令。

      “他說……兒,砸!”

      “…………”鄭凡。

      ……

      “快快快!”

      “快快快!”

      一隊隊騎兵急速趕來,匯聚于南望城北門城樓下。

      北樓城門守卒馬上關上城門,城門上一隊隊弓箭手已經就位,北門守城校尉更是拔出自己的佩刀,對著下方明顯一樣是燕軍制式的軍隊喊道:

      “來者何人,何故沖擊城樓!”

      這時,

      來軍之中有一名披著黑色披風身著鎏金甲胄的中年男子緩緩地催駛著自己胯下貔獸出陣。

      大燕傳統,看人先看馬。

      一般身份越高的人,就能配上品質越好的貔獸,這名中年男子胯下貔獸四足渾厚,體格驚人,腦門上更有三根黑色的長角,周身散發著兇惡的氣息。

      簡直就把許文祖胯下的那頭獨角獸在品質上給甩出了十八條街。

      中年男子沒報身份,

      但這一身甲胄外加這一頭坐騎,

      其實已經讓城門上不少士卒已經認出了其身份,

      守城校尉更是嘴巴張了張,

      “侯…………侯爺……”

      男子揚起手中的紫金色令牌,

      揚聲道:

      “南望城中有逆賊謀亂,本侯率軍入城平亂,但有阻攔者,視為亂賊黨羽,格殺勿論!”

      “殺!”

      “殺!”

      “殺!”

      其身后數千騎兵一起舉起兵刃整齊高呼。

      四大國爵位制度各不相同,大燕這邊是侯爵為頂,非皇室不得封王。

      大燕第一侯,自然是鎮北侯,侯府麾下三十萬鎮北軍,鎮壓蠻族百年;

      然而,在大燕南方,還有一位靖南侯,掌五萬靖南軍。

      其實,真正坐落于南方為大燕守乾國一線的,從來都不是南望城為核心的堡寨體系,燕人善攻不善守,哪怕是最艱難的歲月面對最強盛的蠻族王庭時,燕人也是主動出擊于蠻族騎兵正面廝殺。

      真正被乾國邊鎮視為最大威脅的,就是這五萬靖南軍。

      有五萬靖南軍在,哪怕燕國邊防線完全廢除,乾國軍隊也不敢輕易北上。

      乾國北伐的人少了,就可能被這五萬靖南軍直接吃了,一旦北伐的人多了,靖南軍可依靠其騎兵的機動性是戰是撤是迂回是阻截都能從容,足以爭取到大燕從其他地方調兵過來迎戰。

      只不過,和鎮北侯一脈不同的是,姬家可不想再制造出一家鎮北侯府出來,所以,每一代靖南侯都是由皇帝親自冊封。

      到告老還鄉年紀或者新皇登基需要安插自己的親信時,靖南侯的位置和司禮監掌印的位置一樣,都會進行更換。

      原本在位的靖南侯會保留侯爵,只不過不再是叫靖南侯,新的靖南侯會出現,坐上那個位置。

      所以,常規配置五萬的靖南軍,其實更像是一支不在京城的禁軍,靖南侯,更像是一種官職而非爵位了。

      這一代靖南侯是皇后娘娘的親弟弟,也就是當朝國舅,這一代燕皇登基后不久,就受封靖南侯,掌靖南軍。

      “大人,我們……我們開不開城門?”

      一名百夫長問站在身邊的守城校尉。

      這名守城校尉有些擔心地回頭望了望城門后,總兵府那邊的異動這邊也感知到了,城防軍也已經調撥了過去。

      但在這個時候,靖南侯卻率軍想要入南望城……

      燕國軍政分家,名義上互不干涉,這一點,在北封郡基本形同虛設,鎮北侯府其實就是北封郡的土皇帝,但在其他地方,卻執行得很到位。

      靖南侯平日里只能率軍駐扎在靖南軍大營中,因為不是世襲,所以他并沒有侯府。

      面對城樓下靖南軍給予的壓力,

      守城校尉咬了咬牙,

      道:

      “傳令,開城門,放靖南軍進來,我就不信了,國舅爺還會造反!”

      城門被緩緩地打開,

      靖南侯一騎當先,率先沖入了城門,在其身后,是滾滾靖南軍鐵騎跟隨著魚貫而入。

      剛一進城,

      靖南侯就對自己手下將領下令:

      “即刻掌握南望城四座城門,封禁府庫,實行街禁!”

      “遵命!”

      “遵命!”

      靖南軍在各自將領率領下,開始對南望城守軍的全面繳械,各處要口和府庫也全都被靖南軍掌握。

      在這些事情正在有條不紊的進行中時,

      靖南侯本人沒有絲毫的耽擱,率領自己的親衛直接策馬沖向了總兵府。

      總兵府外已經被城防軍包圍和控制住了,為首的一桿守城軍將領在看見那一身鎏金甲胄和來人胯下的貔獸后,馬上對來人跪下行禮。

      “參見侯爺!”

      “參見侯爺!”

      “爾等即刻率軍回營,沒有本侯軍令不得擅自出營,違令者,斬!”

      雖然城防軍守卒并不清楚為什么靖南軍會忽然進城,也不清楚為何靖南侯一上來就要繳了大家的械,但因為原本南望城總兵蕭大海剛剛故去,南望城知府大人也在先前的亂局之中被刺客殺死,所以此時放眼整個南望城,根本就沒有一個能夠在官面上和靖南侯有對話資格的人物。

      所以,城防軍沒有反抗,在其將領的約束下,向靖南軍繳械,同時開始歸營。

      靖南侯本人則翻身下了貔獸,在一群親衛簇擁下,直入總兵府。

      總兵府內已經被靖南軍完全掌握,一排排靖南軍甲士已經在四周完全布控,城內大夫們已經被喊來對府內的傷者進行救治。

      “傷者很多么?”靖南侯開口問先一步進來的麾下親信校尉。

      “回侯爺的話,刺客是先藏身于棺材中,在眾人吊唁時射出暗器,那針上,有毒。”

      “能救回來么?”

      “回侯爺的話,有些人能救回來,有些身體本就不硬朗或者有其他疾患在身的,可能就………”

      “呵……”

      靖南侯轉而問道:

      “刺客都抓住了么?”

      “擊殺刺客計二十六個,無一生還。”

      “無一生還?”

      “是,無一生還,有幾個化妝成道士的刺客在重傷后服毒自盡了。”

      “呵,二十六個刺客,二十六個死士,這大燕南望城總兵府什么時候居然成了賊窩了,還一藏就藏了這么多。

      楚校尉。”

      “末將在!”

      “傳我令,全城搜查,本侯不信,能鬧出來這么大的事,能布局埋伏到總兵府里,這城內,會沒有刺客的同黨!

      無論是誰,無論哪家,

      但凡查到有所牽連,即刻下獄,敢有阻攔,抄家滅族!”

      “末將遵命!”

      吩咐完事情后,

      靖南侯走到了靈堂里,

      靈堂上,知府大人的大好頭顱被放在供桌上,周圍,滿是血污。

      好在死人和傷者已經被轉移到府中其他地方進行安置和就救護,所以靈堂這邊,倒是顯得清靜了不少,是真的有靈堂的氛圍了。

      靖南侯伸手取下三根清香,點燃,拜了拜,插入香爐之中。

      這時,一名校尉走來,拱手稟告道:

      “侯爺,軍士們在府中茅廁里發現了南望城總兵蕭大人的遺體。”

      “嗯。”

      靖南侯閉上眼,應了一聲,緩緩道:

      “蕭大人定然是為刺客所害,不用再交由仵作去折騰了,給咱們大燕國的總兵官,留點顏面吧,先好生收殮。

      對了……”

      靖南侯伸手拿起知府大人的頭顱,

      丟給了這名校尉,

      繼續道:

      “知府大人的頭顱,先送還給其家眷,再在城里找幾個好裁縫,縫上去吧。”

      “遵命。”

      這名校尉下去了,不多久,又有一名校尉上前,稟告道:

      “侯爺,刺客尸體已經被驗證完畢。”

      “驗證?誰驗證的?”

      “回侯爺的話,刺客動手時,靈堂內有兩位守備大人在場,他們隨后出手率總兵府護衛斬殺了刺客。”

      “哦?”

      靖南侯好似有些意外,

      轉身,

      往前走了幾步,

      在靈堂正門口滿是血污的臺階上大馬金刀地坐了下來。

      “帶他們兩個上來見本侯。”

      “遵命!”

      很快,

      鄭凡在一批靖南軍甲士的引領下,見到了坐在靈堂正門臺階上的靖南侯。

      鄭凡一身白色的文化人長衫已經被血水染紅,不過這一身血染的風采倒也算是不錯的搭配。

      左繼遷就顯得有些狼狽了,左臂包扎過了,腦袋也被包扎過了,雖說真正的帥哥哪怕剃平頭也是帥的,但再帥的帥哥失血過多再打上繃帶那還能帥的話就叫活見鬼了。

      二人站在一起,

      區分度很是明顯。

      畢竟,沒人會去提前告知靖南侯二人先前殺刺客的細節,一直在后頭當人頭狗的,肯定戰績賊好看。

      “末將翠柳堡守備,鄭凡,參見侯爺!”

      “末將嵇退堡守備,左繼遷,參見侯爺!”

      二人一起單膝跪下向靖南侯行禮。

      靖南侯一邊把玩著手中的玉扳指一邊問道:

      “左繼遷?虎威左家的人?”

      左繼遷聞言,馬上再度叩首,道:

      “正是虎威左家。”

      門閥政治的特點就在這里,先論家世,家世相等,家世出彩,是最大的敲門磚,也是上桌的資格。

      “左老爺子身子骨可還好?”靖南侯問道。

      左老爺子,肯定是左家當代族長。

      “回侯爺的話,爺爺他身子骨還算硬朗,末將在家時,也常聽爺爺提起過侯爺。”

      連寒門都算不上,

      哦不,

      是連門都沒有的一介黔首鄭凡同志默默地跪在一邊。

      臉上,倒是沒有出現對門第的艷羨和對左繼遷受到更多關注的嫉妒。

      終于,和左繼遷嘮嗑完了后,靖南侯終于將自己的一點點注意力放在了鄭凡身上,

      道:

      “你姓鄭?”

      “末將姓鄭。”

      “三石鄭家和你是什么關系?”

      “回侯爺的話,毫無關系。”

      “毫無關系?”靖南侯有些意外地多看了鄭凡兩眼。

      大燕政治游戲規則,門閥子弟出頭的概率因其掌握著絕大的資源所以要大得多得多,但并非完全沒有黔首出頭的余地。

      事實上,大燕最勵志的黔首,就是初代鎮北侯,初代鎮北侯早先也是連門第都沒有,寒門都稱不上,卻硬生生地憑借戰功崛起,其李家,也成為了大燕第一門閥。

      但現行規則下,沒有門第的人一旦出了頭,一,其本身自己就會自卑,會主動找人拉族譜;二就是其他門閥也不會放棄吸納精英的機會。

      所以,有些人會因此改姓,加入門閥之中。

      靖南侯不相信,三石鄭家會放過這樣一個已經做成守備的同姓將領,畢竟,三石鄭家的影響力,和左家,完全沒有可比性。

      無非就是辦個儀式,再編個故事,比如多少代以前,你家去了哪里哪里和本宗失散了,現在認祖歸宗了,也就是族譜上改幾個字的事情。

      這種風氣,在大燕,最是尋常了。

      哪怕是在后世,大清都亡了,但格格們出嫁也依舊是搶手貨。

      “你來自何處?”

      “回侯爺的話,末將來自北封郡。”

      “北封郡?”靖南侯琢磨著這仨字,繼續問道:“和李家,有什么關系?”

      這位可是地地道道的侯爺,

      雖然不是世襲,雖然麾下只有五萬靖南軍,

      但卻是大燕當朝最前線的勛貴。

      鄭凡可不敢拿忽悠許文祖的方式學左繼遷剛才張口就對靖南侯胡謅:

      啊,我家侯爺在家時常常對我們提起靖南侯您嘞。

      眼前這位,可是能和鎮北侯平起平坐的,而且是能見到鎮北侯本人的,你滿嘴跑火車,萬一出軌了怎么辦?

      所以,

      鄭凡這次顯得很謙虛,

      道:

      “幸得侯府不以小子卑鄙,小子得以忝為侯府門下走狗。”

      有時候,你越是低調,人家越是不敢小瞧你。

      就比如跪在鄭凡身邊的左繼遷,心里也沒有絲毫對鄭凡出身低下的不屑之色。

      鎮北侯府人丁本就不旺,但侯府的影響力可絲毫不差,侯府麾下七大總兵,六個賜李姓!

      靖南侯又摸了會兒自己的扳指,

      道:

      “你們都驗過尸了,刺客,可有遺漏?”

      左繼遷聞言,

      馬上抬起頭,

      正色道:

      “回稟侯爺,有一刺客不在陳尸之列,是一名女刺客,其一開始就藏身于棺材之中,于靈堂內釋放毒針的也是她。

      末將查驗了兩遍,發現刺客尸體中,沒有女尸!”

      “哦?”

      靖南侯“哦”了一聲,

      又看向鄭凡,

      道:

      “你說。”

      鄭凡馬上抬起頭,正色道:

      “末將從未看見什么女人,依末將所驗,所有刺客,全部伏誅,無一漏網!”

      “…………”左繼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