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81章 我家有兵30萬

  • 魔臨 - 第81章 我家有兵30萬字體大小: A+
     

      “朕勸你們一句,都把自己的心肺腸子翻出來曬一曬、洗一洗,拾掇拾掇!朕現在是越來越清楚了,朕的心頭之患不在外邊,不在蠻族,而是在你們,就是在這屋子里!”

      “臣等有罪,臣等萬死!”

      大殿之上,上至宰輔,下至普通文武,一齊跪在了地上。

      燕皇姬潤豪坐在龍椅上,看著下方跪成一片文武百官,他的心里,一點都沒有身為九五之尊的成就感。

      這個位置,那家的;

      這個位置,又是那家的;

      而這個位置,一直以來又是誰家的。

      他的朝堂,他的文武,并不是按照他所想的那樣子去安排的,而是近百年來,各大門閥所固有。

      偶有反復,偶有傾軋,

      無非是這家下了上那家,

      官位,這種國之重器,就如同是菜市場上的攤位。

      我爺爺當初就是在這里賣菜,我父親也是在這里賣菜,那我理所應當,也該在這里賣菜!

      哪怕我連菜都分不清楚,但這個攤位,我也依舊要占著。

      地頭上農民伯伯間吹牛說皇帝老兒早上能吃十個油汪汪的大餅子,這是笑話;

      但燕國皇帝的朝堂,和農民老伯每天都要去的集市,真的沒什么本質上的區別。

      雖然繼位以上,姬潤豪提拔過不少寒門大臣,但他們,還遠遠沒能成氣候,和門閥氏族比起來,差了太多太多。

      不過,好歹,大家還追求著點兒儀式感。

      龍椅上的發怒了,

      龍椅下的該跪的就馬上跪下來,

      大家心平氣和地請個罪,

      把今兒的這出戲演完。

      當然,皇帝今兒個發怒,也是有緣由的,近年來,朝廷和鎮北侯府之間的矛盾,已經近乎白熱化。

      但隨著罪己詔的下達,這種原本暗流洶涌的局面,正在被打破,很快,這種中樞和地方強藩之間的對立關系將被放到明面上來。

      而一旦放到了桌前,就沒辦法再繼續調和下去了。

      罪己詔,就是燕皇向鎮北侯府下達的戰書。

      也因此,

      這兩日,

      朝堂大臣迅速活動起來,分別代表各自的家族,向皇帝施壓。

      說鎮北侯府是帝國北疆支柱不可輕動的有之;

      說三十萬鎮北軍是大燕存身之根本的有之;

      說削藩之舉動搖國本的有之;

      總之,

      因為皇帝的一道罪己詔,大臣們不得不馬上站出來,成為了反對削藩的保守派。

      但只有姬潤豪清楚,

      這些人,

      當初可都是愿意見到自己對鎮北侯府下手的。

      世家門閥,若是刨除人丁興旺與否這一條,那么,北封郡鎮北侯府,當屬大燕第一世家!

      皇帝要削藩,這很正常,大臣們以及他們身后的世家門閥們也能理解;

      畢竟,只要這皇帝不傻,他肯定是要削藩的,中央集權,唯吾獨尊,是每個帝王的畢生追求。

      既然要削,那皇帝去啃鎮北侯府這塊最硬的骨頭,這自然是大家最樂見其成的事情。

      因為它硬啊,因為它不好啃,那皇帝您自個兒去慢慢磨吧。

      但現在不同了,皇帝鐵了心的要撕開那塊遮羞布了!

      一旦鎮北侯府被徹底逼急了,

      那三十萬鎮北軍可是好相與的?

      北封郡就那么大點兒地方,還和荒漠接壤,真沒多少油水兒。

      但這三十萬鐵騎一旦放出來,樂沙、天成、下湖、三石、虎威以及銀浪六郡,能逃得掉么?

      門閥的根基,不在朝堂,朝堂上,只是他們的代言人,他們的根基,是在地方。

      而一旦地方刀兵一起,誰認識你是誰啊?

      真到那時候,少了鎮北侯府的鎮壓,蠻族再一跟風進來,好了,大燕國將徹底打成一鍋粥。

      外頭的乾國雖然不爭氣,晉國也在內亂著,但這并不意味著乾國的皇帝和晉國的大族們真的愿意放棄這大好的局面趁著燕國大亂不去做點什么。

      總之,

      不能打仗,千萬不能打仗!

      “鎮北軍六鎮兵馬,其中三鎮,已然開出。

      一鎮,進駐北封郡和樂沙郡交界的桐城;一鎮,進駐北封郡和三石郡交界的梁城;一鎮,進駐北封郡和下湖郡交界的陲城。

      鎮北侯府此舉意欲何為,朕認為,你們都應該清楚。

      這是在向朕逼宮啊,這是在脅迫朕退步,這是在拿刀子在朕的眼前晃著,在問朕,你到底怕不怕!”

      姬潤豪從龍椅上站起來,

      繼續高聲道:

      “我大燕,立國之難,守國之難,前無古人!

      我大燕歷代皇帝中,鮮有未御駕親征者,更有戰死之君三位!

      朕知道你們在顧忌什么,朕也明白你們在擔心什么,但眼下,已經不再是捂著自己的眼睛就能裝作什么都沒發生的時候了。

      趕明兒,十五萬鎮北軍鐵騎一旦南下,樂沙、三石、下湖三郡,能堅守多久?

      他鎮北侯府要真敢再放肆一點,放著荒漠蠻族不管,甚至直接向蠻族王庭借兵,到時候,數十萬鐵騎大可長驅直入,不需多久,就能殺到天成郡,

      就能殺到京城腳下!

      你們現在在勸朕退一步,但你們可曾想過,朕若是退了,他鎮北侯府若是不退該當如何?

      你們又可曾想過,

      是朕這個皇帝好說話,是我姬家好說話,

      還是鎮北侯府的鐵騎刀兵更好說話?”

      下方的大臣們一個個不敢言語,只能把頭埋得更低一點,再低一點。

      “朕的話,就說到這里,朕已于昨日令大皇子姬無疆領天成郡郡兵入駐石山大營;

      虎威郡、銀浪郡駐軍也于昨日收到朕的旨意開始向京城調撥,京中禁軍也已下令備戰。

      朕給你們半個月的時間,

      在半個月內,

      朕要看見你們的態度!

      數百年以來,我姬家歷代皇帝出征,都是以禁軍為主,各族部曲為輔,歷經磨難,方護我大燕國祚至今;

      其余勸說的話語,朕不想再聽到,朕意已決;

      但凡那鎮北軍,再敢有所異動,

      直視謀逆!”

      說完,

      姬潤豪揮手轉身,

      “退朝!”

      …………

      “陛下,二殿下在養心殿候著了。”

      “你待會兒派人去告訴他,讓他多盯著點兒禁軍之事,別動不動地跑朕面前來請示,他不是小孩子了。”

      “奴才遵旨。”

      “更衣。”

      “陛下這是要出宮去何處,奴才去安排。”

      “西園。”

      …………

      西園,是先皇在位時修建的。

      先皇年邁時,感慨京中居住不便,便命使者出使乾國,說自己很羨慕乾國的江南園林。

      乾國皇帝為了邦交,命自己的工部侍郎領著一批能工巧匠來到了燕國,幫燕國修建了這座西園。

      甚至,乾國方面還拿此作為宣傳,說燕人蠻子愛慕乾國文化,乾國皇帝仁慈,派人給他們修建了一個園子,把燕人可高興壞了,一個個都是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

      只不過,大部分乾國人并不知道,當年乾國給燕國的歲奉銀子里,多出了一筆,就是修園子的資財。

      先皇是在這座西園里駕崩的,但姬潤豪并不喜歡西園里的小橋流水,基本沒在那里住過。

      只不過,當那位北方來的客人進入京城之后,姬潤豪下令,讓其入住西園。

      姬潤豪和魏忠河剛走入西園前廳院子時,就聞到了一股子酒肉香氣。

      院子里,

      一個年逾五十的兩鬢泛白的男子正坐在石桌旁,

      在其腳下,放著五大壇酒,桌上,更是擺放著十多盤硬菜,從雞鴨魚肉到豬狗牛羊,應有盡有。

      見到這一幕后,姬潤豪將自己的披風解下開,丟給了旁邊的魏忠河,自己則是一邊翻整著袖口一邊往里走,

      同時罵道:

      “你這廝,倒是好胃口。”

      鎮北侯見姬潤豪來了,

      笑了笑,

      也沒起身,

      就那樣坐著直接道:

      “實在是在侯府清湯寡水的苦日子過久了,這酒肉,是怎么吃都吃不夠,況且北地的菜式也糙,哪能比得上京城飯莊御廚的手藝?”

      說著,

      鎮北侯親自撕下來一根鴨腿,直接遞給了姬潤豪。

      姬潤豪沒嫌棄,伸手接過來,坐下后就狠狠地咬了一大口。

      鎮北侯起身,幫姬潤豪面前的酒碗里倒了一杯酒,同時問道:

      “罵人了吧?”

      姬潤豪聞言,毫不在意自己嘴里還包著鴨肉,一只手拿著鴨腿另一只手指著鎮北侯,

      罵道:

      “這幫畜生,朕才剛下朝,就有人給你傳信了?”

      “可不是么,這傳信,得趁早,這示好,也得趁早,你這特意用城防營的兵來駐扎西園而不用禁軍,不就是方便他們來給我送信么。

      我那茅廁里還有一大箱子的信,各家的都有,用的可都是好紙,嘿,我還想著擦久了,我下面是不是也能多出一些書香氣息。

      你要想看,自己去我那茅房扒拉去,還有一大堆的沒用過的。”

      姬潤豪將口中的鴨肉咽了下去,又端起酒碗順了一大口,

      道:

      “朕才不看,朕嫌臭,臭不可聞!”

      “唉,也確實沒必要看,反正到最后,都得丟茅坑。”

      吃完了鴨腿,

      姬潤豪拿起筷子,將一盤魚端到自己面前,自顧自地大口吃了起來。

      鎮北侯也不甘示弱,端起一盆肘子放在自己面前,一邊啃一邊罵道:

      “你這吃相要是讓乾國人看見了,指不定回去得說我燕國皇帝窮得連飯都吃不起了!”

      “娘的,和你在一起吃飯,吃得香!”

      “哈哈哈,也是,小時候咱倆為了一個雞腿打架,誰贏了誰吃,那雞腿的味道啊,是真他娘的香;

      現在,我還一直忘不了。”

      “朕當初真的是發了瘋的,居然還和你比誰吃得更多。”

      “哈哈哈哈,誰叫你傻呢,老子打小在北邊長大,吃的和大頭兵一樣的飯食,這進了你家王府,瞅著那些飯菜眼睛都要放綠光了,你居然還跟老子比飯量,哈哈哈!”

      “來,走一個。”

      “好,走一個。”

      皇帝和鎮北侯一起端起酒碗,碰了一碗。

      鎮北侯將碗口下壓,皇帝也將碗口下壓,齊平地砰了一下。

      而后一飲而盡,

      一起很沒形象的用袖口擦嘴。

      “舒蘭五十歲壽辰,朕沒能讓你陪在舒蘭身邊,等以后見了舒蘭,她指不定得怎么罵我。”

      “嘿,舒蘭賢惠,會懂的。”

      “朕當然知道她賢惠!”

      兩大碗酒下肚,姬潤豪的情緒明顯有點高了,繼續道:

      “若非當初你這廝不要臉,舒蘭怎么可能會跟著你在北邊兒吃了大半輩子的風沙?”

      “滾!舒蘭跟我沒錯,我這輩子,就舒蘭一個女人,你呢?”

      “朕那是為了皇室未來開枝散葉,朕是迫不得已,朕是…………”

      “得得得,別把自己說得這么偉大這么無奈,脫褲子時也沒見你這么自責,自個兒舒服的時候也沒見你這么惆悵。

      我說,

      那活兒在被迫和無奈以及滿心不甘愿時,也能硬起來?

      皇帝不愧是皇帝,這一點,我服!”

      “…………”姬潤豪。

      “啊啊啊啊!”

      姬潤豪叫了一聲,

      端起酒壇開始給自己灌酒。

      隨后,將酒壇往桌上一拍,

      指著鎮北侯罵道:

      “你這混賬,每次都故意拿舒蘭在朕面前捅刀子!”

      “我說,姬潤豪啊,你別灌了點兒馬尿就亂冤枉人啊,他娘的這次到底是誰先提起舒蘭啊?”

      “是你,是你,就是你!”

      “…………”鎮北侯。

      “不過,倩丫頭,長得和舒蘭可真像,真的和舒蘭年輕時,一模一樣。”

      鎮北侯當即起身,

      手指著姬潤豪,

      罵道:

      “老不羞的玩意兒,有你這樣說兒媳婦公公的么?”

      “呸,倩丫頭是朕兒媳婦,朕兒子要娶你女兒,朕高興,朕高興,以后倩丫頭的孩子要跟著朕姓姬,不姓李!”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皇家的那些破事兒風氣,古往今來,還少得?”

      “他娘的,朕才不會讓你占朕這個便宜,你休想讓朕喊你爹!”

      “喊我啥?”

      “…………”姬潤豪。

      姬潤豪忍住了沒說話。

      鎮北侯有些失望地坐了下來。

      “說實話,我是真不想我家丫頭嫁入皇家。”

      “只要倩丫頭誕下皇孫,朕就立他為皇太孫,要是朕活得久了,能活到皇太孫成年,朕可以直接讓皇太孫繼位!”

      “唉,我不是擔心我家丫頭在皇宮里受欺負。”

      “那你擔心什么?”

      “我是擔心等你駕崩后,你老姬家被倩丫頭欺負。”

      “…………”姬潤豪。

      “你家老二呢,是個老實人,可能不那么老實,但他就算不老實,在你幾個孩子里,也是最老實的一個。

      倩丫頭,跟舒蘭年輕時一樣,天生聰慧,心思剔透;

      但和她娘不同的是,她自小是被我帶在身邊殺蠻人的。

      萬一,我說萬一,萬一真有那么一天;

      你沒了,你家老二登基了,你家老二再沒了……”

      “…………”姬潤豪。

      “嘖嘖,你們姬家的王爺貴族們,別真被倩丫頭宰得不剩幾個了,真要是這樣,咱倆在黃泉下面喝酒,我還覺得有些對不住你。”

      姬潤豪聽罷,

      倒是一點都沒生氣,

      直接道:

      “宗室的那幫酒囊飯袋,活著就是浪費米糧,朕殺不得他們,但倩丫頭殺得好,殺得好!”

      “你還真看得挺開。”

      “呵呵,朕選的老二當未來太子,朕不知道老二是什么德性?

      朕選的倩丫頭當太子妃,朕不知道倩丫頭是…………”

      “是什么?”

      “是什么家教。”

      “我李家家教怎么了!”

      “朕又沒說怎么了,你就吹胡子瞪眼的,瞧著,你自己先心虛了。”

      “我沒有!”

      “你有。”

      “我沒有。”

      “你就有!”

      “好的,我有。”

      “這才對嘛,朕和你,還能再活個十年二十年,不成問題吧?

      等咱們倆一起,把真正要做的事兒做了,

      給大燕,

      給我們燕人,

      打下一塊大大的地盤,

      給兒孫,打下一片大大的基業!

      只要家大業大了,也不怕他們造的!

      再退一萬步說,就算倩丫頭真的想牝雞司晨,想當我大燕的女皇,當唄!

      她肚子里的孩子,還是朕的親孫子,她要當就當唄,最后,她玩兒夠了,她老了,她玩不動了,想歇歇了,不還得還政給我親孫子?”

      說到這里,

      姬潤豪伸手抓住了鎮北侯的手,

      燕皇的眼眶,已經徹底泛紅了,

      “朕真的什么都可以看開,真的什么都能放得下。

      朕唯一放不下的,只有一件事!

      數百年了,

      數百年了啊!

      我燕人,為整個東方御蠻數百年了啊!

      若是沒我燕人,一代又一代地死在荒漠上,靠那三國的廢物,他們早給蠻族當奴隸了!

      但就是這樣,他們還罵我燕人是蠻夷!

      你知道么,

      在他們眼里,

      我燕人,

      和蠻族,

      是一樣的!

      都是蠻人,都是不開化的野人!”

      鎮北侯聞言,任由姬潤豪抓著他的手,閉上眼,點點頭,道:

      “是的,是的。”

      “朕忘不了,百年前,蠻族大軍南下和我大燕決戰!

      那乾國皇帝,居然敢提兵五十萬來偷襲我大燕空虛的后方!”

      聽到這里,鎮北侯也咬住了牙。

      他家,鎮北侯一脈,就是從擊垮乾國五十萬大軍那一戰中奠定了基業!

      “梁亭啊,還記得我們小時候說的話么?”

      鎮北侯點頭,應道:

      “我記得。”

      …………

      那時,

      兩個十歲的男孩,

      為了一個雞腿,

      剛剛打了一架。

      十歲的李梁亭正在享受著雞腿,

      十歲的姬潤豪則是鼻青臉腫地在旁邊羨慕的看著;

      少頃,

      姬潤豪開口道:

      “我聽外人說,乾國人都喊我們燕人燕蠻子,就像是我們喊蠻族一樣。”

      “嗯,我也聽說了。”

      “他們喊我們蠻子,可以;以后,等我當了皇帝,我就要他們看看,真正的蠻子,到底有多么可怕;

      我要讓他們的皇帝,他們的公主,全都抓到京城來,關到豬圈里去,讓他們給我跳舞,給我唱歌,給我吟詩作賦!

      我要把他們自以為是的一切,都踩在腳下!”

      “可惜,我當不了皇帝。”

      十歲且剛剛吃完雞腿的李梁亭無所畏懼地說道。

      “那你真沒用,別人罵你蠻子,你都沒辦法還回去。”十歲且剛剛被揍了一頓的姬潤豪諷刺道。

      十歲的還在舔著嘴角油花且還在回味著雞腿美味的李梁亭聽了,

      有些不服氣地砸吧砸吧了嘴,

      努力想著自己能有什么辦法回擊,

      想著想著,

      似乎終于想到了,

      道:

      “我家有兵三十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