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72章 尸變!(上)

  • 魔臨 - 第72章 尸變!(上)字體大小: A+
     

        給了鄭凡銀子分開后,六皇子并沒有直接回府,而是順著背后的巷道,避開了熱鬧的街市,又走回了暗門子。

      門口兩側的紅帳子隨風飄搖,也不曉得搖動著多少男人的心。

      它搖啊搖啊,從千百年前搖到現在,又搖啊搖啊,注定會搖到千百年后去。

      六皇子重新走了進去,又是那個隔間,又是那匹大洋馬,金發碧眼,妖異勾人。

      大洋馬起身行禮,走到隔間后頭,打開了門板,六皇子邁步走了進去。

      下去后,有一個暗室,暗室里點著火燭。

      一名身穿綠色錦袍的女人一邊打著算盤一邊在記賬,見有人進來,抬頭一看,馬上離座位請安,

      “六爺。”

      六皇子在椅子上坐了下來,

      很平靜道:

      “說事。”

      “是,六爺。”

      女人從桌上的一個盒子里取出了一個瓷瓶,拔出塞子,遞給了六皇子。

      “六爺,您聞聞。”

      六皇子把瓶口放在鼻下,輕輕嗅了一口,閉著眼開始慢慢回味,

      道:

      “這是金子的味道。”

      “六爺明鑒。”

      “從哪兒來的?”

      “圖滿城一家西方商人那里出的貨。”

      “告訴那邊咱們的商行,有多少吃多少,價格上,不用計較太多,把貨走出來,然后就去京城,再去乾晉楚三國的京城走一趟。”

      “奴婢已經這樣吩咐下去了。”

      “你做得很好。”

      六爺掏出自己的荷包,從里面取出一塊碎銀子,丟給了女人,

      “爺賞你的。”

      “謝六爺賞。”

      “但如果只是這件事,并不值得專程讓孤回來一趟。”

      六皇子端起桌上的茶盞,放在手里慢慢地旋轉。

      “六爺,您先前帶著一起進來的那個人,需不需要奴婢幫您查一查?”

      “查他?”六爺笑了,道:“他怎么了?”

      “他進的那間格子,里面的姐兒今兒個來事兒了,根本不在,他要是裝的也就算了,但偏偏里面還有女人的聲音傳出來。”

      “萬一他要是會口技呢?”

      “爺您說笑了。”

      “孤沒說笑,翠屏,是不是北封郡的事兒你掌得太久了,心就開始野了?”

      “奴婢不敢!”

      翠屏馬上跪在了六皇子面前,冷汗淋漓。

      “孤很早以前就和你們講過這規矩,孤身邊的人,不準你們動任何的心思。

      商號的事兒,歸你們打理;孤自己的事兒,孤自己處理。”

      “奴婢知錯,請六爺息怒。”

      六皇子抬起鞋尖,抵住了翠屏的下顎,讓其臉慢慢地抬起。

      翠屏看著六爺,淚眼婆娑。

      “別哭,孤不是怪你,孤這是在憐惜你。”

      “奴婢明白。”

      “不,你不明白。”

      “奴婢忘了,他是六爺的救命恩人。”

      “呵,是,救命恩人,能讓蠻族左谷蠡王臨死前還要幫忙搭一把梯子的人,是你這小姑娘家家想查就隨便查的?”

      “…………”翠屏。

      “再說了,他這人挺有意思,孤喜歡和他說話。

      人吶,一旦被查個通透了,就像是一口甘蔗,被嚼得干巴巴的,也就沒什么意思了,你懂么?”

      翠屏用茫然的眼神看著六皇子。

      “算了,你不懂,所以,你只能做一個掌柜。”

      “能做六爺的掌柜,是奴婢的福分。”

      “好了,還有事么?”

      “有的,六爺,我們在這附近,抓住了許文祖。”

      “許文祖?北封郡西片的那位招討使?”

      “是的,六爺。”

      “怎么抓到的。”

      “他混入了城,被奴婢的人發現了。因為,他太胖了,胖得再多的偽裝,也不頂用。”

      “呵呵,是,孤記得他,他確實胖,有意思,北封郡西片的招討使,居然偷偷地要潛入侯府。”

      “六爺,奴婢只是聽他在睡夢中驚醒前說了句夢話。”

      “什么夢話?”

      “他說,還好他那時下車出恭了。”

      “下車…………”

      六皇子的眼睛微微瞇了一下。

      “他知道你是誰的人么?”

      “他不清楚,清醒狀態下,他也什么都不肯說,六爺,需不需要奴婢用刑?”

      “不用了,他這會兒悄悄地想來侯府是為了做什么,不是明擺著的事兒么,呵呵,這世上,總是有這么多自以為是的聰明人。

      給他一匹馬,嘖,算了,給他兩匹馬,

      再給他一些干糧銀錢,給他放了,讓他哪里來就回哪里去吧。”

      “是,奴婢明白了。”

      “行了,孤時間不多,得回去了。”

      “奴婢送六爺。”

      翠屏走在前面,手里拿著燭臺,帶著六皇子出了暗道,只是,等回到隔間時,翠屏忽然目光一凝,一只手馬上捂住了自己的嘴,她怕自己尖叫出聲。

      隔間內,原本的那匹大洋馬,依舊坐在毯子上,但她的眼睛卻睜得大大的,左手舉起,做打招呼的動作。

      顯然,

      已經死了,

      最恐怖的是,

      死去后也宛若人偶一樣,保持著招財貓的姿勢。

      六皇子彎下腰,看著死去的女人,

      道:

      “你看看,孤就說了,別隨便查孤身邊的人,呵,這是遇到行家了,人早曉得這片紅帳子是做什么用的了。”

      “奴婢,奴婢……”

      “沒事,也就是打個招呼而已,不打緊,不打緊。”

      說完,

      六皇子還舉起自己的手,

      對著死去的女人招了招,

      喊了聲:

      “嗨。”

      ………………

      荒漠上,

      一個男子牽著一匹馬,肩膀上坐著一個男童,正在慢慢地行進著。

      忽然,

      男子停下了腳步,身邊的馬也停了下來,

      其肩膀上坐著的男童馬上從衣服里掏出一把匕首,一雙眼珠子泛著綠光向四周警惕地逡巡著。

      少頃,

      男子伸手拍了拍自己肩膀上男童的腿,示意他不用緊張。

      前方黑暗處,出現了一道女人的身影,以及,女人的聲音:

      “哎喲我去,這可真是趕巧得不能再趕巧了,這荒漠無邊無垠的,怎么就讓姑奶奶我跟你碰上了呢?”

      “我也不知。”

      “要是瞎子在這里,肯定會一邊拉著他的二胡一邊唱:一定是特別的緣分……”

      四娘走近了一些,

      看著梁程,

      以及梁程肩膀上的娃。

      那個娃娃也在盯著四娘,

      此時的四娘已然卸了妝,露出了本來的面目。

      娃娃有些激動地伸手抓住了梁程的肩膀,

      用那半生不熟的漢話道:

      “女人…………美…………抓回去…………給你生娃…………”

      顯然,娃娃的意思是,讓梁程把眼前的這個美嬌娘抓回去繁衍后代。

      荒漠民族的世界觀就是這般的樸實無華。

      “嘿,我說,你們仨去荒漠也沒多久吧,你效率得是多高啊,連孩子都整出來了?你們僵尸的繁育速度快趕上蟑螂了。”

      四娘一邊開著玩笑一邊細細地打量著男童,

      道:

      “是個狼崽子。”

      “我帶他先回來先在虎頭城準備,阿銘和樊力帶著他的部落在后面遷移。”

      “嘖嘖,原來是這樣,這是真把人手找到了?”

      “幸不辱命。”

      “行啊。”

      “你在這里做什么?”

      “姑奶奶我正準備回去呢,對了,主上在前面不遠處的綠洲里。”

      “侯府?”

      “看來地理學得不錯。”

      “主上有危險?”

      “危險,哪兒都有危險,正常人吃飯還能被噎死呢,估摸著應該是機遇吧,傍晚的時候,主上才剛剛和當朝的大燕六皇子一起嫖了娼。”

      “這跨度,有點大。”

      “我也這么覺的,不過那位皇子也不是個善茬,怕主上被他小瞧了去,姑奶奶臨走前還給他打了個招呼。”

      “主上身邊,不能沒有人。”

      “這不就趕巧了么,這樣吧,你先回去,我再返回綠洲那兒去陪主上。”

      “好。”

      “我先把這幾天發生的事兒和你說一下,等你回去見到瞎子他們后,讓他們也能知道個情況。”

      “好。”

      梁程將肩膀上的男童放下來,然后從包裹里取出了干糧。

      “我這兒有酒肉,吃我的吧。”

      梁程點頭,接過了四娘遞過來的酒肉。

      男童一只手抓肉一只手抓酒嚢,

      一口酒一口肉,

      吃得很霸氣。

      “這小狼崽子,還真挺可愛的。”

      四娘逗弄道。

      男童應該是能聽得懂漢話,卻說不利索,當下,因為喝了酒,他有些豪情萬丈,

      道:

      “女人…………美…………我長大…………搶了你…………給我生娃…………”

      “喲喲喲,可真有志氣。”

      孩童的贊美,是最純澈的,雖然,這位孩童,有點早熟了。

      梁程先沒理會男童,而是看向四娘,

      道:

      “你和主上的關系,有進一步了么?”

      四娘看了看自己的手,

      道:

      “唔,算是有了。”

      “嗯。”

      “啪!”

      梁程一巴掌將正在豪情萬丈地男童抽翻在地,男童的腦袋都被埋進了黃沙里。

      “主上的女人,你不允許褻瀆。”

      男童自己掙扎著把頭拔出來,有些氣鼓鼓地坐在一旁,繼續用力地啃著吃食,也不哭也不鬧。

      “喲呵呵呵…………別說,這當主母的感覺還真不錯。”

      就在這時,

      梁程忽然站起身,

      面向綠洲方向。

      四娘也收起了臉上的笑容,嚴肅道:

      “怎么了?”

      “我感覺到了……”

      “感覺到什么?”

      “有人在引煞入尸!”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