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71章 暗門相遇

  • 魔臨 - 第71章 暗門相遇字體大小: A+
     

      “主上,您可真是讓奴家擔心死了,讓奴家看看您的傷口。”

      “已經上藥過了,沒事了。”

      “奴家幫您縫合一下吧,這樣好得快一些。”

      “不了,估計明天侯府的大夫還要給我換藥,被大夫發現了又要解釋。”

      “也是,還是主上考慮周到。對了,主上,剛剛那個和您一起進來的,是皇子么?”

      “嗯。”

      “真是稀奇,皇子來紅帳子里耍樂。”

      “皇帝得花柳病的又不是沒出過,皇子又算什么。”

      “一起扛過槍一起嫖過娼,那看來,主上和他的關系,很不錯嘍?”

      “他是一個閑散王爺,沒有實權,暫時,也沒有奪嫡的希望。”

      “那就是什么用都沒有了?”

      “目前來說,確實是這樣。哦不,他好像挺有錢的。”

      “咱們目前,不缺錢啊。”

      “這邊侯府里有個老供奉似乎有意想收我為徒。”

      “那么,主上愿意留在這里么?”

      “再考慮考慮吧,心理上,我還是想回虎頭城。”

      虎頭城的宅子,虎頭城的湯池,虎頭城的小娘子和早晨;

      鄭凡清楚,繼續留在侯府這里,那些腐敗的生活是徹底和自己絕緣了。

      沒看人家侯爺都在這里過著清心寡欲的生活么?

      “主上,無論您做什么選擇,奴家都跟隨你。”

      “嗯,多半會選擇留下來吧,畢竟機會難得。”

      “喂,奸佞啊,你好了沒啊!”

      六皇子的聲音從過道那邊傳來。

      鄭凡和四娘面面相覷,

      近乎異口同聲道:

      “這么快?”

      “等下,馬上!”

      鄭凡對外面喊了一聲,然后壓低了聲音對四娘道:

      “我們長話短說,啊啊啊啊啊啊!”

      “好的,主上,啊啊啊啊啊啊!”

      “我多半時回不去了,你抽空回虎頭城一趟,家里的事情還需要你去處理,另外,萬一瞎子阿銘他們回來了,也需要一個接頭的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明白,主上,奴家會馬上回去做好安排和留下傳話人后再回來找您的,啊啊啊啊啊啊!”

      “行,路上你注意安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該注意安全的是主上您,主上,您一定要保重好自己啊,奴家會馬上回到您身邊的,啊啊啊啊啊!”

      “好,就這樣吧,啊啊啊啊!!”

      “嗯,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

      鄭凡拿起身邊的一杯水,倒在了手心里,然后在自己的頭發上抹了一把,裝作自己大汗淋漓的樣子,這才掀開紅帳子走出來。

      六皇子看著鄭凡,

      伸手指著自己的眼睛,

      道:

      “你在孤眼里看見了什么?”

      鄭凡搖搖頭。

      “嫉妒,讓孤近乎發狂。”

      “哦,這個啊,殿下下次可以多給姑娘一點錢,讓她多叫會兒就是了。”

      “…………”六皇子。

      “呵呵。”

      “咦?不對,你沒帶銀子,怎么結賬的?”

      六皇子發現了一個大問題。

      “活兒太好,姐兒太滿意,給免單了,求我以后常來。”

      “…………”六皇子。

      出了暗門子,

      已經進入賢者狀態的六皇子決定再逛逛。

      然后來到了校場口,這塊地方,是廣義侯府范圍最大的一塊空曠地,平日里,閱兵和出征凱旋儀式都在這里舉行。

      校場的正前方,就是侯府的“大門”。

      那座被毀掉的牌坊已經被重新立起來了,只是,新的終究是新的,看起來還是有些和周圍的建筑有些格格不入。

      一具殘破的尸體,被掛在牌坊上面,夜幕之下,顯得有些蕭索。

      許是侯府里多半是兵卒或者是兵卒家眷,北地的動蕩大家也早就習以為常了,這牌坊上掛一具尸體,也不會影響大家的生活。

      更不會有人會去多嘴孩子看到了這一幕對身心發展有多不好云云。

      六皇子在一個石墩子上坐了下來,雙手放在膝蓋位置,微微閉著眼。

      “你知道孤此時在想什么么?”

      “若非殿下提醒,卑職還以為殿下是在吸收天地靈氣修煉。”

      “噗…………”

      六皇子忍不出笑出了聲,沒好氣道:

      “孤從小身子虛,修煉之路,與孤絕緣了,身為皇子,卻是一個廢柴,這種感覺,你懂么?”

      “殿下,您知道的,我是個習武天才。”

      “親哥啊,你用得著這樣對我么?”

      “我親愛的弟弟喲……”

      “哥啊,弟弟真想把你割了帶回府啊。”

      “………”鄭凡。

      “呼…這都扯到沒邊了,鄭凡,孤剛剛其實在想,這腳下的土地,在這百年來,承載了多少次出征和歸來的步伐。

      我燕國,立國于這偏僻之北。

      前,有荒漠蠻族磨刀霍霍;

      后,有三大國”虎視眈眈;

      有史以來,比我燕國立國更難的,近乎沒有,但我燕國終究是挺過來了。

      而且,我大燕鐵騎,北壓蠻族,南抑三國,普天之下,我大燕軍力,當屬第一!”

      鄭凡點點頭,

      心想這小子真的是擼前銀如魔,擼后圣如佛。

      瞧瞧,

      這剛從紅帳子里出來就開始滿口家國天下了。

      “孤知道,你是個有野心的家伙,這一點,郡主也看出來了,當然了,其實你也沒隱瞞。

      因為你清楚,身為上位者,有能力有追求的上位者,最不怕的,就是下屬有野心,只有那種守成之庸才,才會做那種狡兔死走狗烹的蠢事。

      那孤倒要問問你,你可知我大燕今日之癥,在于何處?”

      “門閥。”

      這種考試,可難不倒鄭凡。

      之前沒事兒時,經常和瞎子北二人坐在門口板凳上。

      一盒煙,一杯茶,一頓牛逼吹一天。

      政治上的事,有瞎子北分析好了甚至反芻好了,再說給自己聽,簡直就是拿著參考答案去考試。

      “對,是門閥,我大燕因門閥林立,朝廷的政令,只要一出天成郡就將大打折扣,明明坐擁天下最強橫的鐵騎,明明擁有世間最為善戰的猛將;

      卻北向滅不得蠻族,

      南下攻不破晉乾!

      你既知癥結,可曉得如何去破此癥?”

      鄭凡在旁邊一塊石墩子上坐了下來,

      很平靜地道:

      “推平。”

      聽到這個答案,六皇子愣了一下,似乎沒想到鄭凡的殺心這么重,也沒料到鄭凡會這般毫不遮掩。

      “你可知,我父皇的想法,是和你一樣的?”

      “我…………”

      “停!!!”

      “嗯。”

      “我大哥二哥的便宜,你占也就占了,我爹也不在意多你一個兒子,但我爹的便宜,你就別占了吧。”

      “是。”

      六皇子仰起頭,看著天上的月亮,張了張嘴,似乎想說什么,最后,卻又化作一聲嘆息。

      鄭凡就在旁邊等著,這六皇子,在重復自己昨日的故事,在矯情呢。

      “唉,孤乏了,孤要回去了,對了,這是銀子。”

      六皇子打開自己的荷包,取出了一些銀兩遞給了鄭凡。

      “勞煩你去街市上再買點吃食,回府后給張公公和陳師傅送去。”

      “要不要給你再買點橘子?”

      “這里的橘子好像挺好吃的,給孤買點兒吧。”

      “好,卑職遵命。”

      “嗯,那孤先回府了。”

      六皇子走了,他的背影在月光下拖出一道長長的影子。

      鄭凡拿著銀子,回到了街市,買了不少酒肉,買完后,卻沒直接回侯府,而是又回到了校場那兒。

      牌坊還立在那里,但這里算是比較荒涼的,閉著眼,細細地嗅著,仿佛還能嗅到那一日殘留下來的血腥味。

      一個人,拋開了一切,獨自登門,只為了討一個說法。

      鄭凡將一部分酒肉在地上擺好,

      又取出了自己的煙盒。

      別笑,換衣服時,錢包鄭凡是真沒想著拿,但這煙盒卻本能地收了起來。

      三根煙,

      被插在了地上,

      鄭凡拿著火折子一根一根地點燃。

      “喏,你們蠻族的規矩,

      一則祭蠻神,

      二則祭圖騰,

      三則祭黃沙。”

      說著,

      鄭凡伸手從地上抓出一捧土,灑在了面前。

      “兄弟,這兒是綠洲,沙子沒那么真誠,你就湊合著意思一下吧。

      可惜了,你是個愛吃的人,就是沒早點遇到我,也就跟著我吃了兩天的好東西。

      其實,我最拿手的菜叫可樂雞翅,就是沒機會做給你。”

      鄭凡舉起酒壺,

      在地上撒了半壺,

      而后雙手放在身前,蹲下來,

      默默地看著這三根香煙在自己面前慢慢的燃燒著。

      沙拓闕石,

      你是我鄭凡來到這個世界后,第一個想要去懷念的,陌生人。

      …………

      月明星黯,

      蕭瑟的晚風一遍又一遍地吹拂著這片大地,

      連帶著牌坊上掛著的那具殘尸也在不停地被風推動搖晃著,尸體不時地撞擊在牌坊的石壁上,發出“沙沙”聲響。

      等到三根香煙燃盡,

      鄭凡拿起供品,吃了一口肉,喝了一口酒,然后收拾了收拾,起身離開了。

      月光是公平的,

      它不會去區別對待,

      之前它給六皇子的身影后面拖出了一道長長的影子,

      這次也同樣地給鄭凡的身影后也拖出了一道長長的影子。

      鄭凡沒看見,

      確切地說,

      他也不可能看見,

      那具被掛在牌坊上的殘尸,

      其龜裂干破的嘴角,

      很不自然地出現了一道弧度,

      像是在,

      微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