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70章 奸佞

  • 魔臨 - 第70章 奸佞字體大小: A+
     

        “殿下,老奴無用,還得勞煩殿下來照看,咳咳咳………老奴無大礙,有陳師傅在旁邊照看著就行了,殿下勿需掛念。”

      張公公躺在床上,說幾句話就得咳幾次,整個人看著像是個霜打的茄子,蔫了吧唧的。

      陳光庭站在旁邊,鄭凡和六皇子進來時,他手里正好拿著一個盆,盆里還有一條毛巾,這是正打算給老太監擦拭身子。

      “張公公無礙就好,孤府里什么情況張公公也是清楚的,能人異士,也不會往孤府里投遞名刺,幸得張公公看護,否則孤晚上連睡覺都不得踏實。”

      “殿下說笑了,能伺候殿下,是老奴幾輩子修來的福分。”

      “陳師傅,就勞煩您照看張公公了,我們等張公公傷養到可以上路了再啟程返京。”

      “殿下言重了,這是臣該做的,張公公是為了保護殿下而受的傷,也是為保護臣而受的傷,臣責無旁貸。”

      “嗯。”

      六皇子沒在這里多耽擱,轉身離開了房間,鄭凡見六皇子沒介紹自己,也就沒和那二人說話,跟著六皇子離開了。

      “唉,是那個家伙救了殿下么?”張公公開口問道。

      “是,據說是鎮北軍的校尉。”

      “得虧了他,否則要是殿下在蠻賊手里出了什么意外,你,我,就都只能以死謝罪了,說不得連家人都得發配戍邊。”

      “你還是少說點話吧,我給你把這身子擦一遍,知道你愛干凈。”

      “呵,我這真是祖墳冒青煙了,還能讓我大燕的文人種子伺候我,呵呵,這傷,受得可真值。”

      “你是無根之人,我是無根浮萍,大家彼此彼此吧。”

      “嘿,還真是。”

      …………

      “你還能行走么?”六皇子問鄭凡。

      “沒有大礙了。”

      腹部的傷口自然沒那么快愈合,畢竟自己沒被阿銘咬過。

      但上好的金瘡藥再配合自己對氣血的控制,除非動手打架,否則正常行走問題不大。

      “行,那咱們出去吃飯。”

      “府里沒有廚子么?”鄭凡有些好奇地問道。

      “有是有,但鎮北侯府里的膳食都是集體供給,除了府內女眷和傷號之外,全都是士卒吃什么大家也吃什么,飯食都是從軍營火頭軍那兒送來的。

      這個嘛,人前吃吃,拍拍馬屁,也就行了,咱私底下,就沒必要這么委屈自個兒了。”

      “好。”

      鎮北侯府所在地沒有城墻,除了鎮北侯府自家的一些高聳建筑物外,四周一大片,都是平房甚至是帳篷。

      與其說這是一座城市,倒不如說是一座大軍營。

      不過,外頭,倒是挺熱鬧的,也有街市。

      這種情形和后世一些地區靠一家國企就能演變出一座城市有著很大的相似之處,士卒們拿了軍餉,總得消費,士卒的家眷也需要生活,慢慢的,一座城市的雛形也就形成了。

      “殿下不再帶點護衛么?”

      出來后,鄭凡見六皇子身邊就自己一個人,不由問道。

      “沒事兒了,這里已經是侯府范圍里了,咱已經進了牌坊,還真沒人敢在這里鬧事。”

      可以看出來,六皇子對這里的治安很是放心。

      既然如此,鄭凡也就不多嗶嗶了,大不了遇到危險,自己先逃,這六皇子掛了也就掛了吧……

      六皇子選了一家羊肉館坐了下來,要了兩份羊湯外加四張餅子。

      羊湯很快被送上來,六皇子一邊撕著面餅子丟羊湯里一邊對鄭凡道:

      “你曉得不,前幾個月,侯爺被父皇數道圣旨急催入京;

      而這入京的第一天,侯爺就去了京城的全德樓,一個人足足吃了五只烤鴨。”

      “這是為了故意表示自己還能吃,還身強力壯么?”

      “這你就想多了,純粹是在府內清湯寡水地憋的,終于離開侯府,可以放開吃喝了,初代鎮北侯立下的規矩太多了。”

      “有規矩,才能成方圓啊。”

      “別說話這么文縐縐的,孤整日里聽陳光庭念叨也就算了,這還得再聽你念叨一遍?

      規矩不規矩,孤不清楚,倒是那全德樓,本來也不算京城的老字號,名氣也不大,純粹是距離北城口進,侯爺一進城就迫不及待地想吃肉,這才選了它家。

      現在好了,這家烤鴨店火了,每只鴨子的價格比以往漲了五倍還供不應求。”

      “這老板也是運氣好。”鄭凡羨慕道。

      名人效應,在任何時代,都是共通的,名人喝個豆漿吃個油條或者在一根電線桿下撒尿,都能成為粉絲的打卡圣地。

      “那家烤鴨店的老板,是孤。”

      鄭凡聞言,笑道:“那可不就是運氣那么簡單了。”

      “那是自然,孤提前讓張公公去給北城口的守卒打點了賞錢,讓他們在鎮北侯進程時大聲喊幾遍全德樓的鴨子肥而不膩,最香最好吃,吃了一只,一個月都忘不了,嘿嘿。”

      “殿下大才。”

      “只是經商小手段罷了,算不得大才。”

      “商人做得好,也是能治國的。”

      “呵,古往今來,孤可從未見過大商人立國成功過。”

      唔,以前沒有,但后世不一定沒有,比如某特同志。

      “孤要開吃了。”

      “殿下請。”

      鄭凡也端起大碗,喝了一口湯,湯很香,里面應該放了胡椒,此時日頭已經漸漸落下了,正是北地起風降溫的時候,這幾口羊湯下肚,身上倒是暖和了不少。

      半碗湯下去,鄭凡放下了碗,目光開始在四周逡巡著。

      “吃飯就吃飯,別這么警惕嚇唬自己,在這兒,誰敢放肆動手,不管你是哪家哪戶,都吃不了兜著走。”

      六皇子以為鄭凡是在警惕四周保護其安全,心里還有些感動。

      但鄭凡只是在找尋四娘的蹤跡。

      當下,不由問道:

      “虎頭城來押送生辰綱的士卒,現在何處?”

      “在城外扎營著吧,怎么,想你的部下了?”

      “有點。”

      “嘖嘖,這手里沒兵,心里不踏實吧?”

      “那是自然。”

      “孤可真羨慕你啊,你能名正言順地掌兵,然而,孤只要流露出絲毫想染指兵權的念頭,就將立即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但手下沒兵馬,這日子,可過得沒底氣,尤其是您這樣子的。”

      “小伙計,你的話很危險啊。”

      “肺腑之言,就連卑職這種草雞校尉,在那小小的虎頭城里,就因為手頭沒兵,連守城卒都敢不正眼瞧我,別說您了。”

      “呵呵,你到底想說什么?孤倒是奇怪了,是羊湯不好喝了,還是面餅子不夠香了,偏偏堵不住你這張嘴。”

      “自古以來,刀桿子里出政權。”

      六皇子聽到這話后,嘴唇微微動了動,似乎是在心里默念著這句話,

      道:

      “通透、精辟、敞亮。

      你這小子,說話的水平確實是不錯。

      不過,京中禁軍是二哥的人掌握,天成郡的郡兵則為大哥所持,外藩之中,以鎮北軍當世第一,卻又被李家視為禁臠。

      孤這次是討了個差事才得以出京逛逛,平日里,連京城都不得擅出,你說,孤去哪里弄兵去?唔,你不要說靠你?”

      “正是卑職。”

      “我說,老哥啊,咱能不能含蓄點,你這都直接把‘奸佞’倆字刻腦門兒上了。”

      “我的好弟弟啊…………”

      “停,打住!孤錯了,孤不該給你機會。”

      “殿下,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當奸佞的臣子不是好臣子。”

      “你這哪里來這么多警世格言?”

      “有感而發。”

      “行了,老板,結賬。”

      “額,殿下,卑職沒帶錢。”

      受傷醒來后躺床上了,這套衣服還是六皇子給自己拿的,哪里來機會放錢進去?

      沒想到,六皇子卻掏出自己的荷包,

      道:

      “莫慌,孤出門都帶錢的。”

      看著六皇子熟練地掏錢動作,鄭凡忽然有點可憐起這娃兒來了。

      等結完帳后,

      六皇子似乎不打算回侯府,而是帶著鄭凡繼續在街面上溜達。

      溜達來,溜達去,

      溜達到了一處暗門子門口。

      門口兩側,掛著紅帳子。

      這是北地風俗,

      就跟后世很多小街上那種掛著發廊的牌子里面連一把剪子都沒有的小店一樣。

      “這……殿下。”

      “怎么了,好不容易來一趟北地,陳光庭又在照顧張公公沒跟著出來,就不興孤去打打野味?”

      “卑職覺得,殿下似乎不缺女人吧?”

      “女人,倒是不缺,但男人嘛,哪有不花心的,再說了,這里的紅帳子里頭,好貨可多著呢,有西域來的,有更西方來的,嘖嘖,那身材,那身段兒。”

      “卑職佩服。”

      “嗯?你佩服孤什么?”

      “佩服殿下勇于進取敢于挑戰的心志。”

      “這馬屁拍得沒頭沒尾的,和你先前說話的水平不符啊。”

      “牙簽攪大缸,水蛭游長江。

      殿下,不是每個人,都有這種勇氣的。”

      “噗……哈哈哈哈!”

      六皇子笑彎了腰。

      “我說,奸佞啊……”

      “…………”鄭凡。

      “哦不,抱歉,鄭凡啊,孤喜歡和你在一起,喜歡你陪著說話,要不,你就跟孤回京吧,就在孤的府里住下,每天就負責陪孤聊天。”

      “不方便吧?”

      “沒什么不方便的,下面那活兒割了就成了,孤還能讓張公公收你當弟子,他那一手煉氣士的功夫,多少人眼熱著呢。”

      “殿下,這種玩笑可開不得。”

      “行,不想下面割一刀,就陪孤進去,咱哥倆一起去開拓進取!”

      “殿下,卑職身上還有傷呢。”

      “沒事兒,讓她在上面就是了。”

      說著,

      六皇子就拉著鄭凡進了暗門子。

      里頭的格局,有點狹窄,一條堪堪夠二人通行的過道,過道兩側,則是一個個掛著紅帳子的小隔間。

      你可以掀開紅帳子,就能看見里面坐在毯子上的女人。

      女人會對你拋媚眼,或者故作儀態端莊,總之,變著法兒地來讓你進來選她。

      這也是用紅帳子來代指這種營生的由來。

      在鄭凡看來,這也確實夠超前的了,這個時代的人,也確實會玩兒,頗有一種飛田新地的感覺。

      “嘿,孤選好了,先進去了啊。”

      鄭凡扭頭,看向那間帳子里坐著的金發碧眼女郎,這缸,不是一般的大啊。

      這女郎,就算是在西方女性里,也是大高個大體格了吧。

      鄭凡繼續往里走著,說實話,他可真沒那種想法,畢竟平時有四娘幫忙加速。

      以前,鄭凡覺得現代人把手寫作柔荑時,覺得矯情的,但只有真正體驗后才會發現,古人誠不我欺!

      忽然間,

      一道香風撲入了鄭凡懷里,

      一個體態豐腴的胡女抱住了鄭凡的腰。

      這香味,

      頃刻間,

      鄭凡就分辨出了此女的身份!

      “爺,來陪奴家玩兒嘛,奴家保證把爺您伺候得好好的,來玩嘛,大爺。”

      鄭凡卻冷哼一聲,

      一把將懷中胡女推開,

      冷冰冰道:

      “滾,我有喜歡的女人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