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68章 死了啊

  • 魔臨 - 第68章 死了啊字體大小: A+
     

      月夜,

      土坡,

      三根蠟燭;

      “再餓供品也得等等吃才對,等你供奉的人先來享用后咱們再吃。”

      “他不會介意的。”

      “不介意,那你祭奠的是誰啊?”

      “我自己。”

      鄭凡驚愕住了,少頃,似乎有所明悟,

      道:

      “真的要這樣?”

      “嗯。”

      “我不知道你到底有多強,但我清楚,你一定很強。”

      “嗯。”

      “我不知道鎮北侯府有多可怕,但我清楚,它一定很可怕。”

      “嗯。”

      “你看你這都給自己供品都擺好了,那你自己心里應該有個判斷,你沒強過鎮北侯府,是吧?”

      “嗯。”

      “這不就得了,我說,雖然我和你才認識兩天,但說句心里話,你這人除了臟了點,好像也沒其他毛病。”

      至少,比起鄭凡腦海中知道的那些有實力卻有怪癖的劇情BOSS角色們,要好相處多了。

      僅僅是邋遢一點的話,就像是離過婚的億萬富翁,在相親市場里,它算個事兒么?

      “嗯。”

      “我聽說,我是聽說啊,聽說,之前沙拓部,是被郡主帶兵滅的。”

      邋遢男繼續吃著肉脯,嘴角略微勾勒出些許弧度,

      繼續,

      “嗯。”

      “你姓沙拓,應該是那個部落的人吧?”

      “嗯。”

      “所以,你想去報仇?”

      “嗯。”

      “但你這樣不對啊,這不是以卵擊石么,你想想看,你這么強,想報仇的話,咱們可以猥瑣一點來,從長計議,這樣效果更好,對吧?”

      “嗯。”

      “那你還打算明天去?”

      “嗯。”

      鄭凡聳了聳肩,得,白說了。

      自己這邊還想著再勾搭一個強者回去,丁豪已經從老師崗位上光榮退休成狗腿子了;

      但邋遢男的話,應該能在老師崗位上發光發熱很久很久。

      但問題來了,

      人家一心求死。

      “我聽我一個姓蔣(僵)的朋友說過,他說,這鎮北軍鐵騎和其他地方的騎兵不同,他們的沖陣之法,就是連真正的武道強者對上了,也很難討到便宜。”

      “嗯。”

      “更別說,我想鎮北侯府里,應該有和你一樣的高手吧?”

      “嗯。”

      “我說,你能不能別這么淡定啊,你就認死理了是不?”

      “嗯。”

      “不是,這戰場廝殺,你死我活,本來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你們蠻族殺我們的百姓也不少,我們再殺回去,理所應當啊不是?”

      “嗯。”

      “能讓我掐死你么?”

      “我,想不通。”

      邋遢男忽然改了臺詞。

      “哪里想不通?唉,可惜了,我有個姓夏(瞎)的朋友不在這里,否則他最善于開導人了。”

      “我覺得,雙方廝殺,雙方交戰,青壯,死了也就死了,戰場上搏殺,生死由命,本就是理所應當的事。

      但老弱婦孺,不該就這么死掉,哪怕被發配為奴,哪怕被販賣,哪怕被遷移,都不應該直接下令用屠刀全部屠戮。”

      “你們蠻族交戰,不還有戰敗方個頭在車轱轆以上的男丁全部砍死的傳統么?”

      “是有。”

      “那不就得了。”

      “有,但不意味著,我要去贊同。”

      “為什么?”

      “以前,死的是別人的部落,我不認同,但我可以不去理會;但這次,死的是我自己的部落,別人的事,我可以不管,但我自己的事,我得管。”

      “這個道理我懂,刀子落在自己身上,才知道真的疼,我不是反對你去復仇,但我覺得可以慢慢來,我有個姓丁的朋友,他現在也在復仇階段,不過他就懂得隱忍,慢慢地等待時機。”

      “你朋友,真多。”

      “呵呵,樂善好施,能服于人。”

      “很多人都叫我等。”

      “那證明你身邊像我這樣有遠見的朋友還是不少的。”

      “蠻王叫我等。”

      “…………”鄭凡。

      “左、右賢王也叫我等。”

      “…………”鄭凡。

      “大祭司也叫我等。

      他們,都叫我等,都叫我忍。

      他們說,眼下燕皇和鎮北侯府關系正處于最微妙的階段,一旦燕皇和鎮北侯府徹底決裂,盤旋在我蠻部上方的利刃,將被挪開。”

      “是這個道理。”

      “蠻王說,到時候可以聯合鎮北侯府,一起出兵反攻燕地,我們只要一塊北封郡,其余燕國疆域,都可以給李家。”

      “左賢王說,等到燕皇和鎮北侯府開戰時,我們可以協助燕皇,將這把盤旋在我族頭頂一百年的利刃給徹底廢掉,沒了這把刀,燕國,將不再是威脅,燕國的大門,東方四國的大門,也將向我們敞開。”

      “右賢王說,我們可以趁著鎮北侯府和燕皇對立之際,開始打著王庭的旗幟,征伐那些不聽號令的大部,重塑王庭的權威,再造黃金家族的榮耀。”

      “他們都叫我等,都叫我忍,但我就很不理解,我為什么要等?我為什么要忍?”

      “我出生于沙拓部,在我很小很小的時候,就被祭祀所的人帶回了王庭,一開始,我修習的是蠻咒,日后很可能成為蠻師,但后來,我發現自己在武道上更有天賦,就走上了武者道路。

      祭祀大人讓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祭祀大人讓我學什么,我就學什么。

      蠻王讓我當什么官職,我就當什么官職,蠻王讓我去討伐誰,我就去討伐誰。

      但我一直清楚,我姓沙拓,我信仰王庭的旗幟,但我并不是黃金家族的一員。

      我的家,一直在沙拓,那個,并不是很大的部落,像這樣子的部落,在荒漠里,有很多很多。

      但現在,

      我的家,

      沒了。”

      邋遢男說到這里,抬頭,看著鄭凡,重復道:

      “我的家,已經沒了。”

      鄭凡沉默了。

      “我想念部落里的酥油茶,我想念部落里阿姆們釀的馬奶酒,我想念部落里那個姑娘曾送給我的羊皮衣。

      當初,我被祭祀所選中時,他們告訴我,如果我去了祭祀所,能有好的表現,我的部落,將得到來自王庭的庇護,部落子民的生活,會變得更好。

      所以我拼命修煉,蠻咒、武道、殺戮、征伐,我都傾盡一切。

      我想,在我的努力下,部落的子民,會過得安穩一點,能穩定獲得好一點的牧場,能少向大部落繳納一些稅賦。

      在我有朝一日,氣血頹敗,蒼老年邁,要卸甲歸田時,可以重新回到我的部落里,去放羊,去看著部落里的娃娃們,在我的眼前嬉笑追逐。

      這是我的夢,是我的追求。

      王庭每一次大會時,大家都會喝很多很多的酒,他們會說出自己心中的夢。

      有的會說,夢想著重新西征,一雪百年前黃金家族在西方折戟之恥!

      有的會說,夢想著再統荒漠,讓蠻族所有子民再度依偎到王庭的旗幟中來!

      有的會說,夢想著南下,將東方四國,化作我蠻族的牧場,讓他們的女人,為我們蠻族孕育后代!

      我每次都只喝酒,不說話,因為我的夢想,和他們相比,有點太小了。

      但我一直覺得,我的夢想,比他們的夢想,會更容易實現。

      然而,忽然有一天,有人來王庭送來戰報,戰報里說,我的夢,沒了……

      它沒了!!!”

      “唉,行吧,我就不勸你了,你是我在這個世界里,見到的最高的一個。”

      “嗯。”

      邋遢男開始繼續吃肉脯。

      “那個,別怪我市儈,也別怪我小人,我有個小小的要求,反正你都要死了,也是順便幫幫我,因為我還要活下去;

      當然了,你不愿意的話也可以直接拒絕。”

      “嗯。”

      “明兒個,死之前,可以幫我演出戲么?我這人,沒什么拖累,也沒家人,這輩子最想要的,就是個榮華富貴,這個,你懂我意思吧?”

      “嗯。”

      “額……你這個嗯,是指的同意?”

      “嗯。”

      “嘖……那個,不是我人賤啊,雖然你明天是打算去死了,但這么干脆地同意,還是讓我覺得有些奇怪。

      你這么做,不光光是為了還我送你一件衣服外加請你吃了兩天飯的情誼吧?”

      “嗯。”

      “那,為什么?”

      邋遢男用衣袖擦了擦嘴,

      站起身,

      鄭凡忽然發現,

      在土坡下面,出現了一頂帳篷,帳篷外還有羊群。

      邋遢男徑直走下了土坡,

      帳篷里則跑出來一男一女兩個娃娃,

      兩個娃娃很熟絡地跑到邋遢男面前,

      邋遢男一手抱住一個。

      轉過身,

      面向鄭凡,

      道:

      “來之前,我找到他們兩個了。”

      ……

      “呼…………”

      鄭凡猛地睜開眼,

      才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張舒服的大床上。

      是夢么……

      “你醒啦。”

      一道年輕男子的聲音傳來。

      鄭凡扭過頭,看見一個身穿著白色衣服的年輕男子正坐在床邊的靠椅上,男子衣服上,還繡著龍紋。

      “大夫說,你是幫孤擋下那一刀時,受了內傷,氣血停滯才導致的昏迷,不過,將養一段時間,再配點補品補一補元氣,不會有什么大礙的。”

      六皇子是個很隨和的人。

      但這個時候,

      本該是拍馬屁的時候,

      本該是說一些:多謝王爺關心,為王爺效死是屬下應盡職責這類屁話的時候,

      鄭凡卻直接開口道:

      “那個……蠻人怎么了?”

      “那個蠻賊啊,呵呵,喲喲,那蠻賊可兇得很,若非你舍身幫孤擋下那一刀,孤估計現在已經在下面陪皇爺爺下棋了。

      當然了,好在鎮北侯府總兵官李元虎拼命阻攔,但那蠻賊哪怕受了重傷,卻依舊強橫異常,明明已經氣血枯竭了,卻依舊擊創了李總兵;

      到最后,

      被數千鎮北軍鐵騎在河灘上再度團團圍住,

      他居然又硬生生地斬殺了百騎,嘖嘖嘖……”

      鄭凡急切地問道:“后來呢?”

      六皇子走到床邊,伸手在鄭凡肩膀上輕輕拍了拍,

      道:

      “死了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