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63章 真正的……強者

  • 魔臨 - 第63章 真正的……強者字體大小: A+
     

        下了馬車,鄭凡覺得自己剛剛在那里與空氣斗智斗勇真特么的好笑。

      尤其是自己和許文祖二人,互相都以為那個邋遢男是對方的人,一個表示親切,一個表示慎重,結果居然是個蹭吃蹭喝的路人甲。

      但馬上,

      隨著鄭凡的一聲令下,

      王端在內的五名百夫長馬上率領自己的部下出動,開始在整個營地里搜索那個邋遢男。

      搜索,持續了兩個小時,但卻毫無所獲,那個邋遢男似乎就過來蹭了半只燒雞后就在營地內蒸發了一般。

      鄭凡不是很喜歡這種事情發生變故脫離掌控的感覺,因為這會使得自己接下來無法確定能否對許文祖動手。

      懷著淡淡的不安,鄭凡回到了自己的帳篷。

      一掀開帳篷,鄭凡就愣住了,他看見在自己床榻邊,那個邋遢男正坐在那里,拿著筷子正在吃著小火鍋。

      火鍋,是四娘給自己準備的,辣椒花椒以及其他香料這類的火鍋靈魂,因為這里西域商人很多,所以并不缺,價格也不高。

      在古代,能吃一頓麻辣小火鍋,這絕對是美死人的享受。

      但此刻,卻被別人捷足先登地享受了。

      鄭凡的目光在帳篷里逡巡,看見四娘站在角落里,神色戒備。

      呼,

      心下長舒一口氣,

      火鍋,

      被人吃了也就吃了吧,

      只要四娘沒事兒就好。

      不過,從四娘的警備姿態來看,自己倒是沒看走眼,這個邋遢男,絕不是什么輕易的角色。

      畢竟,四娘她可是七魔王之一,她吃的鹽比自己吃的米都多;

      她的判斷,鄭凡是信的。

      哪怕是換做稍微比她強一些的人,四娘依舊能夠鎮定自若,甚至與其談笑風生,絕不至于是現在這般狀態。

      得嘞,

      營地里搜索了這么久,這人,居然就坐在自己帳篷里吃火鍋。

      尤其是,四娘就看著他在吃火鍋,卻沒有出手干預。

      心里開始權;

      自己現在放下簾子扭頭就跑,發著光地跑,能否跑出一個安全距離?

      至少,

      跑到隊伍中央那邊,讓王端他們帶著手下人來給自己當替死鬼阻攔一下?

      鄭凡的目光看向四娘,

      四娘微微搖頭。

      嘶……

      這意思是連跑都來不及跑?

      鄭凡依舊相信四娘的判斷,那就是,如果眼前這個邋遢男想殺自己話,依照現在這個距離,自己根本跑不掉。

      那么,

      擺在自己面前的,就剩下兩個選擇了。

      一個是:啊哈哈哈,我走錯門了,兄弟你繼續吃著喝著。

      另一個是:既然打不過,那就加入它,一起吃!

      鄭凡放下了簾子,大大方方地走了進來,在邋遢男面前坐下。

      邋遢男抬頭看了一眼鄭凡,然后繼續用筷子從火鍋里夾出一個蛋餃往自己嘴里送。

      很燙,他一邊吃一邊不停地唆嘴,脖子仰起,咕嚕了好久才最終咽下。

      鄭凡搖搖頭,道:

      “這不對,吃火鍋,怎么能沒蘸料?”

      說著,鄭凡對四娘招手道:

      “四娘,把料碟拿過來,吃火鍋沒蘸料,簡直就是對火鍋的褻瀆。”

      邋遢男聞言,忽然笑了一下。

      似乎已然完全洞悉了鄭凡的套路。

      但鄭凡還真不怕對方洞悉自己的套路,因為自己的套路多。

      從郭靖黃蓉到張無忌蕭炎,從降龍十八掌到斗氣化馬,

      這種傻乎乎地主角如何獲得大佬的青睞的戲碼和套路,鄭凡腦海中儲藏得不要太豐富。

      人生,本來就是在套路和反套路之間來回折騰的一個過程。

      要么,自己今晚獲得來自這個世界的第一次機遇;

      要么,明年瞎子他們可以到這里來,給自己上墳同時拔拔草。

      四娘見鄭凡穩下來了,她自然也不會露怯,馬上去將料碟和調料取了過來。

      “來,看著啊。”

      鄭凡先將蒜末舀到碗里,再加上大把的蔥花香菜,撒上點芝麻,然后拿起火鍋里的湯匙,從火鍋內舀出湯底澆在了料碟里。

      嘖嘖嘖,完成!

      芝麻和大蒜現在才傳入東方不久,并沒有被大面積地種植,不過虎頭城這兒因為地利原因,想搞到也不難。

      唯一的缺憾就是虎頭城太過偏于北方內陸,想弄點生蠔熬點耗油出來有點不太現實。

      鄭凡將這料碟遞給了面前的邋遢男,

      邋遢男也不客氣,跟先前接許文祖手中燒雞一樣,接到手里。

      “蘸著吃。”鄭凡提醒道。

      邋遢男夾了一個肉丸,在料碟里攪了攪,再放入嘴里。

      “怎么樣,好吃吧?”

      邋遢男點點頭,然后更加快速地夾菜蘸著吃。

      “其實,還有芝麻醬的,但我吃不慣這個,就沒弄。

      對了,四娘,把阿銘釀的葡萄酒拿出來。”

      軍中不能飲酒,但現在了,還在乎什么紀律啊。

      四娘把葡萄酒拿了過來,親自倒了兩杯,然后又退后了幾步站著。

      “來,走一個?”

      鄭凡將一個酒杯遞給了邋遢男。

      邋遢男接過酒杯,似乎猶豫了一下,還是和鄭凡走了一個。

      場面,有點溫馨,但只有當事人知道自己心里多慌得一比。

      終于,火鍋吃完了。

      涮菜都沒了,這可是鄭凡路上兩天的量,被這家伙一頓給吃沒了,他似乎還有點沒滿足,甚至端起了鍋,將底湯都喝了下去。

      吃完后,

      邋遢男很是滿足的一只手摸著肚子另一只手開始……摳腳。

      “四娘,把我的大福拿來。”

      “好的。”

      四娘將點心端了過來。

      鄭凡伸手示意道:

      “飯后點心。”

      邋遢男用摳腳的手拿起一枚大福,放入了嘴里,似乎很滿意這種柔糯的口感,風卷殘云一般給吃了個干凈。

      “老兄,可惜啊,現在是在路上,準備的東西不多,要不,等我這趟出完活兒,你跟著我回去吧,我保證每天好吃好喝地供你,一年到頭,絕不帶重樣兒的。”

      若是換做其他人,遇到這種深不可測的人物,巴不得趕緊離他遠遠的,但鄭凡卻反其道而行,直接要把人家帶回家。

      這可是多少劇本里主角的發家經驗啊!

      “呵呵呵呵,嘿嘿嘿…………”

      邋遢男把手指放在鼻下,使勁地嗅了嗅,然后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

      雖然不知道他在笑什么,但鄭凡也跟著笑了起來。

      “什么都答應我?”邋遢男問道。

      “只要我有。”鄭凡回答得也很干脆。

      邋遢男伸手,指向了站在旁邊的易容成男子的四娘,

      “她,很不錯。”

      四娘的易容,能騙得過普通人,但肯定騙不過他的眼睛。

      鄭凡聞言,

      笑了,

      “那就拔刀吧。”

      這個,沒得談。

      都自殺過的人了,在這個世界的第一目標,就是搞事情。

      你還要犧牲自己的女人去委曲求全,你圖什么呢?

      這一點,鄭凡看得很開。

      四娘走了過來,雙手撐開,一根根絲線開始延展出去。

      邋遢男卻毫無反應,只是很平靜地道:

      “她,很不錯。”

      “我知道。”

      緊接著,

      邋遢男又伸手指著鄭凡道:

      “他,也很不錯。”

      很顯然,邋遢男不是在指鄭凡。

      鄭凡也馬上明白了,對方,指的是魔丸!

      他甚至能看見魔丸的存在!

      下一刻,

      一股冰涼的感覺開始襲遍鄭凡的全身,

      暴戾、

      詛咒、

      災厄、

      種種負面氣息開始宣泄而出。

      邋遢男的手,放在了小桌上,

      輕聲道:

      “蠻神,在上。”

      “轟!”

      鄭凡只覺得自己的耳朵開始了轟鳴,

      下一刻,

      四娘手中的絲線全部斷裂,鄭凡體內剛剛升騰而出的負面氣息則在頃刻間被強行鎮壓了回去!

      鄭凡瞪大了眼睛,看著面前的邋遢男,

      媽的,

      這是蠻族人!

      這個蠻族人,好強!

      他,到底是幾品?

      八品?不,八品不可能這么強,七品?六品?甚至………更往前?

      “你的飯菜,很好吃。”

      邋遢男一揮手,剛剛的氣勢瞬間消散一空。

      四娘單膝跪在了地上,大口呼吸著,胸口不停地起伏。

      “你的心思,我也懂。”

      邋遢男身體微微后仰,有些無奈道:

      “可惜了,換做以前,我真愿意去你家的。說不定,你想要的,我還真的會給你。”

      “現在,不可以么?”

      鄭凡開口問道。

      邋遢男搖搖頭,

      道:

      “我的時間,不多了。”

      “我家里有醫生,能治病。”鄭凡馬上說道。

      “我沒病。”

      邋遢男的眼里多出了一抹玩味之色,

      再度伸手指著鄭凡,

      道:

      “他們兩個,都很不錯,你,原本也算很不錯,但和他們兩個比起來,就……有些上不得臺面了。”

      “…………”鄭凡。

      我要聽的,不是這個啊!

      “可惜了,你不是蠻族人,否則我倒是可以舉薦你去祭祀所。”

      鄭凡馬上正色道:“是啊,我也一直為這件事惋惜,以前,我覺得蠻族人很可怕,很野蠻,但直到我接觸過他們之后,才發現了他們的可愛,他們能歌善舞,他們熱情好客……”

      邋遢男對著鄭凡抬起手,

      鄭凡眨了眨眼,問道:

      “怎么了?”

      “別停,接著胡說。”

      “…………”鄭凡。

      “這一路,就勞煩你做飯了,作為回報,我不會殺你。”

      這回報,好豐厚啊。

      似乎,邋遢男自己都覺得有點過于不要臉了,又加了一條,道:

      “我還能在我死前,幫你把馬車里的那個胖子殺了。”

      “不不不,他是我的長輩,你誤會了。”

      “但我在馬車上,感覺到你對他的殺意。”

      “額…………”

      “吃飽了,我想休息了,給我安排一個帳篷。”

      “好,這沒問題,不過,前輩,能否告知晚輩名諱?如果不方便,就當我沒問,我只是覺得今晚見到前輩的英姿,不能得知前輩名諱的話,會抱憾終生。”

      “你們中原人有一句話,叫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叫闕石,沙拓闕石。”

      嘶!!!!!!!!!

      臥槽!

      “你呢,年輕人,你叫什么名字?”

      鄭凡深吸一口氣,

      雙手抱拳,

      很鄭重地道:

      “我叫樊力。”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