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58章 全場最亮的崽

  • 魔臨 - 第58章 全場最亮的崽字體大小: A+
     

      “主上,這可怎么辦啊。”

      四娘一邊站在鄭凡身后幫忙按摩著太陽穴一邊問道。

      鄭凡的手指在面前的茶幾上輕輕地敲擊著,那位文書已經走了,但這難題,卻留下了。

      招討使大人是真的身在曹營心在漢,許是因為這一個月來鎮北侯府和朝廷的關系越來越差,最惡劣的結果可能即將發生,所以他也有些坐不住了,想要在這個時候去秘密地親自見一下鎮北侯家人。

      若是真到了那一天,鎮北軍在鎮北侯府率領下直接打出個“清君側”的旗號,

      他許文祖也能馬上呼應,獻城支援。

      但問題的關鍵在于,

      當初自己玩兒的梗,

      鄭芝龍和國姓爺,

      自己哪兒去找去?

      至于說和鎮北侯家的關系……

      本來,那位郡主是想賞賜自己一個家丁身份的,但自己毫不猶豫地拒絕了,跑回了虎頭城繼續當自己的山大王。

      一旦這個泡泡被戳破了,先不提鎮北侯府的反應,就是這位胖胖的許文祖,也絕不是什么好相與的角色。

      一個被欺騙了的深海同志到底會有多憤怒,

      嘶……

      “主上,要不我們干脆自己劫了生辰綱吧?”

      對于大部分后世人來說,想到“生辰綱”三個字,前面肯定會有一個“智取”的前綴,就像是以前提到膠卷就能想到“柯達”一樣。

      “我們人手,夠么?”

      鄭凡問道。

      瞎子和薛三去了圖滿城走貨,

      梁程、阿銘和樊力去了荒漠招兵買馬,

      聚義幫和車幫的烏合之眾則在梅家塢,

      想復制之前劫丁豪時那般大家一擁而上打群架的場面,近乎不可能了。

      “主上,可以選擇刺殺。”四娘一邊繼續溫柔地給鄭凡按摩一邊繼續建議道,“這個年代,人有個頭疼腦熱的,忽然在路上死掉,本來就不算是什么稀罕事兒,到時候隨便把鍋一推故布疑陣都可以。

      推給北封劉氏,推給荒漠蠻族甚至是推給燕國朝廷的密探,都沒問題。”

      鄭凡聞言,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胖胖的招討使大人對他確實不錯,也算是保護了自己,嗯,所以鄭凡覺得如果他死了能繼續保護自己的話,善良的招討使大人應該也是會愿意的。

      而且,既然他是隱藏身份混入的押送隊伍,自己下手的機會反而會更大一些。

      現在,正是招兵買馬的階段,一切順利的話,可能用不了一個月,自己的第一支騎兵連就能出來了。

      放棄眼下的一切,放棄后宅的湯池,

      鄭凡還真不是那么愿意。

      如果有的選,誰愿意跑去荒漠吹沙子?

      就算是要跑路,也得跑去乾國,那里文風鼎盛,自己去了后再學學以前的穿越者先賢,搞個蘇東坡柳永附體,去青樓不光免費還能被倒貼也是美滋滋得很。

      “唉。”

      嘆了口氣,

      身邊沒瞎子,確實不方便,瞎子動作雖然每次都很激進,但別說,次次效果都還不錯,大家一邊嗨著一邊就把事兒做完了。

      “這樣吧,四娘,等出發那天,你易容跟著我一起去,等上路后,我們再見機行事。你這兩天先把家里的事安排一下。”

      “好的,主上,那么……現在,主上,是不是得辛苦您幫奴家在熟悉熟悉針線活了,這手生了,這針頭可就玩不利索了呢。”

      鄭凡愣了一下,

      道:

      “玩……針?”

      …………

      翌日清早,鄭凡從房間里出來,先對著晨曦伸了個懶腰,然后對著朝陽開始發光。

      一套流程結束后,鄭凡去吃早食。

      明兒個運送生辰綱的隊伍就得出發,按照許文祖的安排,自己得去見見明日的押送隊伍。

      押送隊伍有五百多人,鄭凡自然不可能去開什么壩壩宴;

      但還是按照規矩讓人下請帖請那五個百夫長去酒樓吃一頓酒。

      不急不忙地吃了早餐,正當鄭凡準備牽馬出門時,看見一個陌生男子已經單膝跪在門口等著自己了。

      “丁豪?”

      “正是屬下。”

      丁豪抬起頭,看著鄭凡,原本濃眉大眼的他,此時看起來居然顯得有些……猥s。

      宛若昨日的朱時茂今早就變成了陳佩斯。

      “四娘的手藝,確實不錯。”

      “是,風先生的手段,確實巧奪天工。”

      丁豪這里說的,不僅僅是易容術的部分,還有四娘對他的治療。

      昏迷加休息了一天后,丁豪醒來,嘗試運氣,身上當即釋放出了灰色的光芒。

      對于一天前還是個混吃等死的廢人來說,這種變化,簡直是一種全新的蛻變!

      而且,丁豪隱隱有種感覺,經歷了這種大起大落后,他似乎抓住了一些突破的跡象。

      這時,鄭凡看見丁豪身邊放著的那根長長的用布包裹起來的東西,伸手指了指,問道:

      “這是什么?”

      “這是長槍。”

      “嗯,你以前是用長槍的?”

      “不是,以前屬下是用刀的,是風先生說,長槍和屬下更般配;

      屬下覺得風先生的話不會有錯,剛好長槍屬下也會用,所以就從風先生那里接來了。”

      長槍配丁豪,

      鄭凡明白了,

      這是四娘在對丁豪玩兒林沖的梗。

      外加家里面兵器確實不少,熔煉一下就能重新鍛造一把新的,誰叫家里有個喜歡從外面插兵器回家的阿銘呢。

      這感覺,就像你家狗不從外面撿骨頭專撿金條回家一樣。

      “主上,這是風先生給您準備的甲胄。”

      丁豪起身,從其身后臺階上抱起一套甲胄。

      “這不是我從衙門里領的那套甲胄。”

      “確實不是,是風先生特意為主上鍛造的。”

      既然是四娘準備的,鄭凡也就不多說了,在丁豪的幫助下將甲胄穿在了身上。

      穿上后,鄭凡有些好奇地問道:“這甲胄,有什么特殊的么?”

      按照西方人的套路,似乎甲胄上喜歡刻上一些陣法什么的,也不曉得四娘會不會這個。

      “咦,這是什么,灰么?”

      鄭凡看著自己掌心的暗綠色印記,這是剛剛擦蹭甲胄時留下的。

      “主上,風先生說,這是光粉。”

      “光粉?”

      “是的,風先生的原話,原話是…………”

      “原話是什么?”

      “風先生說,有了這個粉,就能讓主上成為全場最亮的崽。”

      “…………”鄭凡。

      “咚咚咚……”

      鄭凡伸手敲了敲自己身上穿著的甲胄,道:

      “你的意思是,這甲胄上的東西,能加大發光的程度?”

      “是的,主上。因為主上您是這支押送隊伍的頭領,這和帶兵一樣,需要震懾和統合自己的手下兵卒。

      統御的方式不外有三,一為利誘,二為示威,三則是關系。

      今日的宴請,是為利誘,風先生也已經將禮品準備好,至于拉關系,主上您和那五個百夫長并不熟,此時也來不及去發展關系,而示威,主上您已經入品,雖然時日不久,但于軍中基層而言,入品武夫,是天然可以受人尊重的,再加上這特制甲胄,足以將示威的效果發揮到最大程度。”

      丁豪是當過兵頭子也當過土匪頭子的人,對于這些門道,心里自然是清楚的。

      “呵呵,她怎么能想出這個法子的。”

      鄭凡不由得有些好笑。

      也是因為這個世界,會發光,才是入品強者的標志,但四娘居然能想到用熒光棒的原理,讓自己成為聚光燈下最亮的那顆星,也是有趣。

      “主上,其實這個法子,一百年前,就有人用過了。”

      “哦?用過了?也是請客吃飯?”

      “不是,是初代鎮北侯用的。”

      “初代鎮北侯?”

      鄭凡來了興趣,畢竟那位可是三萬鐵騎沖垮了五十萬乾國大軍的軍神級存在。

      那一戰不光是打出了鎮北侯府的百年基業,同時也奠定了乾國百年以來的小受之國的地位。

      “嗯,乾國當初的那位皇太弟身份繼位的君主,其實也沒那么不堪,他手底下,有著他哥哥在位時練就出來的那一支南征北戰的乾國精銳。

      更何況,五十萬大軍,就算是五十萬頭豬,想要全部抓完也不可能那么簡單。”

      “喂,你不會告訴我,初代鎮北侯是用這種法子才?”

      “主上英明,那一戰剛開始,初代鎮北侯就將事先收集過來的一切可以在陽光下發光的物資都用上了,甚至不少燕國大戶大族的地窖也被初代鎮北侯強行打開取出了珍珠磨成粉末,還用刀鋒威脅了燕國國內的幾個修士門派讓他們在開戰時做法給燕國騎兵身上的甲胄施加光暈效果,然后……”

      鄭凡的腦海中當即浮現出了一個畫面:

      那是一個天氣雖然晴朗氣氛卻十分壓抑的正午,

      五十萬乾國大軍布陣待命,

      之前的一路北伐,

      他們氣勢如虹,

      他們人多勢眾,

      他們飛龍騎臉。

      前陣大軍已經準備就緒,他們將面對燕國騎兵的沖擊,但他們毫不畏懼,因為他們清楚,只要自己堅守軍陣一段時間,兩翼的友軍就會包抄過來,等把這支只有三萬人的燕國騎兵吃掉之后,

      天成郡以及燕國的都城,就將向他們徹底地敞開懷抱,迎接他們的進入!

      那時的乾國軍隊還不是弱雞的代名詞,那時的乾國也沒有變身碉堡狂魔將自己打造成碉堡群下的縮頭烏龜,他們昂揚,他們向上,他們渴望軍功,渴望開疆辟土成就自己的功勛!

      然后,

      前陣的數萬乾國軍隊,

      先是聽到了地面的震動,

      他們清楚,

      燕國的騎兵開始沖鋒了。

      然后,

      他們看見了令他們終生難忘的一幕,

      絕望、恐懼、震驚、瞬間充斥整個乾國前軍軍陣每個士卒的心中。

      緊接著,

      他們,

      崩潰了!

      因為他們看見了,

      正在向自己發動沖鋒的,

      上萬會發光的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