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57章 收狗丁豪

  • 魔臨 - 第57章 收狗丁豪字體大小: A+
     

        “居然是……黑色的。”

      丁豪有些驚愕地看著鄭凡身上流轉出來的光亮顏色。

      “黑色,是不是很特殊,很罕見?”鄭凡問道。

      “其實……挺常見的。”

      “那你這么震驚做什么?”

      “您說笑了,您已經入品了,我這個老師,也當到頭了,以后,我們兩個人沒有了師生關系存在,自然得對您更客氣一點,好讓我這個廢人能繼續混吃混喝下去。”

      “哦,你不提醒我倒忘了,你現在沒用了,四娘!”

      “奴家在。”

      “把他拖下去,做肥料種花。”

      “…………”丁豪。

      難道你不該說一日為師終身為那啥么?

      “這……這……”

      丁豪顯然有些猝不及防,這次是真的震驚不是先前裝的了。

      要是別人,他可能會“哈哈”一笑,很是灑脫地不以為意,只當對方是在開玩笑罷了,但對這幫人,丁豪心里時一點底都沒有。

      “開玩笑的,開玩笑的。”

      鄭凡伸手拍了拍丁豪的肩膀。

      這一刻,丁豪居然長舒一口氣。

      饒是鐵打的漢子,在經歷了這么多之后,僥幸在臨死前被劫過來,當了快一個月的老師,每日里也都有人伺候著,好吃好喝的沒斷過。

      擱在一個月前,丁豪真可以去坦然赴死,但現在,他忽然覺得,還是活下去的吸引力更大一些。

      最重要的是,他記得這幫人曾對他允諾過,說眼前這個“主人”入品之時,就是自己恢復之日!

      無論在心底一遍遍地告訴自己,這基本是不可能的。

      但潛意識里,怎么可能沒那么一丟丟的期盼?

      “四娘,你來吧。”

      鄭凡轉身,在身后的靠椅上坐了下來,伸手拿過旁邊的茶杯,開始喝茶。

      四娘走到了丁豪面前,帶來了香風陣陣。

      丁豪是有見識的人,自然清楚自己眼前這個女人是真正的人間極品。

      但他心里可沒有半點想要褻瀆的想法,那句“上下腦子”都一樣的酷刑描述,他可一點都沒忘記。

      “老丁啊,我們的主上,最講究仁慈,也最講究皿煮;

      現在呢,有兩條路讓你選。”

      “您說。”

      “第一條路,就是被拿去做化肥。”

      “咕嘟……”丁豪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唾沫,不是兩條路么?

      “這第二條嘛,就是認我家主上為主,以后,你就是我們鄭家的奴仆,嘖,奴仆這個詞兒不太好聽,叫鷹犬吧。”

      “…………”丁豪。

      “家丁。”鄭凡提醒道。

      “主上,人家還是覺得鷹犬更霸氣一些呢。”

      四娘對鄭凡撒嬌道。

      正如長得帥的男人說話直叫直爽長得丑的男的說話直則叫直男癌一個道理,

      漂亮的女人對你撒嬌時,你會很享受,會情不自禁地想掏錢給她買包包。

      尤其是在經歷過那次用手的經歷后,

      鄭凡對四娘,態度上,有了更多的包容。

      “行,你隨意。”

      四娘滿意了,年紀再大的女人,也會喜歡這種被寵愛的感覺,四娘也不例外。

      “老丁,該你選了,二選一,你選哪個?”

      丁豪的嘴唇有些苦澀,這叫哪門子的二選一?

      “我這一個廢人,就算做了您家的門下走狗,除了浪費糧食,還能做什么?”

      “呵呵,這你就不用擔心了,我鄭家的狗自然和別人家的狗不同,比如,別人家的狗腿斷了,估計就要被殺了吃狗肉火鍋了,但我們鄭家,會幫它把狗腿重新接回去。”

      丁豪聞言,臉上露出了激動的潮紅,當即問道:

      “我……我可以恢復?”

      四娘雙手攤開,

      十根銀針在其指尖快速地環繞著,

      這一刻,

      她的氣質發生了的巨大的變化。

      “以前我辦不到,現在嘛,我可以辦到了。”

      “我愿意,我愿意。”

      說著,

      丁豪毫不猶豫地從椅子上主動摔下來,

      因為手腳筋都斷裂的緣故,他無法站起來,也很難拱手,

      但依舊用這種方式對著鄭凡喊道:

      “主人,主人,主人!”

      看似很賤,但真到了丁豪這種處境下,他真的別無選擇。

      鄭凡放下了茶杯,站起身,走到了丁豪面前,彎下腰,看著他的臉,道:

      “其實,我不是很會收攬人心。”

      因為我是開局就自帶七條狗。

      “等治療好后,你就安心做做事吧,以后想找北封劉氏報仇時,先和我們說一聲,如果方便的話,我們會幫你一起報仇。”

      想要在北封郡站穩腳跟,以后不和北封劉氏對上幾乎不可能;

      所以,鄭凡這也不算是許空頭支票。

      丁豪深吸一口氣,

      這一次,明顯比之前更誠懇了:

      “屬下遵命!”

      “行,四娘,你可以開始了。”

      說完,

      鄭凡就走了出去。

      重新將手腳筋縫補上,這是微操,但看著那一根根針在皮肉里穿梭來穿梭去,還是會讓人很不自在。

      不過,四娘的速度比預想中快了不少,鄭凡蹲在門口也就是抽了三根煙的功夫,四娘就出來了。

      “怎么樣了?”

      “回稟主上,完事兒了。”

      “他呢?”

      “疼暈過去了,不過確實是個漢子,一直忍著沒叫出來一聲。”

      “他實力,能恢復多少?”

      “我的手藝,您還信不過么?”

      說著,四娘對著鄭凡動了動自己的手指。

      “實力能恢復?”

      “休息個兩天,應該是能恢復回九品武夫的,甚至,因為連續遭了大難,武道上更進一步也不是不可能。”

      “這樣啊,不對,四娘,我記得之前你好像說過,暫時沒能力幫他恢復。”

      四娘美眸一轉,馬上道:

      “這不最近剛剛練手,基本功的感覺又找回來了嘛。”

      瞎子他們都不在,四娘可不敢擅自將自己實力又恢復了不少的事情告訴鄭凡。

      “哦,是這樣啊。”

      “主上,奴家今晚,還想再練練手,萬一手再生了,可不好了呢。所以,還得辛苦主上了,請主上答應四娘的不情之請。”

      “應該的,應該的。”

      正當鄭凡的臉在四娘目光注視下微微有些泛紅時,斜后方,芳草走了過來。

      鄭凡馬上干咳了一聲,轉身面向芳草,問道:

      “怎么了?”

      “主人,前廳來人了,是衙門里來的,要找主人哩。”

      “好,我去看看。”

      鄭凡對四娘點點頭,四娘對鄭凡微微一福。

      …………

      鄭凡已經快一個月沒去衙門了,和深海同志在廳堂外面演了一場戲后,他就心安理得地在家里宅著習武,連日常點到敷衍了事都懶得去。

      原本以為是衙門里有什么事情要通知自己,但在等到鄭凡走入客廳時,卻發現來人是招討使許文祖身邊的那名文書。

      這位文書的身份自然不一般,應該是許文祖的親信,他親自來這里,肯定是給許文祖帶話的。

      “鄭校尉,您家這宅子,好氣派啊,花了不少錢吧?”

      “哪里的話哪里的話,兇宅,便宜。”

      “………”文書。

      二人重新落座,

      且都很默契地將開頭虛頭巴腦的客套環節給跳掉了。

      “鄭校尉,這次,是我家阿郎讓我來尋你的。”

      “招討使大人有何事尋我?”

      “是這樣子的,后日,虎頭城有一批生辰綱要送去侯府,我家阿郎的意思是,讓鄭校尉你來擔任這次負責押運生辰綱的主事人。”

      生辰綱?

      見鄭凡面露疑惑之色,

      文書馬上好奇道:

      “后日是鎮北侯夫人五十大壽,鄭校尉不記得了?”

      鄭凡馬上正色道:

      “夫人對我家有大恩德,怎么可能不記得!”

      “也是,那這次的押運,就交給鄭校尉了。”

      “這是我應做的事。”

      生辰綱,是指編隊運送的成批禮物,大人物過生日時,全國上下大小官員,基本都要準備禮物,人當然不可能全部到場去慶賀,當然,也不是人人都有資格到場去的,但人不到,禮可不能不到。

      所以,這一批生辰綱應該是虎頭城及其周邊的大小勢力給鎮北侯府的禮物。

      押送過去嘛,好像也沒什么大不了的,鄭凡倒是沒覺得有什么。

      深海同志也不是不知道自己是個光桿司令,到時候肯定會給自己派兵馬護送。

      “這件事,先生您讓個衙門里的人來通傳一聲也就是了,何須先生您專程親自跑一趟?”

      “還有一件事。”文書說道。

      “何事?”

      “我家阿郎明日要離開虎頭城巡邊,對外的說法,是因為后日虎頭城里會有官員和商人以及大族們按照慣例,是要請戲班子和辦酒宴的,我家阿郎不愿意和他們同流合污,所以選擇此時離開虎頭城去巡邊。”

      這辦活動,有點類似于后世辦慶祝晚會的意思,其實鎮北侯府估計也不會在乎這邊的慶祝如何,但底下人,得操持起來,畢竟,只要鎮北侯府一天沒倒臺,它就是這北封郡的頭把交椅,它在一天,大家就得舔一天。

      而招討使本就是一個區域防區性概念的官職,并非常駐虎頭城,這時候選擇出去巡邊,也算是表明自己一如既往支持削藩的政治態度和立場。

      聽到這里,鄭凡依舊覺得沒什么。

      但文書又道:

      “到時,我會裝作阿郎的樣子代替阿郎去巡邊,而阿郎本人,則會混入鄭校尉您的護送隊伍里,等到了鎮北侯府后,再靠著鄭校尉您在侯府的根基關系,在不驚動外人的前提下,偷偷帶著我家阿郎去見郡主和老夫人一面。”

      “…………”鄭凡!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