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55章 安能辨我是雄雌?

  • 魔臨 - 第55章 安能辨我是雄雌?字體大小: A+
     

        悠揚的琴聲在房間里流轉,一串串靈動的音符宛若一個個調皮的孩子,在追逐著,在嬉笑著,音樂最大的特性,是能夠以無形的方式改變一個環境的氛圍。

      溫特很享受這種感覺,哪怕那位拿著二胡的盲人已經被仆人領了進來,他也依舊沒有停下自己的演奏。

      盲人自己在一張椅子上坐下,仆人很知趣地下去了,關上了門,因為他清楚自家主人在享受音樂時,最不喜歡不通音律的人在旁邊打擾。

      一曲結束,

      溫特起身,

      對著自己左右兩側分別鞠半躬,

      仿佛此時他不是在只有兩個人在的房間里,而是在大劇院面對海量的觀眾剛剛演奏完。

      這一點,讓盲人很滿意。

      就像是一個潔癖遇到了另一個潔癖,

      都是懂得尊重生活儀式感的人,自然就有一種惺惺相惜。

      終于,溫特的目光落在了這位東方盲人身上。

      “你就是那位懂得鋼琴的東方音樂家?”

      瞎子北點點頭。

      “呵呵。”

      溫特走到桌旁,這次,他沒有倒茶,而是給自己倒了一杯葡萄酒,

      “想喝么?”

      瞎子北繼續點頭,他確實有點口渴了。

      “去彈一曲,然后我請你喝。”

      瞎子北起身,一只手拿著二胡,另一只手則向前探著。

      一步兩步,一步兩步,

      慢騰騰摸摸索索地來到了鋼琴前,再將手放在身下,確認了椅子位置后,他才放心地坐了下來。

      這是一臺很復古的鋼琴,畢竟年代背景在這里,你想讓它現代化也現代不起來。

      但當十指放在上面和琴鍵進行親密接觸時,那種熟悉的感覺,又回來了。

      瞎子北長舒一口氣,

      而站在旁邊喝著葡萄酒的溫特則眼睛瞇了瞇,

      在這一刻,

      他清晰地感覺到眼前這位東方盲人的氣質,發生了極大的變化。

      那種自信,那種氣質,那種一人一琴的完美結合。

      仿佛此時,這塊區域的自己,才是真正多余出來的累贅。

      彈奏開始,

      這是一首《a小調巴加泰勒》,人們更熟悉它另一個名字《致愛麗絲》。

      瞎子北不知道這個世界有沒有貝多芬,但無所謂了,他現在半個靈魂都沉浸在這熟悉的節奏和感覺之中。

      至于另半個靈魂,則是在不停地對他咆哮:

      你特么還有事情要做!

      一曲結束,

      舉著酒杯的溫特已經保持這個姿勢很長時間沒動了,

      少頃,

      他伸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位置,

      感慨道:

      “我見證了音樂的奇跡。”

      瞎子北搖搖頭,有些遺憾道:“這鋼琴有些音不準。”

      但正如已經斷煙一整天的人,隨便來一根煙,都是一種巨大的心理慰藉,瞎子北現在,已經爽過了。

      “我能,幫您做什么?只要能辦到的,我一定去辦。”

      溫特清楚,眼前這個盲人,絕對不是普通的賣藝者。

      “我來,是想找你談一筆生意。”

      “想和我做生意的人,很多,你說的,是哪方面的生意?情報,還是貨物?”

      “貨物。”

      “什么貨?”

      “我在你身上,聞到了它的香味。”

      溫特整個人愣了一下,

      隨即笑了起來,

      “呵呵呵呵…………”

      不過,他倒是沒露出什么畏懼之色,甚至,表情依舊保持著先前的和煦,絲毫看不出來就在先前,他還特意派人去抓對方,而此時,人家卻登堂入室,來到自己家里。

      “無論是香水還是肥皂,價值都很大,只要趕在學院那幫煉金師鉆研破解出它的成分之前把貨鋪下去,也足以賺到海量的金幣。

      不得不說,你很有勇氣,也很有魄力,同時,還有能讓我贊嘆的才華,

      但我還是要問一句,

      你就這樣,

      想和我談生意?”

      瞎子北扭頭面向溫特,道:

      “你喜歡,怎樣去談?”

      “我也不是很清楚,這是你需要向我展現的東西。”

      “我明白了。”

      “你明白了什么?”

      “賤唄。”

      瞎子的十指重新放在了琴鍵上,

      下一刻,

      音符再起!

      溫特身上當即釋放出了一道白色的斗氣,整個人向左側閃了過去。

      “砰!”

      先前溫特所站的位置,那張桌子,直接四分五裂。

      溫特身形微微下壓,作勢欲撲。

      “呵呵,你的琴聲很有趣呢,是稀有的空間系魔法師么?”

      然而,

      正當溫特準備有進一步動作時,

      一道冰涼的感覺,出現在了他的脖頸位置。

      薛三,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身后,淬毒的匕首,和溫特的皮膚親密接觸在一起,僅差一點點,就能進行負距離的深入接觸。

      溫特很灑脫,

      他果斷的卸掉了自己身上剛剛運轉起來的斗氣,

      雙手舉起,

      緩緩地站直了身子,

      很無奈道:

      “我第一次發現,我的家,真的是一點安全感都不能給我帶來。”

      瞎子北很認真地搖搖頭,道:

      “其實,我是想好好地把生意談起來的。”

      “那您可以告訴我,為什么在把香水和肥皂投遞給我之后,這么長的一段時間里,你們都在隱藏位置不露面么?”

      “因為我們在等。”瞎子北回答道。

      “等什么?”

      “等充錢。”

      等啊等啊等,等啊等啊等,

      瞎子北和薛三,來圖滿城已經有些日子了,他們選取了目標對象,也投遞了東西,但,接下來極為尷尬的一幕就是,

      主上的進階,比預想中的,要慢了不少。

      其實,若非四娘清楚主上再不進階,外頭的瞎子那邊和梁程那邊都可能遇到困難,所以才選擇下手幫了鄭凡一把加速了進程。

      那么,現在瞎子和薛三多半還在繼續著躲貓貓的游戲。

      圖滿城不是虎頭城能比的,哪怕這里的一個商會,也不是虎頭城那種幫會可以相比較的,更何況,瞎子北這次選擇的目標,還是一條披著商隊外皮的……大魚。

      瞎子北通過調查和分析,以及用了一些手段抓舌頭刑訊逼供,最終確定了眼前這個人可以作為自己的商業伙伴。

      “好吧,我從你這里獲得香水和肥皂的貨物,那么,你想從我這里,獲得什么?”溫特問道。

      “貨物,我們確實準備好了一批,事實上,我們連制作秘方也能交給你。我們所要的,是一部分銀兩,六百匹上等戰馬,三百套甲胄軍械,一切,都要仿鎮北軍的裝備。”

      “太貴了,真的太貴了,如果你全部折算成錢那興許還能有談的可能,上等戰馬和優良甲胄,都是有價無市的東西,我弄不到。”

      “你弄得到的。”瞎子北很確認道。

      眼前這個人,在燕國,在蠻部,在西方,都有極深的關系,他的能量,不可小覷。

      “我覺得,你大概是對我的身份有那么一點點的了解,但真的,我自己是個商人,我從你這里獲得香水和肥皂,是用于我自己的生意。

      這生意,我不可能分潤給元老會的那幫貪婪的老東西,所以,我所能動用的,也僅僅是我自己的本金。

      很抱歉,我是認真考慮過你的提議,但我真的無法辦到。”

      戰馬,軍械,除非這里是在羅馬,他可以花金幣去讓人搜刮和鍛造出來。

      但這里是燕國,在這里走私這么多戰馬和軍械,真當北封郡的這三十萬鎮北軍鐵騎是吃干飯的?

      “其實,不僅僅是生意,你可以把這個,當作一筆投資。”

      “投資?”

      “我知道,你想聯系那位郡主,但卻沒能成功。”

      “連這個你都知道?我真的很懷疑你到底是不是燕國朝廷的密探。”

      站在溫特背后拿到架著溫特的薛三馬上點頭同意道:

      “我也是這么認為的,可惜燕國沒有司禮監和東廠。”

      “君主,是看不上你的,因為,無論是你,還是你身后的那尊西方的帝國,都沒有讓人家三十萬鐵騎去正眼看的必要。”

      溫特嘆了口氣,微微側頭,對薛三道:“能讓我擦把汗么?”

      薛三點點頭,挪開了一點匕首,道:

      “請自便。”

      “嗯。”

      溫特撫摸了幾下自己的額頭,道:“你這話,太傷人了。”

      “這是事實,所以,我認為,與其你費盡心思地去拉攏一個瞧不上你的人,不如,親自投資培育一個新的勢力。”

      “這個新勢力,是你的勢力么?”

      “是我家主上的勢力。”

      “投資你們,有什么好處?”

      “我們,會吃里扒外,會做帶路黨。事實上,我一直覺得,因為距離的原因,如果你們帝國想要將手延伸到東方來,哪怕你們的軍隊派來了,也必須要有本地的土著來充當你們的狗腿。

      這是一種很節約成本的方式,我相信,在你們帝國擴張的過程中,也沒少使用類似的方式。”

      “我明白,但我還有一個問題,北封郡的軍頭那么多,我為什么不收買他們,而選擇從頭開始投資你們呢?”

      “因為投資價值。”

      “因為你現在掌握著我的命?”

      “這,也可以算是一個理由。”

      “那么,這理由,現在不成立了。”

      一道粗獷的聲音傳來,

      二哈的身影神不知鬼不覺地出現在了瞎子北的身后。

      溫特聳了聳肩,道:

      “現在,我們扯平了,我的命,在你的人手里,你的命,在我的狗手里;

      嘶,這么說起來,我還占據著優勢。”

      說著,

      溫特對出現在瞎子北身后的二哈道:

      “小心點,他是空間系魔法師,不過,已經距離這么近了,魔法師應該沒什么威脅了。不過,你來得太晚了,不會是特意等完事兒后才來救我的吧?”

      二哈伸出舌頭,舔了舔自己的鼻子,不滿道:

      “什么空間系魔法師,他分明是精神系魔法師,我的天賦是精神探知,這屋子里里外外,被他布置了不知道多少道精神探測,我費了好大的功夫才躲開這些探測潛入到他身后的。”

      說著,

      二哈還伸出舌頭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似乎還在回味著那條獒犬的滋味,

      道:

      “可惜了,沒想到吧,我是一頭妖獸不假,但我的天賦能力,卻是精神系,今天,算是你運氣不好。”

      被一頭妖獸近身,幾乎對方只要拍一下爪子就能將自己的腦袋拍爛,

      但瞎子北依舊毫不慌張,

      反而很平靜地道:

      “有一個悲傷的故事,我覺得告訴你的話,有點殘忍;其實,在這之前,你就已經被我精神力影響到了。”

      “你在開玩笑么?這就是你們東方人所說的……死鴨子嘴硬?”

      “你不信?”

      “總得給我一個信的理由。”

      二哈對自己的精神力天賦很有信心。

      “如果你沒被我提前影響到的話,你應該會發現,之前送到你那里去的那條獒犬……”

      “那條獒犬怎么了?在我眼里,她很美,我喜歡有野性潑辣的口味,這樣才有征服的快感。”

      “它是公的。”

      二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