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53章 難以置信的……進階!

  • 魔臨 - 第53章 難以置信的……進階!字體大小: A+
     

        這天中午,衙門里都在傳招討使大人生了很大的氣,在廳堂里摔了很多乾國瓷器。

      而許文祖的文書卻清楚,自家阿郎今天很高興,特意吩咐廚下點了一個豬頭下酒;

      對于鎮北軍和代表著燕國朝廷的地方官員之間的對立,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鎮北侯府更像是橫亙在北封郡的一把利刃。

      一面,是對著荒漠蠻族,另一面,則對著自己這邊。

      百年前,那一代的燕國君主之所以將初代鎮北侯移鎮北方,一是為了提防蠻族王庭死灰復燃,二則是為了鎮壓北封郡地界上大大小小的地方勢力。

      然而,一切都因為三十年前,先皇還是皇子時,為了奪得皇位,拉攏鎮北侯府的支持,允諾了太多太多,導致這把刀被松綁了太多。

      讓原本的一把刀,擁有了屬于自己的思想。

      可以說,這一代燕國皇帝繼位后,之所以要這般頭疼地去解決鎮北侯府的事情,大部分原因,還是因為自家的爹坑。

      讓虎頭城各個勢力以及周邊塢堡吃驚的是,先前他們以為可能有一點點背景,身上被打上鎮北侯府烙印的那位野雞護商校尉,居然真的是鎮北軍的人。

      梅家塢,說拿下就拿下了,甚至盛氣凌人之下,迫使招討使大人不得不捏了一個私通蠻族的罪名把這件事遮掩了下去。

      這一舉動,自然進一步加深了鎮北軍和朝廷的裂痕,在削藩的背景下,所產生的影響可以說是極為深遠。

      但鄭凡對此卻沒有絲毫的覺悟,許文祖的意思是,他需要躲躲風聲,那鄭凡也不客氣了,直接翹班了好多天,連衙門都不去,整天就宅在家里。

      雖然家里也有假山水塘花花草草還有十多個在四娘熏陶訓練下越來越勾人的小娘子,

      但鄭校尉還真沒功夫和精力去調戲和欣賞她們,

      每天,

      基本都和丁豪在一起習武,

      宅子里的下人每每經過那個屋子附近時,都會聽到丁豪那聲嘶力竭的沙啞喊叫聲:

      “再快點,快點,快點,再快點,快點!!!”

      …………

      “主上,信念完了。”

      四娘放下了手中的一沓信箋。

      鄭凡伸手,將蓋在自己臉上的毛巾摘了下來,丟在了一邊,點點頭。

      五個大老爺們兒,給自己留下的信,也就是瞎子北最開始的幾封,留下了一些有用的訊息。

      但這貨偏偏想要學諸葛亮玩兒什么錦囊妙計事后打開,

      卻因為四娘的耽擱,

      那天晚上自己并沒能看見信。

      信中瞎子北說了他要拿下梅家塢的計劃,因為他感覺梅家塢的塢主是個壞人,會對自己下手。

      好的,這個理由雖然牽強…………但也能理解。

      信中瞎子北還給出了鄭凡應對措施,總之一句話,就是扯虎皮,扯鎮北軍的虎皮,可以保自己安全無虞。

      但瞎子北千算萬算也不可能算到,虎頭城的最高長官,居然是鎮北侯那邊的深海。

      至于其他人的信,都言之無物,有點尷尬。

      樊力則是問了自己無數遍早中晚飯吃得怎么樣,仿佛自己是一頭需要定時喂養的豬。

      “主上,每天修煉,累吧?”

      鄭凡點點頭。

      把自己的身體當作汽車外殼,體內的氣血當作發動機,一整天地都在那兒來回松踩油門,能不累么?

      “主上覺得,大概何時能夠入品呢?”

      四娘是發現了,這都好多天了,自家主上別說真正入品了,連發光都沒做到。

      眼下,信都念完了,要是主上再不入品,很可能會給外頭辦事的瞎子和梁程他們兩批人帶來危險。

      “丁豪說,不用急著先發光,先把氣血完全控制熟練,然后尋到一個契機,再一口氣沖九品。”

      “是么。”

      “我信他這個說法,雖然,這里面可能也有他想多教我一段時間的小心思在里面,但人都是有自己私心的,你就不用再去提點他了。

      最重要的是,我能感覺自己,自己對體內氣血流轉的控制,已經越來越熟稔了,說不定,明天一覺醒來運轉一下,就能直接入品了。”

      四娘聞言,心下頓時一驚,當即點頭道:

      “奴家曉得,主上心中自有溝壑。”

      “算了,我累了,要休息了,你去給我沏壺茶來。”

      “好的,主上。”

      四娘很快把茶端來,見鄭凡在擦拭身體,她馬上走過去拿起毛巾幫鄭凡擦后背。

      擦著擦著,四娘的目光落在了放在湯池里還沒拿出來的石頭上。

      “主上,這魔丸,你也不能總泡著啊。”

      “無所謂了,就當兒子和我泡澡了。”

      “主上,奴家記得,這魔丸,是靈體,沒有肉身的,而靈體,所需要的,是天地靈氣,奴家覺得,晚上的時候把它放在院子里,讓它吸收月之精華,應該能讓它快點恢復蘇醒。”

      “吸收日月之精華?”

      鄭凡本能地覺得有些不靠譜,因為當初創作關于魔丸的漫畫時,他可沒寫過這個。

      “人是會變的嘛,這不是人的東西,它變得不是更快么?

      主上,您想啊,阿銘來到這世界后都開始吃血旺了,這魔丸,就不能曬曬月亮?”

      “真的有用?”

      鄭凡覺得四娘在跟自己胡扯,但他偏偏又想不出四娘胡扯的目的,四娘如果要害自己的話,有無數種方法,沒必要先挪開一塊石頭。

      “主上,你就聽人家一次嘛,反正就算有賊進來,誰還偷一塊破石頭啊。”

      “好吧,你去把它放院子里去。”

      “主上,您親自去唄,奴家去給您鋪床。”

      說完,不等鄭凡回應,四娘身子一扭,扭著豐腴卻又靈動如水蛇一般的腰肢進了里間。

      鄭凡看了眼石頭,笑了笑,彎腰,將石頭從湯池里拿起來,推開屋門,走到了院子里。

      找了快敞亮的地方,鄭凡把石頭放在了地上,隨后,轉身回屋,關上了門。

      在門關的一剎那,

      石頭忽然劇烈的抖動起來,

      一縷縷黑霧從石頭中彌漫而出,

      一具充滿怨念的嬰兒身影在黑霧中若隱若現!

      他很憤怒,

      他很癲狂,

      此時,

      他的感覺,

      就像是因被白骨精迷惑而被唐僧親手趕走的悟空。

      黑霧,帶著極強的怨念開始向屋門壓迫過去,但在即將觸及屋門的剎那,黑霧停住了。

      嬰兒咬著牙,像是在強行克制著什么,原本泛白的眸子,此時赤紅一片。

      …………

      “外面,怎么好像起風了?”坐在床邊的鄭凡有些好奇地問道。

      四娘有些擔心地看了一眼窗戶那邊,然后咬了咬牙,她在賭,賭魔丸不會真的進來。

      這么多天來,她已經發現了一件事,那就是主上本人并不清楚魔丸已經蘇醒的事。

      為什么魔丸明明已經蘇醒了,卻還避著主上?

      他是不敢面對主上么?

      怕面對主上后,會忍不住想要……

      雖然這個猜測很可怕,但四娘覺得,這個可能,真的很大。

      老娘想要的男人,怎么可能放走?

      你就算再想殺你老子,

      但你老子終歸是你老子,

      你老子又沒吃你的喝你的,你還想管你老子要女人?

      四娘心里這般想著,

      同時柔媚地對鄭凡笑道:

      “許是起北風了呢,入冬了,這里就這樣,不打緊的。來,主上,奴家幫您寬衣。”

      “好。”

      鄭凡坐著,讓四娘幫自己脫衣服,這些天的晚上,四娘都是這般伺候自己休息,她自己則在之后在床下打地鋪。

      天天有這么個成熟女人陪著一起睡,真的是一種折磨,但已經明白對方依舊要和自己保持距離后,鄭凡反而有種心無掛礙的思想境界。

      但這一次,

      事情發生了變化......

      “四娘,這是?”

      好在,鄭凡靈臺依舊保留著清明。

      “呼……”

      一條絲線輕輕一顫,屋子里的蠟燭熄滅,屋里,當即漆黑一片。

      “主上,莫說話,您胸口上有兩處練功時淤血積攢起來的疙瘩,奴家來幫您化解掉。”

      “我沒想對你做那種事。”

      “主上是信不過奴家么?”

      “不是。”

      “那就是奴家的醫術不夠好看?”

      “也不是,嘶…………”

      “那就是主上覺得進度太快了,還沒辦法接受是么?那是奴家的錯了,奴家讓主上煩惱了,奴家改日再來幫主上治療。”

      “……”

      ……

      ……

      ………………

      翌日清晨,

      鄭凡睜開了眼,

      這一覺,睡得格外香甜,而且時間格外長,外面,已經日上三竿了。

      四娘在床下的地鋪空著,宅子里上上下下都是她一個人在操持,自然不可能睡懶覺。

      鄭凡沒去拉鈴鐺,

      而是自己下了床,

      穿著單薄的衣裳推開門,走出屋子,來到了院子里。

      冬日的陽光,照射在身上,給人一種暖洋洋的感覺。

      “啊……”

      清了清喉嚨,

      鄭凡張開雙臂,

      伸懶腰的同時,

      開始按照每天的習慣運行自己的氣血。

      忽然間,

      鄭凡只覺得自己的四肢百骸開始發熱,氣血的運轉速度和運轉的量都有些超出了自己的預期。

      從念起,到念落下,氣血居然自然而然地自己運行了一個周天,且不用鄭凡去刻意控制,就開始自發地運行起下一個周天。

      當即,

      一層黑色的光芒開始自鄭凡身上升騰出來,

      一開始,

      還有些忽隱忽現,

      但隨著鄭凡自己雙拳緊握,開始全心全意地運行氣血后,

      這黑色的光芒,

      開始持久不間斷地出現在鄭凡的身上。

      鄭凡自己都覺得有些不敢置信,

      甚至還覺得有些羞恥,

      這,

      等瞎子他們回來后,自己該如何去和他們解釋這件事?

      因為,此時的景象,

      在告訴鄭凡一個確鑿無誤的事實:

      “我艸,這就……入品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