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52章 深海

  • 魔臨 - 第52章 深海字體大小: A+
     

        “你鎮北侯府行事,真的是好大的威風啊!”

      “砰!”

      招討使大人一巴掌拍在了身前的案幾上,

      然后,

      鄭凡看見招討使大人的嘴角開始抑制不住地抽搐,因為他挺胖,臉上出了波浪。

      似乎大人物,總有喜歡拍桌子的習慣,何必呢?

      我抽我自己,然后心疼死你?

      既然二世祖們都知道了消息,那么,有著更廣闊渠道的虎頭城真正長官自然不會被蒙在鼓里。

      所以,

      在鄭凡對那些二世祖們裝完逼后,

      馬上就被人喊到了招討使大人的廳房里。

      這位招討使大人,胖是胖,但官威還是很強的,不過鄭凡這會兒可一點都沒漏怯。

      事兒,也不曉得是死瞎子還是死瘸子還是死僵尸還是死吸血鬼還是死飯桶他們兩批人誰做的,

      但,已經做出去了。

      這逼,自己也裝了。

      眼下,唯一能做的,也是只能做的,

      就是強撐著,把這個逼繼續裝下去。

      人在衙門坐,逼從天上來;

      沒有預告,沒有鋪墊,也沒有過程,這逼裝得莫名其妙,其實真沒多少爽感。

      就在這時,招討使大人的文書走了進來,站在下面通稟道:

      “阿郎,蘇縣令到了,在外面候著呢。”

      招討使大人揮手,很不客氣道:

      “你去問問他,這事兒,他是不是真的打算過問,這渾水,是不是真的敢蹚!”

      “是,阿郎。”

      文書下去了,

      不一會兒,

      文書又回來了,通稟道:

      “阿郎,蘇縣令說他身子忽然不適,要回家休息,今日府衙的事,就勞煩阿郎操心了。”

      “呵。”

      招討使揮揮手,文書下去了。

      那位老縣令,其實就是個地地道道的官僚,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就想平平安安地再混兩年致仕。

      本來,這虎頭城應該是他的主場,招討使名義上轄區不小,但卻沒有自己的班底,結果依舊能硬生生地降落到虎頭城將這里掌握在自己手中。

      隨即,

      招討使的目光又一次地落在了鄭凡身上,

      沉聲道:

      “梅家塢,所犯何事?”

      “犯了所犯之事。”

      “放肆,這里是虎頭城,這里是本官的府衙,你這丘八再敢在本官面前這般無禮搪塞,真當本官不敢治你的罪么?”

      鄭凡沉默了一會兒,

      大腦在快速地旋轉著,

      其實,

      也不用怎么思考,

      因為除了繼續把逼裝下去,擺出一副我鎮北軍的事你外人沒資格過問的高姿態外,他沒其他選擇。

      因為,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啊!

      其實,問題的死結在于,四娘昨晚因為魔丸的一出,導致她沒能念成瞎子北留下來的第一封信。

      “無可奉告!”

      “好,好,好,好!”

      招討使大人氣急,

      “哐當”一聲,

      直接抽出了身側柱子上本來拿來做配飾用的長劍,龐大的身軀向著鄭凡走了下來。

      鄭凡有些懵了,雖然這胖胖的招討使大人看起來一副“虛胖”的樣子,但他還真不敢去輕視他,人董卓也是個大胖子啊!

      氣血,開始流轉起來,雖然現在還沒能發光,但也能適當的提升自己的反應能力,只可惜,自己的兵器在衙門口就被門房收置了。

      就在這時,

      鄭凡忽然感到自己胸口傳來一陣刺骨的冰涼,

      嘶…………

      這股子冰涼,讓鄭凡的身體當即僵硬了。

      而招討使大人,已經走到了鄭凡的面前,下一刻,他忽然將手中的劍丟在了地上,雙臂撐開,很用力地拍了拍鄭凡的肩膀,感慨道:

      “家里,還好么?”

      唔…………

      這是什么意思?

      忽然間,似乎是因為招討使大人的態度轉變,鄭凡胸口上的冰冷感也消失了。

      而這位胖胖的招討使大人并不清楚,自己剛剛在鬼門關前撒了泡尿。

      鄭凡的大腦開始快速地思考,

      得益于后世鋪天蓋地的抗日和解放劇,鄭凡終于找到了一幕和此時的情景很相似的套路劇情。

      這不和被捕的地下同志在監獄里碰見了深海同志一樣么!

      鄭凡喉結蠕動了一下,開口道:

      “小姐,一切都好。”

      這一句話,

      讓招討使大人身體一顫。

      因為胖而瞇成縫的兩眼居然有晶瑩閃爍,

      “唉,苦了小姐了啊,苦了小姐了啊,大人去了京城,侯府上下,都得靠小姐一個人撐著,唉……”

      招討使大人開始煽情了。

      一般上司在情緒宣泄時,

      作為下屬,你需要去配合。

      所以經常會出現,領導的媽死了,下屬在墳前哭得比領導還夸張的情景。

      對于現在的鄭凡來說,還要去依靠自己所掌握的有限的信息,去發揮和榨干它們的所有價值!

      鄭凡依舊保持著站立姿勢,

      道:

      “有七叔陪在小姐身邊,小姐不會有事。”

      可惜了,

      鄭凡身邊除了一塊瘋狂的石頭,

      其他六個魔王都不在這里,

      否則他們將在此時刷新自己對自家主上的認知!

      身為創作者的機敏,思維的活躍,以及曾經自殺者所具備的關鍵時刻撐得住場子的氣質,種種素質和特性,讓鄭凡表現到這里時,堪稱滿分!

      招討使笑著搖搖頭,

      道:

      “不同的,不同的,七叔在,只能保證小姐的安全,但全府上下,可都要靠著小姐一個人去掌握,小姐,不容易啊。”

      鄭凡沒說話。

      招討使擦了擦眼角的眼淚,遮掩了一下自己的失態,有些好奇地看著鄭凡,

      道:

      “我記得,你是虎頭城人。”

      剛剛冷卻下來的大腦在這一刻,再度開始了高速運轉!

      因為鄭凡還不清楚自己的親兒子昨晚已經出來威脅過那個想要當他后媽的女人,所以,在鄭凡的心里,他只當自己此時正在獨闖龍潭!

      每一個回答,每一個細節,都不能出錯誤。

      那一夜穿著豹皮光著腳的一幕重新出現,

      只不過這次在心里對自己拼命進行心理暗示的對象不再是道明叔,

      而是余則成。

      “我的命,是小姐救下來的。”

      “哦,是了,你們是半年前來的虎頭城,那看來,也是小姐安排的?”

      鄭凡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補充道:

      “我父,我祖父,都是李家家丁,我祖父鄭芝龍,我父鄭成功,

      大人,您可認得?”

      有時候,需要主動出擊一下,才能增添自己的身份可信度。李家家丁那么多,鄭凡真不信眼前這位能全認得。

      招討使大人臉上有一抹尷尬之色流轉,顯然,他是不認得的,但還是道:

      “聽說過,聽說過,我似乎還和令尊喝過酒。

      只是我并未在府上久住,所以對侯府上下,并不是很熟悉。”

      鄭凡站在那里,不語。

      “那你們整合虎頭城地下幫會,也是小姐的吩咐,小姐,是準備要掌握虎頭城么?”

      鄭凡心里一驚,

      沒想到瞎子北和阿銘他們整合幫派的事,已經被招討使大人知道了。

      當然,這也不算太奇怪的事,身為虎頭城凌駕于縣令之上的最大官員,城里那個雨夜死了那么多人,他要是真的毫不知情,也實在是說不過去,只不過可能先前就是默認了這種幫會廝殺吞并罷了。

      這個世界,永遠不可能黑白分明,總會有一條灰色地帶讓雙方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但大驚之后,又是大落。

      感謝這位大人的豐富想象力,自己這會兒都不用解釋了,因為這位大人已經替自己腦補好了。

      鄭凡的呼吸開始變得急促起來,

      實在是有用的訊息,真的太少太少,但自己只能搏一搏。

      賭成功了,日后他鄭凡,他這個野雞校尉,將直接受到深海同志的照顧!

      至于賭輸了……

      不,

      不會輸的。

      鄭凡相信,深海同志應該不會去和鎮北侯府去主動進行聯系,看他先前的態度和瞎子北整理來的風評,他簡直就是倒北先鋒,也是削藩支持者。

      這種人,做事肯定極為小心。

      這一刻,鄭凡心里真得要感謝當初看電視時被自己一次次埋怨過怎么又是特么的諜戰劇以及那些海量的編輯們。

      沒他們的絞盡腦汁地把所有套路模版都寫出來,自己真沒現在這般經驗豐富。

      “小姐的意思,第一步,讓我們掌握虎頭城內部情況,第二步,掌握梅家塢,一旦最壞的情況發生,我軍可以先下圖滿城,再同時將圖滿城附近的小城一起奪下,形成防御體系,以面對燕皇…………”

      “噤聲!!!”

      招討使大人壓低了聲音“咆哮”道。

      這聲音,尖細尖細得宛若要唱起歌來。

      鄭凡馬上閉嘴。

      招討使大人開始深呼吸,

      抬起手,

      道:

      “你,糊涂!”

      鄭凡不說話。

      “這些事,你怎么能隨隨便便對我這個外人說?

      你知不知道,如果我是誆你的,如果我是故意在你面前演戲,如果我想給皇帝陛下送投名狀!

      就憑你先前說的那些話,一旦真的傳出去,傳到了燕國朝廷上去,你知道還在京城的大人和鎮北軍,將面對怎樣萬劫不復的境地!!!”

      招討使大人很激動,但偏偏又不能大聲,憋著一口氣說話,胖胖的臉像是一尊紅燒過的豬頭,都開始冒白煙了。

      “你,下次不準如此唐突,絕不能如此輕信于人!”

      招討使大人一邊手指著鄭凡一邊警告。

      其實,作為深海,看似在訓斥鄭凡,但這種被自家同志相信的感覺和被告知機密的感覺,讓招討使大人很受用,甚至,感到了無比的溫暖。

      乃至于,看鄭凡,雖然有點傻啦吧唧的,但真的越看越順眼。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他根本沒想到,鄭凡是在跟他演戲。

      情緒過于激動的招討使開始歇了下來,

      紅燒豬頭肉開始逐漸變為清蒸豬頭肉,

      胸口一陣起伏之后,

      他開口道:

      “梅家塢的事,我會負責壓下去,就說梅家塢私通蠻部,是我讓你通知的鎮北軍絞滅此等逆賊。”

      鄭凡點了點頭。

      “日后若是有事,大可直接來找我。”

      鄭凡再次用力點頭。

      “你現在已經擺出了和鎮北軍的關系,先前,大家只是在猜測而已,現在,我想再給你調撥糧草和軍械以及人馬就太引人注意了。

      不過,

      無所謂了,

      若是真到了那一刻,局面已經到了那種地步時,

      小姐若是傳信于你想要這虎頭城,

      你大可來直接告知于我,

      我,

      許文祖,

      將親自打開城門將虎頭城獻于小姐!”

      鄭凡繼續用力點頭。

      心里則是想著:

      鎮北侯府此時被燕國皇帝搞那是真的一點不冤,活該被搞。

      “好了,你不能在我這里待太久,你我之間,心照不宣,除非真的有事,否則,平日里不要再過多聯系。

      另外,這陣子你且在家靜心休息一下,先落落外面那幫人的注意,真要做事前,不要讓自己站在風口浪尖。”

      “末將明白。”

      “行了,你出去吧。”

      “末將告退。”

      …………

      招討使的廳堂外,

      一身甲胄的鄭凡雄糾糾氣昂昂一副丘八得志的姿態走了出來,

      甚至還邁出了六親不認的霸氣步伐!

      而其身后,

      肥胖身軀的招討使大人一只手捂著胸口一只手舉著長劍追了出來,

      對著鄭凡的背影聲嘶力竭地吼道:

      “放肆,放肆,不像話,太不像話了,豈有此刻,當真是豈有此理!

      鎮北軍,竟然敢如此囂張跋扈!

      本官要上奏朝廷,參你們,參鎮北侯府!

      鎮北軍,鎮北侯府,本官與你們勢不兩立!!!”

      鄭凡則是一路走出府衙,從門房那里牽過自己的馬,

      翻身上馬后,

      側身回頭,

      四十五度,

      看著府衙牌匾,

      “呸!”

      一口唾沫吐了下去。

      隨后,

      馬鞭揮下,

      胯下馬兒撒腿開奔,

      卻無人敢呵斥其竟敢在城內縱馬。

      一路跋扈,一路囂張,

      等到了自家門口,

      鄭凡下馬將馬兒丟給門房后,

      自己快速走入了后宅,進了房間后,鄭凡開始脫去甲胄和衣物,他身上早已經被冷汗給打濕了,此時當真難受得很。

      等四娘聞訊趕來時,鄭凡已經步入了池子之中,池子里的水還是昨天的,已經涼了,這會兒涼水泡著才合適。

      那塊石頭也被鄭凡丟在了池子里,和他一起泡涼水澡。

      “梅家塢在哪個位置?”鄭凡看見四娘進來直接開口問道。

      “回稟主上,在圖滿城和咱們虎頭城之間。”

      “瞎子,肯定是那個死瞎子!”

      …………

      “阿嚏!”

      “阿嚏!”

      “阿嚏!”

      三連噴,瞎子北眼淚都快淌出來了。

      薛三調侃道:“喲呵,這是哪家小媳婦在想你了?”

      身邊騎馬并行的肖一波則馬上接話道:

      “自然是小人的妻子在想北先生。”

      臥槽……

      薛三對著孝一波心里居然產生了一丟丟的佩服情緒。

      瞎子北懶得搭理身邊的二人,

      從袖口里掏出帕子擦了擦鼻下,

      抬起頭,

      裝作自己能看見的樣子盯著前方的高大城墻,

      城墻上掛著一塊威嚴牌匾:

      圖滿城。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