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49章 殺賊!

  • 魔臨 - 第49章 殺賊!字體大小: A+
     

        清晨,太陽只探出來二分之一個腦袋,公雞也沒到點兒打鳴,整個虎頭城,還被一層冷霧所覆蓋著。

      臺階,很是冰涼。

      瞎子北單膝跪在前面,

      其身后,依次是梁程、阿銘、薛三、樊力。

      五個人,整齊地單膝跪在那里。

      而這時,

      在屋子里睡覺的鄭凡迷迷糊糊地睜開眼,似乎心有所感,沒去搖鈴鐺,而是就這樣下床走到了門口。

      “主上,我們今早就出發,不打擾主上您的休息了,但該有的禮數還是要有的。”

      瞎子北的聲音很輕。

      在他說完后,

      瞎子北以及其身后臺階上跪著的四個人一起低下頭去,

      “祝主上安康!”

      禮畢,

      大家一起起身離開。

      自始至終,鄭凡都是站在門后,也沒有開門去道別。

      等聽到他們離去的腳步聲后,鄭凡又回到床上蓋上了被子睡起了回籠覺。

      瞎子北等五人剛走出了內院就碰到了站在那里的四娘,

      四娘依靠在圍欄邊,笑著問道:

      “怎的,跟主上告別完了?”

      薛三則有些疑惑地看向瞎子,問道:

      “瞎子,你不是說有把握把主上很自然地弄醒的么?

      我就等著主上推開門出來和咱們道別呢,肚子里都準備好多煽情的話了。”

      大家其實都準備好了腹稿,等著鄭凡推開門后大家“互訴衷腸”。

      瞎子北搖搖頭,道:

      “主上,是醒了的。”

      “醒了啊?”薛三不解。

      “但主上一直沒推開門。”瞎子北繼續說道。

      “為啥?怕觸景生情不好意思?也是了,大家都是大老爺們兒,也不好意思出來煽情,只是可惜了,我準備了這么久,阿力昨晚還背了大晚上的臺詞。”

      四娘則是“呵呵呵”笑了幾聲,

      道:

      “主上這幾天都在辛苦修煉,疲乏得很,一覺要睡到大上午再去衙門點到然后回來繼續修煉。

      你當主上傻啊,這么早忽然莫名其妙地蘇醒然后再正好碰到你們跪在門口輕聲告別?”

      瞎子北點點頭,道:

      “也是。”

      “嘿,那可真是尷尬了。”薛三撓撓頭,“被主上發現咱們在算計他套路他了。”

      唉,本來還想著離開之前,再舔一波來著。

      瞎子北不以為意道:“沒事,身為上位者,洞悉了屬下的小心思時,他也會很爽的,仿佛一切盡在自己掌握之中。”

      “唔,你說得好有道理,也就是說,咱這也算是深舔了一波?”

      “行啦,該真的動身了,阿銘,阿力,梁程,你們三個小心點,切記不要逞強,哪怕找到目標后多等一陣子,一定要等到主上入品。”

      阿銘點點頭,道:“知道。”

      “四娘,家里的事,就靠你了。”

      四娘不屑地“嘁”了一聲。

      猶豫了一下,瞎子北還是沒有把關于魔丸殺意曾爆發過的事說給四娘和其他人聽。

      因為大家是否知道這件事,都對局面沒有絲毫的影響。

      首先,主上和魔丸的關系,不是自己等人可以去挑撥的;

      二來,以魔丸的能力,如果他真的打算成為自己準備這趟回來后所營造的孤兒院院長,

      誰還能阻止得了他?

      就像是一款游戲,明知道有一個BUG可能會導致整個游戲的崩盤;

      但在它沒崩盤前,大家還是得該做什么就去做什么。

      “走了,上路!”

      瞎子北揮了一下手臂,宅子外頭,車幫的人已經準備就緒了,二十多輛大車排成一排。

      車幫現任幫主大孝子肖一波已經站在一輛精致的馬車邊早就候著了。

      當瞎子北走過來時,

      肖一波很干脆地跪在了馬車下,把自己當作了人凳。

      瞎子北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也沒去虛情假意地客套,踩著肖一波的背上了馬車。

      跪在地上的肖一波扭頭看向薛三,他在等薛三也上馬車。

      “老子騎馬。”薛三說道。

      肖一波馬上爬起身,將自己的馬牽了過來,送到了薛三面前。

      “哈哈。”

      薛三大笑了一聲,翻身上馬。

      坐在馬車里的瞎子北伸手掀開了車簾,道:

      “出發吧,晚上在梅家塢休息。”

      說完,

      瞎子北放下了車簾,又坐回到了車里。

      車里,坐著兩個女人,一個已為人婦的裝扮,但年歲真不大,是小媳婦兒。

      另一個可能才十六七歲的模樣,面容姣好,略顯嬌羞。

      車里有一個小爐,

      小的那個在溫著酒,

      大的那個則主動過來幫瞎子北脫去外衣,同時開始給他捶背。

      “你們?”

      瞎子北問道。

      “回先生的話,妾身是肖郎的正妻。”

      “奴婢是肖郎的側室。”

      “肖郎怕先生路上辛苦,讓我二人在路上伺候先生起居。”

      瞎子北聞言,點點頭。

      也不說什么,

      只是很平靜地伸手接過了酒杯,

      同時,

      享受著按摩服務。

      …………

      虎頭城距離圖滿城其實不算遠,騎馬的話,也就一個白天的功夫就到了,但一整個車隊的速度肯定比騎馬來得慢多了。

      再加上這一次的貨物都是些瓶瓶罐罐,也不可能加速趕路。

      所以,一天的時間,是趕不到圖滿城的。

      不過,在虎頭城和圖滿城之間,有一座梅家塢,在這條線上很有名。

      北封郡內塢堡眾多,可以說是密密麻麻,所謂的塢堡,也就相當于是一座座小堡壘。

      雖說荒漠蠻族和燕國已經有近百年沒有爆發大規模的沖突了,但小摩擦,可是一直沒停過。

      所以北封郡邊境沿線的百姓就自然而然地開始聚集在一起,建立自己的村寨防御,一旦遇到荒漠部落的騎兵南下劫掠,就依靠自己的工事來抵抗,然后等待朝廷發兵救援。

      小一點的塢堡,可能也就幾百人,大一點的,可能上萬人,只是規模上自然不可能和城池相比,它們密分布在北封郡,就像是一根根鐵刺倒插在那里,除非荒漠蠻族聚集起大規模的力量,否則只能被刺得頭破血流,因為這些塢堡可都有著自己的武裝力量。

      而一旦蠻族聚集起了力量,或者有這個趨勢,鎮北軍自然也就有了目標。

      梅家塢不算是大塢堡,人口也就一千多,可持械壯丁不足兩百。

      但因為位置不錯,外加現任梅家塢塢主商業眼光很好,干脆把自家塢堡改造成了圖滿城到虎頭城這條官道上的高速路服務站。

      也因此,梅家塢的日子,也算是過得滋潤。

      到了黃昏時,商隊終于來到了梅家塢。

      自有梅家塢的人過來交接,提供人歇腳的飯食以及騾馬草料,只要你給錢,在這里,什么服務也能享受得到。

      甚至,梅家塢里還開著四娘的老本行產業。

      肖一波主動過來,再度在眾目睽睽之下充當了瞎子北的人肉板凳,讓瞎子北踩在他的后背下了馬車。

      若非是年齡上差距不是很大,可能周圍人還得當作他是在侍奉自己失明的老父親。

      “北先生,小人已經在梅家塢安排好了上等客房,請先生歇息。”

      瞎子北點點頭,示意自己知道了。

      肖一波又馬上扭頭對自己的妻妾道:

      “還不快伺候先生回房休息。”

      “是。”

      “是。”

      薛三站在邊上,手指轉動著自己的匕首,就這么默默地看著瞎子北在那里享受齊人之福。

      肖一波又走到薛三面前,很恭敬地道:

      “小人已經把梅家塢的頭牌姑娘預定下來了,還請三先生享用。”

      薛三點點頭,

      跳了起來,

      拍了一下肖一波的肩膀。

      他很滿意,

      媽的,

      終于有人發現我的特長了。

      等瞎子北和薛三都進去之后,

      肖一波轉過身,開始吩咐手下人把貨物安頓好,安排事宜。

      …………

      客房,自然是極好的,在這荒野里的塢堡中,居然有一座具有江南水鄉格調的小樓,房間里的布局也是充滿著書香情趣。

      瞎子北在床邊坐下,肖一波的一妻一妾則有些面面相覷,正當她們二人咬牙,一個準備去關門一個準備去鋪床時,卻發現一個矮小的身影已經搶先一步走了進來。

      “喲,這就準備睡了啊?”

      薛三歪著腦袋調侃道。

      “一起用飯吧。”瞎子北說道。

      “好。”

      外面正好有梅家塢的人送來了飯菜,飯菜不錯,很精致。

      中午眾人也就勉強吃了點干糧,所以晚飯吃得格外得香甜。

      一妻一妾在旁邊一個負責伺候一個,斟酒夾菜。

      酒足飯飽后,

      薛三打了個呵欠,

      伸手指著那兩個女人道:

      “瞎子,可不能吃獨食,你選大的,還是選小的?”

      瞎子北淡淡道:

      “小孩子,才做選擇。”

      “我艸,你不能這么貪心吧,你是要逼著我和你拼刺刀么?”

      “你房間里,不是有頭牌窯姐在等著了么?”

      “窯姐哪有這有情趣啊,嘿嘿。”

      “服了你了。”

      說著,瞎子北面向那兩個女人開口道:

      “你們去梳洗一下,待會兒回來。”

      兩個女人聽到先前的對話,臉色有些蒼白,但還是點點頭,一起離開了房間。

      “快點啊,別磨蹭著,爺可等不及了。”

      身后房門內,還傳來了薛三的催促,夾雜著他的浪蕩的笑聲。

      “咩哈哈哈!”

      …………

      “吱呀…………”

      廳堂的房門被推開,一個梅家塢的下人走了進來。

      而此時,廳堂內,原本正在進餐的上百號人一齊停下了動作。

      這些人,有的披著披甲有的打著赤膊,身邊都放著兵器,無一不是精悍之輩。

      正桌位置上,

      肖一波和一個衣著華貴的老者坐在一起。

      剛進來的下人走到老者身旁,彎下腰,小聲道:

      “塢主,他們都吃了,現在正叫兩位小娘子去沐浴好去侍寢呢,估摸著是,是打算一起耍。”

      說這些話時,

      這個下人的目光還特意瞥了一下坐在自家塢主身邊的肖一波。

      周圍飯桌上的漢子們也都用目光打量著肖一波,很多人臉上都帶著笑容。

      嘿嘿……

      老者放下了手中的瓶子,

      身子微微后仰,

      而后,

      緩緩地睜開眼,

      感慨道:

      “這就是香水么,確實是好東西啊,這瓶子里裝的哪里是水啊,這里頭,裝的分明是金子。”

      肖一波聞言,

      馬上起身離桌,

      跪伏在老者面前,

      “請世叔為家父報仇,只要世叔能幫侄兒手刃這兩個賊人,莫說這一批貨都是世叔您的,這香水的配方,也是世叔您的!”

      老者伸手去攙扶肖一波,

      “哎哎哎,世侄這又是何必呢,你我兩家本就是世交,你父親為奸人所害,幫你報仇本就是我梅家塢應做的事,何談什么酬勞,你把我梅萬年當作什么人了!”

      “晚輩不敢,晚輩如今一心只求報仇,真的全都指望世叔了。”

      “這,自然是應當的,這種賊徒,人人得而誅之!”

      說完,

      梅萬年又情不自禁地伸手摸了摸裝著香水的瓶子。

      肖一波又道:“世叔務必小心,這兩人別看一瞎一矮,但都不是好相與的角色,否則我父親他,我父親他也不會…………嗚嗚嗚…………”

      “世侄大可放心,你剛沒聽到么,他們已經吃了我為他們準備好的飯菜,呵呵,不消片刻,就算他們兩個都是入品的高手,甚至就算他們都是七八品的強者,也得斃命而亡!

      就是,可惜世侄的那兩位佳人了。”

      肖一波聞言,馬上搖頭道:

      “兩個已經臟了的賤人,死了也算干凈,不值得可惜。

      大丈夫,何患無妻。”

      “是這個道理,世侄能自己想開,那是最好了,殺父之仇不共戴天,世侄且看好,我這就讓手下人,幫你報仇!”

      “啪!”

      梅萬年伸手一拍面前的桌子,

      以塢主的身份低喝道:

      “都吃好了吧!”

      “吃好了。”

      “就等塢主下令了!”

      “是。”

      “等著了!”

      梅萬年點點頭,道:

      “好,獅子搏兔亦用全力,他們雖然中了毒,但我們這邊,萬不可掉以輕心。

      諸位,

      今晚,

      隨我殺賊!”

      肖一波似乎也是被這氣氛所感染,

      起身,

      拔出了自己腰間的佩刀吼道:

      “殺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