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45章 親兒砸

  • 魔臨 - 第45章 親兒砸字體大小: A+
     

        虎頭城包括虎頭城外的一些村鎮聚落里,幾乎家家戶戶都有地窖。

      燕國本就位于中原的北方,北封郡又是燕國的北方,所以,這里的冬季比較漫長,秋天需要儲藏將近四到六個月的蔬菜水果糧食,而效果最好也是最節省成本的方式,就是窖藏。

      前宅下面,也有一個很大的地窖,因為這里不僅需要儲藏鬣狗幫幫眾和人票所需要的糧食,還需要儲藏一些金銀財貨。

      不過,這處地窖在前些天就已經被清空了。

      十多個蠻族奴隸在這里勞作著,忙前忙后,里面也有不少大鍋和器具。

      瞎子北打著燈籠走在前面,薛三拖著自己的三條腿慢騰騰的跟在后頭。

      二人過了一串向下的臺階,走入了地窖中。

      地窖一側墻壁上,用粉筆寫著一些字母,是阿銘留下的。

      + Ca(OH)==== + 2NaOH +2 HO………

      “呵,看起來還挺高級的樣子。”

      薛三看著上面的化學方程式笑了笑。

      “中學化學罷了。”瞎子北很平靜地說道。

      “行,以后化學沒學好,都不敢穿越了。”

      “嗯,確實是這么個道理。”瞎子北伸手指了指四周,道:“最近,阿銘可能會更多的陪伴在主上身邊當黑板,原本他負責的這里,就暫時交給你來負責。

      肥皂已經可以制作出來了,香水蒸餾萃取技術也已經成型了,這些蠻族奴隸,你盯緊一點。

      寧可錯殺,也不能放過一個。”

      “曉得,我明白。”

      肥皂和香水可是關系到客棧接下來的發展,自然不能出紕漏,眼下是因為沒有足夠的人手,只能用這些從鬣狗幫那里接收來的蠻族奴隸來當工。

      “行,再過兩天,第一批的貨,應該足量了,我之后會去圖滿城找大商行,看看能不能直接分包出去。”

      “不細水長流么?”

      “還是賺快錢吧,把第一批貨出去后,就可以著手準備招攬組建騎兵了,到時候,說不得還得讓人去荒漠再走一趟。”

      “樊力說的那個刑徒部落?”

      “先看著吧,現在還不好完全確定。”

      “行,這里我幫你看好,不會出問題。”

      “你辦事,我放心,有問題找阿銘。”

      “好,知道了,你嘮叨這么多不嫌煩啊。”

      “其實,如果主上在修為上能一日千里的話,我們就不用這么麻煩了。”

      “一日千里太難,一瀉千里倒是可以努力努力。”

      “好了,那張紙,你自己處理掉,我先上去了。”

      “嗯。”

      看著瞎子北打著燈籠走上了臺階離開了地窖,

      薛三默默地靠著墻壁坐了下來,

      他清楚,

      這其實相當于是一種發配,也算是一種警告。

      “看什么看,干活,不然沒飯吃!”

      薛三手指著這些蠻族奴隸吼道。

      緊接著,

      他嘴巴鼓起,吐出一口氣,

      嘀咕道:

      “嘁,看樣子是想當老大啊,呵呵,一個404的老菜幫子。”

      “總比你這太監貨要好。”

      瞎子北的聲音忽然自薛三的心底響起。

      薛三老臉一紅,當即道:

      “媽嘢,還給不給人一點隱私了啊!”

      “抱歉,剛忘關了,現在關閉,再…………”

      薛三鼻子哼了一聲,道:

      “臭瞎子。”

      “死…………瘸…………子…………”

      “…………”薛三。

      …

      湯池邊緣,鄭凡泡在池子里,身上明顯的痛感已經消失了,但時不時地總給人一種暈車的感覺,仿佛自己成了一個裝了半杯水的瓶子,稍微動動里頭就開始咣咣鐺鐺的。

      毛巾,蓋在臉上,想象著自己已經歸西。

      “吱呀……”

      四娘端著果盤走了進來,帶來陣陣香氣。

      走到湯池邊,四娘坐下來,手里拿著一顆洗過的葡萄,剝開。

      再伸手輕輕地掀起鄭凡臉上毛巾一角,鄭凡也張開嘴,將葡萄收入口中。

      “主上,喜歡吃葡萄么?”

      鄭凡喉嚨里應了一聲。

      “可惜,這葡萄大了點兒,這世上,最好吃的葡萄比這個要小,還帶著奶味兒哩。”

      “大晚上的,不要說少兒不宜的話。”

      “討厭,主上,奴家說的是奶香味的葡萄,跟奶香味的水果玉米差不多。”

      “好,是我不純潔了。”

      “主上,你很累么?”

      “嗯……”

      “是不是我們,給您太大壓力了?”

      “沒有,今天被煞氣弄得像發燒了一樣,不是很舒服。”

      “那奴家給您按摩一下唄?”

      “不用了,我自己再泡會兒就睡覺去了,明兒還得上課呢,今晚,就不用按摩了,反正也沒挨打。”

      沒挨打,但挨插了。

      “行,那主上您早點休息,奴家先退下去了。”

      四娘緩緩起身,走出了門口,轉身關門。

      在關門的剎那,

      四娘的臉上露出了些許愁緒。

      主上雖然是個普通人,也以普通人的身份活到了成年,但自己等人畢竟是主上創造出來的漫畫角色。

      能浸淫在恐怖題材漫畫里到死都不放手的創作者,他的心,肯定是孤獨的,且,也是敏感的。

      瞎子沒告訴主上實情,但自己等人因為迫切地想要再提升實力,似乎真的對主上有些壓迫過狠了。

      四娘咬了咬自己的上嘴唇,她很想走進去向主上將這些事都解釋清楚,但猶豫一下后,還是沒有再推開門。

      一切的愁緒,化作了一聲輕嘆,四娘轉身,身影隱沒在了夜幕之中。

      …………

      其實,鄭凡心里真的沒多少矯情。

      因為從一開始,他對自己的定位,就很準確。

      比如,雖然這六個手下,似乎每天都爭著在討好自己,但就像是學生軍訓結束前校長為了過把癮也組織個“閱兵”一樣。

      學生們集體高喊校長好,校長再揮揮手沐猴而冠喊個同學們辛苦了。

      其實,心里誰把誰當回事兒啊?

      若是鄭凡真的把自己放在了“主上”這個至高無上的位置上,早讓四娘侍寢了。

      畢竟,晚上按摩時打打擦邊球,偶爾一兩次,這是情調;

      天天晚上都這樣,那就是折磨。

      至于說他們逼迫自己,鄭凡是感覺到了,但也沒多少反感,吃點苦,受點罪,只要能把自己的實力提升上去,鄭凡認為這是值得的。

      一個只能站在背后看手下沖殺自己在旁邊干站著喊“666”的頭兒,能有底氣能真的受尊敬才叫怪事兒。

      就跟年輕人跟爹媽喊著要獨立要自由一個道理,當你不需要靠爹媽接濟甚至能反向接濟你爹媽時,你自然就自由了。

      就是,

      有一點點惆悵。

      好像,還是自己在客棧剛蘇醒的那幾天,大家相處之間,是帶著一種同是天涯淪落人的親情,但眼下,當初的那種感覺,似乎真的在慢慢變淡了。

      但路是自己走的,既然選擇走這條路,矯情,真的是一種累贅。

      “啊啊啊啊…………”

      鄭凡小聲地“吶喊”。

      然后,

      目光又看向了漂浮在自己面前的那塊石頭。

      每天,自己泡澡時,都會把它一起帶著放進池子里,也給它披上一條毛巾。

      “啪!”

      鄭凡一腳將這塊石頭踹到了湯池另一頭。

      沒多久,這塊石頭又慢悠悠地披著毛巾漂回來了。

      “都是你啊,你怎么還不出來?”

      鄭凡真的有些心累。

      《魔丸》,是當初工作室成績最好的一部作品,是他自己本人的心血,換到這個世界的情況來說,魔丸,就是自己的嫡系!

      但偏偏這個嫡系不知道怎么回事,把自己封印進石頭后就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比大家閨秀還大家閨秀。

      要是魔丸在的話,哪怕它不舔自己,哪怕它對自己冷冰冰的,

      但自己在面對瞎子梁程他們這幫人時,

      心里,

      無疑會增加很大一股底氣!

      伸手,把石頭拿起來,放在了面前。

      以前吧,常聽同行說,自己的作品就跟自己的兒子一樣,那時自己還覺得他們這個比喻太矯情。

      就算是親兒子,他哭鬧不聽話尤其是盯著他寫作業時你也會經常有想把他重新塞回去的想法。

      但在這個世界,在這個環境里,

      和別人,

      瞎子的精明,薛三的跑火車,梁程的冰冷,四娘的溫柔,樊力的傻憨,阿銘的傲嬌,

      他們的形象,

      一個一個地在鄭凡的腦海中過了一遍。

      到最后,

      其實還是覺得隔了一層。

      “唉,兒砸……”

      鄭凡感覺自己眼眶都有些發澀了,感慨道:

      “爸爸想你啊。”

      這聲音,依舊是帶著些許壓抑。

      哪怕是在自家宅院里,鄭凡也沒敢放聲地大叫宣泄情緒。

      搖搖頭,

      將石頭又丟入了湯池之中。

      鄭凡從湯池里爬出來,拿起附近的一條干毛巾簡單擦拭了一下自己的身體,隨后就去了后面的床上休息了。

      等鄭凡走后,

      湯池內,

      就孤零零的只剩下一塊石頭漂在那兒,

      鄭凡沒看見的是,

      他走后沒多久,

      湯池里的水就開始慢慢變黑了。

      原本溫燙的池水開始快速的冷卻,甚至還凝結出了些許冰晶。

      若是四娘或者薛三他們此時在房間里,

      肯定會驚呼:

      好強烈的……

      殺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