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44章 主上,天賦異稟!

  • 魔臨 - 第44章 主上,天賦異稟!字體大小: A+
     

        鄭凡真的就想不通了,明明是上個家教補習班,怎么畫風一變,就變成了梁程要用手指進入自己的身體?

      這種轉變,就像是你念念不忘的初戀女友忽然主動加了你的微信備注還是“親愛的,你還記得我么?”

      然后當你懷著激動的心情點了同意后,對方甩過來了一份電子結婚請柬附帶收款二維碼……

      若是這時候鄭凡還沒能感覺到手底下這幫魔王的不正常,那也太丟份兒了,但就算你感覺到了,又有什么用呢?

      漢獻帝不知道曹家的心思么?

      總之,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既然他們沒有說,那么鄭獻帝也就沒問。

      很快,

      原本的人體多媒體教室,

      一下子變成了醫學院的解剖課大課堂。

      原本的大體老師阿銘穿回了自己的衣服,

      新任大體老師鄭凡脫去了自己的上衣。

      梁程站在鄭凡的身邊,面容平靜,平靜得像是小時候給你屁股上打針的白大褂醫生。

      “輕一點兒,可千萬別弄疼了主上,否則你萬死難贖!”

      瞎子北在旁邊說著廢話,很像是騙小紅帽的狼外婆。

      鄭凡閉上了眼,這一刻,他是貨真價實的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簡直比鴻門宴上的劉邦還要更寫實。

      所以,古時候那些上位者的狡兔死走狗烹,并非全無道理。

      一旦你手底下的大將們手腕和實力太強的話,你不去搞他們,他們就會來搞你了。

      丁豪倒是對這種極為稀奇的服散方式很是好奇,他已經對這幫人新奇的手段和腦回路有些習慣了,同時,心底還升騰起了些許的希望。

      依照這幫人的手段,他們對自己承諾的,事成之后幫自己療傷復原,似乎,也不是沒有可能啊。

      梁程的指甲懸在了鄭凡的上方,

      薛三忽然問道:

      “從哪里進入?”

      樊力開口道:“啤鼓!”

      說完,

      樊力還解釋道:

      “啤鼓那里肉多,刺進去不疼嘞。”

      鄭凡深吸一口氣,為了不出現自己翻身讓梁程刺自己啤鼓的畫面,他自己開口道:

      “就胸口位置吧,輕點。”

      梁程點點頭,

      食指的指甲放在了鄭凡的胸口,

      然后,

      緩緩地刺了進去。

      一開始,

      是酸酸麻麻的感覺,

      隨后,

      又開始有點脹痛脹痛的,

      緊接著,

      就開始全身瘋狂地痙攣。

      “唔……啊!!!!”

      鄭凡像是發了羊癲瘋一樣,開始劇烈抽搐起來。

      像是有一把巨大的勺子,將自己身體徹底地攪翻了過去。

      白沫,開始自鄭凡嘴角溢出,雙目里,白色開始瘋狂地占據原本屬于黑色的地盤。

      “我艸,快收手!”

      薛三馬上喊道。

      別他媽把主上玩兒死了。

      梁程馬上將自己的指甲抽出來,有些疑惑地盯著躺在自己面前的鄭凡。

      “不會感染尸毒吧?”阿銘有些擔心地問道。

      “我心里有數,尸毒不會進入主上的體內。”梁程回答道。

      “這叫有數?”四娘不滿意道:“叫你用煞氣刺激一下,你倒好,主上幾乎要被你搞成老年癡呆了。”

      “不應該的,我沒注入多少煞氣,況且,我現在的實力水平,還不至于這么恐怖。”

      自己到底注入了多少煞氣,梁程自己心里是有數的。

      丁豪則是分析道:“可能,是因為這位大人體內,本身就存在著一股極為渾厚的氣血,所以,相當于一把干柴放在那里,被您的煞氣給點燃了。”

      “唔……這樣么。”

      瞎子北伸手摸了摸今天沒有貼上去所以就不存在的胡須。

      他想到了薛三敘述里,鄭凡所擁有的力氣,以及梁程陪鄭凡習武時給出的主上力氣不錯的評價。

      “如此說來,我們主人,是個練武的好材料?”

      瞎子北看向丁豪,很認真地問道。

      丁豪點頭道:“如果之前從未進行過身體熬煉和開發,也沒有從小藥浴或者被高層武者以內力溫養氣血的話,確實可以稱得上是練武奇才。”

      噗通……

      一顆大石頭,

      在眾人心底落地。

      其實,不光光是鄭凡,

      其實,

      在場的諸位魔王心里何嘗不會去擔心這會是一場廢柴流開頭?

      好在,

      主上很給力!

      大家心里都很開心,畢竟策馬奔騰和策豬奔騰是截然不同的景象。

      沒多久,

      鄭凡悠悠轉醒。

      瞎子北湊到跟前,問道:

      “主上,請問,有什么感覺?”

      “頭,有點暈,還有點想嘔吐。”

      這是鄭凡醒來后的真實感覺,大凡癮君子嗨過之后,都會有那種身體被掏空的感覺。

      “屬下問的是,感覺到了那股氣了么?”

      鄭凡沉下心,感受了一下,別提,確實感到有一股暖流,在自己體內游走著。

      這種感覺,有點像是先前梁程的煞氣宛若是向蝙蝠洞穴里丟了一根火把,把里面沉睡的東西給驚醒了。

      “有……”

      “可以具體說說,是什么感覺么?”

      “粗粗的……脹脹的。”

      “唔……”

      瞎子北抬頭面向丁豪。

      丁豪臉上露出了驚喜之色,道:“普通人習武剛開始感知時,大概只能感知到若游絲一般的氣血,眼下這位大人能一開始就感覺到如此粗壯之物在體內鼓動,可喜可賀啊!”

      說是可喜可賀,

      但因為昨天經歷過了這六個變態瞬間進階的沖擊,

      丁豪此時還真沒有發現了一個天才的激動。

      凡事,真的就怕對比。

      明明是一個練武奇才,但和身邊的這六個手下比起來,瞬間就成廢柴了。

      丁豪心里也不清楚,這群人為什么會認他為主。

      哪怕是勢力再大的家族,也不會奢侈到給自己的子弟配備上這么豪華奢侈的隨從團隊吧?

      聽到丁豪的確認后,

      瞎子北往后退了一步,

      薛三眼神一挑,

      不好,

      這老銀幣又要搶先舔了,

      下一刻,

      薛三、梁程、四娘、阿銘、樊力五個人一起后退,

      拱手,

      躬身,

      “屬下恭喜主上天賦異稟,主上大業可期!”

      鄭凡有氣無力地躺在板床上,

      揮了揮手,

      道:

      “跪安吧。”

      …………

      煞氣入體的效果還是很明顯的,接下來,需要做的就是讓主上去學會如何掌握那股氣血的運轉。

      但今天是沒辦法了,今天的進度已經超綱了,再超負荷下去,大家還真擔心主上的身體吃不消。

      所以,鄭凡被四娘抱著去泡溫泉和接受按摩了。

      其余人,則各自去做各自負責的事情。

      很快,

      入夜了。

      “吱呀……”

      薛三從丁豪的房間里出來,手里還拿著一張紙條,不過,還沒等他把紙條放入口袋里,就被嚇了一跳。

      他看見了一個,

      一個,額……

      一個打著燈籠的瞎子。

      任何事物,其實都有兩面性,換一個角度來看,事物的高度也將截然不同。

      俗話說得好,瞎子點燈白費蠟;

      但瞎子若是說我打燈不是為了讓自己看見,而是為了讓別人在夜里看見我不會撞上我,思想高度,瞬間就不同了。

      當然了,眼前的這個瞎子,打燈,是滿滿的詭異。

      “你去做什么了?”

      瞎子北開口問道。

      “喂,我說,我感覺以后東廠很適合你當老大。”

      “這是以后的事。”瞎子北跳過了這個話頭,繼續問道:“你去丁豪那里,做什么了?”

      薛三把手中的紙晃了晃,道:

      “我去問了一下,吃哪些東西能讓功力大進,他倒是給我說了一些他吃過的和沒吃過的東西,哦,里面不光有天材地寶,還有丹藥。”

      “很貴吧?”

      “還行,這不過陣子就準備出商隊了么,錢應該不是問題。”

      “有些東西,是有價無市的。”

      “搶或者偷,都可以。”

      “你以為靠丹藥強行催熟的法子,我會沒想到?”

      “嗯?”

      “會有副作用的。”

      “但前期很有效啊,用丹藥去堆,去砸,我覺得能更快地讓主上入品,甚至從九品到八品乃至于……七品。”

      “然后,揠苗助長的后果就出現了,主上將一輩子卡在七品,再無寸進。”

      “以后的事兒,以后再說唄,主上估計也是愿意的,畢竟修煉多苦多慢啊。”

      瞎子北笑了,

      夜里,

      紅色的燈籠映照著瞎子北的臉,

      他的聲音變得有些沙啞,

      沉聲道:

      “你以為,一輩子卡在那里的,僅僅是主上一個人?”

      “我……”

      “我勸你,別自作聰明,要是讓他們知道你準備給主上嗑藥的事,呵呵……

      之前,大家都是普通人,所以無所謂,眼下,大家已經恢復了一些力量,未來還很光明,你卻要涸澤而漁,飲鴆止渴,直接堵死大家以后的期望和晉升通道。

      你說說,他們若是知道了,會對你做什么?”

      “我只是有備無患問問而已,又沒真打算馬上去找來給主上吃。”

      “七,是個很順口的數字。”

      “額……”

      “但,六六大順,66666,也挺好聽的,你知道吧?”

      薛三點點頭,左手做了個“六”的手勢,很誠懇道:

      “我明白的。”

      瞎子北忽然有些惆悵地側過身,緩緩道:

      “我覺得,我們已經有些過火了,尤其是今天,我們的吃相,太急了。”

      “主上會理解的,再說,主上今天也很配合不是?”

      “對造物主,你得保持著一種敬畏。”薛三提醒道。

      “我只知道,我們和主上,是一條繩上的螞蚱,誰也離不開誰,眼下,我們是需要實力,而且,是很需要實力。”

      “一條繩上的螞蚱?”

      “難道不是么?”薛三反問道。

      “魔丸,現在還沒蘇醒,但我們誰也不清楚,他會在什么時候忽然解封自己出現。”

      “這和魔丸又有什么關系?”

      “呵呵,若是魔丸蘇醒了,你說,如果我們還像是今天這般對主上施加壓力甚至是緊逼的話,主上是更愿意和我們繼續在一起,還是愿意…………帶著魔丸直接離開。”

      “這……”薛三忽然沉默了。

      “畢竟,我們之于主上,更像是義子的關系,而魔丸,可是主上自己真正的……親兒子。”

      “但是,瞎子,我承認你一直很聰明,算計人心的本事也很強,但魔丸的性格和習性你又不是不清楚。

      可能是當局者迷吧,主上自己可能都因為創作者和作品之間的特殊情感紐帶關系,和你一樣,也忽略了一個問題,他忘記了,是他自己親自把魔丸設計成了一個怎樣的形象和角色。”

      “哦?你說說看。”

      “魔丸,為什么一直沒解封自己?”薛三忽然壓低了聲音問道。

      “為什么呢?”

      “因為…………”薛三的臉,在月色的映照下有些發白,但他整個人,卻表現出了一種異樣的亢奮:“因為我覺得,若是魔丸真的蘇醒了,他解封自己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將主上殺了!

      然后,

      留下一句話:

      ‘你,也配當我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