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43章 魔王版的快速補習班

  • 魔臨 - 第43章 魔王版的快速補習班字體大小: A+
     

        翌日清晨,當第一縷陽光照射進了屋子里時,睡飽了的鄭凡也緩緩地睜開了眼。

      伸手,

      在床頭摸了摸,

      摸到了那根線,

      拉拽了一下。

      “叮鈴鈴…………”

      外面,

      傳來了一陣清脆的鈴聲,宛若俏皮的精靈,在對這個早晨問好,萬物復蘇就在此時,晨光之下,生機勃勃。

      “吱呀……”

      臥室門被推開,

      走進來三個少女。

      一個端著臉盆,邊上搭著一條毛巾。

      一個拿著托盤,上面擺放著早點。

      一個手里捧著主人今天要穿的衣服。

      鄭凡起身,在床邊坐了下來。

      在三位少女無微不至地伺候下,鄭凡穿戴好,又吃罷了早餐,走到門口時。

      抬頭,

      四十五度角面向朝陽,

      輕輕地“呵”了一聲,

      心里感慨著,

      這萬惡的舊社會,讓我承受如此多的沉重。

      唉。

      今天,

      是新生報到的第一天。

      家長們,

      哦不,

      是伴讀們已經準備就緒了。

      寬敞的廳堂里,鄭凡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丁豪則是坐在一輛輪椅上被一位仆人推出來的。

      輪椅是薛三昨晚連夜打造出來的,矮人一族似乎天生就具備“工匠”屬性。

      薛三還殷勤地問丁豪需不需要給輪椅上裝點兒機關,比如暴雨梨花針這類的,

      丁豪趕忙拒絕。

      這是丁豪第一次正兒八經地面對鄭凡——這群變態存在的主人。

      在軍隊里混過又當過山大王的丁豪一直信奉著一個道理,那就是在一群人里,想當老大;

      要么就是你拳頭最大,要么,就是你腦子最好使。

      很顯然,丁豪已經把鄭凡代入到那個角色中去了,別看眼前這個男子很年輕,但說不得就是某個大勢力里千年難得一遇的驚世天才!

      面對天才,還要教授天才習武,見慣大風大浪的丁豪心里,竟然開始緊張了起來。

      其實,坐在他對面的“學生”鄭凡,比他更緊張。

      生怕接下來的劇情是:

      逗之氣,三段!

      “啊呀,廢柴!”

      “果然,家族廢柴!”

      “呸,還浪費家族的資源!”

      創作者的腦回路總是充斥著滿滿的套路;

      “下面,我們開始吧?”

      丁豪用試探性的口吻小心翼翼地問鄭凡。

      “好。”

      鄭凡點點頭。

      “嗯。”丁豪又看向了站在一側的阿銘,道:“請。”

      阿銘走到鄭凡前方,脫下了自己身上的燕尾服。

      唔……

      鄭凡看見了阿銘身上繡著的線路圖,一種高深莫測的感覺頓時襲來。

      然后,

      一分鐘,

      沒人說話。

      五分鐘后,

      丁豪這個老師沒說話,

      鄭凡這個學生也沒說話。

      一刻鐘后,

      老師和學生依舊沒人說話。

      身邊站著的瞎子北哪怕是瞎子也看不下去了,

      只能干咳了一聲以做提醒。

      丁豪有些恍然,下意識地問鄭凡:

      “好了么?”

      “嗯?”鄭凡一頭霧水,“額……什么好了?”

      “這個,你會了么?”

      “我會什么?”

      丁豪眼睛眨了眨,他感覺自己似乎快要接近一個事實了。

      這個事實,他之前真的沒向那方面去猜測,大概,是昨天這六個家伙光速晉升打破了他某種世界觀吧;

      這直接導致丁豪認為,鄭凡身為他們的主人也是一樣,自己看看,也就能發光了。

      “慢慢來,從細微處開始。”瞎子北提醒道。

      他們這七個魔王,都是老油條,哪怕走的不是這個世界的傳統強化路線,但都曾經是各自領域的大拿。

      所以,學習個初階武道,對于他們來說,無非是小學數學題換個英語出題罷了,也就是大腦思維轉化一下而已。

      但鄭凡可是從零開始……

      丁豪長舒一口氣,這一次,他終于找到了做人的感覺。

      沉吟了一下,丁老師開口道:

      “武者之道,要兩條腿一起邁開,兩條腿走路,才能行得更穩當。”

      “那三條腿呢?”

      阿銘開口道。

      “嗯?三條腿?”丁豪有些沒能理解。

      三只手他知道是什么意思,但三條腿又是個什么意思?

      隱喻?暗喻?還是特指什么?

      這群人的天賦,昨天他是親眼目睹過的,所以丁豪下意識地去思考阿銘說的話。

      這感覺,就像是初中生做語文試卷題目,分析作者在當時的心態以及所想抒發的思想感情一樣。

      “是啊,三足鼎立,會不會更穩?”

      阿銘又調侃道。

      “注意課堂紀律。”

      大班長瞎子北同志開口提醒黑板同學。

      阿銘閉上了嘴,繼續把自己當作黑板兼投影儀。

      薛三則站在鄭凡身后對阿銘做了個鬼臉。

      “丁先生,我們繼續吧。”瞎子北提醒丁豪。

      “哦,好,這兩條腿,分別對應著兩手準備。

      一者,是煉體,身為武者,體魄永遠是自己最大的依仗,就像是一個桶,木桶和鐵桶所能承受的力量是截然不同的。

      二者,是對氣的掌握,人體內,有氣,以氣御血,稱為氣血,體魄是根基,氣血則為其上之建筑。

      可控氣血運行者,為半步九品,可將氣血持續運轉者,為九品武者,氣血外放,則躋身八品之境!”

      鄭凡很認真地聽著,其實這些理論并不難,后世玄幻武俠小說,早就把這些東西換個皮闡述過無數遍了。

      但問題是,當初看那些作品只是圖個樂呵,現在輪到自己去嘗試學習時,忽然感覺…………還是好難。

      最關鍵的是,

      別一直講理論啊,講點細節行不?

      “第一步,要做什么?”鄭凡問道。

      “煉體,筋骨熬煉,這是日常都需要做的事,同時,另一步則是……找到自己體內氣血的感覺,先找到它們再去嘗試馴服它們為自己所用。”

      “找到它們?”

      “是。”

      “怎么找?”

      “閉上眼,用心去感受。”

      “…………”鄭凡。

      鄭凡很想對眼前這個殘疾人老師翻個白眼。

      那句:閉上眼,用心去感受。

      簡直就是個萬金油,各行各業,哪里需要哪里抹。

      當你的老師不想教你看門本事想要敷衍你時,往往會對你說這句話。

      “這個……有沒有什么快捷方式?”

      丁豪微微皺眉,但還是點頭道:“確實是有,因為這是敲門磚的第一步,確實有部分人,并非是其天資有問題,但就是在最開始時感應不到氣血的流轉,所以借用了一項外物。

      等他們借助外物感應到氣血后,接下來的發展,也不會因為借助了外物開門而受到什么限制。

      只是,那個外物可能會讓人成癮,需要節制。”

      “請問先生,那件外物,是什么?”

      瞎子北開口問道。

      可憐天下父母心,

      瞎子北在內的六人看鄭凡的眼神,說是望女成鳳一點都不為過。

      沒辦法,只要能加速鄭凡的修煉過程,無論是再貴的學習機還是量子物理速度都可以接受!

      “服散。”

      丁豪嘴里吐出了這兩個字。

      瞎子北愣了一下,其身后的眾人也愣了一下,包括鄭凡也愣了一下。

      “是五石散么?”鄭凡問道。

      丁豪點了點頭,“服散之風,在晉國和乾國很是流行,其實,石散的作用,一開始是借助服用后其中所蘊含的煞氣沖擊軀殼,幫助初學武者早點感應到氣血的流轉;

      但慢慢的,這東西逐漸流傳開去,成為了上流文士所追捧的玩物,晉國和乾國的文人,哪怕不習武,也依舊日常服散,只為了追求那片刻的飄飄欲仙。

      倒是在我們燕國這里,因先皇還在時曾杖斃過一位服散的郡王,導致服散的風氣,并沒有在我們燕國流傳開去。”

      這是自然,服散的話,普通初學者習武時,可以當敲門磚用用,但如果大面積擴散開去,成為時尚,那后果和影響其實和晚清的鴉片差不多了。

      另一個世界里的魏晉時期,上至帝王下至普通殷實之家,簡直是把服散當作了一種娛樂文化象征。

      那些所謂的魏晉名士的真實寫照,其實基本都是聚集在一起服散后,受到重金屬等物質的刺激,皮膚發紅,氣血翻滾,腦子開始興奮,然后脫衣服在叢林里一邊狂奔一邊引吭高歌:

      好嗨喲……

      燕國以武立國,北方接壤荒漠有蠻族的威脅,中原還有三個大國對自己虎視眈眈,燕國無論是人口還是國土面積上,其實都不占據優勢,之所以能維持四大國之位,同時還能對接壤的晉國和乾國形成戰略上的壓制,靠的,還是那股子燕地子民的悍勇。

      要是燕國鐵騎都跑去服散玩兒了,想像一下晚清時大煙鬼兵,這仗,還怎么打?

      “我去街市上看看,有沒有的賣,這東西,在燕國不禁吧?”薛三問丁豪。

      丁豪搖搖頭,道:“散的種類太多,獲取途徑也太多,根本沒辦法禁止售賣,只不過我大燕上層以服散為恥。”

      “我去買。”

      薛三馬上準備出門去買。

      “等下。”

      瞎子北叫住了薛三,

      隨即,

      又面向了丁豪,

      問道:

      “服散的作用,是為了讓礦石里的成分沖擊人體,好把一潭水攪渾是么?”

      “是。”

      “取的是石散內的煞氣?”

      “是。不過,你們可以不用這么心急去找石散,完全可以給這位主……你們主人一段時間,這段時間里,一邊熬煉體魄一邊感應,哪怕是花三個月半年的時間,都不為過。”

      “不,不,不。”

      慢慢修煉?

      慢慢修煉我們還抓你回來干什么?

      瞎子北忽然握住了身邊梁程的手腕,同時將其舉起。

      “來,指甲長出來。”

      梁程按照瞎子北的吩咐五根手指處的指甲緩緩地長長,指甲上還縈繞著一縷縷黑色的煞氣。

      “這個好,煞氣精純,還能被控制,完全可以代替石散的效果,而且沒副作用,只不過,有點疼。”

      說完,

      瞎子北又對梁程吩咐道:

      “待會兒猹入主上體內時,輕點兒。”

      坐在那里的鄭凡忽然有些搞不懂今天這開學第一課的風向變化,

      不是,

      這,

      我只是來上課的啊?

      瞎子北又面向鄭凡,道:“主上,您吃點兒痛,擔待著點兒。”

      說著,

      就拉著梁程向鄭凡走來。

      鄭凡張了張嘴,

      “不是……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