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41章 半步9品!

  • 魔臨 - 第41章 半步9品!字體大小: A+
     

        “脫衣服。”

      阿銘脫去了衣服。

      “躺下。”

      阿銘在木板上躺了下來。

      瞎子北這時扭過頭,看向丁豪,問道:

      “需不需要備皮?”

      坐在椅子上的丁豪有些疑惑地問道:

      “什么叫備皮?”

      丁豪覺得這幫人,很奇怪,無論是性格上還是行為方式上,都很奇怪。

      但眼下人為刀俎我為魚肉,他只能盡量地去融入他們,不想變得格格不入。

      “備皮的意思就是把皮膚清潔一下,還有一些礙眼多事的毛也給剃掉。”

      躺在木板上的阿銘默默地對瞎子舉起了自己的中指:

      凸!

      “額……不需要不需要。”

      丁豪馬上搖頭。

      “唔,不需要么?”

      瞎子北的語氣里,有那么一丟丟的悵然若失。

      隨即,

      瞎子北應該是感應到了躺在身側床板上來自阿銘的怒氣“凝視”,

      他壓了壓手,

      道:

      “這是為了讓主上更好地理解和學習,我們肯定要排除一切干擾,做到盡善盡美,請你,理解。”

      “我理解。”

      “是嘛,你的覺悟,我一直是相信的。好了,四娘,針線準備好了么?”

      “準備就緒。”

      “枕頭選粗一點的,這樣主上能看得更清楚。”

      “好。”

      “…………”阿銘。

      “行,丁先生,您現在可以講述了。”

      丁豪把自己的脖子往前湊了湊,想要伸手去指,但因為手筋被挑斷的關系,很難發揮。

      “沒關系,您口述就好。”

      瞎子北掌心攤開,一枚來自西方商隊的銀幣飄浮了起來,開始在阿銘身上旋轉。

      “北先生,您是魔法師么?”

      丁豪看到這一幕很是震驚。

      “丁先生,您可以這樣去理解,不過,我們這里的幾個人,其實都有些特殊,一開始,您可能會有些不習慣,但請您放心,時間久了,你也就麻木了。”

      “哦……好,好吧。”

      “丁先生,我們現在可以開始了么,請把您的煉體運氣的法門再敘述一遍,我們在這里做標注。”

      “好,我只說我能理解的那方面。”

      “那最好不過了。”

      畢竟,你是可以換的,等你的那些水平教完了,等主上也入品了之后,水漲船高后的大家,就可以愉快地去羊村抓下一頭羊了。

      “武者第一步,是煉體,小時候,先練基礎。”

      四娘聽到這話,當即有些意興闌珊,道:

      “得,主上這豈不是沒得救了?”

      先不說主上都這么大了,就說這要從小熬煉筋骨的話,得多少年啊?

      “不不不,我并不是這個意思,因為小時候,其實也就是打個基礎,并不會做負荷太大的修煉,畢竟人小的時候,骨骼還沒完全發育好,可以練一練拳架子,但如果那會兒就開始強行開啟修煉,除了那些大門閥內的優秀子弟有足夠多的天材地寶可以補充以外,對于絕大部分武者來說,這是殺雞取卵的行為。”

      “聽到老師說的沒有,好好聽課,別插話。”

      瞎子北警告四娘。

      “人家曉得了。”四娘很敷衍地做了一福。

      “人之根本,在氣血,武者九品,這入品,就是將氣血給煉出來。

      各家都有各家的練武法門,運氣方式也多有不同,我下面說的,是我這一門的。

      首先,氣聚空谷。”

      “空谷,是這里么?還是這里?”

      對方的說法和瞎子北所在那個世界的中醫穴位不同,所以瞎子北也只能靠銀幣去一個位置一個位置地試。

      “往上一點,對,這里,就是這里。”

      “哦,這里。”

      空谷的位置,在人的肚臍眼兒上面一點兒。

      在瞎子北意念力的操控下,銀幣落在了那里。

      “四娘,動手。”

      “好嘞。”

      四娘拿起一根串了線的針,直接對著阿銘身體的那個位置扎了進去。

      “…………”丁豪。

      “有什么感覺?”瞎子北問阿銘。

      “你想要什么感覺?”阿銘反問道。

      “有沒有一點點,熱熱的感覺?”

      “我的血,是冷的。”

      “哦,抱歉,我忘了。”隨即,瞎子北又“望”向丁豪,道:“先生,下面呢?”

      “這個……這個,北先生,我們是可以畫圖的,不用這樣……”

      這么大的一根銀針,直接刺進去,像是直接拿人體當繡花布一樣。

      哪怕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丁豪,也是覺得眼皮跳得慌。

      這就跟英勇的警察叔叔也會怕牙疼一樣。

      倒是這個躺在床板上的男子,卻像是個沒事兒人一樣,隨他們折騰。

      “沒事,畫圖不夠立體,用模型的話,一來浪費時間,二來,也沒有比活人身軀更合適的標本參照物了。

      您繼續吧。”

      “哦,好,聚氣于空谷后,氣分五路,分別去向人的四肢和頭顱,入左幽,右幽,左沉,右沉,和神臺。”

      “這里么?然后這里,再之后,這里?”

      “是的,就是這五個穴位。”

      “嗯,這樣啊,四娘,動手。”

      “好。”

      阿銘的身上,又多出了五個針口。

      在四娘繡到阿銘眉心位置時,阿銘看著四娘,提醒道:

      “腦袋壞了,我會死的。”

      其他地方可以隨便用,但腦部這里,比較脆弱。

      “行了,我心里有數。”四娘對阿銘居然不相信自己的手藝感到很不滿意。

      在活人身上刺繡,丁豪已經有些麻木了,但等那邊繡好后,也不等瞎子北再問,他就自己主動道:

      “隨后,就是氣血回流,入心肺!”

      瞎子北聞言,一邊示意四娘繼續繡線路圖一邊問道:

      “這就是把體內的在氣血全都收攏起來,然后刺激心肺功能是么?

      這刺激完了之后剩余的氣,會順勢再聚集到空谷,然后再重新分出去,進行新的循環?”

      丁豪理解了一下瞎子北的話語,點頭道:

      “是的。”

      瞎子北伸手推了推自己臉上本就不存在的鏡框,

      繼續分析理解道:

      “這是一種將體內力量集中,將心肺作為一個加速器,然后進行速度上的再度加速,周而復始之下,可以將這具身體各方面的機能給成倍地提速和提升。

      是這個意思么,丁先生?”

      “額……雖然我不清楚北先生所說的加速器是個什么東西,但,感覺北先生說的是對的。”

      “嗯,那就可以理解了,那些會發光的武者,是氣血加速的一種表現,這個光澤,是根據什么來的?是力量屬性么?”

      “每個人多有不同,但顏色的話,是根據五行和其他幾種力量特性來區分的。”

      “嗯,這樣說來,那些只能身上光芒釋放一下就消失了的,意味著他們的加速,只是短時間的提速,不得持久;

      而那種在戰斗過程中一直可以維持發光狀態的,則是將這種氣血的循環熔煉到了一個動態平衡的位置,只要體內的氣血沒有枯竭,就能夠一直運轉下去。”

      “是的,一般來說,能發光了,就證明是摸到武夫境界的門檻了,在一些小家族里,也能當個供奉了,在軍中,也能混一個小頭目,而真正的武夫九品,就像是文人中舉一樣,算是登堂入室,可以算得了地方上的一號人物了。

      我當年入軍,自軍中習武,五年,得半步九品,再以十年,終得跨入九品武者之列,已然堪稱軍中神速!”

      但凡是人,說起自己的過去輝煌事跡時,臉上,總是會帶上一種回光返照的光彩。

      瞎子北倒是懶得去配合丁豪吹逼,

      而是伸手在阿銘的肩膀上拍了拍,

      道:

      “來,你試試看,反正運氣的路線已經在你身上繡好了,跟著線路圖走一下。”

      阿銘微微皺眉,道:“氣血的氣是什么意思我還沒有理解。”

      瞎子北無所謂道:“遇到生僻字,就撿它左邊或者右邊認識的那個字念大概率是不會錯的。

      氣你不懂是什么,但你會控血啊,就控制血走一段,血走得快的話,應該能帶起風來的,也就是氣。”

      “你說得好有道理,我竟然無法反駁。”

      “試試吧。”

      “不能輕易地嘗試,得一點一點來,先從聚齊開始,再慢慢一路一路地分出去,練武,得循序漸進。

      先將身體打熬好,有個強壯的體魄,再運氣,才能將風險降到最低,不能一口氣吃成個胖…………這……這怎么可能!”

      丁豪話語卡住了,

      因為他看見,

      躺在床板上的阿銘,

      其身上,

      綻放出了一道紅光!

      “這……這……這……”

      丁豪的嘴巴張得大大的,這個軍中漢子,遇到了這么多事,都沒像眼下這般慌亂過,因為以前遇到的事,還在他的理解范圍內。

      但眼前這一幕,卻已經有些顛覆他的認知了。

      只是躺在床上被繡了個花,

      然后馬上居然……就……就……

      “這就………半步九品了?”

      阿銘面帶微笑地看著一臉震驚的丁豪,

      抬起手,

      甩了甩手腕,

      像是沒事兒人一樣,

      道:

      “挺簡單的嘛。”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