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37章 老王的請求

  • 魔臨 - 第37章 老王的請求字體大小: A+
     

        “主上,這個不怎么方便買,但屬下可以去抓一個這個世界上最好的畫師,讓他畫出最美的夕陽,然后把那幅畫掛在主上的床頭,主上每天起床就都能欣賞到落日余暉了。

      雖然是假的,但也是屬下對主上您的拳拳敬意,但請主上放心,日后,等我們七人完全恢復之時,我等定要將這天上的昊日摘下來供主上把玩!”

      樊力這時忽然開口道:“為什么不直接把畫師脫光了衣服綁在床頭,這樣主上每天起來都可以直接……”

      “…………”瞎子北。

      “…………”鄭凡。

      似乎無論什么菜,加上了一道叫做樊力的調味料之后,味道,總會忽然變得怪怪的。

      “殺起來了。”

      梁程的提醒,打破了此時因老實人而起的尷尬氛圍。

      隔岸觀火的鄭凡等人并不知曉這幫刺客的真實身份,不過,倒是能清晰得看出來,這幫刺客無論是裝備還是作戰能力上,都壓過了那群虎頭城兵卒一頭。

      若非這幫刺客的人數只有二十多名,要是再多個一倍,可能這幫虎頭城兵卒在第一輪的弩箭射殺之后就會被直接沖垮了。

      “是北封劉氏豢養的死士。”

      丁豪對外面的廝殺沒有太大的反應,從自己被鎮北軍移交給北康城時,他就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

      九品武夫,在基層,已經算是人上人了,但在大門閥面前,只不過是大一點的螻蟻罷了。

      他已經知曉了自己的結局,眼下,事情無非是在向著自己之前所預想的那般在發展而已。

      “王立,殺了我吧,別猶豫了,你不是說,你出來前看見你家娘子早上吐了么?”

      聽到這句話,王立眼里當即露出了一抹狠色,手中的刀舉起。

      “噗!”

      一名刺客剛跳上囚車,就被一刀捅入后背。

      王立將刀拔出,對著囚車里的丁豪笑了笑,策馬轉身,沖殺向了已經和自己的手下鏖戰在一起的刺客們。

      丁豪低下了頭,嘴里喃喃道:

      “何必呢……”

      …………

      “主上,該我們出手了吧?”薛三在旁邊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身為刺客,他最喜歡這種混亂場面了,偷偷下黑手,偷人頭,不亦樂乎。

      鄭凡則是抿了抿嘴唇,他有心想要再等等,最好等到一方慘勝后再出手,這樣自己這邊所需要面對的風險自然就最低。

      但問題是,他已經發現了,那些刺客應該不是來救人的,而是來殺人滅口的,先前若非是那位巡城校尉看護,可能自己的便宜老師這會兒已經翹了。

      “不等了,動手吧,三兒,你小心點兒,你雖然易容了,但身高太明顯了。”

      “曉得,主上。”

      其余人都已經在四娘的安排下易容過了,可以說,大家都相當于變了一個人,但你總不能讓薛三踩著高蹺去殺人吧?

      瞎子北收到命令后,閉上了眼。

      下一刻,

      鄭凡心底傳來了瞎子北的聲音:

      “主上有令,大家就位!”

      緊接著,

      瞎子北又吩咐道:

      “記住,劫出目標后馬上脫離戰場,不要戀戰!”

      ……………

      原本,今天應該是尋常的一天,按照計劃,在自己去“上班”前,應該每天都去指點梁程習武。

      只不過,事情的變化往往太過讓人眼花繚亂,宛若川菜烹飪時大火紅辣一鍋翻滾。

      鄭凡一只手拿著刀,另一只手里牽著韁繩。

      他的任務,是最重要的;

      等自己手下把目標劫出來后,自己得以最快的速度將目標載送到之前準備好的安全區域。

      好吧,瞎子北他們說這是最重要的一環,就當是最重要的一環吧。

      鄭凡也沒有強求要拿著刀上前沖殺,是每天四娘的按摩不舒服還是早上的咸豆腐腦不香?

      最起碼,在自己會閃光前,鄭凡還是決定能茍就茍吧。

      瞎子北的聲音,不時地在鄭凡心底響起,一會兒指揮四娘一會兒指揮薛三,大家已經按照布置統一節奏地靠近了目標區域。

      鄭凡感覺自己就像是作戰司令部里的參謀,只聽得到對講機里各種各樣的聲音,但卻沒一點點自己的事兒。

      終于,

      在確認就位以及眼看著虎頭城的士卒開始逐漸不支乃至于有潰散趨勢后,

      瞎子北下達了動手的命令:

      “行動!”

      …………

      丁豪像是一個木頭人一樣,看著王立帶著手下的兄弟在和那幫刺客拼殺。

      但北封劉氏雖然沒辦法繞過鎮北侯府將手伸入鎮北軍里去,但作為一個傳承已久家大業大的大門閥,手底下的門客死士也絕不是什么好相與的角色,哪怕,這支人馬并不是北封劉氏真正的精銳家底。

      王立手下的虎頭城兵卒完全不是他們的對手,一開始,還能靠著人數優勢以及王立個人的發揮將局面支撐了一會兒,但隨著雙方人數不斷地拉平,以及一名持刀的黑衣大漢一刀將王立手中的兵器給打落,局面,開始陷入了徹底的崩壞。

      黑衣大漢身上不時散發著灰色的光芒,在其極為凌厲的攻勢下,王立已然不支。

      放在遠處鄭凡的眼里,就是戰局中,兩個能發光的崽;

      像是王對王一樣地在拼殺著,但很明顯,手下的素質以及領頭人的素質,這種差距,是全方位的。

      “砰!”

      王立被一刀掃飛出去,撞擊在了囚車上,滾落在地。

      丁豪有些無奈地搖搖頭,但心里,早已被憤怒所填充。

      其實,丁豪本人也沒想到,在虎頭城,在這個時候,還有一個愿意把命豁出去保護自己的昔日手下。

      他們的關系,其實在自己升遷到圖滿城任職后,就已經淡下去了。

      哪怕日后落草為寇,丁豪也沒想過要聯系王立。

      但在此時,王立卻做出了他自己的選擇。

      丁豪心里升騰起了一股久違的不甘和恨意,若非那群鎮北軍將自己的手腳筋挑斷,自己此時還能一拳打破這囚籠沖殺出去,至少,能將這個昔日的手下救下來!

      但奈何,他現在,只是廢人一個。

      局面,已經徹底一邊倒了,已經有一些虎頭城士卒驚慌失措下開始了奔逃。

      “砰!”

      黑衣大漢身上灰色的光芒再度一閃,一刀劈下,王立側身躲過,但對方的刀忽然一拐,直接向著囚車里的丁豪而去。

      這群刺客的目標,只是殺人而已!

      王立不得已之下只能重新擋了回去,

      “噗!”

      刀口貫穿了王立的胸膛。

      但王立卻在此時發出了一聲極為沙啞的咆哮,身上也閃現出了一道白色的光芒,揮起拳頭,對著對方的胸口直接砸了下去!

      對方本想抽刀,卻沒能成功,胸口硬生生地受了這一拳,而后身形踉蹌著后退了好幾步,鮮血染紅了黑色遮面。

      …………

      鄭凡原本以為,瞎子北應該只負責邊緣OB;

      但沒想到,

      大家準備就緒之后,

      第一個進入戰局的,

      居然是瞎子!

      瞎子手里抱著一把二胡,直接沖向了囚車那邊,瀟灑、拉轟。

      他的速度,確實很快,但如果你仔細去觀察的話,可以發現瞎子的奔跑姿勢以及其受力點和正常人有點不同,仿佛是有人在后面推著他在加速一樣。

      這是意念力的加持!

      當那位黑衣大漢被王立一拳打退之時,瞎子北正好出現在了其身后。

      時機,恰到好處。

      二胡的琴弦忽然從二胡身上脫落,于空中劃出了一道優美的弧線,隨即又宛若是死神的鐮刀裹住了大漢的脖頸。

      “一曲肝腸斷,天涯何處覓知音!”

      最后一個字落下,

      琴弦直接收割!

      “噗!”

      整套動作,包括中間的臺詞,都是那么的行云流水。

      黑衣大漢頭顱直接和自己的身軀分了家,許是因為切割得太快了,腦袋掉在地上后,他的眼皮還在翻動著,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剛剛發生的一切。

      忽然出現的瞎子,讓周圍其余的刺客們愣了一下,眼見著自己這邊的首領直接被殺了,這群刺客卻表現出了和虎頭城士卒截然不同的素質,分別丟下了自己面前的對手,向瞎子也就是囚車這邊蜂擁而來。

      “喲呵呵呵…………”

      四娘的笑聲傳來,

      一條條繡線從下方的土層之中飛出,很多刺客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被絆倒在了地上。

      而這時,

      阿銘、薛三、梁程包括樊力四人,則一同向一個方向沖殺了進去。

      在解決了那個會發光的崽后,瞎子北來到了囚車前,打算打開囚車。

      而這時,胸口位置還插著刀正處于彌留之際的王立則把手伸入懷中,取出了鑰匙,遞向了瞎子。

      他不認識瞎子,但他知道,眼前的這個,應該是和這些北封劉氏的刺客不是一伙的,刺客既然是來殺丁豪的,那么這幫陌生人,應該是來救他的。

      瞎子北宛若背后長眼一樣,

      道:

      “不用。”

      他開鎖,

      不用鑰匙。

      用意念力挑逗一下鎖芯就好了;

      “咔嚓,咔嚓!”

      一連串的聲響傳來后,囚籠的鎖掉落了下來,囚籠門也被打開了。

      坐在囚車里的丁豪二話不說,主動匍匐了過來,也沒問你是誰,為什么要救我,這會兒,多說一句廢話都是白癡行為,不管怎么樣,先出去了再說!

      樊力舉著自己的斧頭像是李逵一般,已經沖殺到了囚車這邊。

      隨即,毫不猶豫,大粗手抓住了丁豪,將其往自己背上一丟。

      丁豪的手腳筋雖然被挑斷,但還是用自己的胳膊拼命地夾住了樊力的脖子穩住了自己的身形。

      “阿銘、梁程、三兒,斷后,四娘開路,我們沖出去!”

      瞎子北在心里下達了新的命令。

      卻在這時,瞎子北忽然發現自己的腳踝被人抓住了,抓住他腳踝的人,是王立。

      “壯…………壯士…………可否幫我給我妻…………捎句…………句話…………”

      瞎子北:“額………”

      ——————

      PS:感謝不過是達夢一場和小西瓜2c成為《魔臨》第42、43位盟主!

      最后,打滾求推薦票!

      若是大家手頭還有月票剩下的話,可以投給《深夜書屋》,謝謝大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