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35章 是個狼人

  • 魔臨 - 第35章 是個狼人字體大小: A+
     

        “所以,你們是要準備給我請老師?”

      鄭凡在聽完了他們的敘述后,還是有些……恍惚。

      別人家請家教,都得給錢,找關系,談待遇,到自己這邊倒好,直接動刀子搶人了。

      不過,想來想去,似乎好像也沒什么不對。

      “可是,如果只是請老師的話,需要這么急切么?”

      這是鄭凡很疑惑的一點。

      薛三張口欲言,卻在此時,瞎子北的聲音在他心底響起:

      閉嘴!

      薛三愣了一下,沒說話。

      瞎子北則開口道:

      “主上,在這個世界,無論要做什么,我們都得去只爭朝夕,我們現在攤子已經鋪開了,接下來還需要籌建商隊把肥皂香水這類的東西賣出去,到時候,我們會受到來自很多方面的窺伺,主上您的身份以及您即將建立起來的三百騎也是我們的保障,但真正的根本保障,是我們自己的實力,所以,屬下希望主上能夠明白,我們已經走上這條路了;

      既然走上這條路了,不是走向成功就是死在路上,沒有第三種可能。

      我們沒時間去思考,也沒機會去躊躇,至少,現在的我們,還沒有。

      除非,我們擁有了至少能夠和鎮北侯家族那般,可以和燕國朝廷扯皮的實力。”

      瞎子北說了很多,一條條一筐筐的,其實,是為了掩飾。

      他不想讓鄭凡知道,至少目前不想讓鄭凡知道,自己七人的實力,很大可能和鄭凡的實力掛鉤。

      雖然主上還稍顯“稚嫩”,

      但人家到底是一個浸淫恐怖漫畫許久的作者,

      思考人性的黑暗幾乎是他的本能,

      樊力那個腦袋都能想出來:我們把主上殺了是不是就沒有桎梏了?

      那么,

      主上想不到么?

      至少,目前,大家不適合關系產生裂縫,而只要等到主上實力提升,大家實力也都提升后,這些事就算被主上知道了,問題也就不大了,因為大家已經走上了一個正確的道路。

      “哦,好吧,你們決定就好。”

      在事情處斷方面,鄭凡并不想越俎代庖,因為他知道自己的水平,和眼前這些魔王們比起來,還是不夠格。

      他所能決定,也敢于決定的,大概是今晚不需要小娘子來侍寢以及明天早飯是吃面還是吃胡辣湯。

      “多謝主上信任!”

      瞎子北長舒一口氣,

      隨即,轉身看向自己的伙伴們,

      開口道:

      “主上已經同意了,下面,就請大家做好準備吧,這一次的事情,牽扯很大;

      四娘,你現在回客棧,將易容的東西帶上,我們要集體易容。”

      四娘點了點頭。

      “押送的隊伍大概在黃昏時候到達虎頭城外,也就是我們此時所在的位置,無論是車幫還是聚義幫的人,我都不打算調用,所以,這次出手的,是我們六…………七個人!”

      瞎子北心下一凜,

      好險,

      差點沒把主上當人。

      …………

      這是一場倉促的伏擊,說實話,大概也就只有這一群瘋子,才能做出這種“沖動”的事兒。

      雖然現在身有燕國“國籍”,但真要甩開膀子去沖殺官兵,他們也沒有絲毫的不適應和畏懼。

      更何況,這里面還有一個正在磨刀的鄭凡,他自個兒身上本就帶著官身。

      擱在正常的一個年代,他們現在所準備要做的,其實就是造反。

      然而,對于他們來說,和大家準備準備今晚去偷隔壁王二娘家的老母雞沒什么區別。

      薛三、瞎子、以及風四娘三人去了附近探測地形。

      薛三是負責放哨,他需要去遠遠地吊著那一支押送隊伍,身為刺客的他,極為擅長隱藏身形,做這方面的活兒是再合適不過了。

      瞎子則是用自己的精神力,開始將伏擊地點的情況一點一點的摸清楚,不放過任何一個犄角旮旯,同時,還要幫四娘一起來布置陷阱。

      土坡后面,

      鄭凡還在反復地磨刀,

      這就跟上考場前多看點兒知識點多背幾個單詞一樣的感覺。

      阿銘斜躺在土坡上,嘴里叼著一根草莖。

      樊力則是蹲在鄭凡的身側,

      一臉憨厚地傻笑著。

      看著鄭凡的目光,像是在看著自己最敬愛的人。

      崇拜、信任、依賴……

      任誰都不會想到,昨晚就是這憨貨提出要把主上“咔嚓”的建議。

      梁程則是有些感慨道:

      “要是現在那三百騎不僅僅是停留在紙上的話,問題,就容易解決多了。”

      經歷過那場戰陣之后,梁程對鎮北軍那種鐵騎,可真是眼熱得很。

      尤其是,他早年曾當過將軍,對騎兵的喜愛,和宅男喜歡二次元女神一樣。

      只可惜,羅馬不是一天能建成的,尤其是騎兵,更是一個燒錢的東西。

      據說,百年前,乾國那位以太弟身份奪了自己侄子位的皇帝想要靠北伐來換取自己的聲望,

      且那時燕國正在和荒漠蠻部王庭較勁著。

      這位乾國皇帝親征,捅了燕國的菊。

      一開始,勢如破竹,因為燕國主力都在北方邊境戰場上,后方很是空虛。

      到后來,隨著乾國大軍深入燕國境內,徹底進入了燕國平原地區,遭遇到了一支從北方戰場上極速調派來的燕國鐵騎的突襲。

      那一戰,哪怕在百年之后,也依舊在各國軍事學院里被屢屢地當作經典案例來提起。

      因燕國面對后方被捅后作出的堅壁清野反應,使得乾國五十萬大軍陷入了疲敝,再加上平原地形的原因。

      三萬燕國鐵騎,化作了一道黑色的洪流,直接將乾國這五十萬大軍在平原上沖散。

      乾國軍隊丟盔棄甲,向回奔逃,燕國騎兵一路掩殺過去,從燕國平原到乾國邊境,漫長的道路上,處處布滿了乾國士卒的尸體。

      那位皇太弟出身的乾國皇帝,倒是運氣極好,屁股中箭,被親兵以牛車護送,一路逃了回來。

      當年,那位率三萬鐵騎一舉踏破乾國大軍的將領,因此建功封侯——鎮北侯。

      所以,燕國的鎮北侯,可不是在荒漠上和蠻部廝殺時掙來的,而是建立在五十萬乾國軍士的尸身上。

      隨后,初代鎮北侯更是一鼓作氣,率軍連踏乾國北方三郡,搶糧、搶人,近乎將乾國北方三郡擄掠一空。

      若非當時燕國和荒漠王庭已經進入了決戰階段,無法再分出更多軍隊出來支援鎮北侯,可能初代鎮北侯真敢再來一波孤軍深入,去乾國都城下面來一場公費旅游。

      那一戰后,燕國確立了對乾國的戰略優勢,百年時間內,乾國不敢再有一兵一卒北上,反而是在自家的北方邊境開始瘋狂地修建城池塢堡,將自己打造成了一個縮頭烏龜。

      同樣是那一戰后,牛,在乾國成了被祭祀的存在,甚至為此創造出了一個牛頭神祇,畢竟,若非當初那輛牛車給力,可能自家老祖都已經被燕國給俘虜了。

      梁程覺得,百年前的燕國鐵騎,應該更為彪悍,畢竟,那個年代,是和北方蠻部互相廝殺的年代,但哪怕是百年后,在親眼見過兩千鎮北軍鐵騎沖鋒時,梁程也依舊認為他們確實可稱精銳。

      “嘁,真要是那支部隊建立起來了,你敢拉他們過來做這種造反的事兒?”

      躺在一側的阿銘調侃道。

      “所以,選人時,得需要更慎重一點,我們要建立的,不是燕國的護商騎兵隊伍,而是屬于我……我們主上的私兵。

      到時候讓他們每人給你咬一口,三百擁有吸血鬼體質的騎兵…………”

      梁程雙手微微握起,顯然,一向淡漠的他,在此時已經有些激動了。

      “呸,你當我是下種的公豬啊?”

      緊接著,

      阿銘又忽然笑道:

      “下三百個初擁,那得是老子巔峰時刻了吧,都到那時候,還要個屁三百騎兵,老子直接血影分身下去,不比騎兵好用?”

      “你現在分給我看看唄。”梁程反問道。

      “呵,三百吸血鬼騎兵算什么,你比我厲害,大可以去弄個三百喪尸騎兵啊,不怕死不怕痛,上來還能給對面加恐懼buff。”

      正在磨刀的鄭凡有些好奇地抬起頭,問道:

      “騎兵人選,不好找吧?”

      軍械,錢糧,這些后勤方面的東西,可以靠商路來解決,畢竟在阿銘弄出肥皂和香水之后,客棧這邊,最不缺的應該就是錢了。

      戰馬也可以通過走私渠道向蠻部去買,三百騎,奢侈一點來算,一人雙馬甚至更富于一點的話,八百匹馬是要預備的。

      但穿盔甲騎大馬的人呢?

      這時,

      一直蹲在旁邊不說話的樊力開口道:

      “主上,我聽商隊的人說過,在荒漠上,有不少的刑徒部落,他們,是罪人或者是被滅掉部落的遺民,那些大部落將他們的家眷控制起來,以此作為要挾,讓他們作為類似雇傭軍一樣的存在。

      他們往往是在部落摩擦中被第一批消耗的炮灰,但也有一些有名的刑徒部落,在一次次廝殺中闖出了威名。

      他們只是因為家眷被那些大部落掌握著,被人家要挾著罷了,所以,他們對荒漠,對蠻部是沒感情和歸屬感的,對燕國,也是一樣,他們都是最為精悍的騎兵,正好可以為我們所用。”

      梁程聽了這話,開口道:“所以,我們需要先把他們的家眷給救出來,才能控制他們?”

      阿銘則是反駁道:“那得多養活多少人口啊,負擔代價也太大了。”

      鄭凡停下了磨刀,

      帶著試探性地問道:

      “我們可以把他們家眷都殺了,然后嫁禍給蠻部,我們再領著他們去復仇,不就………”

      鄭凡發現梁程、樊力和阿銘都在盯著自己看,

      一下子有些緊張不安,

      不由地低聲道:

      “剛只是開個玩笑,不當真,不當真,呵呵……”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