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31章 最怕,空氣忽然安靜

  • 魔臨 - 第31章 最怕,空氣忽然安靜字體大小: A+
     

      “砰!”

      “啪!”

      鄭凡再度被木劍拍倒在地。

      “主上,需要休息一下么?”

      “再來一次。”

      喘了幾口氣,鄭凡再度爬起來,雙手重新握住自己手中的木劍。

      梁程則是很平靜地持劍而立,等待著鄭凡再度進攻。

      二人的練習,已經持續了三天了;

      換句話來說,鄭凡相當于被扁了三天。

      這種感覺,真的不是太美好,但好在,鄭凡依舊能夠咬牙堅持住。

      “啊啊啊!!!”

      鄭凡再度發起了攻擊。

      雙方的木劍不停地發生著撞擊,鄭凡每一次的出劍,都極為果斷,不留余力。

      梁程則是在不停地后退,只是在招架。

      終于,一連串的攻勢之后,鄭凡的氣勢開始受餒,梁程果斷抓住了這個鄭凡換氣的空檔,橫跨一步,劍身前刺,鄭凡馬上回劍去擋,但梁程再度變招,轉身,腰部發力,抬腿。

      “砰!”

      梁程的腳揣在了鄭凡的劍身上,但這一股力道卻沒辦法卸掉,最后導致鄭凡整個人踉蹌地連續后退,而后腳下拌蒜,摔倒在了地上。

      “呼呼…………呼呼…………呼呼…………”

      鄭凡躺在地上,木劍掉落在其身側。

      “時候不早了,主上,今天就到這里吧。”

      “嗯,好…………”

      鄭凡也沒再堅持,又在地上躺了一會兒才起身往內宅去了。

      梁程默默地收拾好東西后就去了院內的井口邊,井口旁有幾個女傭人在這里洗衣服。

      “讓讓。”

      梁程開口道。

      “哥,您洗您的,我們洗我們的,不搭噶的。”

      “對嘛,看著您洗澡,我們洗衣服也能更有勁兒些。”

      這些個女傭都是鬣狗幫里收留下來的,她們不再那么年輕了,用風四娘的話來說,也就是不具備后續的開發潛力,所以就留下來干活。

      都是結了婚被丈夫或者丈夫死后被賣出來的女人,吃過苦,性格上也是大大咧咧的。

      梁程沒說什么,先一口氣吊了三桶井水上來。

      然后轉身,脫去了自己的上衣,整齊地折疊好。

      “折什么折嘛,直接丟過來我們給你洗了。”一個女傭走過去,直接將梁程脫下來的衣服拿過來,還故意把自己的鼻子湊過去吸了一口,

      有些驚訝道:

      “也是奇了怪了,大男人的,身上的衣服居然一點兒汗臭味兒都沒有。”

      “羞不羞,還聞人家衣服,你這是想男人想瘋了吧,去找薛三爺吧,三爺個子矮,但本錢足,肯定能喂飽你。”

      “呸,你這小浪蹄子,怎么什么葷話都好意思往外冒,你這嘴到底是拿來吃飯的還是拿來嗦水兒的。”

      梁程默默地脫得只剩下一條白色褲衩,然后單手舉起一桶井水,直接朝著自己頭上澆了下去。

      “嘩啦啦…………”

      呼,

      爽。

      旁邊的女傭們則是目不轉睛地看著。

      “都麻利點兒,怎么衣服還沒洗好啊,后面還有事兒呢,主家留你們下來是讓你們湊一起偷懶的?”

      一個年長一點的女傭走過來,先是自己用目光在梁程勻稱的肌肉上掃了好幾遍,然后清了清嗓子對下面的女傭們訓斥道。

      井口邊們洗衣服的女傭們只能把盆和衣服裝好,一起離開了。

      這下,梁程的四周終于安靜了下來。

      這時,還沒換衣服的鄭凡經過了這里,見梁程是在井口邊洗澡,不由得停下腳步對他喊道:

      “后宅里有湯池子,我們一起去泡個澡吧。”

      鬣狗幫后宅的池子本來是鬣狗幫的幫主弄的,不過現在那地方已經便宜了鄭凡了。

      當初在客棧住時,因為地皮有限,大家的房間都是挨在一起的,現在地方寬敞了,靠在一起的兩處宅子,后面那個宅子的后宅部分,基本就是鄭凡獨享。

      每天,都會有幾個輪班的小娘子來伺候鄭凡的起居,在四娘的培訓下,她們的進步很快。

      本來四娘還想給鄭凡做一套牌子的,晚上想誰侍寢就直接翻牌子,被鄭凡毫不猶豫地拒絕了。

      小蘿莉這種類型的漫畫,在漫畫圈子受眾里,有著極為廣大的市場和受眾,但鄭凡一直對這類不是很感冒。

      他更喜歡油膩一點的,畫風飽滿寫實一點的,風四娘一點的。

      再加上從外面回來的這幾天,鄭凡每天都在挨揍,精力在白天就被發散得差不多了,晚上基本泡個澡按個摩倒頭就睡,也沒心思去折騰其他。

      此時,面對鄭凡的邀請,梁程直接搖頭道:

      “我不喜歡熱水。”

      不過,似乎覺得這拒絕得有點冷冰冰了,梁程猶豫了一下,又加了一句道:

      “多謝主上關心。”

      鄭凡聳了聳肩,可能,是因為梁程是僵尸的原因吧,更嗜冷而不喜熱。

      所以,鄭凡也就沒強求,再者,一個男人強求另一個男的一起泡澡,總感覺怪怪的。

      “四娘在哪兒?”鄭凡問道。

      每天“指點”完梁程習武后,

      鄭凡都會在四娘的陪伴下泡個澡,再做個按摩。

      沒有少兒不宜的東西,真的只是做一個精油推背什么的。

      實在是身上的淤青太多了,梁程已經很克制了,但一些淤血淤青肯定是無法避免的,所以,晚上由四娘推拿按摩一番后,睡起來能更舒服一些。

      剛鄭凡回去時,發現四娘沒跟前幾天那樣在里面等著自己,所以就出來找了。

      “可能,在前院吧。”梁程說道。

      “好吧,我去找找。”

      鄭凡離開了這里,剛穿過前面的圍廊,就看見四娘和阿銘并排走在一起。

      阿銘的手里拿著一個布包,和四娘一邊走一邊在探討著什么。

      “先把這個推出去吧,賺一波錢再說,加香味的話,等產業鋪開了,再把酒精搞出來,做出香水后,可以搭配香皂開發新的產品。”

      “不行,要么不做,做就得做最好,咱們這里是虎頭城,地方太偏僻,不適合鋪貨,雖然這里天高皇帝遠,但也不可能被完全放任地細水長流。

      所以,我們要么不做,要做就做高端,只有這樣,短時間內的收入才能最高。”

      “行行行,那以后呢?這世界,有斗氣又有魔法的,本地世界土著的智商可沒那么不堪,不管我們弄出了多少新鮮玩意兒,他們想仿制也不難的。”

      阿銘還是覺得,慢慢發展,一步一步地丟貨,這樣子的話才能把利益最大化。

      “等我們強大后,還做什么生意啊。”風四娘對阿銘翻了個白眼。

      阿銘聞言,笑了笑,道:“是了,我最近研究這些東西腦子有點木了。”

      對啊,勢力強大之后,誰還做生意賺錢啊。

      直接搶他丫的就是了!

      這時,四娘看見了站在前面不遠處的鄭凡,馬上伸手捂住嘴,又瞪了一眼阿銘,沒好氣道:

      “都怪你,害得我都忘了該給主上做按摩了!”

      “行行行,你去唄,對了,哪天你要是發現自己實力又恢復了一些,別忘記第一個告訴我。”

      “什么意思?上次不是你最先恢復的么?”

      “但現在誰有你舔得厲害啊?”

      阿銘反問道。

      風四娘愣了一下,解釋道:

      “別說得這么難聽,我那叫吸皮過水。”

      阿銘忽然好羨慕瞎子北,

      因為瞎子北能輕松地做出對你翻一整天白眼的動作而不覺疲憊。

      “主上,奴家來了,奴家來了…………”

      四娘提著裙子,向鄭凡跑去。

      阿銘則是右手捂著自己的胸口,遙遙地對鄭凡行禮。

      等鄭凡和四娘走遠了之后,阿銘才繼續提著布包往前走。

      “嘩啦啦…………”

      梁程依舊在沖澡。

      阿銘靠在欄桿上,看著那邊的梁程,喊道:

      “我說你這僵尸害羞個什么勁兒啊,洗個澡還穿著褲衩子。”

      梁程沒搭理阿銘。

      他之所以選擇在這里洗澡,是因為這井水里有淡淡的煞氣。

      古人造房子,會看風水的,這口井下面就是個煞氣匯聚的地方,這點煞氣,對于梁程來說,沒什么用,但就是舒服。

      正如吸煙有害健康,但大部分煙民都選擇看到這條標語后點根煙壓壓驚。

      “你身上的煞氣,增加了沒有?”阿銘問道。

      梁程聞言,搖搖頭。

      “我嘗試著自殘了好多次了,但恢復速度依舊沒有改變,我覺得,問題可能不是出在我們身上。”

      “嘩啦啦…………”

      梁程又給自己澆了一桶水,放下水桶后,他開口道:

      “確實不在我們身上,我嘗試去墳地里吸收過煞氣,但每次都有一個度,超過這個度后,體內的煞氣就沒辦法再增加了。”

      “嘖嘖,是吧,看來咱們都一樣,想要恢復實力,靠我們自己苦修,好像已經沒什么可能了,至少,這條路,大概率走不通,我覺得,我們得嘗試一下其他的路了。”

      “其他的路?”

      “對,比如………”

      “吧唧!”

      阿銘手中的布包口子忽然裂開,

      一塊剛剛研制出來的肥皂從布包內滑出,落在了井口旁的地上后,因為地上全是水再加上肥皂自己本身的慣性,又滑行了很長一段距離,

      一直,

      滑行到了梁程的腳下。

      “…………”梁程。

      “…………”阿銘。

      最怕,

      空氣忽然安靜。

      阿銘打破了這片刻的寧靜,似乎是為了緩解這該死的莫名氣氛,加了一句:

      “我剛研發出來的,你撿起來用吧。”

      梁程彎腰,要去撿,但忽然停住了身形。

      最怕,

      朋友忽然的關心。

      “你們的關系,真好。”

      瞎子北的聲音,忽然自一處角落里響起。

      梁程默默地將肥皂撿起來,抬頭,看向瞎子北那邊,平靜道:

      “有事?”

      瞎子北點點頭,道:

      “晚上到涼亭那兒開個會。”

      說著,

      瞎子北又抬抬手,示意道:

      “行了,我的話說完了,你們可以繼續了。

      我什么都沒看見。”

      走著走著,

      又傳來瞎子北悠悠然的嘆息聲,帶著些許的慶幸:

      “還好我瞎了。”

      ——————

      感謝情緒水墨江南成為《魔臨》第39位盟主,感謝蘇蘇丶蘇墨白丶的萬賞。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