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27章 緣,妙不可言

  • 魔臨 - 第27章 緣,妙不可言字體大小: A+
     

        這倒不是鄭凡想要在這個緊張的氛圍里故意抖個激靈,而是因為作為梁程的“二次創作者”,有點類似于高鶚之于曹雪芹,

      對梁程的身世,是有著自己的了解的。

      梁程是一尊從上古時期一直活到現在的僵尸,雖然現在實力只恢復了一丟丟,但血統根基應該還在。

      等于是,我屬性都很普通,但我等級很高,這種局面,在絕大部分的時候,都沒鳥用,但在面對同族小弟時,可能會有奇效。

      就像是魔獸族群設定里,高階魔獸對低階魔獸的血脈壓制,這里的高階和低階僅僅是指血統等級,并非是實力,一如青壯年奴隸在面對貴族小孩時,一樣需要跪下來磕頭一個道理。

      不過,那邊的白袍女并沒有給鄭凡這邊過多的準備時間,兩具由蠻族大漢轉化過來的活尸以一種極為蠻橫的姿態直沖而來。

      白袍女則是走到兩個娃娃的身邊,目光,注視著戰局。

      其實,之所以沒有一開始選擇出手,還是因為對面三個人里,有兩個人,從第一次見面時就給她帶來了一種壓力。

      至于那三人之中隱隱為主的那位,明顯就是一個廢柴。

      當然了,做主的人是廢柴,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否則出門為什么還要帶手下?

      其實,一開始還是能夠保持克制的,雙方明顯都在互相忌憚著,但隨著進來后,她看見了這三人安置在里面的馬匹,馬匹上的印記,做不得假。

      自此,至少是在白袍女看來,已經沒有退路余地了。

      在得知鎮北候和沙拓部的摩擦后,王庭就派出她來進行調解,但當她趕到時,雙方已經開戰了,且恰逢一支燕國騎兵直接殺入了青壯完全不在的部落里,她只來得及救出沙拓部首領的兩個后代。

      現在的她,只是想要把這兩個娃娃帶回王庭去;

      誰曉得,在返程途中居然還遭受到了來自鎮北候一系的截殺!

      面對兩具沖過來的活尸,梁程的確沒急著動手,而是雙拳緊握,眼眸之中,開始有深邃的黑色開始流轉,一縷縷煞氣自其身邊溢散而出。

      下一刻,

      梁程張開嘴,

      兩顆獠牙露出,

      對著前方沖來的兩具活尸,

      發出了一聲咆哮!

      “吼!!!”

      咆哮之下,

      兩具先前還氣勢洶洶的活尸忽然間像是被按下了暫停鍵,直挺挺地停住了腳步,似乎是因為慣性的原因,還像是個不倒翁一樣,開始整齊地前后搖擺起來。

      白袍女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這一幕,已經有些超出了她的想象,她自小生活在王庭內,成為王庭的蠻師。

      對于煉制活尸咒術掌握得最為精深,她不認為自己的活尸是天下無敵的,但卻真的沒料到過,自己剛剛煉制出來的活尸居然能夠在自己眼前就被對方給操控住!

      這種感覺,就像是你辛辛苦苦研制出了一款新型武器,但武器的發射按鈕,卻在你的敵人手上。

      “蠻咒,開!”

      白袍女左手手掌放在了自己的額頭上,她的雙眸中當即浮現出一片白色的光芒。

      這一刻,世界,在她視線里換了一種模樣。

      她看見自己的兩具活尸,身上散發著灰色的光芒,但那個先前發出吼叫的男人,其身上,卻是深墨色的黑!

      而且,她能清晰地感覺到自己剛剛煉制出來的兩具活尸對眼前的那個男人,竟然產生著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詭異情緒波動。

      若是用現代話語來形容,大概就是:求抱抱,舉高高……

      “呼…………”

      薛三開始緩緩地向側邊活動,悄悄的,靜靜的。

      “吼!!!”

      梁程再度發出了一聲咆哮。

      兩具活尸直接轉身,跟著梁程的節奏,一起發出了嘶吼,而后,對著白袍女直接沖來!

      直接反水,

      當場噬主!

      白袍女不敢做耽擱,彎腰,將兩個孩童抱起來。

      沒人比她更清楚這兩具活尸的力量,至少,在制造出來后的這一段時間里,他們幾乎刀槍不入!

      “嘿嘿嘿。”

      而這時,一聲屬于反派小角色的陰冷笑聲從其背后傳來。

      幾乎就是在梁程操控活尸反攻的剎那,薛三就已經出現在了白袍女的身后,手中的匕首,化作了一道寒芒,對著白袍女后背就刺了下去!

      這一次偷襲,可沒有絲毫顧忌對方是否還抱著倆孩子,廝殺,就是這么一回事兒,由不得你有任何的惻隱之心。

      況且,先前要不是梁程恰好碰見了他家親戚,這會兒就是自己等人被兩具活尸追殺著呢。

      “砰!”

      匕首是刺中白袍女的后背,但薛三只覺得自己像是刺中了一塊鋼鐵,手腕感知到了劇烈的反震力。

      一襲白袍,飄散而起,直接向薛三籠罩了過來,最可怕的是,白袍上面,還有一根根銀針在上面熠熠生輝。

      “艸!”

      天知道上面的針頭有沒有毒,薛三可不是梁程敢去以身試毒,當下還是很慫地倒退了回去。

      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作為一名刺客,一擊不成退去重新尋找第二次機會這幾乎就是一種本能了。

      但當薛三躲過了白袍落地目光一側時,整個人愣住了。

      尼瑪,

      我看到了啥?

      “主上!”

      這一刻,

      鄭凡腦子里想的是:我是誰,我在哪里,我在干什么?

      在梁程以僵尸咆哮催動那倆活尸反水之時,其實不光是薛三動了,鄭凡也動了。

      鄭凡提著刀,從另一側沖了上去。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沖上去,可能,打群架嘛,本來不算那倆娃娃的話,雙方是3V3;

      但等那倆活尸策反了之后,就變成5V1群毆了。

      在這個時候不上去下黑腳還等什么!

      然后,

      鄭凡發現自己坐蠟了,

      先是白袍女躲開了兩具活尸的撲殺,其次又以金蟬脫殼的方式躲過了薛三的偷襲,然后,只剩下一身紅色貼身衣物的女人閃身,出現在了鄭凡面前。

      舔一點的說法,是鄭凡料事如神,洞悉戰場局勢,提前卡位,掐死了對方的后路!

      現實一點的說法是,我艸,裝逼過頭了!

      好在,到底是前幾日在戰場開過葷,殺過人了,鄭凡近乎本能地雙手握緊刀柄,舉刀,對著沖到自己面前的女人就是一刀下去!

      女人似乎也沒料到有人竟然能夠提前包抄到自己,但她的應對,也是無比狠辣,直接將手中的那個女娃娃砸向了鄭凡,砸向了鄭凡手中的刀。

      時間,在此時仿佛陷入了一種停滯。

      要是換做以往,若是有足夠的思考和分析時間,可能,鄭凡真的會有一定概率選擇不管老幼婦孺,一刀劈下去,絕不留情!

      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

      雖然道德上有瑕疵,但無所謂了!

      但現實不會根據你的需求而放慢流速,在沒有思考和鐵下心的預備時間前提下,看見一個女娃娃被砸向了自己,下一秒,可能就會在自己鋒銳的刀口上被腰斬。

      鄭凡的手腕,一翻,刀口一側,刀面拍在了女娃娃身上。

      終究,在這一瞬間,還是…………圣母了。

      理性固然很強大,但感性跑得更快。

      女人卻抓住了這一瞬間,趁著鄭凡側刀之際,近身到了鄭凡的面前。

      她的左手還抱著那個男娃娃,但右手卻直接順勢抓住了鄭凡的刀身,手臂一翻,刀口側向向后劃去,幾乎要抹到鄭凡的脖頸。

      這是直接用你的刀,請你自殺!

      生死危機,就在這一剎那,鄭凡沒有時間去對自己先前的圣母行為去后悔什么,他只來得及雙手死死攥緊自己的刀柄。

      “嗡!”

      刀口,在距離鄭凡脖頸邊很近的位置,停住了。

      女人有些意外,因為她可沒留手,而是因為對方的握力,有點超出她的預料。

      眼前這個廢柴,他不是一個廢柴,而是一個……握力很強的廢柴。

      身后,兩具活尸已經改變方向再度撲來,那個小矮子也不見了蹤影,女人清楚,自己不能再繼續耽擱了。

      掌心一壓,向下發力。

      剛剛還在拼盡全力角力中的鄭凡“哐當”一聲,一刀砍在了地上,而后一聲清脆的聲響傳來。

      嘶,腰……

      女人沒做絲毫停留,連地上的女娃娃都不撿了,抱著剩下的男娃娃縱身欲跳離這里。

      在女人身形離開的剎那,薛三的身形再度出現在其身后。

      女人心下一驚,卻顧不得多想。

      “噗!”

      薛三的匕首刺入了女人的后背。

      但女人身形沒有絲毫影響,繼續向前。

      一擊沒能斃殺,薛三作勢就要追上去,但就在這時,梁程發出了一聲低喝:

      “別追了!”

      薛三停住了身形,看著那個女人抱著孩子離開了這個避難所。

      “吼!”

      “吼!”

      兩頭活尸站住不動了,同時,其皮膚開始迅速地腐爛,一灘灘膿水滴落出來,像是巧克力被加熱一樣,快速地開始消融。

      梁程則是“噗通”一聲,雙膝跪在了地上,顯然,是操控那兩具活尸,對于現在的他而言,也確實是消耗太大了。

      他之所以喊住薛三不要去追,也是因為他現在已經失去了作戰能力,甚至成了一個累贅,要是薛三再追出去,主上的安危,就沒辦法得到保障了。

      鄭凡一只手撐著刀柄一只手捂著自己的腰部,緩緩地坐了下來,嘴里還不停的倒吸著涼氣。

      薛三走到那個女娃娃身邊,女娃娃不知道什么原因,可能是被那個女人事先下藥了,所以現在還在昏睡著。

      緊接著,薛三又繞過女娃娃來到了鄭凡身邊,關切地問道:

      “主上,您沒事吧?”

      鄭凡搖搖頭,馬上問道:

      “你匕首上,淬毒了么?”

      薛三嘴巴呈現一個“o”形,

      這么壞的主上,他很喜歡。

      不過,他還是很遺憾地搖頭道:“之前是淬毒了的,但前陣子在戰場上殺人后,毒藥就用得七七八八,最后一點兒倒是抹了上去,普通人可能會被毒死,但那個女人,估計懸。”

      說著,薛三還把自己還剩下的一把匕首送到鄭凡面前,匕首尾端有一個小凹槽,手指按下去后,開了一個新口子,里面是拿來儲存毒藥的,在刺殺敵人的瞬間,按下這個小機關,毒藥就會像毒蛇的毒液一樣注入對方體內。

      至于說把毒藥單純地抹在刀身上,這簡直是太浪費了,效果也不好,真要這么弄反倒不如在上面抹上糞便。

      別笑,古代戰場上,箭頭上抹糞便是一種很常見的臟套路。

      畢竟那會兒也沒青霉素什么的,一旦傷口感染,能否活下來,只能聽天由命了。

      “算了,跑掉也就跑掉吧。”鄭凡扭頭看向了那邊的梁程,道:“等沙塵暴停了,我們就馬上動身回去。”

      外面的世界,太危險。

      啊,

      腰好疼。

      ………………

      沙塵暴雖然已經過了最為猛烈的時候,但哪怕是它的尾巴,也依舊恐怖。

      女人抱著男娃娃又沒有馬匹,只能闖入這漫天沙暴之中,背后的那根匕首依舊刺在那里,肌肉已經將傷口鎖住,但走著走著,她發現自己的視線開始有些模糊。

      她是知道這匕首上有毒的,但為了防止追兵追上來,只能選擇用自己的力量壓制毒素的擴散,好在,毒性并不是很強烈。

      不管如何,王庭的任務,必須完成!

      大概,走了半個時辰的樣子,女人只能憑借著自己的經驗和直覺去大概的分辨一下方位,但具體有多少誤差,她其實也不清楚。

      不過,前面傳來了馬蹄聲。

      女人先是一驚,但在聽到馬蹄方向傳來的馬鞭聲時,心下當即稍安。

      那兩個騎士顯然也是發現了這邊的情況,很快進入了視線。

      女人用力瞪大了眼睛,自己身前出現的兩名騎士,都沒有穿甲胄,只是尋常的袍子,這是她事先安排來接應自己的人。

      他們偽裝成一支商隊,常年活躍在虎頭城至王庭之間。

      “我是阿依蠻師,你們頭領在哪里?”

      女人自報家門。

      “參見蠻師大人!”

      其中一名商隊護衛馬上下馬參拜,另一名身材極為魁梧的護衛也跟著下馬,但看起來有些傻愣愣地先是抱拳,隨即又有些不知所措,等到自己似乎想要跟著下跪時,同伴已經站起來了,很是尷尬地做出了個蹲馬步的姿勢。

      “回稟大人,頭領在距這里十多里的位置,因為大人沒有按照約定的時間與我們匯合,又碰上了沙暴天氣,所以頭領讓我們分散開來在附近找尋大人。”

      “有心了。”女人將懷中的男娃娃遞給面前的商隊護衛,“讓你們頭領召集能用的手下,朝西北方向去,那里有李家的殺手,人不多,給我解決掉。”

      “是。”

      這時,

      女人發現那個傻愣愣的憨大個兒就站在自己面前,很明目張膽地低著頭在看著自己的身體。

      她的白袍在遇襲時丟出去了,本就只穿著貼身衣物逃出來,又經歷了沙塵里的風沙洗禮,到現在,身上露出來的位置極多。

      這個傻大個,是真的傻么,居然敢就這樣直接看自己的身體?

      身為身份尊貴的蠻師,居然被一個低賤的下人看著身體,一時間,她都不知道自己是該生氣還是該笑。

      但見這個傻大個還在繼續看,

      女人抬起頭,

      看著他,

      目光微冷,

      問道:

      “好看么?”

      傻大個一直在盯著女人后背位置插著的那把匕首,

      聞言,

      點點頭,

      道:

      “好看。”

      然后,

      舉起了自己手中的斧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