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24章 原罪

  • 魔臨 - 第24章 原罪字體大小: A+
     

        哪怕面對再強大的對手,只要對方是人,只要自己手里有刀,激勵激勵自己,至少還有著奮起拼命的勇氣。

      畢竟,誰不是一個肩膀頂個腦袋,一刀下去他也會痛,也會流血,也會死!

      但,面對阿銘這種,你砍不死他他卻能一劍削了你的對手,周身被刺入的兵器像是一件件裝飾品進行著某種點綴。

      勇氣伴隨著某種世界觀,頃刻間,就崩塌了。

      他們畢竟只是一個幫會,一個小小的虎頭城里的一個小小的幫會,亡命之徒肯定有,但一個個悍不畏死那就真的有點吹過頭了。

      鬣狗幫剩下的人,崩潰了,他們丟下了兵器,開始呼嚎地開始逃竄,逃竄時有些漫無目的,只想著離那個惡魔遠一點。

      只可惜,他們似乎忘記了,這個惡魔除了砍不死以外,他的速度,還很快。

      接下來,就是單純地收割人頭了,這讓阿銘少了太多的樂趣,他還想著讓這幫人再給自己來幾刀,畢竟那種看著獵物在自己面前掙扎無效絕望的目光和凄慘的喊叫,能夠給他帶來一種精神上的極大滿足感。

      但沒辦法,按照瞎子北說的,這個幫派的人,有原罪,且等主上回來后,若是客棧也接手了這檔子人口販賣的生意,會讓主上心里不喜。

      兼之又要殺雞儆猴,所以,再無趣的重復動作,自己也需要堅持下去。

      好在,可以當做是練劍了。

      刺,劈,削,砍,

      一個一個地幫眾被阿銘的劍收割了生命,一直到,整個院子里,已經看不見能夠站立起來的活人了。

      應該還會有漏網之魚,但那已經不重要了,畢竟阿銘只是一個人,做不到分身多個跑出去追殺。

      至少,現在的他,制作不出分身。

      劍端戳開了一間屋子,屋子里,臭氣熏天,有二三十個蠻人打扮的漢子蜷縮在角落里,各個身上都有傷,且戴著鐐銬。

      在他們見到身上都是血,甚至還有幾把兵器在身上沒拔出來的阿銘時,有的嚇得直接跪地求饒,有的則是在瑟瑟發抖,自言自語著蠻神啊,這是惡魔……

      阿銘搖了搖頭,退出來,又打開了另一扇門。

      這是一間廂房,應該是幫眾的房間。

      房間里,有三個明顯不是蠻族的女人被綁在里面,身上傷痕累累,最左邊一個,應該是已經死了,另外兩個,也是奄奄一息,且都是光著身子。

      “嘖嘖…………”

      顯然,作為人口買賣的中間商,鬣狗幫這么多大男人都聚集在這兩個院子里,平日里,不說找點樂子,也說不過去。

      阿銘有些慶幸瞎子北沒進來,否則要是讓那瞎子看到這一幕,激發出瞎子內心的正義感的話,天知道這貨會以怎樣的方式去虐殺那些鬣狗幫幫眾。

      和瞎子北的手段比起來,至少自己的劍,能夠給他們一個痛快的,已經算是莫大的仁慈了。

      阿銘又打開了一個房間,這個房間不臭,里面有十多個少女,衣服還很整潔,阿銘進來時,她們嚇得尖叫抱作一團。

      因為忽然出現的戰爭關系,導致商路暫時隔斷,也因此,鬣狗幫這里積攢了不少貨沒來得及發賣出去。

      這些少女,應該是要賣給荒漠蠻族貴人的,所以保護得比較好。

      阿銘搖搖頭,退了出來。

      都解決得差不多了,唯一的遺憾可能就是,鬣狗幫里,沒找到一個會發光的人,這讓阿銘有些失望。

      “身上的掛件別拔下來,直接走出來吧。”

      瞎子北的聲音再度傳來。

      “你有病?”

      阿銘反問道。

      “就當有吧。”

      “好。”

      人家都承認自己有病了,阿銘覺得自己應該大方一點。

      走過滿是鮮血的院子,他推開了半遮掩的門,走了出來。

      然后看見在瞎子北的騾車旁,站著一群手持刀槍的男子。

      距離瞎子北最近的,則是一個紅臉大漢,個頭很高,可能就只比樊力矮一點點。

      阿銘的第一反應,是瞎子北被挾持了,隨即,這個反應被阿銘自己給否決了。

      別人被劫持了,可能無法提醒自己的隊友,但瞎子北顯然不在此列,而且,這瞎子,既然能讓大家都默認成制作計劃的軍師,可不僅僅是因為他瞎所以形象符合。

      身上像是開了個武器鋪子的阿銘一出現,

      當即讓騾車旁的這些人嚇得后退了好幾步。

      這一個個傷口,這濃郁的血腥味,以及悄無聲息的鬣狗幫大本營,任何一個,都不可能作假。

      而那個紅臉的大漢盯著阿銘的目光,一開始是畏懼,隨即就是狂熱,像是一個粉絲,忽然看見了自己日思夜想的偶像!

      這炙熱感,讓阿銘都有些皺眉。

      阿銘可以確認,自己舔主上時,也沒這么主動。

      “我沒騙你吧。”瞎子北對身邊的紅臉大漢說道。

      “我……不,小人自然是信先生的。”

      瞎子北聞言,笑了笑,伸手,從紅臉大漢腰間取出了一把匕首。

      紅臉大漢愣了一下,但沒阻止,他背上背著一把刀,腰間系著一把匕首。

      瞎子北示意阿銘靠近一點,

      阿銘往前走了兩步,走到了瞎子北面前。

      然后,

      瞎子北舉起匕首,對著阿銘,

      戳了下去。

      “噗!”

      匕首刺入了阿銘的胸口。

      “…………”阿銘。

      阿銘站在那里沒動,瞎子北又把匕首拔了出來。

      “看見了吧?”

      “看……看……看見了。”

      紅臉大漢的臉,一會兒黑一會兒越發紅,顯然是在驚嚇和驚喜兩種極端情緒里不停轉換著。

      “哦。”

      “噗!”

      瞎子北又刺了阿銘一下。

      “…………”阿銘。

      阿銘繼續站在那里沒動。

      紅臉大漢臉上已經流下汗珠了,其身邊的手下們臉上也一起開始流汗。

      “好好做事,以后,你也能這樣,無盡的生命,不死的身軀。”

      說著,

      瞎子北還“看”了一遍周圍,

      他雖然是瞎子,

      但在場眾人此刻都有一種被“注視”著的感覺。

      “你們……也一樣有機會的。”

      “噗通!”

      紅臉大漢直接跪了下來,宛若最為狂熱的信徒,他身邊的這些手下也一起跪了下來。

      其實,阿銘能感覺到,在剛才,瞎子北說話時,釋放出了他的精神力,對這幫人進行了輕微程度的催眠。

      這是神棍取悅信徒的基本招式,有點像是人為制造出來的“人格魅力”,讓你去下意識地想要去相信他,支持他,仿佛他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理。

      瞎子北伸手指了指院子方向,道:

      “里面的人票,不準碰,都安頓好,財貨,送到客棧去。”

      “屬下遵命!”紅臉大漢馬上領命。

      “車幫的幫主,約好了么?”瞎子北問道。

      “約好了,算算時間,現在應該已經到客棧了。”

      “行。”

      瞎子北對阿銘招了招手,又揮舞起了自己的鞭子,抽了一下前面的那只騾。

      阿銘上了車,騾車繼續緩緩地向前,向前,再向前……

      等到出了這條街區,瞎子北才開口對阿銘解釋道:

      “剛剛那個,是聚義幫的幫主,叫紅巴子。”

      “猜到了。”

      “嗯,鬣狗幫,有原罪,得滅了,他們的生意,暫時我們是沒辦法接手繼續做的,但咱們自己手底下,總得有一批能做事的人。”

      “你和他什么時候勾搭在一起的?”

      “他有點心理疾病,而我在瞎了之前,是一個心理醫生,借著算卦的由頭,幫他看了看病,所以,他對我很信任,病人嘛,對能幫自己治療的醫生,是有一種盲目崇拜的。”

      “不僅僅是因為治病吧。”

      “唔,這當然,有你這個現成的標本在這里,太多的事,都好辦了,古往今來,無論是普通人還是帝王將相,對長生一事,都是無比癡迷的,這種癡迷,勝過了一切金銀財富。

      誰叫咱們現在手底下沒什么人可以用呢,我現在都有些后悔把阿力派去荒漠了。

      聚義幫的人,先用著,以后每個月也都有款項進來,總比只死死支撐著一個客棧要賺得多。

      所以,真得謝謝《古惑仔》,所以主上應該對收保護費這件事,是沒什么抵觸的。”

      “下面,去哪里。”

      阿銘一邊把自己身上嵌著的兵器拔出來一邊問道。

      人家諸葛亮是草船借箭,他這里是肉身借兵器。

      “去三神會。”

      “這次,輪到你了?”

      “嗯。”

      “要怎么做?”

      “信徒是無辜的,因為這個世界上,容易忽悠的人一直是占大多數,倒是沒必要像你這樣弄得這么血腥,把他們的幾個高層解決掉后,他們自然就樹倒猢猻散了。”

      “車幫的話,是交給四娘?”

      “這會兒,四娘應該已經在招待他們了吧。”

      “鬣狗幫上頭官面上的人物,該怎么解決?”

      每個幫派,其實上面都有人罩著的,虎頭城雖小,卻也是一個縣城的標準,五臟俱全。

      “官面上的人不在乎下面的人誰死了誰活著,他們在乎的是自己的孝敬銀子,先照舊給著就行了,等我們處理整合好下面,再去置頂新的規劃。”

      “我還以為,你會讓我去把他們殺了。”

      “沒必要的,因為現在的我們,拿網游來舉例的話,我們只相當于在新手村,尤其是身上會發光的那種人,在這個虎頭城里,并不多,甚至可以說是很罕見,但既然他們能分出個九品來,浪過頭了,真惹到了硬茬子,被收拾的,可就是我們了。”

      阿銘沒說話,但沉默本就是一種默認。

      若是能再強大一些就好了。

      “所以,我才讓梁程和薛三陪主上去當民夫,你發現了沒有,當主上昏迷時,我們是普通人。

      在主上昏迷的這半年里,我們每個人,其實都想過了很多種方法,但都沒辦法恢復哪怕是一絲一毫的力量。

      然后,主上醒了,我們哪怕是有些扭捏地上去表表忠心煽煽情,舔一舔,

      力量就馬上恢復了一點,

      所以,

      你覺得主上像什么?”

      阿銘聞言,陷入了認真的沉思,

      過了會兒,

      回答道:

      “奧利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