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19章 爭功

  • 魔臨 - 第19章 爭功字體大小: A+
     

        “阿猜度!”

      神箭手同伴的死讓蠻人大漢近乎發狂,他和阿猜度是首領手下的兩大勇士,這么多年來一直隨扈在首領身邊,早就是如兄弟一般的情誼。

      “我…………我要殺了你!!!”

      蠻人大漢舉起自己手中的刀向剛剛被他踹飛出去的梁程沖來。

      梁程的左臂中了箭,此時躺在地上,似乎是因為傷勢過重,所以沒有站起來。

      “啊啊啊啊啊!!!!!”

      而這時,先前一直躲藏在角落里的鄭凡大叫著舉著刀沖了出來。

      先前他躲起來,是不想當累贅,但這會兒再不出來,梁程就要被這個蠻人大漢給剁了。

      梁程依舊躺在地上,看著另一個方向一邊喊一邊向這邊沖來的鄭凡,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搖搖頭。

      出發前一晚,瞎子北曾把他們秘密召來談過話。

      瞎子北說,我知道大家現在心底對主上,還是不那么瞧得起的。但說到底,可千萬別忘了,我們,可都是主上創造出來的。

      如果將現實世界比作一個牢籠的話,主上當初可以說是一直被鎖銬在牢籠之中,而眼下,只需要我們給予主上一個可以自由發展的環境,作為能夠締造出我們的造物主,他日后肯定能成長成足以帶領我們且真正值得我們去跟隨的首領!

      鄭凡現在,是真的豁出去了。

      他知道那個蠻人大漢很強悍,哪怕對方身上不閃光,自己都不是人家的對手,但在這個時候繼續哆哆嗦嗦地藏在角落里看著梁程被砍死而無動于衷,只奢求對方可以不要注意到自己好讓自己保住性命……

      這,不是鄭凡的性格,他是已經死過一次的人了,在這個世界里,每多活一天,都是賺的,所以,他不想抱著遺憾去茍活!

      也因此,哪怕鄭凡輸出全靠吼,

      至少,

      他還是沖了上來,

      而且,

      吼得響亮!

      “唔……咳……”

      沖鋒中的蠻人大漢身體忽然一顫,身形直接止住。

      他有些驚愕地低下頭看向自己的掌心,掌心位置,已經是漆黑一片。

      “噗!”

      一口泛著污濁氣息的血從他嘴里噴出,身體隨之開始抑制不住地顫抖。

      他中毒了,而且是很可怕的毒,毒……來自于那個燕國男人的指甲……

      鄭凡已經沖到蠻人大漢面前了,但蠻人大漢只是很茫然地抬起頭,看著逐漸和自己拉近距離的鄭凡。

      他想舉起自己的刀,

      但,

      “哐當!”

      他的刀,

      落在了地上。

      他想揮起自己的拳,

      但他的身體卻開始抑制不住地向后倒去。

      “啊啊啊啊!!!!!”

      鄭凡腦子里已經沒有多余的思考了,他沖到了一定距離后,直接將手中的刀使盡全力地劈砍了下去!

      “砰!”

      “砰!”

      第一聲倒地,是蠻人大漢摔倒在了地上,嘴角不停地溢出鮮血,生機已經被尸毒徹底絞殺。

      第二聲倒地,是鄭凡,因為蠻人大漢的倒地,他的刀,揮空了,在這不顧一切的慣性牽引之下,鄭凡也摔倒在了地上。

      遠處,一臉翔的薛三還不忘發出一聲歡呼:

      “主上威武!”

      鄭凡有些不敢置信地看了一眼自己身側躺著的已經死去的蠻人大漢,呼……他心底沒有絲毫自己沒能親自手刃對反的遺憾,有的,僅僅是劫后余生的強烈慶幸。

      不怕死,不等于,不想活。

      梁程從地上站了起來,他右手抓住箭尾,一發力,將那根箭矢從自己的左臂位置拔了出來,鮮血倒是沒有流淌出來,只留下一個貫穿洞,洞口位置還有一層層黑色的煞氣在環繞著。

      撕下自己的衣服,將傷口包扎了幾圈做遮掩后,梁程走過來,對躺在地上還在大口喘氣的鄭凡伸出了手。

      鄭凡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伸手,抓住梁程的手,站了起來。

      “天吶擼!”

      那邊,薛三發出了一聲驚呼。

      “主上,這兒抓到一條大魚了!”

      鄭凡和梁程馬上走過去,看見先前兩個蠻人所沖出來的地上,有一個身上中了兩箭還有好幾個大創傷的老者靠在那里。

      老者身上的甲胄雖然已經坑坑洼洼了,但依舊能夠看出其之名貴,在蠻族部落里,甲胄還能追求美觀,已經是絕對的奢侈了。

      甚至先前那兩個蠻人,應該是想護送這個老者逃出包圍圈,才先將老者放置在這里想要快速地解決自己等人。

      老人現在睜著眼,十分憤怒地盯著鄭凡三人。

      可以看出來,他雖然老,但若是沒受傷前,應該也是個棘手的角色。

      “主上,這個老家伙抓活的話,功勞更大吧?”

      鄭凡咬了咬嘴唇,道:“殺了。”

      “啊?”薛三有些不能理解。

      站在鄭凡身邊的梁程也開口道:“殺了,他應該看見了剛剛發生的一切。”

      對這個世界,雖然已經有了一定的了解,但這種了解還沒有深入,天知道剛剛梁程的戰斗方式會不會在這個世界里顯得很另類?

      “嘖嘖嘖,也是。”薛三同意了。

      而這時,似乎知道自己結局的老者忽然瞪著梁程吼道:

      “魔鬼…………魔鬼!”

      “嘿嘿,答對了。”

      薛三的匕首劃了下去。

      …………

      燕國的騎兵已經控制住了戰場局勢,大規模的絞殺已經結束,現在,也就剩下對營地進行全方位的搜索,不漏過任何蠻人。

      有一支騎兵隊伍,發現了一處很奇異的地方。

      五名騎兵,策馬在一堆木板車前,每個騎兵的眼里,都帶著濃郁的震驚。

      板車上,放著一排的蠻人頭顱。

      蠻人的發型和燕人完全不同,燕人雖然地處北方,被中原幾大國稱為蠻夷之國,但那只是相當于后世的地域歧視。

      而蠻人的那種匪夷所思的發型以及他們喜歡在自己臉上和頭皮上弄紋身和弄傷口花紋的風俗,使得他們的首級,極為好辨認。

      一個侏儒,蹲在板車上,

      一個左臂包扎了的男子站在另一側,

      正中央,站著的那個男子一臉血污,且,他的手里還提著一個老者的人頭,在其腳下,有一具無頭的尸體。

      伍長的目光瞇了瞇,在這一刻,他有一種下令自己手下發動沖鋒的沖動!

      那些個蠻人首級,固然貴重,都能算功或者算賞,但他更看重的,還是那個老者的人頭,他大概已經猜出來那顆人頭主人的身份了。

      中軍那邊,之所以還沒有停止搜索,就是在找那個老人。

      對面,僅僅是民夫罷了,三個民夫,到底是多好的命,居然能夠以誘餌的送死的身份,在這場亂局里拿到這么多的首級,且將這一戰最大的功勛捏在了手里!

      薛三嘴里咬著一根草莖,很是嫌棄自己身上的味道,但他更嫌棄的,是眼前這五名燕國騎兵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殺機。

      這殺機,是對著自己三人的。

      他扭了扭脖子,嘴唇微微翻動,小聲道:

      “主上,他們打算黑吃黑啊。”

      爭功,甚至不惜為此對袍澤下手,是軍隊里難以杜絕的一件事,尤其是,鄭凡三人這裝束在那幾個燕國正規軍眼里,只是民夫罷了。

      戰馬,開始刨動自己的蹄子,騎兵們已經按耐不住了。

      這會兒,還亂糟糟的,還能夠動手,要是再耽擱下去,等搜捕結束了,眼睛就多了,再動手,也就不方便了。

      這名伍長最終還是下定了決心,揚起了自己手中的斬刀。

      “吼!”

      就在這時,一聲低吼從五名騎士身后傳來。

      伍長身體當即一顫,這一聲獸吼,代表著誰來了,他們很清楚。

      騎士們馬上策馬轉向,向那個方向低下頭,同時右手捶打自己的左胸甲胄位置。

      “又是妖獸么?”薛三嘀咕道。

      邊上的梁程也默默地直起了身子。

      而這時,鄭凡看見了一頭腦袋有雙角面容看起來像是老虎的妖獸正在慢慢的向這邊行來。

      這是一個長相很怪異的妖獸,但嚴格意義上去找相似點的話,似乎比先前在虎頭城里看見的那位招討使的大人胯下的坐騎,更像貔貅。

      妖獸上面,坐著一名身穿紅色甲胄的青年,青年的臉,很白。

      在青年身后,有一名身穿著紫色長袍的老人劍客,抱著劍,一步一步地跟著。

      妖獸穿過了那五名騎士,直接來到了鄭凡的面前,其身上所坐的那位紅色甲胄的年輕將領,嘴角帶著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先是掃過了那些首級,然后再在鄭凡三人身上掃過。

      在掃過薛三時,青年將領微微蹙眉,戰場上,軍營里,味道自然不可能清新芬芳,但這么濃重的味道就這么站在你面前,還是有些讓人難以忍受。

      不過,片刻后,紅甲將領微微彎下腰,盯著站在三人最前面的鄭凡,道:

      “都是你們殺的?”

      鄭凡點點頭,目光和對方對視著。

      “怎么殺的?”

      “運氣好殺的。”

      紅甲青年坐直了身子,臉上的表情,讓人有些難以琢磨。

      他催動手中的韁繩,妖獸扭頭往回走,走到了那名騎士伍長面前。

      “可知罪?”

      紅甲將領很平靜地開口道。

      那名伍長愣了一下,而后馬上下馬跪伏了下去,

      “末將知罪!”

      軍隊里,可不興狡辯這一套,也不是很講究人贓俱獲,因為你很難去想到,你到底是不是自家主將所要殺的那只雞。

      “知罪就好。”紅甲將領點點頭。

      那名伍長聞言,驚恐地抬起頭,喊道:

      “但他們只是民夫,他們只是誘餌!”

      意思是,這種層次的人,殺了也就殺了!

      紅甲青年很平靜地回答道:

      “他們現在,是袍澤。”

      緊接著,

      紅甲青年輕聲道:“七叔。”

      “嗡!”

      那名老劍客身上忽然釋放出一道紅色的光芒,劍鋒出鞘,而后回歸。

      “噗通!”

      伍長的頭顱滾落了下來。

      其余四名騎士馬上一起下馬,跪伏在地上,瑟瑟發抖。

      紅甲青年似乎不打算繼續懲戒這些小兵,反而側過身,看向身后的鄭凡三人,

      “刷洗一番后,到我軍帳來。”

      鄭凡有些驚疑,而這時,那名抱劍老者的目光忽然掃了過來,帶來一股冷冽的寒意。

      “末將遵命!”

      鄭凡學著先前那位掉腦袋的伍長說話方式回應,然后雙手抱拳,也沒想著要跪下來。

      “呵呵呵…………一個民夫,居然自稱什么末將。”

      紅甲青年笑了起來,轉而,似乎想到了什么,又吩咐道:

      “對了,那個矮子,哪怕洗掉一層皮,也不準進我的軍帳。”

      吩咐完,

      紅甲青年坐著自己的坐騎緩緩地離開了,那名抱劍老者依舊跟著他一起離開。

      危機,解除。

      鄭凡長舒一口氣。

      而薛三則是有些不滿地嘀咕道:

      “臭娘們兒,居然敢嫌棄老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