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18章 逆風飛翔

  • 魔臨 - 第18章 逆風飛翔字體大小: A+
     

      狼,是不會讓一只羊來當自己的首領的。

      如果,沒法改變這種關系的話,那就嘗試去改變,讓這只羊,去學會奔跑,去學會撕咬,去學會搏斗,

      讓它學會站在山坡上對月長嘯,

      讓他覺得草料,是這個世界上最難吃的東西,

      讓這只羊,變得比真正的狼,更像狼!

      兩名殺戮到這里的蠻人騎兵已經死了,他們的運氣,確實不夠好,營地現在大亂,到處都是潰散的民夫,卻偏偏沖到了這里。

      這里確實只有三個民夫,但這三個民夫,像是民夫隊伍里的氪金玩家;

      薛三很是熟練地用匕首將這兩個首級給割下來,又看了看一臉血污的鄭凡,笑了笑,從懷里掏出一條手絹兒,遞給了鄭凡。

      鄭凡接過了手絹,用力地擦了擦自己的臉,其實,不擦還好,這一擦下去,刺鼻的血腥味就馬上彌漫開來,發了瘋一般的往自己的口鼻里去竄。

      胃里,當即一陣翻騰,但鄭凡還是強行克制著不讓自己吐出來。

      在這個環境下,自己再彎著腰嘔吐,總有一種大煞風景的感覺。

      雖然知曉自己有點“廢”,但鄭凡也在盡可能地讓自己在手下面前表現得最好。

      “主上,第一次殺人,難免會有一些不習慣,但只要習慣后,你就能體會到此中的樂趣了,真是令人沉醉啊。

      來,主上,喝口酒吧。”

      鄭凡接過了酒袋,沒有喝,而是倒在了自己的臉上。

      “呼…………”

      重重地喘息了幾下,舒服多了。

      “好了,我沒事了。”

      鄭凡把自己的刀重新撿起來。

      薛三將車板上的這具尸體給挪開,剛剛切割首級時沒留意,但當他挪動尸體時看見尸體上的傷口時,忽然伸出舌頭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這一刀的力道,有點可怕啊。

      薛三向問一下梁程,但就在此時,營地里的戰局,忽然又發生了變化。

      先前將近兩千的蠻人騎兵在潛入者的接應下很輕易地沖垮了營門肆虐著大營,但在此刻,外圍忽然又傳來了一陣陣急促的馬蹄聲。

      “虎!”

      “虎!”

      “虎!”

      營地內早已經殺亂一團的蠻人騎兵們本能地察覺到了一絲不妙的氛圍,且這種氛圍在有人發現不少糧食袋里裝的是石子兒時達到了巔峰。

      而外頭,已經及時趕來且完成了兩頭包抄的燕國騎兵軍團并沒有給予他們太多整頓和思考的時間。

      沖鋒,

      開始!

      燕國,以武立國。

      四大國之中,燕國是最貧瘠的,地緣政治也是最差的,可以說,燕國自立國以來,基本都是在以自己一國之力,去硬扛整個荒漠蠻族!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燕國地方部隊不算,但真正的野戰精銳,真正的騎兵軍團,哪怕承平百年之后,也依舊流淌著先輩的血勇和精悍!

      哪怕是雙方在平原上來一場面對面地騎兵對沖,燕國騎兵軍團依舊敢戰而勝之,他們的裝備和紀律,也確實是蠻族騎兵所無法企及的。

      更何況眼下,兩千余蠻族騎兵已經在營地里放縱地撒歡兒了,早就已經亂了建制,沒有預備沖鋒的距離,沒有成型的組織,

      在面對真正的精銳騎兵的沖擊時,

      結局,

      就已經注定了。

      前后,兩支燕國騎兵像是兩把鋒銳的鐵鉆一樣,直接鑿穿了營地內的蠻人騎兵,這一次對應的沖擊,其實已經將蠻人騎兵擊垮,剩下的,就是分隊去圍殺!

      鄭凡這邊又遇到了兩個倉惶撞過來的蠻族騎兵,只不過這一次梁程沒再抓來給鄭凡練膽,和薛三一起一人一個,直接砍了。

      緊接著,就看見一群身著黑甲的燕國騎兵從前方不遠處橫掃了過去,不過他們并未留意這里的鄭凡三人,而是追上了前面的那一群蠻族騎兵。

      梁程往后退了幾步,靠在車板上。

      薛三則是砸吧砸吧了嘴,感慨道:“這個將軍是哪個,還真是心狠手辣啊,拿民夫的命去當誘餌,自己再來甕中捉鱉。”

      “想全殲一支騎兵,確實太難了。”梁程倒是為那位燕國將領說了句話,“外加蠻族應該是部落制,基本沒有城池,想滅掉一個部落,就必須將它整個部落的青壯給滅掉,否則他們完全可以重新去遷…………”

      就在這時,剛剛歇下的薛三忽然跳了起來,鄭凡只覺得眼前一黑,就被薛三撲倒在了地上。

      “砰!砰!砰!”

      一根箭矢從鄭凡先前所站的位置疾馳而過,同時洞穿了另一側的車板。

      梁程馬上持刀跳過了車板沖向了那個方向,而在那邊,則有一名身高近兩米穿著盔甲的蠻人持刀迎了上來。

      “鏗鏘!鏗鏘!”

      雙方的長刀在空氣中對拼了兩記,火星四濺。

      只不過,因為刀質量上的差距,或者說,對方手里應該拿的是一把寶刀,在第三次的拼刀時,梁程手中的刀直接斷裂,梁程本人也被這力道震得后退了兩步。

      對面那位蠻人大漢雖然刀還在,但他本人則是連退了四步,差點摔倒。

      “別管我,去幫忙,我自己躲!”

      鄭凡推了一把在撲倒自己后一直蹲在自己身邊警戒的薛三,緊接著,二話不說,本就躺在地上的他順勢向左滾了兩圈,直接滾進了車板下面。

      在這個時候,嚷嚷著別管我,我們一起上去廝殺,是愚蠢的。

      因為鄭凡清楚自己幾斤幾兩,要是自己繼續逞能或者跟言情劇里那樣表現出一種不離不棄,那才叫真的拖后腿。

      且自己如果站在明處,還會讓他們兩個分心,倒不如自己光棍一點兒,直接認慫先躲起來。

      最重要的是,在剛才,梁程和那個蠻人大漢拼刀時,他看見那個蠻人大漢身上閃爍了好幾次灰色的光芒!

      這個世界的武者分九品,具體細節是什么,鄭凡不清楚,但他明白一個道理,會發光的逼不好惹。

      “嘿嘿嘿嘿嘿。”

      薛三發出了一陣陰笑,也學著鄭凡的動作滾動起來,只不過,他滾的是鄭凡的反方向。

      梁程將手中的斷刀丟到了地上,雙手放在身體兩側,背微彎,整個人身子略微前傾,但眼睛,一直盯著面前的這個高大的對手。

      “你的刀…………斷了。”

      蠻人大漢扭了扭自己的脖子,重新握緊自己手中的刀。

      梁程則是面無表情地回應:“無所謂,我本來就不怎么會用刀。”

      蠻人大漢沒再耽擱,舉著手中的刀再度砍來。

      這一次,似乎是因為沒有武器的原因,梁程沒再選擇硬抗,而是開始了躲閃。

      連續劈砍了幾刀,依舊沒能劈中對方,蠻人大漢有些著急,現在的局面對于他們來說非常不利,必須盡早突圍,否則等燕國騎兵清掃完大部之后,徹底控制住了這里,他們再想出去就難了。

      這幫該死的燕狗,居然拿人命來當誘餌!

      蠻人大漢再次一刀劈下,且再度被梁程側身閃過去之后,他的身體直接撞了過來。

      “砰!”

      大漢的肩膀狠狠地撞擊在了梁程的胸口位置,發出了一聲悶響。

      這一撞之下,最吃驚的,竟然是大漢本人,他已經是部落里少見的勇士了,尤其是這身體魄,摔跤時,鮮有能和自己抗衡的對手,但眼前這個穿得和民夫一樣的燕國人,胸膛堅硬得簡直不符合常理!

      確實很不合常理,因為正常人不會跑去跟一頭僵尸去玩兒摔跤。

      本能地,在撞擊同時也拉近了距離之后,蠻人大漢順勢提刀,準備切過去。

      然而,他的刀身上卻忽然傳來了一股阻力,有些愕然地低下頭,大漢震驚地發現眼前這個燕國男人的手,不,確切地說,是他的指甲,竟然卡在了自己的刀身上!

      “嗡!”

      蠻人大漢身上再度閃現出一道灰色的光芒,力量再度提升。

      刀身和指甲產生了劇烈的摩擦,但這指甲竟然沒有斷裂,反而陷入了和鋒銳的刀口的僵持之中。

      梁程的眼眸深處,泛起了陣陣血色,沉聲道:

      “我還是更喜歡,用指甲。”

      另一只手騰出來,指甲也長長了許多,對著蠻人大漢的胸口位置就直接刺去!

      “噗!”

      蠻人大漢的盔甲在這詭異且散發著黑氣的指甲面前似乎沒辦法起到多大的防御作用,只是稍微阻滯了一下就被指甲刺穿,黑色的指甲,也刺入進了蠻人大漢的體內。

      “嗖!”

      一根箭矢,再度襲來,直接射中了梁程的左臂。

      梁程的左臂位置傳來了骨骼斷裂的聲響,整條手臂完全使不上力氣了。

      蠻人大漢趁著這個機會一把扛開梁程,同時一腳踹過去。

      “砰!”

      梁程被踹飛出去,撞在了車板上,連帶著其身下的車板也直接斷裂。

      后方,剛剛射出一箭的精瘦男子目露疑惑之色,他先前之所以沒選擇直接射對方的后背,是擔心箭矢貫穿過去將自己人也給一起傷了,但哪怕是從側面射過去,他相信自己箭矢的威力,至少能夠將整根箭矢完全刺入對方體內將對方像是釘釘子一樣釘住。

      但自己的箭矢卻只有箭頭位置沒入了對方的左臂之中,而且,他可以確定,對方的那條手臂位置,可沒有披甲!

      “阿里骨,小心點,那個人有問題!”

      “你還是小心你自己吧。”

      一道陰森的聲音自精瘦男子身后傳來。

      精神男子頓時一驚,他是部落里的神射手,感覺最為敏銳,怎么可能讓人悄無聲息間近了身?

      然而,

      薛三確確實實地出現在了他的身后,

      同時,

      送上去了自己的匕首。

      這一次,匕首沒有去抹脖子,而是直接刺入對方的后背,且不等對方反應過來,薛三雙手抓住這把匕首,狠狠地下拉!

      “嘩啦!!!”

      羊肉店里殺羊,就是將羊在開水里泡了之后,掛起來,拿著刀,從脖頸位置一路下拉,像是給羊脫衣服一樣。

      薛三這里也是一樣,只不過,他是反著來的,從其背后,一路下拉,到期雙跨之間,整個切了下去!

      鮮血,

      像是不要錢的噴泉一樣噴涌而出,

      這本該是一種很令人享受的過程,至少,對于薛三這種人來說,這世上似乎沒幾個事情能比以敵人鮮血淋浴更美好的了。

      然而,

      大概是因為體位的原因,

      鮮血噴射之中,

      忽然噴射出了一股污穢的東西,

      “噗~~~~~~~!”

      且又因為薛三個頭比較矮,腦袋也就到正常人的跨部,所以,被完美地糊了一臉!

      那滋味,那酸爽,那熱度,那粘稠……

      薛三整個人懵了一樣站在原地,

      身體開始抑制不住地顫抖,

      “日…………你大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