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12章 你渴望,力量么?

  • 魔臨 - 第12章 你渴望,力量么?字體大小: A+
     

      換了衣服,又將臉上的那些粘乎乎的東西洗掉后,鄭凡就跟著風四娘又往回走去。

      從后面進的客棧,走到院子里時,瞎子北就已經站在那里等著了,在瞎子北身側站著矮小的薛三,他應該是剛偷完東西回來。

      瞎子北很鄭重地對鄭凡道:

      “主上,那根舌頭,還得請主上您去審問。”

      薛三在旁邊補充道:“主上,那家伙估摸著也不是什么硬骨頭,如果稍微磕牙的話,三兒我這里可有的是法子。”

      似乎是太久沒有折磨人了,薛三顯得有些迫不及待。

      “額……還是你去審訊吧,我等著結果就好了。”鄭凡推讓道。

      他確實沒這方面的經驗,而且今晚的事情很多,大家的時間也有限,自己就算是想學,也不急于在今天。

      得到了預料之中的回復,瞎子北依舊很恭敬地彎腰應了一聲:

      “那就等屬下把消息都匯總整理好之后,再向主上您匯報。”

      “嗯,好,辛苦你了。”

      “主上客氣了,這是屬下應該做的。”緊接著,瞎子北又看向四娘,道:“薛三拿來的文件,四娘幫忙也整理抄錄一下。”

      風四娘點點頭,“知道了。”

      瞎子北轉身離開,身后跟著薛三。

      四娘準備去謄抄從官府那里偷來的文件,不過在去做事之前,還是很貼心地問鄭凡:

      “主上,我現在吩咐云丫頭給您準備洗澡水?”

      第一次見到殺人,第一次見到人腸子流淌了一地,鄭凡覺得自己也確實需要好好放松放松。

      所以在聽到四娘的安排后鄭凡也同意了。

      等回到自己房間時,發現那大浴桶已經準備就緒了,云丫頭正在從后廚那邊一桶一桶地提水過來。

      見鄭凡進來后,她主動過來幫鄭凡脫衣服,鄭凡也沒拒絕,褪去衣服后進了浴桶里。

      當即,身體上的舒適也正在不斷驅散著心中的疲憊。

      云丫頭則拿了一塊軟毛刷子開始從后面給鄭凡搓背,力道恰到好處。

      鄭凡閉著眼,默默地享受著。

      其實,今晚發生的事情確實是他生平頭一遭,但他也只是慌,卻沒有多么害怕。

      那個護衛死在自己面前,被阿銘硬生生地吸干了鮮血,包括那位公子哥,在問話獲得了“世界觀”之后也會被毀尸滅跡,但鄭凡心里并沒有多少叫做“負罪感”的東西。

      道德不道德,正確不正確,在這個世界里,已經沒有意義了。

      先前和風四娘假扮那對主仆出去時,走在夜晚的街上,看不見路燈,自然也看不見現代社會的那種密密麻麻的攝像頭。

      一種人心底的惡和自由放縱,就必不可免地開始生長出來。

      又或者,這才是我的本性吧?

      甚至覺得這種行為,這種選擇,這種行事風格,才是屬于自己的正確。

      云丫頭已經搓完后背,準備繞到前面給擦前面。

      鄭凡擺擺手,示意她可以出去了。

      等云丫頭離開后,鄭凡把自己更進一步地沒到浴桶內,只留下鼻子以上部分保持呼吸。

      漸漸的,

      他睡著了。

      …………

      鄭凡現在所在的隔壁的隔壁屋里,梁程將一口上寬下窄的棺材板給推開,將阿銘放入其中。

      阿銘的胸部被包裹著,像是一具處理完被塞入香料的木乃伊。

      等將其安置完畢后,梁程一只手捂著胸口一只手撐著棺材邊緣,開口道:

      “躺這里面,對你的恢復,有加成么?”

      阿銘搖搖頭,但卻很認真地回答道:“但生活需要儀式感。”

      梁程的嘴角扯了扯。

      “我一直以為,作為一頭僵尸,你也應該會懂得我們的這種儀式感才對。”

      吸血鬼喜歡睡棺材,僵尸,似乎也喜歡睡棺材。

      “不,我更喜歡睡床。”

      “這真是一種背離啊,忘本。”阿銘的語氣里帶著一種調侃,“其實,在以前,我也很少會睡棺材里,但來到這個世界后,釀酒賺到錢了,我就花錢讓人打造了這個型號的棺材。”

      “為什么?”

      “我怕,怕普通人當久了,就真的讓自己以為自己只是一個普通人了。”

      “你現在,已經不是一個普通人了。”梁程的眼睛瞇了瞇。

      “呵呵,那個瞎子和四娘要不是手頭上有事急著要處理,估計現在也會迫不及待地出現在我棺材邊吧。”

      “大家,都憋屈得太久了。”梁程感慨道,“以前,是見不到希望,所以還可以抑制下去,現在,看見了希望,就肯定難以繼續煎熬下去了。”

      “其實,我現在挺不想回答你的,因為現在回答你了,待會兒我還得給他們再說一遍。我現在是個傷號,而且是重傷號,需要休息。”

      “我可以給你再放點血,讓你一直長眠下去。”

      “過分了。”

      “應該的。”

      “好吧,其實,我覺得我力量恢復了一部分的這件事,應該是和主上脫不了關系,否則無法解釋之前半年時間的平寂。”

      “具體點。”

      “怎么具體?”

      “你私底下,和主上,做了什么。”

      “這話聽起來,有點惡心。”

      “難道是,要做,惡心的事么?”

      “…………”阿銘。

      “繼續吧。”

      “我和他聊過天。”

      “大家,都聊過。”

      “我和他很嚴肅地聊過。”

      “怎么講?”

      “其實,他很廢。”

      “是的。”

      “但我們不會拋棄他。”

      “是的。”

      “或許,我和你們唯一不同的是,我告訴過他,我們不會拋棄他。”

      “這次,輪到你惡心了。”

      “不是的。”

      “嗯,你繼續。”

      “按照排除法,應該是感動和認可吧。”

      “認可?”

      “你不奇怪么,為什么,是我們七個和他,一起來到了這個世界,我們七個,雖然是一個個獨立的個體,但實際上,我們都是他創造出來的人物。”

      “嗯。”

      “自我們醒來時,我們七個人心里,似乎都有一個意識,那就是,他是我們的主上。”

      “主上這個詞,是瞎子取的。”

      “稱謂只是感情的延續,總不可能按照樊力那個憨憨說的那樣,喊他……爸爸吧?”

      “嗯,也是。”

      “其實,我們和他的關系,有點類似于西方中世紀時的騎士和扈從。”

      “嗯?”

      “他醒了,意味著我們本身存在的某種契約關系,已經被激活了。”

      “嗯,繼續。”

      “而我們現在所要做的,就是去獲得,獲得來自于他的承認。”

      “我明白了。”

      梁程起身,準備離開房間。

      “你要去做什么?”

      “去找主上。”

      “主上現在在洗澡,你要去給他搓背?”

      “我等他洗完。”

      “這么心急的么,呵呵。”

      “你是滿足了,當然不心急。”

      “又惡心了。”

      “我走了。”

      “等下!”

      “嗯?”

      “幫我把棺材蓋蓋上,我準備休息了。”

      “需要順手釘上棺材釘么?”

      “滾!”

      ………………

      鄭凡覺得自己大概睡了三個多小時,這期間,云丫頭一直輕手輕腳地來給浴桶加熱水。

      醒來后,鄭凡咳嗽了一聲,覺得整個人有點飄了。

      從浴桶中出來,換上了干凈的白色內衫,再將自己的那套衛衣和皮靴穿上,整個人,感知到了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輕松。

      自己似乎來到這個世界上,最明顯的變化,似乎是更能睡了。

      不過,正打算去茅房解決一下生理問題的鄭凡剛推開門就被嚇到了。

      梁程,青著一張臉,直挺挺地就站在自己房間門口。

      人嚇人,能嚇死人,何況眼前這位,可是貨真價實的僵尸。

      “我…………”

      一句臟話,卡在喉嚨里,咳不出來又咽不下去。

      “你的傷,還好么?”平復心情后,鄭凡開口問道。

      “小事情,主上。”

      梁程將自己包扎的地方解開,露出了傷口。

      血,應該是止住了,傷口是黑色的。

      “那就好,額,你打算要洗澡,需要浴桶?”

      “不是,主上。”

      “哦,那是,那邊審訊結束了?”

      “還沒有。”

      “額……那你,有什么事?”

      梁程沉默了。

      阿銘的話,還在他耳邊回響,但具體該怎么說,他忽然發現自己有些說不出口。

      “有事?”

      鄭凡又問了一遍。

      梁程張了張嘴。

      鄭凡有些著急,但還是耐著性子,伸手放在了梁程的肩膀上。

      “有事的話,可以和我說說,雖然我知道我什么都做不了,但當一個傾聽者還是可以的。”

      梁程低頭,看了一眼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然后,鬼使神差地,他也伸出手,放在了鄭凡的肩膀上。

      “…………”鄭凡。

      夜幕之下,

      放著浴桶的房間門口,

      兩個男人一人一邊互相搭著肩膀,

      這一幕,

      讓鄭凡想到了當初自己的那些畫另一個風格方向同行的作品。

      鄭凡并不是那個方向作品的愛好者,但他也無法否認,那類作品所擁有的巨大粉絲群和影響力。

      但這個畫面發生在自己身上時,那種不適感,仿佛有無數只螞蟻正在自己身上竄來竄去。

      “主上,下一次,有事情的話,你不要上前了。”

      “嗯?”

      “說句不好聽的,我們自己也清楚,我們,連人都算不上,沒了,也就沒了,但主上你不同。”

      “這個,好像太見外了。”

      “總之,這一次的事情不會再發生了,下一次,我們不會再讓主上你陷入危險的境地,除非,我們已經都死光了。”

      唔,

      大晚上的,

      忽然說這么情真意切的說……

      鄭凡身上好像起了一些雞皮疙瘩,然后那方面的急切,更加劇烈了。

      但鄭凡還是很認真地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我也相信你們。”

      說著,

      手掌在梁程肩膀上又用力地拍了拍。

      嘶……

      快憋不住了。

      “我去前面看看他們審訊的怎么樣了。”

      撂下這句話,鄭凡就沖入了院子。

      而繼續站在門口的梁程則是閉上了眼,雙拳攥緊,剛剛自己的表現,以及自己剛剛說的話,現在回憶起來,真的是讓人羞恥得想要狂暴啊!

      他可是僵尸,僵尸,僵尸!!!

      如果眼前有一個不相干的路人甲的話,梁程很可能兇性大發地沖過去將其撕碎!

      但在下一刻,

      梁程忽然愣住了,

      他有些驚愕地再度低下頭,

      他看見,

      在自己的胸口傷口位置,

      有一縷黑色的僵尸煞氣開始溢散了出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