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8章 客棧的名字

  • 魔臨 - 第8章 客棧的名字字體大小: A+
     

      客棧,后院,臥房。

      鄭凡的房間,小圓桌四周,坐滿了人。

      現在是上午,距離客棧一天生意的開張還有一段時間;

      當然了,按理說,主上召集大家過來,生意上的事情,自然是得先放下來。

      就連那裝著黑色石頭的木盒子,也被擺放在了桌上,人,都湊齊了。

      “…………事情,大概就是這樣。”

      鄭凡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茶。

      接下來,其實還是看這幫“魔王”們的意思了。

      畢竟,哪怕這批魔王們現在是普通人,但這幫人盡管失去了力量,也不能用普通人的視角去衡量他們。

      瞎子北微微抬著頭,像是在思索什么。

      蹲在椅子上的薛三則是左看看梁程右看看阿銘,也沒打算說話。

      樊力拘束著身子好讓自己身側的兩個伙伴有足夠的位置坐下來,看起來,好像也不是在思考的樣子。

      那塊石頭,還是那塊石頭。

      這一幕,讓鄭凡有些尷尬,為了掩飾自己的尷尬,鄭凡不得不連續喝了好幾口的茶。

      他們,怎么都不說話呢?

      昨晚,阿銘說的,互相不拋棄,溫暖了鄭凡的心,但此時的沉默,已經讓鄭凡有些如坐針氈了。

      其實,鄭凡的想法很簡單,之前連瞎子北都說,這是一個普通的世界,只不過背景在古代罷了。

      但自己明明看見了一個普通世界不可能出現的物種,所以,他本能地覺得自己應該把這件事告訴大家。

      最終,打破這尷尬沉默的,是風四娘。

      風四娘先起身,拿起小桌上的茶壺,給自家主上添了茶水,然后坐了下來,面向鄭凡,一臉嚴肅,很誠懇地道:

      “主上。”

      “嗯?”

      “您剛剛說的事,我們可以先放一放,在討論那件事之前,我們想先問主上您一個問題。”

      “問題?”

      “那就是,之前主上您昏迷著,但現在,您已經蘇醒了。

      所以,我們想要知道,主上您接下來,打算走哪一條路?”

      “哪條路?”

      鄭凡有些迷茫了,這怎么又牽扯到了路線之爭了?

      “一條路,是在這個世界平凡安穩地度過余生,我們會保護著您,讓您這一生安穩。

      您可以結婚,可以生子,我們會供奉您吃喝穿用。

      如果選擇這條路的話,那么先前的那個問題,也就不是問題了,不管這個世界到底是不是高武世界還是普通世界,終究,是能夠給普通人一個生存下去的環境的。”

      “那……第二條呢?”

      風四娘笑了,

      薛三笑了,

      樊力也憨厚地笑了,

      瞎子北也笑了,

      大家都笑了。

      “主上,這第二條路,那就是…………”

      說到這里,風四娘忽然身手指了指外面前廳的方向,繼續道:

      “不知道主上發現沒有,咱們的客棧,牌匾上只有客棧兩個字,并沒有前綴。

      當初開客棧時,我們大家伙商議過,但還是決定等主上您蘇醒后再來給客棧加個前綴。”

      “前綴?”

      “是的,主上,舉個例子,是叫同福客棧還是叫新龍門客棧,都憑主上您的意思。”

      鄭凡明白了,

      第一條路,是混吃等死。

      第二條路,是搞事情!

      “主上,您可以好好考慮一下。”樊力這時開口道。

      他是一個厚道人,他認為這兩條路,對于鄭凡來說,是需要深思熟慮的。

      況且,鄭凡才醒來不到兩天不是。

      然而,鄭凡根本就沒過多地考慮,路,只有兩條,不是左邊就是右邊,很明確,很清晰。

      “第二條。”

      答案,很快就給出了。

      干脆利索得讓小桌上圍坐的這幫人都愣了一下。

      就連木盒子里的那塊黑色石頭也在不經意間微微一顫以表尊敬。

      “主上,不再考慮一下…………”

      風四娘的話語里,已經帶著極為明顯的喜悅之情了,但還是在強行按壓住自己的情緒給鄭凡提醒。

      在場其余人,包括一直以“死人臉”著稱的吸血鬼阿銘和僵尸梁程,在此時眼睛里也露出了不一樣的光澤。

      薛三舔了舔嘴唇,身下三條腿越發清晰;

      樊力則是揉捏著自己的指節,發出一陣脆響。

      他們在期待,他們很期待,他們無比期待!

      鄭凡卻很是篤定地笑了笑,道:

      “就是第二條路了,說句不怕大家笑的話,我之前,最喜歡的就是這種刺激恐怖的東西,因為這能讓我興奮,能讓我獲得快感,可惜,在之前的世界里,只能通過漫畫的方式去讓自己領會一下那種氛圍。

      而且,在這個世界里,除了你們,我沒有親人,也沒有羈絆,可以說,我沒什么好牽掛的了。

      退一萬步說吧,我都是自己自殺過的人了,眼前,眼下,在這個世界過的每一天,對于我來說,都是賺的,所以,干嘛還要選擇混吃等死下去?還不如找點有意思的事情去做做,就算是玩完了,就當是游戲結束了,投幣的既然是自己,也就沒什么好后悔的了。”

      大家臉上的笑意更濃了。

      風四娘站起身,把目光看向了坐在那里一直在瞎眼望天的北。

      北點了點頭,雙手放在桌上,很是靈動地輕輕敲擊著,仿佛擺在他面前不是小圓桌,而是一架鋼琴。

      不過,他倒是沒有沉浸在自娛自樂之中,而是開口道:

      “薛三。”

      “嘚。”

      薛三打了個響舌,改為雙腳踩在椅子上,小小的身軀上上下下搖晃著,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

      “虎頭城縣衙你今晚去一趟,朝廷的信件、文書,只要是你覺得有價值的文字,全都帶回來,速度要快,凌晨一點出動,半個小時的時間把東西帶回來,天亮之前,你還得把帶出來的東西原位放回。”

      薛三身材矮小,沒成為魔頭之前,一開始其實是當梁上君子的,這個職業也確實很契合他的身材。

      “曉得。”

      薛三很是激動,晃動的頻率更大了,小船兒蕩起三槳。

      “阿力。”

      樊力雙拳緊握,中氣十足地應了一聲。

      “那家蠻族商隊的領隊不是一直很欣賞你的力氣么,你今晚去找他,就說你已經答應跟他干了,混入他的商隊后,進入荒漠,看看一些風土人情,再看看有沒有適合我們落腳的地方,記住,來回時間,一個月以內。”

      “記得了。”樊力用力地點點頭。

      其實,安排樊力去荒漠查看情況,也是為大家安排一個后路了,畢竟,較之于燕國,還是組織架構更為松散的荒漠更方便眾人安頓。

      “巡城校尉的妻子一直苦于無子,曾在我這里算過一卦,等下午時,我就去主動找她給她送點兒符水過去。”

      緊接著,

      瞎子北的目光落在了風四娘身上,道:

      “四娘,你今晚接客吧。”

      “得咧,待會兒老娘就放出風去,今晚老娘親自接客,價高者得。”

      瞎子北點點頭,大家雖然性格不同,身份屬性不同,但本質上,是一樣的,哪怕看起來再憨憨傻傻的,也絕沒有什么心地純良之輩。

      再加上在鄭凡昏迷的這半年里,大家也都互相加深了了解,等真正運作起來后,配合上自然純熟。

      風四娘是一朵花,一朵嬌艷成熟的花,不過她可從來不接客,只負責管理手底下的那幫姑娘,半年來,虎頭城里對她感興趣的男人不要太多。

      放出風,價高者得,先排除泥腿子,逮一條大魚做入幕之賓,然后再從這條大魚嘴里套取出關于這個世界的一些訊息。

      普通老百姓只知道稀里糊涂地活著,如果沒有大的變局,他們一輩子,大概也就這么活下去了,工作,納稅,勞役,以及生老病死;

      正如這半年以來的客棧諸人,因為層次太低,活動范圍太小,所以瞎子北才說沒見過“高武”世界的東西。

      當然,也有可能是他們在本能地排斥那些東西,只想安安穩穩地等鄭凡蘇醒。

      瞎子北伸手又指向了阿銘和梁程,大家雖然都是普通人了,但至少還保留著一點點特性,梁程能表演個胸口碎大石。

      “阿銘,梁程,你們負責幫四娘,別真出了什么意外弄得賠了夫人又折兵了。

      四娘就算要被吃,也該是讓我們主上先吃才是,否則真是可惜了這塊熟透了的嫩肉了。”

      這個玩笑不好笑,因為不尊重人。

      但大家都在笑,

      包括四娘也在笑,

      笑的同時,還有些害羞地對鄭凡拋了個媚眼。

      他們是一群魔頭,一群殺人不眨眼的魔頭,對這些東西,怎么會在意呢?

      倒是鄭凡,被最后地這個玩笑弄得有些局促不安。

      顯然,是因為自己還沒能融入到他們這個氛圍里去。

      同時,鄭凡也對在這一刻這幫人所表現出來的行動力感到很是震驚。

      在自己昏迷的這半年里,這些人都只是在開店做生意老老實實本本分分,但這并不是他們的天性。

      冥冥之中,在自己身上,似乎有一條線,和他們勾連在一起。

      他們在等待著自己,等待著自己蘇醒,等待著自己…………下命令。

      昨晚,阿銘對自己說的話,再度在鄭凡腦海中回響,自己問阿銘,你們就不對這個陌生的世界有什么好奇心?

      阿銘說:

      在你沒醒來時,那是沒意義的事。

      到最后,瞎子北忽然感慨了一聲,道:

      “要是我們的實力,能恢復,哪怕只能恢復一點點,咱們也能從容得多啊。”

      大家又都沉默了,顯然,這是大家的一個傷心處。

      “那個,這個不急,總能找到辦法的,我們先吃飯吧。”鄭凡這個時候像是個“領導”一樣出來緩和氣氛。

      大家也都給面子的拿起筷子,開始吃喝。

      阿銘默默地吃了一口血旺,然后又默默地吐在了碗里。

      風四娘有些疑惑地看向阿銘,問道:

      “今天廚子做得不好?”

      阿銘點點頭,道:

      “臭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