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6章 血族

  • 魔臨 - 第6章 血族字體大小: A+
     

      從飯后一直到晚上,鄭凡都一個人待在屋子里,在他面前的梳妝臺上,放著那個盒子。

      魔丸,就封印在里面。

      只是很不給面子的是,哪怕是自己已經醒了,哪怕是自己已經坐在他面前了,他也沒有現身出來見一面。

      其實,這個態度,鄭凡早就該想到了。

      他并沒有因為風四娘他們那一口一口的“主上”給叫得飄飄欲仙。

      秦思瑤筆下的風四娘長袖善舞,老鴇嘛,表面功夫自然是能做得滴水不漏,前一秒對你耳邊溫柔地吹氣喊一聲情哥哥喲,下一秒就能把你丁丁切下來剁成好多節做涼拌面筋;

      秦思宇的薛三也是一樣,人前,你侮辱他時,他能被你踹到泥濘里翻滾還為了討你開心學幾聲狗叫晚上能摸到你家里虐殺你全家。

      而恰恰是這二人,對自己的態度,是最熱情的……

      這,做不得真啊。

      估計他們的真實態度,應該是和吸血鬼阿銘差不多,因為他太驕傲了,驕傲得不屑偽裝。

      而自己,對于他們來說,又算得了什么?

      眼下,就連自己手底下的角色魔丸,對自己也是不屑一顧。

      不過,有一點倒是真的要謝謝他們,若是只有自己孤身一個來到這世界,哪怕自己沒昏迷,估計也早沒了吧。

      雖說這些個魔王現在沒了力量,但依然能夠在這陌生的世界里搭起場子過得還算可以,自己也算是沾了他們的光。

      下午時候開始,客棧就開始營業了,陸續有客人上門,等入夜后,前廳那邊的喧囂聲也越來越大。

      生意紅火,挺不錯的。

      只是鄭凡卻沒什么興致出去看看,他才蘇醒,才面對這個局面,他需要靜靜,一個人坐在這里,也懶得想太多,就這么干坐著,也挺好。

      “吱呀……”

      房間門被推開了。

      鄭凡扭頭看過去,進來的是那個自己一開始醒來時正在給自己擦拭身體的少女,記得風四娘好像叫她云丫頭。

      云丫頭端來了飯菜,放在了鄭凡的面前。

      “媽媽說,主……主人您需要一個人安靜,就不打擾您去前面吃飯了。”

      鄭凡聞言,點點頭。

      飯,還是要吃的。

      尤其是今天還看見吃飯的吸血鬼和僵尸后,自己似乎對“人是鐵飯是鋼”這句話有了更深層次的認知。

      正當鄭凡拿起筷子準備吃飯時,忽然聽到了一陣“悉悉嗦嗦”的聲音。

      抬頭一看,

      整個人愣了一下,

      云丫頭居然在脫她自己身上的衣服。

      “這是要做什么?”

      云丫頭咬著嘴唇,俏臉泛紅,帶著一股子輕微哭腔道:

      “媽媽說,讓我從今天開始給您侍寢。”

      鄭凡笑著搖搖頭,揮手道:“不用了,你把衣服穿上。”

      不是鄭凡不食人間煙火想當什么柳下惠,雖說上輩子確實沒正兒八經地談過戀愛,但也不是什么菜鳥初哥。

      會所就像是海綿里的水,擠一擠,總是能找到的。

      只不過后來隨著身體狀況越來越惡化,的確是有好一陣子沒經歷那個事兒了,也沒精力去想那個事兒了。

      雖說醒來后,發現自己身體素質得到了極大的恢復,但他也沒有對這個小女孩兒有什么想法。

      太小了,太禽獸了!

      在這一點上,他的審美其實是和秦思瑤一致的,要是等過陣子,等大家再熟悉熟悉,晚上風四娘來勾搭自己,自己能不能把持得住還真難說,但面對一個小丫頭片子,鄭凡真的是沒什么想法。

      雖說漫畫里,二次元里,確實有很多粉絲對蘿莉范兒的角色癡迷神往;

      但鄭凡不屬于這一類。

      然而,鄭凡拒絕后,云丫頭直接急得哭了出來,

      “主人,你不要我的話,媽媽就要把我丟紅帳篷里去接客了,主人,主人,你就要了我吧,主人,求求你要了我吧!!!”

      在少女的眼里,伺候一個,給這個在媽媽眼里分量很重的男子當侍妾,和去紅帳篷里和那些嬸嬸們一起接客操持皮肉生意,無疑還是眼前的鄭凡更能接受一些。

      鄭凡嘆了口氣,這確實是風四娘的作風,有些性格上的東西,確實是不會被輕易改變的。

      當下,鄭凡只能繼續道:

      “你出去吧,你的事,我會和四娘說的,沒事的。”

      “主人,求求你,主人…………”

      “滾!”

      云丫頭走了。

      鄭凡搖搖頭,所以,有時候太和藹,反而不好。

      用過晚飯后,鄭凡離開了房間,打算出去透透氣。

      走到院子里時,恰好看見樊力一手提著一個酒壇兩邊胳膊下又分別夾著一個酒壇從酒窖里出來。

      “你的手,我讓四娘來幫你包扎一下吧。”樊力有些關切地對阿銘說道。

      先前在酒窖里拿酒時,樊力一個疏忽,導致一壇酒跌落下來,是阿銘伸手抓住了,但他的掌心卻被酒壇邊緣凸起部分劃破了。

      “沒事,我是吸血鬼。”

      “但現在我們都沒有力量了,我覺得,還是需要處理……”

      “就算沒有力量了,我恢復起來,也比你們快,三天時間,應該就能復原了。”

      “好吧。”

      樊力不再堅持,繼續向前走時,看見了鄭凡。

      “主上。”

      樊力很是憨厚地對鄭凡喊了一聲,同時盡自己最大努力向鄭凡彎曲了一下身子,算是行禮了。

      “嗯。”

      鄭凡應了一聲。

      “主上,我去給前面送酒去了。”

      “去吧。”

      樊力提著酒去前廳了。

      而這時,一名身穿著破舊燕尾服的男子從酒窖里走了出來,轉身,鎖門,再轉身,看見了站在院子;枇杷樹下的鄭凡。

      似乎有些嘆氣,似乎有些無奈,又像是在做著一件敷衍的形式流程,

      阿銘右手放在自己左胸口,

      以一種你知道我很沒誠意且我確實也沒誠意地態度對鄭凡行禮:

      “見過主上。”

      “忙完了?”鄭凡向前走了幾步問道。

      吃著他們的,喝著他們的,住著他們的,嗯,至少稍微問候一下吧。

      “今天的酒水,應該是夠用了。”

      阿銘輕輕地伸手整理著自己的袖口,這件衣服,他應該很喜歡,但沒辦法,在這里訂做一件燕尾服實在是太麻煩了,而且也太貴了。

      管賬的是風四娘,她自己都穿得比以前樸素得多了,自然不會允許其他人在穿衣方面太奢侈。

      “有時間,可以聊聊么?”鄭凡問道。

      阿銘認真地看了一眼鄭凡,點點頭。

      鄭凡主動地走到枇杷樹下,坐了下來,然后對阿銘招了招手,示意他也坐過來。

      阿銘走了過來,卻沒坐,回答道:

      “臟。”

      “…………”鄭凡。

      深呼吸了兩下,鄭凡開口問道:

      “這里,是什么地方?”

      “一個,新的世界。”

      “我知道這是一個新的世界,我們是穿越了對吧?還是古代,這是哪個朝代?”

      阿銘搖搖頭。

      “不愿意說?”鄭凡問道。

      “是不知道。”

      “可你們都已經在這里半年了,也不去打聽一下么?”

      “我只負責釀酒。”

      “額………那你說,誰會知道?”

      “瞎子吧,應該會知道一些,他天天在門口坐著。”

      “不是,我們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你們就都對這個世界,這個環境,一點好奇心都沒有么?”

      這讓鄭凡很是費解,到了一個新的地方,肯定是先收集這個地方的消息,以及這個世界的消息啊。

      玩過游戲的都知道開視野有多重要,對于穿越者就更重要了。

      “沒必要。”

      “沒必要?”

      “因為你昏迷著。”

      因為你昏迷著,所以沒必要。

      鄭凡很難以理解這個邏輯,鍋在自己身上?

      阿銘的臉色在此時忽然變得有些奇怪,之前的他,一直很冷酷,很平靜,似乎對大部分事情都漠不關心的樣子,但現在,他給人一種很糾結的感覺。

      似乎要準備說一些,依照他的性格,本不會說也不該說的話。

      “主上,你沒必要害怕我們。”

      “害怕,什么?”

      鄭凡的心事被說中了,但這個時候,似乎直接承認害怕他們,也不是很合適。

      “的確,我們是瞧不起你,很瞧不起你。”

      “…………”鄭凡。

      “但我們不會拋下你,在你昏迷的時候,我們沒有拋下你,現在你醒來了,我們也不會拋下你。”

      這話,有點煽情了。

      怪不得先前阿銘一臉地糾結,的確,這種煽情的話,你讓風四娘和薛三來說,很合適,但他來說,有點……劇本臺詞拿錯了的感覺。

      “不會,拋下我么?”

      “是的,我們不會拋下你,因為當初創造我們的人,最后都丟棄了我們。”

      鄭凡心里一顫,這句話透露出來了一個重大信息,他們,他們,他們知道自己是漫畫里的人物!

      “我們,都是被拋棄的人。”阿銘的臉微微抬起,似乎是在看著月光,繼續道:“他們拋棄了我們,但你沒有。”

      在工作室解散后的三年時間里,其他人都改行了,只有鄭凡,還在默默堅持著給昔日同伴的太監漫畫做著更新,每部漫畫都會盡自己能力去續上幾畫,讓他們的故事,得以延續。

      “所以,我們是不會拋棄你的。”

      阿銘的臉色,開始變得嚴肅起來。

      瞧不起你歸瞧不起你,但,我們會繼續喊你主上,也絕不會拋棄你。

      “謝謝。”

      鄭凡覺得自己現在也就只能說這兩個字了。

      “因為主上你一直昏迷著,所以,除了賺點錢在這里生活下去,等著你蘇醒以外,其余的任何事情,對于我們來說,都是沒有意義的。”

      “我明白了。”

      鄭凡很嚴肅地點點頭。

      “瞎子北可能對這里的環境知道的多一些,你可以去問問他。”

      “好的,我現在就去。”

      鄭凡對阿銘笑了笑,轉身走入了前廳。

      而繼續站在枇杷樹下的阿銘,則舔了舔嘴唇,他不喜歡剛剛說話的語氣,也不是很喜歡剛剛說話的內容,但說出來之后,似乎感覺心里舒服了不少。

      低下頭,

      看向自己的手部,

      阿銘的目光里忽然閃現出了一抹異色,

      因為,

      掌心的傷口,

      愈合了!

      ————————

      發書第一天,發了六章,兩萬多字了,龍手上存稿也不剩幾章了。

      感謝大家對龍的支持,新書,新的故事,新的起航,新一場的陪伴,唔,至少,新書期時,大家每天的推薦票還是給龍吧。

      感謝大家的打賞。

      最后,

      莫慌,抱緊龍!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