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5章 草臺班子

  • 魔臨 - 第5章 草臺班子字體大小: A+
     

      開飯了。

      現在是上午,距離用餐的時間,還有點早,但早也就早唄,為了特意慶祝“主上”蘇醒,早一點開飯那是一點問題都沒有。

      吃飯的地方在后院,也就是鄭凡蘇醒的房間隔壁。

      一張圓桌,

      坐著七個人。

      正首位置是鄭凡,在其左側,是風四娘,右側則是那位瞎子。

      這個瞎子,是阿秋筆下的漫畫角色,阿秋的父親是一名公職人員,因公犧牲,具體的情況她沒和大家說過,估計也就她的男友梁程知道一點。

      但阿秋在《瞎子》這一部漫畫里所塑造的“北”這個角色,卻帶著一種極為血腥的執法模式,私設公堂,懲罰犯人,絲毫不講究人道,手段也是極為殘忍,屬于怎么發泄怎么來。

      但“北”這個人,現實里,卻給人一種很平和很開朗的感覺,笑呵呵的,沒什么脾氣的樣子。

      座位的安排,自然也是有講究的,風四娘和北坐在鄭凡兩側,至少能夠讓飯桌上的氛圍不會太僵。

      吸血鬼阿銘和僵尸梁程自然是坐在對面,按照風四娘的想法,他們倆端著飯碗蹲門口吃最好,甩著那冰冷冷的臉給誰瞧呢?

      至于薛三,上不得臺面,距離主上太近怕影響主上食欲;

      樊力則是太過于木訥,動不動就想找人聊聊削人棍的心得,在沒確定主上是否擁有重口味抗性前,風四娘也不敢讓他太靠近主上。

      “來,舉杯,歡慶主上蘇醒,從今天開始,我們就有主心骨了!”

      風四娘帶頭,

      大家也都起身舉起了酒杯,

      其余人也都跟上。

      干杯之后,就是吃飯。

      鄭凡是餓了,到底是一個有勇氣自己“結束”自己的人,在度過一開始的驚愕和迷茫之后,眼下倒是能挺有胃口的對付眼前的飯菜。

      飯桌上,

      樊力拿著一個特大號的飯碗,菜吃得不多,扒飯那叫一個香;

      薛三拿著一個雞腿,美滋滋地啃著。

      阿銘則是專門對付面前的那一盆羊血旺,梁程則是啃著羊骨。

      北吃得很慢,也很悠哉,是眾人里,吃相最文雅的一個。

      借著這個機會,風四娘開始給鄭凡介紹這里的情況。

      首先,

      自然是大家的出現。

      那就是半年了,

      半年前的某一天,總共八個人,一起出現在了一處荒漠邊緣。

      這里面,自然是有鄭凡的。

      但其余人都蘇醒著,唯有鄭凡還是昏迷的狀態。

      大家就扛著昏迷的鄭凡,慢慢摸索周邊,后來,選擇了這處荒漠邊緣的小城當作落腳點。

      此刻大家所在的地方,算是一個客棧,但這個客棧兼具著不少娛樂項目,有點像是現代的娛樂會所,吃喝玩樂睡都能在這里得到滿足。

      風四娘自然是老本行生意,這些人里,其實也就只有她有經營的頭腦。

      在這處客棧里,風四娘手下有十來個姑娘,專門用來接客。

      舞臺是拿來表演節目的,薛三負責扮相小丑,或者說說評書講講故事,而梁程則是表演一些雜技,胸口碎大石或者喉嚨頂長矛什么的。

      阿銘負責釀酒,他釀的酒在這座小城里很有名氣。

      瞎子北則是在客棧門口擺了一個算卦攤,能忽悠一個是一個。

      至于樊力,負責砍柴和一桿苦力的事兒。

      所以,這家客棧的生意一直以來還不錯,在這個小城里,已經算紅火的了。

      接下來,風四娘則開始數落了,她數落說樊力雖然干活多,一個人能頂三個人,但他一個人,能吃五個人的飯量!

      老實木訥的樊力聞言,抬起頭,憨憨地笑了一下,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但馬上又繼續低下頭扒飯。

      風四娘又開始數落瞎子北早先開始還能騙不少肥羊,大家盤這個鋪面做生意的啟動資金就是靠瞎子北忽悠來的,但最近幾個月,他的客戶越來越少了,而他卻不著急,整天準時出攤,也不招呼客人也不想著商業轉型吸引客戶,只是悠哉悠哉地坐在門口曬太陽,然后再在飯點的時候準時進來吃飯。

      瞎子北聞言,有些無奈地笑笑,道:

      “虎頭城,也就這么一點地方,也就這么一點人,肥羊也就那么兩三只,我也沒有辦法。”

      風四娘瞪了瞎子北一眼。

      其余人,她倒是沒法數落,吸血鬼阿銘釀的酒,銷量一直很好,一些往來這里的車馬隊有時也會特意來這里買酒,薛三的表演和說書也賣力,就是梁程,雖然不愿意,但你要他去表演雜技吸引客人,他也是照做了。

      至于自己,里里外外的,都是她在操弄,而她手底下的那一批姑娘,更是旱澇保收的財源。

      當然了,風四娘也是不開心的,這大概是在她的所有系列里,所開過的最磕磣的一家妓院了,手底下的姑娘,嬌嫩的沒有,會琴棋書畫的也沒有,大部分年紀和她差不多大,有的,她甚至得喊人家姐姐。

      沒辦法,虎頭城靠近荒漠,苦寒之地,這里的人消費水平有限,很多都是往來的馬隊特意過來泄個火,也不需要窯姐們懂什么吹拉彈唱,能讓自己哆嗦出來就行了。

      對于風四娘來說,這就相當于是讓米其林大廚跑去路邊攤做燒烤……職業幸福感簡直低得令人發指。

      不過,

      聽到這里時,

      已經填下不少食物的鄭凡不得不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有一件事,

      讓他極為疑惑,

      環視整個桌子,

      吸血鬼阿銘、瞎子北、樊力、薛三、梁程,再加上這風四娘,按理說,都應該是魔頭一般的人物,怎么現在一個個地都窩在這個小城里做起了普通人的營生?

      這似乎,和他們的人設以及畫風,極為不符啊。

      所以,鄭凡開口問道:

      “這半年來,你們都是在這里,賺錢生活么?”

      聞言,

      樊力停止了扒飯,

      薛三咬住了雞腿,

      阿銘放下了筷子,

      梁程皺眉看著骨頭,

      風四娘也止住了絮絮叨叨的話頭,

      最后,

      是瞎子北發出了一聲苦笑,

      道:

      “主上,自第一天,我們醒來后,就發現了一件事……”

      “什么事?”

      “那就是,我們都,變成了普通人。”

      “…………”鄭凡。

      普通……普通人?

      這個回答,這個現實,讓鄭凡是完全始料未及。

      不過,冷靜下來想一想后,忽然又覺得是那么的合情合理。

      吸血鬼阿銘都在吃毛血旺了,僵尸梁程都在啃骨頭了,一堆魔頭,居然一起蝸居在這邊地小城里頭賺錢養家糊口……

      如果不是失去了力量,他們怎么可能會接受這種生活?

      就算是體驗生活,也不可能體驗半年吧?

      倒是有一個好消息,那就是在聽到他們說自己變成普通人后,鄭凡心里的壓力,其實是小了不少。

      沒了牙的老虎,雖然依舊能一巴掌抽死自己,但至少比原來沒那么可怕了不是?

      而且,雖然不知道為什么,他們都喊自己“主上”,有種認自己為主的意思,但真要自己一上來就駕馭這幫全盛時期的魔頭,自己可能還真沒那么膽量。

      似乎這個話題有點揭人傷疤了,飯桌上的氛圍一下子下降了不少。

      鄭凡深吸一口氣,然后看向坐在自己身邊的風四娘,有件事,他其實早就想問了,但一直憋到現在。

      “魔丸,在哪里?”

      《魔丸》,是鄭凡自己漫畫中的主角,一個兇焰滔天的男嬰,帶著一股與生俱來的強橫怨念。

      說句不好聽的,論起人物塑造,論起恐怖氛圍,論起劇情刺激,工作室里的其他人,是真的比不過自己的,也可以說,《魔丸》這部漫畫,是工作室所有出品漫畫中,最極端的一個。

      連帶著魔丸這個角色,也是這七個魔王之中,最恐怖的一個。

      但不管怎么說,魔丸,畢竟是自己親自畫出來的。

      在座的這六個人,雖然自己也在之前那三年時間里,給他們的故事都續了幾畫,但畢竟是別人的故事,別人的角色。

      只有魔丸,是自己的。

      創作者對于自己的作品,很多時候都有種類似看孩子的即視感,說魔丸是鄭凡的兒子,這話,真的一點都不夸張。

      如果魔丸在這里,鄭凡心里能安穩很多。

      就比如古代的將軍打仗,你手底下沒有自己的嫡系,能穩當么?

      然而,

      這個問題卻讓風四娘有些尷尬,似乎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回答。

      邊上,坐在那里的阿銘則是站起身,離開座位后進了房間,很快,抱著一個盒子走了進來。

      將盒子往鄭凡身前桌子上一放,阿銘很冷冰冰地道:

      “他,在里面。”

      “嗯?”

      鄭凡有些詫異地伸手,將這盒子打開。

      原本,鄭凡還以為是魔丸出了什么意外,里面裝的是他的頭顱,因為他是嬰兒,雖然這盒子小了點,但裝他一個腦袋似乎也夠了。

      但等打開盒子后,

      發現盒子里只是一塊黑色的石頭。

      “這是……魔丸?”

      風四娘有些嫉妒地掃了一眼盒子里的石頭,道:

      “主上,他說他沒有肉身,不需要吃飯,不需要喝水,所以,不需要工作,就把自己封印在這塊石頭里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