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4章 7魔王!

  • 魔臨 - 第4章 7魔王!字體大小: A+
     

        如果不是此時正坐在椅子上,鄭凡認為自己會直接摔到地上。

      這是風四娘,貨真價實的風四娘。

      那么,

      自己現在又在哪里?

      “主上醒了,主上,您終于醒了,奴家等了您半年了。”

      漂亮的女人哭的時候也很美,一如真正的帥哥剃了平頭也一樣帥。

      風四娘雖然早不是什么小姑娘了,但她的風情萬種,卻是那些小姑娘根本學不來的。

      她是秦思瑤筆下的人物,在創作這個人物時,秦思瑤才剛進入大學。

      似乎年輕的女孩總想著急于褪去青澀,她們會學化妝,學打扮,好讓自己快速成熟起來,而真正上了年紀的女人,往往又會不惜一切地讓自己看起來盡量年輕。

      秦思瑤在設計和畫出風四娘這個角色時,應該是帶有一種她視角上對一個成熟女性、一個御姐的幻想;

      且因為站在女孩的角度上,反而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主上,剛剛云丫頭來告訴奴家時,奴家還不信呢,奴家是真的不敢相信,不不不,奴家是怕這丫頭片子騙奴家,再讓奴家空歡喜一場。”

      風四娘直接走到了鄭凡面前,

      “噗!”

      將鄭凡擁入懷中。

      是的,

      不是身為男性的鄭凡將風四娘擁入懷中,他屬于被擁入的一方。

      不過也是,以鄭凡身體現在的虛弱,也不可能真的支撐起一個成熟女人的重量,畢竟,風四娘還挺高的,并不屬于嬌小類型。

      隔著裙紗,感知著柔軟,以及那絲絲不斷沁入鼻腔的肉香,

      這似乎是一件很讓人享受的事情,尤其是對于雄性生物來說。

      但鄭凡心里現在有太多太多的疑惑,心思根本就不在這上面,且剛蘇醒虛薄的身子,只能算是蔫吧淋濕的柴火,想點燃也難。

      最重要的是,風四娘是一個很喜怒無常的人,她很擅長將那些男人一個個迷得神魂顛倒,然后用各種匪夷所思地方式去折磨他們,手段之殘忍,讓人頭皮發麻。

      這種女人,你想對她想入非非,難度太大。

      鄭凡記得當初《風四娘》漫畫連載時,鄧歌還調侃過秦思瑤,說秦思瑤這是有被迫害妄想癥,明明還沒談過戀愛了,卻已經在腦子里臆想出無數種折磨自己以后出軌老公的方法了。

      風四娘在度過一開始的激動之后,似乎覺得這樣子把鄭凡摟入自己懷里有些不妥,所以馬上后退兩步,再度屈身行禮下去:

      “主上,四娘剛剛失態了,請主上恕罪。”

      主上?

      這是風四娘一直對自己的稱呼。

      難不成,這是她在和自己玩兒角色扮演?

      等玩兒開心后,再把自己慢慢炮烙?

      不是鄭凡慫,也不能怪他想太多,實在是思瑤的這部漫畫內容實在是太過豐富,且鄭凡也曾幫思瑤補過不少后續劇情,對風四娘這個角色自然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主上,來,他們如果知道您醒來了,肯定也會很開心的。”

      風四娘溫柔地將鄭凡攙扶起來,

      說是攙扶,

      但實際上和架起來差不多。

      他們?

      他們是誰?

      一頭霧水的鄭凡被風四娘架著出了房間,進入了一個小院子,院子里就一口井一棵枇杷樹,面積不大。

      應該是前廳后院的格局,前面的二層樓建筑是店面,后頭小院子加這一排平房是員工住的地方,和現代的一樓是店面二樓是睡覺的房間一脈相承。

      在即將離開院子抵達前廳時,風四娘停下了腳步,架著鄭凡向這個小房間里看去,這個房間的門很窄,里面也有點昏暗。

      借著不多的光亮,可以看見里面堆放著好幾層的酒壇,里面,應該是個酒窖。

      一名身穿著燕尾服的男子正站在一壇開封的酒水面前,手里還拿著一個長桿勺,像是在品酒,又或許是在檢查酒水的品質。

      燕尾服,很現代的裝束了,之前那個幫自己擦拭身體的少女明顯是中國古代人的裝束,但眼前這個人的裝束,反差感也著實大了一些。

      這會兒,鄭凡自然是不會來得及去思考自己身上穿著的這套衛衣和靴子也明顯是現代的款式,與這里是一樣的格格不入。

      “阿銘,主上醒了,主上真的醒了!”

      風四娘激動地對立面的人喊道。

      阿銘,阿銘?阿銘!!!

      難不成……

      里面的燕尾服男子手持著長桿酒勺向門口這邊走了幾步,使得其面容終于清晰了起來。

      這是一張很是蒼白的面容,有點像是古代喜歡涂脂抹粉的公子哥,但比那些公子哥們,眼前的這個男子身上更多出了一抹妖異氣息。

      他身上的燕尾服也明顯很是破舊了,一些地方還有明顯的縫補痕跡。

      阿銘,

      他真的是阿銘!

      這張臉,這個人,鄭凡曾畫過許多次,在工作室解散后的三年里,他一小部分時間是拿來畫一些可以變現的漫畫賺取自己去荷蘭安樂死的資費,還有大部分時間則是在幫自己那些朋友們的太監作品續命。

      吸血鬼阿銘,

      他,

      居然也在這里!

      這一刻,鄭凡似乎終于有些明白了風四娘先前說的“他們”,到底是怎么個含意。

      在這個世界里,不僅僅是他和風四娘,還有其他,其他的……漫畫故事里的主角,那些……魔王們!

      不過,一個穿著夜禮服的吸血鬼拿著長桿酒勺站在中國風的酒窖里,好像有點過于不和諧。

      他的身份好像更適合搭配紅酒,

      搖晃的紅酒杯,嘴唇像染著鮮血……

      阿銘的目光落在了鄭凡身上,像是在仔細地打量著他。

      這種打量,不帶謙卑,甚至,還不是平等的關系,隱約間,帶著一種高高在上的俯瞰。

      至少,依照鄭凡的個人感覺來看,眼前這個吸血鬼阿銘,他對自己的態度,和風四娘,有著極為巨大的區別!

      他,看不起自己!

      阿銘這個角色,是鄧歌塑造出來的,而鄧歌這個人,平時看起來大大咧咧的,但工作室里的人都清楚,他心里,可傲著呢,事實也證明鄧歌確實有傲氣的資本,工作室解散后,兩部由他負責領導制作的動畫電影大爆,一時間成為了資本方眼里的香餑餑。

      而阿銘,則是鄧歌性格的繼承者,且和鄧歌不同的是,他因為是漫畫角色的原因,比鄧歌少了太多的約束,在《吸血鬼阿銘》的漫畫故事里,他面對任何的對手,都不會服軟,也不會認輸,更不會去虛以委蛇,而是從一而終地選擇正面掀桌子的方式去和對方拼命。

      “放肆,還不拜見主上!”

      風四娘的低喝聲傳來。

      阿銘眼睛微微一瞇,

      右手放在了自己的左胸位置,

      微微低下了頭,

      開口道:

      “參見……主上。”

      風四娘似乎被阿銘的敷衍態度氣得不行,又怕鄭凡生氣,只能對鄭凡小聲道:

      “主上,別理他,他就這種死人脾氣,咱們去前面,見見大伙。”

      話音剛落,鄭凡就被風四娘又架起來,進了前廳。

      前廳面積就比較大了,有點歌舞廳加舞臺班子混合體的既視感,當然了,也依舊是復古風。

      “喲,這是?”

      風四娘和鄭凡剛進來,就聽到了一聲驚呼。

      鄭凡扭頭看去,看見一個身高快到兩米的大漢,大漢赤膊著上身,背上背著一大捆的木柴,左邊腰間還掛著一把破損的柴刀。

      砍柴人,樊力!

      許強的漫畫角色。

      一個老實木訥的漫畫角色,沒有趣味的主角,喜歡砍柴,也喜歡砍人,最喜歡把人砍成人棍拿在手里欣賞。

      “樊力,參見主上!”

      樊力的態度比先前的阿銘要恭敬多了,也沒放下背上的木柴,直接單膝跪了下來,很是誠懇。

      他的嗓門又大,像是擴音喇叭一樣。

      這時,

      舞臺上正對著一塊巨石敲敲打打的青年忽然轉過身,目光投射了過來。

      鄭凡感應到了他的目光,也看了過去,在這時,鄭凡的大腦忽然有些恍惚,仿佛,他看見了當年工作室的伙伴再次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梁程……

      不,

      他不是梁程,

      他是梁程筆下的僵尸角色!

      只不過,這個角色也叫梁程,同時,在設計這個角色時,梁程也將其畫得和自己模樣很相似。

      這位僵尸梁程單手撐在石塊上,嘴角帶著笑,看著這里,看著鄭凡。

      而在舞臺的另一側,一個打扮得跟小丑一樣的侏儒有些夸張地發出了一聲尖叫,直接在舞臺上朝著鄭凡跪伏了下來,帶著哭腔或者是帶著唱腔一般地呼喊道:

      “天吶擼,主上,您終于醒了,小三子給您請安了!”

      薛三單膝跪了下來,三條腿,格外清晰。

      而這時,

      門口走進來一個瞎子,瞎子年紀不大,手里拿著一條竹竿兒,一邊用竹竿兒在面前戳戳戳一邊手抓著門框跨過了門檻,

      笑呵呵道:

      “這么熱鬧啊,提前開飯了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