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眾神世界 » 第一百三十八章 蘇業的見解

  • 眾神世界 - 第一百三十八章 蘇業的見解字體大小: A+
     

      “我們很感興趣。”凱爾頓道。

      蘇業想了想,道:“首先,雅典目前的階層分配非常不均衡,可以說只有兩層,貴族和平民,至于奴隸,我也想說很多,但除了債務奴,外邦的奴隸不在討論的范圍。或者說,實際只有貴族掌握權力。這就導致,憑借自身努力不斷成長的魔法師和戰士,哪怕到了黃金層次,也沒有多少權力和權利。”

      “隨著戰爭的頻繁出現,這些中低層的魔法師和戰士成為影響雅典的主要力量,而且這些人通過戰爭、掠奪、狩獵、探索等等積累了足夠的財富。但是,我們發現,貴族對戰爭的貢獻、對城邦的貢獻越來越低。此消彼長之下,中低層的人必然積累了相當大的怨氣,也必然積累了相當強烈的需求。如果不能滿足這些人的需求,雅典必然大亂。哪怕強如貴族,也必然妥協,他們不可能殺光平民留下一個純貴族的世界。”

      眾人輕輕點頭。

      “其次,就是城邦形態與國家形態不同。我們雅典是很大,但終究是城邦形態,都是住在一座城市里的人。波斯不同,波斯是一個帝國,他們的城市如同麥粒灑在地上,無窮無盡,任何一座城市的毀滅,都不會影響大局,所以上層不會在乎下層百姓。雅典城不一樣,哪怕一條街區被毀滅,都會震動每一個雅典人。”

      “這種城邦形態,不算奴隸,注定讓雅典公民認為人與人的關系差距不是特別大,不會像波斯那樣,百姓把波斯王當成神靈一樣崇拜。而城邦形態和國家形態還有各種各樣的不同,比如人口,比如抗災害能力,等等等等,都迫使上層不能無視平民的利益。”

      法斯特贊賞道:“這個角度很獨到,很精辟!”

      凱爾頓和奈德爾和連連點頭。

      “第三點,就要涉及到文化和生活狀態。哪怕是半神家族,也不存在永久的一家獨大……”

      蘇業陸續說了五點,同時也隱藏了一些激進的觀點。

      “那個神秘組織沒有邀請你,真是他們的失誤。”法斯特嘆息道。

      “那么,你認為梭倫會如何改革。”奈德爾。

      蘇業反而非常謹慎,雖然藍星的梭倫的改革很有名,但這里的梭倫不可能用相同的改革方式。

      藍星古希臘的梭倫改革,恢復了曾經出現過的公民大會,然后創建四百人議會、公民陪審法庭、改變律法以及建立新階級。

      在梭倫之前,古希臘是根據血統劃分階級,改革后,是根據占有財產劃分階級,根據年收入用分為五百斗麥級、騎士級、牛軛級和日傭級。

      很顯然,這個世界的雅典更注重力量而不是財富。

      蘇業道:“不出意外,梭倫會打破貴族和平民的二級階層,添加新的階層,可能一種,也可能兩種。比如,在平民和貴族之間,創建一個‘騎士階層’,讓這些人,擁有和貴族相近的權力。或者,恢復曾經出現過的公民大會,讓部分雅典公民也有資格參與雅典的政務。我感覺,為了爭取支持,梭倫會廢除債務奴,畢竟堂堂雅典公民因為欠錢就被迫淪為奴隸,實在太殘酷了。不過,梭倫大概沒精力去管那些外邦奴隸。”

      “你的想法有些驚人。”凱爾頓道。

      “不好說。”奈德爾道。

      法斯特嘆了一口氣,道:“我現在真想直接把你搶到軍中,用軍中的力量培養你。可惜,我不能耽誤你,柏拉圖學院才是你最好的成長之地。”

      “將軍,您難道完全相信了蘇業的鬼話?”凱爾頓驚訝道。

      法斯特正色道:“不要小看這個年輕人。因為,就在前不久,米泰亞德大將也說過,雅典需要一個新的中間階層,而且,雅典也可能恢復公民大會,甚至還說過,債務奴也應該被廢除。我當時只以為他是有感而發,今天才明白,他應該看到了什么,表達了自己的看法。兩個人,幾乎不謀而合。”

      “對不起將軍,我犯了錯誤。”凱爾頓不敢跟法斯特頂嘴,因為法斯特最討厭明明錯了還強詞奪理。

      法斯特表情變得和悅,他拍拍蘇業的肩膀,道:“我一定會把今天的事告訴米泰亞德大將,他一定會非常喜歡你。可惜,你的位階太低,快點成長吧,雅典需要你!”

      凱爾頓突然發現,今天晚飯的沙拉好像放了太多的檸檬汁,自己從胃里到口里都泛著酸味。

      他從未見過法斯特將軍這樣稱贊一個人,而且還如此年輕。

      “將軍您過獎了。不過有一點您說的對,我還太年輕,需要不斷積累力量。”蘇業道。

      到了山門近處,馬車進入旁邊的街道,找了一個地方停下,幾個人下車,步行前往市政廣場。

      這個時候,市政廣場已經人山人海,數以萬計的雅典公民來到這里,而且人數越來越。

      市政廣場和附近的道路上,竟然有許多魔法師在不斷釋放懸浮光輝,讓這里變得猶如白晝。

      蘇業甚至看到,許多平民流著淚向這里狂奔。

      隨著人流不斷前行,蘇業等人終于抵達市政廣場。

      在市政廣場的最深處,一座臨時搭建的木臺上,一個身穿白色長袍的老者站立在那里。

      老者只有頸部有一圈金色的項圈,沒有帶著魔法胡子擴音器,但他說的每一句話,都能傳遍全城。

      蘇業遠遠地看著那人,回想起之前的路上有關梭倫的信息,發現梭倫實際年齡不過四五十歲,但看上去接近六十歲。

      或許是梭倫的相貌非常滄桑,當他說出那些話的時候,讓人更加信服。

      梭倫要比想象中清瘦一些,眼窩微微內陷,黃褐色的皮膚有些松弛,并不高大威猛,但是,他的聲音里充滿力量,他的雙眼中充滿激情。

      梭倫的眼中,仿佛倒映著全希臘的光芒。

      或許,是他的目光照亮全希臘。

      這個時候,梭倫開始宣布自己的一些政治主張。

      “我認為,雅典最大的不公平、最大的罪惡、最大的黑暗,就是在否定努力!一個人,用盡一生的努力,成為黃金魔法師或黃金戰士,但依舊可能被貴族當狗一樣對待!這是何等的荒謬!”

      “這些戰士和魔法師,與波斯人戰斗,與魔獸戰斗,他們的尸骨遍布全希臘,而貴族們呢?坐在家里享受奴隸的服務,而那些奴隸,很可能就有陣亡英烈的家人!這是何等的不公!”

      “我認為,雅典需要新的階層,一個承認努力的階層,一個公平的階層,一個貴族不能隨便踐踏的新階層!”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