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眾神世界 » 第一百三十四章 蘇式道歉

  • 眾神世界 - 第一百三十四章 蘇式道歉字體大小: A+
     

      法斯特看向凱爾頓,露出詢問之意。

      凱爾頓一攤手,心道自己和蘇業認識這么久,根本就沒聽說過什么蘇式道歉。

      哈克不由自主摸了摸腰間的短劍劍柄,道:“兩位看看身上帶著什么,拿出一兩件,就是蘇式道歉。”

      凱爾頓恍然大悟,轉頭看向哈克,是個人才啊!

      以前怎么沒看出來,不過,為什么還是在幫蘇業?

      哈恩納斯和安德列也露出恍然大悟之色。

      安德列快速低頭掃了一眼身上,黑鐵魔法器不能拿,有失身份。空間戒指也不能送,太珍貴,送出去會被打斷腿,那么……

      安德列一狠心,從左手中指中擼下一枚青寶石戒指,放在桌子上,道:“這枚藤蔓之戒是青銅魔法器,一天可以釋放三次藤蔓術。普通的木系魔法需要種子當施法媒介,但制作這枚戒指的是一位木精靈,有木元素血脈,所以這枚戒指的法術不僅格外強大,也不需要消耗種子。”

      蘇業一聽就知道是好東西,藤蔓術是青銅魔法,能在地面生成大范圍的堅韌藤蔓,弱的敵人會被活活勒死,強大的敵人也會被暫時困住。

      蘇業在想藤蔓術的好處,安德列還以為蘇業不滿意,無奈地道:“我隨身帶的金雄鷹并不多,只有一千多,全歸您了。”

      安德列說著,手放在桌子上,就見金雄鷹宛如緩緩蠕動的金色巖漿一樣,在他手前不斷涌出,最后鋪滿一部分桌面。

      蘇業看著金幣,搖搖頭,心道我蘇業像是敲骨吸髓的人嗎!

      安德列一看蘇業還不滿意,再次一狠心,竟然從頭發里抽出一條薄薄的黃金貼片,像是一條窄窄的柳葉,小拇指長寬,藏在較長的頭發里很難被發現。

      安德列緩緩把黃金柳葉放在藤蔓之戒旁邊,帶著無法掩飾的肉疼,道:“這是一件能主動保護主人的青銅魔法器,別看只是青銅級別,但實際儲存著一個白銀冥界魔法,死亡之蛇,在主人遭受突然傷害的時候,會攻擊敵人,是保命之物。市價不會低于三千金雄鷹,相當于普通白銀魔法器。很難買到。”

      安德列一邊說,一邊看著心愛的寶物,這次,他是真心疼了,這種寶物真的少。

      蘇業一聽是冥界魔法,頓時來了興趣,這東西相當少見。

      冥界魔法是好聽的稱呼,這種魔法還有另一種叫法,死靈系魔法,在魔法界,被歸類為暗系魔法。

      死亡之蛇是實打實的白銀位階冥界魔法,把白銀魔法封入青銅魔法器,威力不減,必然消耗很多亡者之魂。

      哈恩納斯呆呆地看著兩件重要的魔法器和一小桌子的金幣,心道安德列算你狠!

      “這是我的神力裝備。雖然是青銅級,但價格等同于白銀魔法器。”

      哈恩納斯是戰士不是魔法師,他心疼地摘下自己的純黑色軟皮護腕,放在藤蔓之戒的旁邊。

      “這是治愈護腕,雖然也是黑鐵級,但封印的不是普通法術,而是神殿祭司才能制作的圣術治愈術,一天能用三次,效果遠遠超過水系的治愈術。這種裝備,在外界很少流通,只有大貴族獻祭之后,才能獲得。這已經是我能拿出最珍貴的美物了,希望您不要嫌棄。我……我身上沒有空間之戒,一共只有三百多金雄鷹。”

      哈恩納斯解開腰間的魔法金袋,將里面三百多金雄鷹全部倒入桌面,然后緊張地盯著蘇業。

      蘇業拿起奈德爾贈送的魔法金袋,輸入魔力,就見桌面上的金雄鷹像活了一樣,發出清脆的呼啦啦的撞擊聲,如同金色之河流入金袋中。

      與此同時,蘇業把兩件魔法器和一件神力裝備收走。

      凱爾頓眼睛都綠了,他這輩子都沒見過這種道歉法,也沒見過這么輕松的收獲。

      那件治愈護腕,是他用錢買都買不到的美物,這種神殿物品,只在貴族之間流通。

      如果還有機會晉升黃金,凱爾頓愿意拿一半的財富換治愈護腕。

      哈克看著安德列和哈恩納斯,只覺兩人為屋子送來了溫暖,暖到骨頭縫里。

      法斯特和奈德爾相視一眼,意識到之前還是小看了蘇業,不僅敢敲貴族,不僅敢敲倆,而且還連環敲。

      簡直是平民之光!

      安德列發現蘇業的目光還在自己身上亂瞄,急忙道:“不知道,您對我們的蘇式道歉是否滿意?”

      蘇業想了想,吃頓飯的工夫,四萬貨款,一座紫羅蘭餐廳,兩件魔法器,一件神力裝備,一千五百金雄鷹,半成股份,額外五千金雄鷹加魔法金袋,一位圣域將軍的友情。

      還行吧,一般般。

      蘇業點點頭。

      安德列如蒙大赦,忙道:“那邊的宴飲還在繼續,我就不打擾諸位了。蘇業先生,希望以后我們還有機會合作。”說完落荒而逃。

      哈恩納斯暗罵安德列,自己這個主人不能就這么一走了之,不,是前主人。

      就在此時,大地震動。

      這一次和上次雅典娜的注視不一樣,不是緩慢震動,而是猛地巨震。

      隨后,外面傳來喊叫聲。

      透過門口,隱隱看到外面天光明亮,紅霞亂閃。

      “開始了!跟在我后面,不要遠離!”法斯特立刻起身,快速掃視所有人,大步向外邁去。

      “小心一些,你跟緊將軍。”凱爾頓立刻囑咐蘇業,讓蘇業跟上去,自己在蘇業身后保護。

      蘇業意識到有大事發生,急忙快走幾步,跟在法斯特身后。

      走出紫羅蘭餐廳的正門,天空光芒閃爍。夜幕下,一個又一個人在房頂之上奔跑,還有法師緩緩浮空。

      所有人都望著西北方向。

      天空之上,強風吹襲,仿佛吹倒了染料鋪。

      天幕上流淌著紅色的火云之河,偶爾有黑色、紫色、藍色等各種顏色綻放,混在一起鋪開,如同瑰麗的天空之海。

      艷麗的天空之海中,仿佛有無數海獸在廝殺。

      “這是……”蘇業猜到有強者在戰斗。

      但離得太遠了,少說有五十多公里。

      法斯特微微矮身,正要跳躍,回頭看了一眼蘇業,道:“站好,別慌張。”

      說完,他伸手搭在蘇業的肩頭。

      蘇業感覺自己變成了一塊木板,被法斯特一手抓住,輕松提起,然后法斯特輕輕一跳,跳上房頂,直奔附近一座較高的鐘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