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眾神世界 » 第一百三十三章 不熟

  • 眾神世界 - 第一百三十三章 不熟字體大小: A+
     

      即便是現在,凱爾頓也不敢流露出不悅的表情,只能握著拳頭,心中滿是無奈。

      “如果新商會組建成功,紫羅蘭餐廳歸屬新商會,我們會慢慢掌握商會,然后把您排擠出去,收益更大。蘇業先生,這件事我只是被慫恿,一切都是安德列在出謀劃策。我跟您無冤無仇。您放心,今晚我就把安德列的罪行在貴族圈宣揚,但是……請您和奈德爾副會長幫個忙,千萬別說跟我有關系。不然……不然我父親會打死我的,而且,我的祖母大人會傷心的,她老人家年過八十,經不起折騰了。”

      說完,哈恩納斯努力地擠出眼淚,是真的。

      不過不是出于對祖母的關愛,而是恐懼被發配到窮鄉僻壤或死在波斯人的刀下。

      法斯特、凱爾頓、奈德爾和哈克都驚呆了。

      這可是堂堂英雄家族的第三順位繼承人,地位一點不比圣域戰士差,哪怕是在貴族區,也是橫行霸道的人物,去任何地方都會被奉為上賓,哪怕被波斯俘虜,也會好好對待留著換贖金。

      這樣一個大人物,在這里裝哭?

      法斯特看著哈恩納斯,忍不住長長一嘆,阿加拉家族的人,已經被酒色消磨了意志。

      “法斯特大叔,我是您看著長大的,請您幫幫我。”哈恩納斯看著法斯特,眼中充滿哀求之色。

      法斯特更加無奈,轉頭看向蘇業。

      蘇業點點頭,看向安德列,道:“安德列同學,看來卡洛斯的事,沒有讓你吸取足夠的教訓啊。”

      安德列擦了擦額頭上的汗,道:“蘇業同學,你誤會了。我之所以找上哈恩納斯,純粹是看上新商會的前景。畢竟,我很喜歡吃凱爾頓沙拉,我很相信凱爾頓的眼光。我不會因為那日賽會的事情找你麻煩,我不是那么小肚雞腸的人。你不信問問哈恩納斯,我在貴族中的口碑一直很好。”

      “我跟他不熟。”哈恩納斯低頭道。

      安德列怒視哈恩納斯,哈恩納斯向另一側扭頭,不去看安德列。

      哈恩納斯心中冷笑,不過是看安德列家族勢大,不好撕破臉皮罷了,以后一定要遠離這個災星,當弟弟害死哥哥,當朋友差點害死朋友,害完卡洛斯害尤金,現在輪到自己倒霉了。

      蘇業點點頭,道:“我相信,你在貴族中的口碑一直很好。”

      安德列充滿感激地看著蘇業,心想這人其實也挺好的。

      “但是,離開貴族,你就像一頭瘋狗亂咬人,雖然你自認為是君王在懲罰平民。”蘇業冷冷地看著安德列。

      安德列無比尷尬,強忍心中羞愧,道:“我承認,我不應該貪心,這座商會不屬于我。為了表示我的誠意,我們特羅斯家族愿意從新商會進貨,而且是先付錢后拿貨。”

      蘇業突然微微一笑,道:“很好,我接受你的道歉,但進貨這件事,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您說。”安德列長長松了口氣。

      “第一批的貨物,價值不能低于三萬金雄鷹。”蘇業道。

      安德列愣了一下,三萬金雄鷹能買下一座小村鎮了,但還是咬著牙點點頭,道:“好。”

      “剛才只是前半個條件,后半個條件是,按市場價。”蘇業再次微微一笑,心道你還想賺錢?想得美。

      “啊?”安德列蒙了。

      誰家進貨按市場價進?不都按進貨價嗎?

      凱爾頓看著蘇業,心中給蘇業豎起大拇指,真是太狠了,比貴族心都黑!

      哈恩納斯老老實實低著頭,恨不得找個法師把自己隱身,生怕蘇業也讓自己進貨。

      “怎么,你要反悔?”蘇業問。

      安德列一咬牙,道:“您放心!三個月……不,在新餐廳開業的當天,我就能湊夠這筆錢!對了,哈恩納斯家的店鋪也不錯,他家也能分擔一些。”

      哈恩納斯猛地抬頭瞪著安德列,恨不得一拳打碎這個雜種的頭。

      自己已經倒搭一家餐廳,如果再答應賣貨,損失太大了。進什么價賣什么價,哪家貴族也受不了這么折騰。

      別的商鋪的進貨價都低于市價,賣得越多賺得越多,自己家是賣得越多賠得越多,商鋪成本,人力成本,各種成本都要折算在里面。

      “聽說你們家族最近有點困難,就進一萬的貨吧。”蘇業道。

      哈恩納斯心里很不是滋味,怎么一個平民魔法學徒會覺得英雄家族有點困難,瞧不起誰呢?

      “行!”哈恩納斯干脆利落地答應。

      凱爾頓看到這一幕,心里樂開花,短短一晚上,賣出四萬金雄鷹,而且是按市價賣的,蘇業簡直是全希臘最神奇的銷售大師。

      法斯特有些哭笑不得,看蘇業這賣東西的狠勁,越來越相信他有戰略目光。

      軍中最缺這種人才!

      連英雄家族都敢敲,而且一敲敲一對。

      奈德爾笑得眼睛瞇成一條縫,甚至有把蘇業拉進柏拉圖商會的沖動。

      蘇業點點頭,道:“現在,你們可以道歉了。”

      安德列和哈恩納斯愣了一下,然后相視一眼,滿腦子疑問,剛才的不算道歉嗎?

      “我錯了!”哈恩納斯彎腰低頭,額頭重重磕在桌子上。

      法斯特都被驚了,英雄家族的人這樣做,和跪地磕頭的差別已經不大了。

      “我錯了!”安德列一看哈恩納斯這么狠,自己要是輕了,之前的認錯前功盡棄,一咬牙,猛地彎腰。

      砰!

      聲音比哈恩納斯的小一點。

      “哎呦,不小心碰到頭了。”安德列急忙捂著額頭,小聲嘀咕一句。

      凱爾頓一臉呆滯,還能這么掩飾?這和不掩飾有什么區別?這就是普通人和貴族的區別嗎?

      蘇業靜靜地看著兩個人。

      兩個人呆呆地看著蘇業,這真是兩個人能做到的極限了。

      如果堂堂英雄家族的人跪地求饒,那就是在逼全家族反擊,甚至會獲得其他貴族的同情。

      “我們……道歉了。”哈恩納斯小心翼翼道。

      “我需要蘇式道歉。”蘇業緩緩道。

      哈恩納斯和安德列相互看了看,疑惑不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