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眾神世界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打開

  • 眾神世界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打開字體大小: A+
     

      狂戰士德林緩緩放下肩頭的狼牙棒。

      狼牙棒碰觸地面,木質地板發出吱呀的輕響。

      緊握狼牙棒的不再是一只手,是雙手。

      狂戰士的肩膀,微微下沉,宛如即將騰躍的魔虎。

      哈恩納斯和安德列相視一笑。

      安德列道:“法斯特將軍,您誤會了,我們并沒有強行攻擊蘇業的企圖,只要您愿意,可以隨時帶著凱爾頓和蘇業離開。只不過……哈恩納斯剛剛向戰神山的貴族事務司舉報蘇業以平民之身,侮辱貴族。不出意外,現在貴族事務司的人,應該已經來了吧。”

      安德列話音剛落,門外便傳來一個聲音。

      “尊敬的圣域狂戰士閣下,您能不能讓一步?”

      德林向后一步。

      “您能不能再讓一步。”

      德林沒好氣地白了一眼身側那人,再次后退一步。

      就見一個身穿白色長袍的中年人面帶微笑走了進來,這人的左胸前,佩戴一枚橄欖葉徽章。

      他先是向場內微微彎腰施禮,道:“見過諸位,我是貴族事務司的迪特爾,聽說有尊貴的英雄家族的人舉報平民侮辱英雄,所以我來調查。如果調查屬實,將請相關人員回貴族事務司進接受審判。”

      哈恩納斯立刻指著蘇業道:“迪特爾先生您好,是我舉報這個叫蘇業的平民魔法學徒,他侮辱我的先祖。這家紫羅蘭餐廳,現在名氣低微,但卻是當年的英雄之所,這間屋子,曾有英雄甚至半神蒞臨。這個人竟然為了錢財,要求我換掉名字,翻新重建,等于毀掉一座英雄之地。我認為,他在侮辱我們阿加拉家族,也在侮辱大英雄阿加拉。”

      “這件事情非常嚴重!我想,戰神山會特別關注此事。”迪特爾望向蘇業,雙目之中帶著濃厚的威嚴。

      蘇業笑了笑,右手輕輕摸著裝有古老信物布袋的繩子,道:“不愧是大貴族,要整治一個平民,有無數種方法。在來之前,我還真不明白為什么選擇紫羅蘭餐廳這個地方,現在終于明白了。迪特爾先生,看來跟以權謀私相比,我要翻新這家餐廳的罪名更大啊。”

      “看來,蘇業先生不僅不敬英雄,還不敬我們戰神山啊。”迪特爾緩緩挺直身軀,面容冰冷。

      “我可以為他作證,他并沒有侮辱任何人,只是在談生意。”法斯特道。

      迪特爾微微一笑,道:“法斯特先生您放心,到了審判之日,我們一定讓您出庭作證。戰神山,永不犯錯。”

      法斯特深吸一口氣。

      迪特爾代表戰神山,代表全雅典。

      哈恩納斯與安德列再次相視一笑。

      用別的大人物牽制柏拉圖商會,用貴族事務司和圣域狂戰士牽制法斯特,是他們計劃的一部分。

      兩個人又看了凱爾頓一眼,又移開目光。

      兩個人從來都沒有考慮牽制這個人。

      最后,兩個人的目光落在蘇業面前桌子上的布袋。

      安德列笑道:“我知道,你還是不死心。這種古老信物對你們這些平民來說,可能是保命的東西,但是在我們眼里,太過尋常。更何況,有不少小貴族,也喜歡弄這些把戲。對了,你可能不知道,真正的大貴族,用來盛裝古老信物的布袋,都是上好的魔獸皮,上面畫著現在的家徽或標志。我身上正好帶著。”

      安德列說完,從空間之戒中拎出一個小布袋。

      和蘇業那很普通的布袋不一樣,他的布袋是絳紫色的,布袋的正面繡著兩柄戰矛,戰矛的中間,是一條三眼狼頭。那是英雄特羅斯最成功的戰利品,一頭半神魔狼。

      “看到了嗎?”安德列輕輕晃了晃華麗的古老信物布袋,然后收入空間戒指。

      門口的哈克看著這一幕,眼中的哀色更濃。

      這個時候,他更明白為什么蘇業之前非要找有信譽的大貴族合作,這就是跟沒信譽的大貴族合作的結果,也是一個大貴族侵吞平民財產的場面。

      哈恩納斯高高在上地俯視坐著的蘇業,笑道:“你可能不知道,今天的英雄家族宴飲是真的,我喝了很多酒,也是真的,當然,我的酒量很好很好。我們早就聽說你有另一家貴族的支持,所以特意舉辦了這次英雄家族的年輕人聚會。無論你這枚信物屬于哪一家,我們都可以請這家的人來。”

      蘇業已經從尼德恩老師的魔法信中知曉這家貴族的身份,他看了看布袋,抬頭緩緩道:“這布袋不打開,你們還有機會認錯。一旦打開,就不是認錯能解決的了。”

      “看來他還是不死心,哈恩納斯,你看看那是哪家的古老信物,確定后把人請過來。”安德列高高抬著下巴。

      這一刻,他的心中充滿暢快。

      哈恩納斯笑著彎下腰,笑著抓起布袋,笑著解開繩結,笑著從里面拿出古老信物。

      哈恩納斯的笑容僵在臉上,仿佛凝固的石膏。

      他的手猛地一抖,沉重的石牌就要掉落,急忙重新抓緊,然后緩緩放在桌子上。

      接著,他用哆哆嗦嗦的雙手,把布袋慢慢鋪平,還扯了扯邊緣,讓布袋更加平整,然后如同虔誠的信徒一樣,雙手捧著石牌,緩緩放在布袋上。

      仿佛祭司在碰觸最神圣的物品。

      他的手一直在抖,嘴唇也一直在抖。

      安德列盯著那石牌,盯著石牌上的眼睛,右手抓著桌邊,手指死死地扣著木桌,指甲都已經開裂,依舊沒有感覺到疼痛。

      貴族事務司的官員迪特爾看著那石牌,手臂緩緩扶住門框。

      法斯特則疑惑地看著那石牌,他是新晉貴族,真沒見過這枚古老信物。

      柏拉圖商會的副會長奈德爾突然瞪大眼睛,好像想起什么,猛地起身,用盡全力一拍桌子。

      砰!

      凱爾頓全身一顫,差點跳起來。

      奈德爾大罵道:“你們兩個人,讓偉大的阿加拉和特羅斯蒙羞!讓所有貴族蒙羞!我為你們兩個人感到恥辱!我以柏拉圖商會副會長的身份宣布,永遠中止與你們兩個人的合作!蘇業先生,不用說了,您是我們柏拉圖商會永遠的合作伙伴!魔法金袋和半成股份,都是您應得的。”

      安德列還能保持最基本的鎮定,那個官員臉色就跟涂了黃色染料似的,好像再不吃點魔藥十秒后能死在這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