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眾神世界 » 第一百二十四章 飲主

  • 眾神世界 - 第一百二十四章 飲主字體大小: A+
     

      蘇業卻道:“沒有必然的成功,只有必然的收獲。法斯特將軍所謂的幸運,是憑借一步一步的收獲,抓住了機會。不幸運的人,不是沒有機會,而是沒有足夠多的收獲。”

      凱爾頓辯道:“必然的收獲,積累多了,自然就變成必然的成功。”

      蘇業嘆了口氣,道:“成功是外求,收獲是內求,不一樣。”說完,蘇業便不再說話。

      “這……”凱爾頓本能覺得蘇業在狡辯,可又覺得蘇業說的有一些道理。

      法斯特嘆道:“不錯。這個道理,我是在晉升圣域前夕才悟通。現在我相信,之前對波斯大軍的判斷,完全是你的想法。侍者,上酒,我必須要與這個少年干一杯。為了我們共同的見解,為了米泰亞德大將的勝利,也為了雅典這顆冉冉升起的新星!”

      侍者急忙把酒送上來。

      “你決定比例。”法斯特把水壺和酒壺一起推到蘇業面前。

      凱爾頓羨慕地看著蘇業。

      希臘人不喝純酒,喝葡萄酒必須摻水。如果自己喝,摻水多少隨意。

      但稍微正式的場合,只有主持宴飲、會議或聚餐的主持人即“飲主”,才有資格確定水與葡萄酒的比例。

      這次哪怕不是正式的宴飲,讓一個少年當飲主也顯得過于特別。

      蘇業立刻推辭道:“法斯特將軍您太客氣了,我只是個魔法學徒,又是小輩,不能這樣。”

      “你還沒當過飲主吧?”法斯特問。

      “沒有。”蘇業老老實實道,自己連正式的宴飲聚會都沒參加過。

      凱爾頓心里嘀咕,在有圣域貴族的正式場合,自己別說當飲主,都沒資格喝酒,只能給別人倒酒。

      “今天,你就是這里的飲主。”法斯特道。

      “不敢當不敢當,沒有這個道理。”蘇業推走酒壺水壺。

      蘇業心里沒太重的尊卑觀念,不覺得飲主有什么了不起,但在一位可敬的長輩和強大的戰士面前,必須要保持應有的謙虛。

      “今天的飲主,不是現在的你,而是未來的你!我相信,你將來一定會成為偉大的魔法師,像柏拉圖大師一樣偉大!”法斯特又把酒壺水壺推給蘇業。

      凱爾頓眨眨眼,這是什么情況,怎么感覺像是堂堂圣域戰士拍魔法學徒的馬屁?

      蘇業心道,怎么有種商業互吹的感覺?

      “法斯特將軍,我真不能這樣,這樣實在太僭越了。”蘇業道。

      一旁一直不說話的奈德爾微笑道:“你算是法斯特將軍的子侄,長輩請優秀的年輕人當飲主,并不過分。”

      法斯特哈哈一笑,道:“對,就是這樣。你再推辭,就是不敬重長輩。”

      一些年輕人的確會在宴飲上當飲主,但只是名譽上的飲主,實際就是高級侍者,幫著倒酒打雜。

      蘇業無奈道:“好吧,長輩有令,后輩不敢違抗。這次的宴飲葡萄酒,比例要一比二,我如同水,長輩如同酒,我不應該與長輩齊平。”

      三個人輕輕點頭。

      蘇業起身,確定好酒量和水量,緩緩把水注入葡萄酒的酒壺中。

      這個時候,大門再次打開,酒壺中的酒味,竟然被門外更濃烈的酒氣沖走。

      滿屋子的酒味濃烈十倍。

      蘇業一邊倒酒,一邊看向門口一個卷發年輕人。

      高大英俊的青年人面色紅潤,長袍的腰間有一灘酒水污漬,扶著門框,目光直直地看著蘇業和酒壺水壺。

      “我走錯地方了……”年輕人正要轉身,侍者苦笑道:“哈恩納斯少爺,沒錯。”

      “嗯?是法斯特大叔,奈德爾會長。”哈恩納斯稍稍清醒,努力保持身體挺直,然后微微搖晃著向兩人彎腰行禮。

      “哈恩納斯少爺。”凱爾頓立刻彎腰行禮,哈克不說話但也彎腰行禮。

      英雄家族的族長親子,地位之高遠超想象。

      法斯特和奈德爾隨之站起。

      “你今天又喝了多少?”法斯特笑道。

      “嗝……”哈恩納斯打了個酒嗝,無奈道,“本來準備早點來,但被一些朋友攔住了,都是英雄家族的朋友,脫不開身,抱歉,抱歉,讓各位久等了。”

      法斯特哈哈一笑,道:“無所謂,反正我已經習慣。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蘇業,作為我的子侄,擔任今天的飲主。當然,你不能再喝了。”

      哈恩納斯木然地點點頭,用呆滯的目光看著蘇業,腦子好像轉不過彎來,他看了看法斯特,看奈德爾,看凱爾頓,看哈克,看侍者,最后盯著蘇業看。

      “你先坐著醒醒酒,我們先干一杯。”法斯特也不把哈恩納斯當外人。

      蘇業分別為法斯特、奈德爾和凱爾頓倒上酒,四個人手持酒杯,碰觸酒杯,各自喝了一口。

      希臘人的飲酒一直講究適量。

      “嘖……”

      這是蘇業第一次喝這里的葡萄酒,本來就很酸,再摻上水,有股說不出的怪味,再加上少年人味蕾敏感,小臉頓時皺起來。

      “哈哈……”三人開懷大笑,孩子就是孩子。

      “主人來了,我們開始談正事吧。不過,我只是聯絡人,沒有那個什么股份,就不過度參與,四位股東詳談吧。”法斯特笑著靠向椅背,不再說話。

      其余四個人相互看了一眼。

      蘇業輕咳一聲,道:“既然我是商會和餐廳的發起人,那我就不客氣了,本次聚會由我主持,如何?”

      凱爾頓點點頭。

      奈德爾也點頭。

      “我也想主持。”哈恩納斯說話的時候,仿佛有兩片烤牛肉夾住他的舌頭,含糊不清。

      “如果你酒醒了,我可以讓賢。”蘇業表情平淡,沒有笑容,也沒有不悅。

      凱爾頓和法斯特相視一眼,都浮現無奈的表情,

      奈德爾依舊笑呵呵的,一言不發。

      “我沒醉……”哈恩納斯身體晃了一晃。

      蘇業沒有說話。

      蘇業對新商會給予厚望,這是自己魔法之路的重要基石,第一天就遇到這種人,很失望。

      但是,真正好的股東太難找,畢竟相信一個十幾歲孩子的人太少,連凱爾頓都是在賭。

      蘇業盡力保持溫和,道:“那么,哈恩納斯先生,你對商會的名字,有什么看法?”

      “名字?我想好了,就叫哈恩納斯商會!哈哈……”他一邊說一邊快樂地笑起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