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眾神世界 » 第一百零八章 二百七十五桶

  • 眾神世界 - 第一百零八章 二百七十五桶字體大小: A+
     

      尼德恩嚴肅的表情稍稍緩和。

      黑須笑嘻嘻地看著短粗的小胖手,道:“現在你欠我276桶酒了,減去今天這桶,是275桶。”

      尼德恩臉上浮現既心虛又怪異的表情,輕咳一聲,道:“你知道我的為人,我不會害你,但是,為了我的學生,我只能這么做。”

      “做什么?”黑須還是笑嘻嘻。

      “記憶消除。”

      黑須緩緩張大嘴巴,隨后面露驚恐之色,拔腿往外跑。

      尼德恩右手一指黑須,戒指外放一道赤紅色的光線,落在黑須身上。

      定身術。

      噗通……

      黑須倒在地上,全身失去控制,只有眼睛散發著奇異的光芒,憤怒、疑惑、痛苦、哀求、破口大罵……

      尼德恩讀懂老朋友的眼神,微微一笑,想了想,右手一抓,從虛空中抓出一個透明水晶瓶,水晶瓶的標簽上,標注出施法材料:忘憂粉。

      一種由多種魔法藥草混合而成,用于增強魔法“記憶消除”。

      黑須的眼神中又出現變化。

      尼德恩再次讀懂了。

      砸碎你的頭骨!

      尼德恩搖搖頭,道:“老同學,何必呢?反正你會忘記這次的痛苦。畢竟你這張大嘴巴壞了不少事,經常引來殺身之禍,當年咱們班的同學,沒少被你連累。對,你沒猜錯。每到這個時候,你就會明白,為什么你偶爾會在奇怪的時間醒來,為什么我會欠你這么多桶酒。”

      黑須的目光再度一閃。

      小壞水!

      尼德恩笑了笑,一動法杖,開始施法。

      昏睡術。

      黑須用力瞪著尼德恩,用力,用……

      呼……

      黑須昏睡過去。

      尼德恩無奈嘆了口氣,實際上自己一共只對黑須用了三次記憶消除,這個魔法終歸是有輕微的后遺癥,不到萬不得已,盡量不用。

      但是,這一次不能不用,因為蘇業的畫太驚人了,涉及到以后非常關鍵的東西,不能讓黑須泄漏。

      至于別人對黑須用了多少次記憶消除,尼德恩就不知道了。

      尼德恩再一次施法,但這一次,他的施法速度格外慢,咒語的每一個音節都念得格外精確。

      記憶消除如果亂用,會致人癡傻。

      所以,和記憶消除術一同被開發出來的,還有降智術,效果拔群。

      一道綠色光線從尼德恩的法杖中冒出,落在黑須的頭頂。

      輕微的滋滋聲過后,尼德恩收起法杖。

      “啊……”

      黑須突然睜開通紅的雙眼,雙手抱頭,痛苦地在地上打滾。

      好像有百萬大軍在他頭顱中激戰。

      “唉……”

      尼德恩沒有出手,現在任何其他治療性或撫慰性的魔法,都可能影響記憶消除。

      黑須足足掙扎了十分鐘,才口吐白沫,一翻白眼,昏死過去。

      “都說了這個世界很殘酷,讓你回地底世界養老,你就是不聽……”

      尼德恩說著打開酒桶,先是用舀了一些潑在他身上,然后伸手捏開黑須的嘴,一揮法杖,酒水成流,像是一條尿線落入黑須的口中。

      明明已經昏迷,但黑須竟然主動吞咽。

      痛苦的表情變得無比安詳,甚至還有點愉悅。

      足足灌了黑須半桶酒,尼德恩才停下。

      尼德恩無奈地看了黑須一眼,兩尺長的手杖輕輕敲擊左手心,法杖光華一閃,解除封鎖咒。

      尼德恩推開門,發現蘇業正在觀察矮人們,便走過去,叫了蘇業一起向外走。

      “事情辦妥了?”蘇業問。

      “他喝多了,明天再來,今晚我送你回家,一起聊聊,到門外再開口。”尼德恩道。

      蘇業一肚子疑惑,但知道現在不是抖機靈的時候,一言不發。

      走出矮人工坊,走出柏拉圖學院,又走了兩條街,蘇業耳邊傳來尼德恩的聲音。

      “不要慌張,我用魔力傳音,這是白銀法師就有的能力。如果是戰士,要到圣域才能做到。從現在開始,你不要說話,只聽我說。”

      蘇業輕輕點了一下頭。

      “我知道你一肚子疑問,但從今天起,不準再畫那種畫,不要讓任何人看到,包括我,包括柏拉圖學院的所有人。直到你晉升黃金法師為止。具體原因,你不需要明白,等你明白了,自然會做出判斷。”

      “當然,你可以繼續用普通的方式畫畫,可以偶爾在線條上表現出色一點,不要在其他方面太過出色,尤其不要畫出立體感,這是重中之重。”

      蘇業心中浮現三個字,立體感?

      “至于黑須,已經被我使用記憶消除,忘記今天發生的事,最多是記得我和你來這里,跟他喝了一頓酒。我也在魔法中加了一點料,讓他明天會痛快地同意幫你打造新式餐具。當然,如果賠了,一切由你承擔,反正你魔源徽章多。”

      蘇業在心里嘀咕,實際上,可能再過一兩百年甚至幾十年,新式餐具就會有人使用,現在應該也有人用,但用的不多,用得不夠規范而已。

      這種完全符合人類需求和歷史趨勢的商品,永遠不可能賠錢,最多是傳播速度快慢而已。

      尼德恩繼續道:“克倫威爾登門拜訪,又舍不得動你,最根本的原因,是你有價值。你有幫他突破傳奇的價值。直到現在,他應該還會想方設法收你入門,讓你成為他的弟子。”

      “一個優秀的弟子,不僅能啟發他,不僅能讓他參與文章署名獲得額外的魔源徽章,不僅能發揚他的傳承,更能成為他成長的動力。真正的優秀魔法師,能從任何人身上學到進步的方式。至于極少數對待弟子的方法,我不便多說。”

      “所以,不要想著新畫法能換魔源徽章,畢竟再多的魔源徽章,都比不上你的命。魔法議會就是個漏風的破屋,哪怕你用別人的名義甚至隱藏名字發布新理論,也可能會暴露。但是,等你晉升黃金法師,哪怕暴露,也有一定的自保之力。”

      “克倫威爾,是貴族派法師,是對手,但不是敵人,所以我相信他雖然想用極端的手段,但最終不會真用。雅典之外的魔法師不一樣,希臘之外的魔法師對你更不會有任何顧忌。你如果只是創造一些人人都能用的學習方法,他們雖然會覬覦你,但沒必要冒著得罪全雅典的風險。”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