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眾神世界 » 第99章 考驗

  • 眾神世界 - 第99章 考驗字體大小: A+
     

      蘇業正色道:“我這個人,從小有個優點,就是擅長分清邊界。實話實說,在仲裁過程中,我是把您當幫兇的。但離開議事廳,您是魔法議會的內閣議員,是智慧的魔法師,是有成就的大師,您說的每一句話,我都應該學習。我還有個非常好的習慣,尊重有成就者的成就。”

      克倫威爾哈哈一笑,道:“好,很好。在仲裁會上,我是偏向卡洛斯。”

      “您真是一位誠實的智者。”蘇業道。

      克倫威爾隨后微微一笑,道:“那么,你認為,我會為了一個貴族廢物,讓自己深陷泥潭嗎?”

      蘇業愣了一下,收斂內心的情緒,思索幾秒,道:“您這么一說,我才意識到。有時候,異端比異教徒更該死。您如果為了他引火燒身,也就不會成為圣域大師。所以,即便柏拉圖大師不出面,即使沒有最后智慧女神的注視,您最后也會判我勝利。”

      克倫威爾道:“異端和異教徒的比喻很貼切。實際上,在你說出傳奇身份論的時候,我就已經做出決定。這次來,是感謝你的傳奇論。”

      只有用傳奇大師的身份要求自己,才能成為傳奇大師。

      蘇業當然記得這句話,這句話的背后,關聯多個相當大的體系。

      “您客氣了,我就是隨便一說。”蘇業道。

      “你可以隨便一說,但我不能隨便一想。”克倫威爾看了一眼蘇業。

      蘇業一臉茫然,好像不知道克倫威爾說什么。

      “你,有沒有興趣當我的弟子?”克倫威爾緊緊盯著蘇業的眼睛。

      蘇業的眼睛瞬間瞪大,眼中閃過一抹驚奇,還隱隱透露著一抹喜意,但又很快地掩飾住。

      弟子和學生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學生只是隨便教教,跟養雞養豬一樣。

      弟子就是半個兒子,用盡全力栽培,當接班人培養。

      蘇業苦笑道:“能成為圣域大師的弟子,是一生的榮耀。能成為克倫威爾大師的弟子,是全雅典人一生的榮耀。但是……我已經加入柏拉圖學院,不適合離開。”

      “你可以轉入貴族學院。”

      “我不是貴族。”

      “我可以讓你是。”

      蘇業目瞪口呆。

      克倫威爾右手一翻,一枚銀戒指閃過淡淡的光華,一條十厘米長的百節水晶水蛭在他的手上輕輕蠕動,又精致又詭異。

      “這就是你們平民喜歡嘲笑的貴族水蛭,真名叫血脈水蛭,可以分析出一個人的血脈組成。隨便找出一個人,身上必然會追溯到古老血脈。隨便一條古老血脈,都有貴族分支。只要那一家貴族愿意接受你,那么,你的名字將進入貴族譜系。”

      蘇業心想怪不得經常聽說一些平民突然成為貴族,原來有這種騷操作。

      “不過,這種事情,可能會東窗事發吧。”

      “不會,除非他們能否定那條古老血脈的所有貴族,以及……所有用這種方法晉升貴族的貴族。”克倫威爾微笑道。

      “我是外邦人。”

      “只要你不是北歐人、埃及人或波斯人,哪怕是羅馬人都沒關系。更何況,你必然有希臘人血脈。”

      “這……”蘇業表現得猶豫不決。

      克倫威爾微笑道:“此次仲裁會,我一開始的確是想幫卡洛斯。只不過,后來改變了。”

      兩人相互看著,蘇業不說話。

      克倫威爾繼續道:“后來的目的,是在考驗你。”

      蘇業不說話。

      克倫威爾繼續道:“在破椅子最后開口前,我已經給‘戰神山’發出書信,作為引薦人,引薦你入貴族。這也是我的權力。”

      蘇業沒想到,這個克倫威爾竟然有如此魄力。

      戰神山是雅典城中的一座小山,上面有一座宏偉的建筑,名為戰神宮。

      戰神宮內,是雅典的最高管理機構的辦公之地,而這個機構便以戰神山為名,掌握全雅典。

      戰神山內,最高地位的執政官由半神家族擔任,只有英雄家族和傳奇家族的人有資格擔任重要職位,而圣域家族之中,若家主不是圣域,沒有資格擔任職務,只能旁聽。

      戰神山也是雅典最強戰力的象征。

      戰神山中有半神。

      讓一位圣域大師親自出面,甚至告知戰神山,這個待遇之隆重,超乎想像。

      上一次得到相似待遇的,是柏拉圖學院的四杰。

      “我并不是貴族。”蘇業道。

      “只要你進入貴族族譜,那么,你一定是貴族,除了神靈,沒有誰能否定你的身份。”克倫威爾道。

      “是啊,也不過是神靈的一句話而已。”蘇業臉上浮現淡淡的微笑。

      克倫威爾無法理解蘇業的這句話,他努力思考,但就是無法理解。

      蘇業看到克倫威爾臉上的表情,不知怎么的,想起尼德恩老師讓同學們花三秒回答的柏拉圖問題。

      “我一直是平民。”蘇業道。

      克倫威爾的臉色突然微微一變,這句話太熟悉了。

      數年前,他的老師與他一起找到亞里士多德,希望亞里士多德加入貴族學院。

      亞里士多德,是落魄貴族的后裔。

      最后,亞里士多德說了同樣的話。

      他的老師說,柏拉圖說過這種話。

      柏拉圖是貴族。

      他的老師還說,蘇格拉底也說過這種話。

      蘇格拉底同樣是貴族。

      “為什么?”克倫威爾的眼中重新浮現多年前的疑惑,這疑惑仿佛是一顆頑石長在他的眼中,越來越大。

      “我只能用時間回答。”蘇業道。

      “那么,你拒絕了我的邀請?”克倫威爾的表情有些失落,但沒有生氣。

      “或許,等您成為傳奇大師的那一天,我會成為您忠誠的弟子。”蘇業道。

      克倫威爾懶洋洋白了蘇業一眼,道:“在驢子面前放胡蘿卜的把戲,不要用在我們身上,至少不適合用在一位圣域身上。”

      蘇業誠懇地道:“您真是一位智者,但說實話,我并不清楚未來的方向,我只知道,我想成為傳奇。同時,我非常感謝您的認可。我希望,在我以后的道路中,可以向您請教魔法。”

      “真的?”

      “真的。”蘇業很認真。

      克倫威爾的眼神突然變得無比復雜。

      他又想起幾年前和老師的對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