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眾神世界 » 第92章 巨眼

  • 眾神世界 - 第92章 巨眼字體大小: A+
     

      羅隆摸了摸額頭,低頭看了一眼皮衣,短短一場仲裁會,自己已經把皮衣摳出拳頭大的洞,這衣服不能穿了。

      羅隆完全想象不到蘇業是怎么想出這些東西的,乍一看好像也不是很難,可問題是,任何事情都不能只看表面,都不能只靠感覺。

      別的不說,現在全校師生都知道了費曼技巧,能一直保持使用費曼技巧學習的能有多少人?

      百分之一都不到。

      更何況,蘇業不僅僅能保持使用費曼技巧學習,還能總結提煉出來,這個難度不是一般高。

      雷克的臉上浮現一抹苦笑,喃喃自語:“到底誰才是天才?”

      吉米也是一臉茫然。

      艾伯特一直在咽唾沫,差點把嗓子咽傷著。

      “唉,這是幸運女神的親兒子吧……”艾伯特最終只想到這一個可能。

      除了少數學生在拼命學習這個技巧,大多數都在議論紛紛。

      而老師們,那些大師們,則一直在思考費曼技巧和學習金字塔,甚至受金字塔的啟發,相互間交流討論。

      卡洛斯呆呆地站在大廳中,感覺自己被世界拋棄了。

      他一開始覺得全世界都是黑的,只有一束神界光芒照在自己身上,自己很孤獨。

      但孤獨久了,他突然發現,原來全世界都是亮的,只有一道黑光罩住自己,就自己一個人孤獨,全世界都很快樂。

      卡洛斯看向蘇業。

      蘇業閑著沒事,開始研究巨眼玩。

      卡洛斯覺得蘇業可能在羞辱自己。

      夜色漸深,蘇業的肚子咕嚕嚕直叫,然后鬼使神差地打開魔法書,翻開食堂菜單。

      在仲裁會上點餐。

      卡洛斯看了蘇業一眼,確定蘇業就是在羞辱自己!

      蘇業搖搖頭,可惜,這里不是食堂,有菜單,但無法點菜,只能餓著。

      蘇業發現三位大師完全沉迷在研究費曼技巧和學習金字塔中,掃視四周,看到卡洛斯離自己挺近。

      于是,蘇業問:“你除了申請費曼技巧,還申請了幾個我的方法?”

      所有人豎起耳朵,瞪大眼睛。

      “還有……都是我自己想的!”卡洛斯怒道。

      “好好好,我不跟你爭,除了以教為學,你還申請了地圖記憶法對吧,還有別的嗎?”

      卡洛斯仔仔細細把蘇業的話在腦海里過了五遍,發現沒有陷阱,道:“我只申請了以教為學和地圖記憶法。”

      “把你申請的地圖記憶法給我看看。”蘇業道。

      卡洛斯沉默不語。

      拉倫斯一揮手,一點白光飛出,沒有落在蘇業書上,而是落在“巨眼”上。

      全校師生全都看到。

      卡洛斯差點哭了,自己老師的老師太狠了,太欺負人了,明知道自己可能是盜竊……不,我不能這么想!

      蘇業看了一遍,搖搖頭,對霍特道:“你覺得他這個方法對不對?”

      霍特猶豫半天,老老實實道:“和我學的一模一樣。”

      所有同學和老師也看了一遍地圖記憶法,挺簡單的東西,這次應該不會出問題了。

      卡洛斯強行擠出微笑,道:“既然霍特也是這么用的,你總不會又編造出一大堆假重點假本質來吧?”

      蘇業面對卡洛斯,嘆氣道:“霍特這么說,情有可原。你可是要把我逐出柏拉圖學院的人,你可是五年級的黑鐵魔法師,你可是班級前十名,用我方法用了那么久,最后和霍特一模一樣?太讓我失望了!”

      眾人一愣,哄堂大笑。

      霍特也跟著笑,可總覺得自己好像不應該笑。

      卡洛斯滿臉羞紅。

      隨后,所有同學都看到,眼前的光幕被蘇業打了一個大大的紅叉。

      之后,蘇業先說了一遍自己教給霍特的地圖。

      黃色陸地與藍色大海交界處的魔法塔聳入云中,馬車環繞;北方冰天雪地中,獸魂奔跑,一艘大船破冰前行;兩河之間,神燈參天,飛毯亂飛;埃及的大沙漠中,金色沙漏頂天立地,埃及金字塔漫天飛舞……

      “這個地圖記憶法,實際由多重方法組成。一個是圖像記憶法,這是我從別人那里聽來的,然后進行了分析。卡洛斯,你說一下為什么圖像記憶比文字記憶更容易?”

      卡洛斯沉默不語,像極了上課走神被老師叫起來提問的倒霉孩子。

      蘇業解釋道:“因為我們人類創造文字的歷史很短,學習文字的時間也短,但一出生很快會看景象,所以記憶圖像的能力更強。圖像記憶法就是……”

      “卡洛斯,你說我為什么在地圖記憶中加了顏色和動態?”

      卡洛斯還是沉默不語。

      蘇業繼續解釋道:“因為人不喜歡單調的顏色,我們對鮮艷的顏色記憶更深。特意讓里面的東西動起來,因為人眼更擅長捕捉動的東西……”

      “還有一個是夸張記憶法。卡洛斯……算了,問了你也不回答。因為,我們總是會忽略那種平常的東西,對那些奇特的東西記得更牢固,所以我讓里面重要的東西特別巨大……”

      “至于最后,我為什么不在地圖上添加更多東西?這跟我們的記憶能力有關,我發現,我們大多數人,在記一個到四個數的時候非常容易記住,但從記5個數開始,就開始變難。所以,我認為人類的記憶是分塊的,一次只能記四塊,當然,也會偶爾減少,比如像卡洛斯這種,我懷疑最多只能記三塊……”

      等蘇業說完,所有人都用憐憫的目光看著卡洛斯。

      之前他們就已經相信了蘇業,這次分析總結記憶法,則像是最后的天降隕石,狠狠砸在卡洛斯這顆搖搖欲墜的小嫩草上。

      兩個人完全不在一個層次上。

      一切特別像蘇業所言,卡洛斯的話是根據表象總結出來的,蘇業則能全面理解每一個方法。

      這已經不是卡洛斯盜竊沒盜竊的事,而是沒盜明白就急不可耐栽贓。

      卡洛斯抓著長袍的右手,抖得跟中風一樣。

      三位仲裁官還在思考。

      蘇業干脆走到門邊,跟門口的同學聊天。

      尼德恩一個勁給蘇業使眼色,讓蘇業注意點,但蘇業沒看到。

      一幫老師們哭笑不得,柏拉圖學院好好的學風,怎么出了這么一個家伙,簡直把堂堂仲裁會變成自己的課堂,而且還是個魔法學徒,連正經的魔法徽章都沒有。

      不過……老師們突然笑不出來。

      蘇業是沒有正經的魔法徽章,但看樣子,即將得到魔源徽章,而且不是一個兩個。

      拉倫斯實在看不下去,輕咳一聲。

      蘇業像自習課上說話被突然走進教室的老師注視一樣,立刻轉身走回原位置。

      拉倫斯低聲道:“克倫威爾,我看,早點結束吧。”

      附近一些法師差點笑出聲,拉倫斯這話應該有潛臺詞:再不結束,蘇業就成仲裁官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