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眾神世界 » 第88章 本質

  • 眾神世界 - 第88章 本質字體大小: A+
     

      “第二步,教給假想人。就是想象一個人站在面前,然后把這個知識交給對方。”

      “比如,我想象把‘神界光芒’這個知識交給霍特,那么我會對想象中的霍特說:神界的神秘力量穿過兩界壁障的孔洞后,形成可被冥想精神體看到的景象,叫做神界光芒。”

      “第三步,判斷結果。如果我教的很順利,說明我掌握了這個方法,如果我教的不夠順利,說的磕磕巴巴,說明我還是沒懂,就要重新學習,然后重復第二步。”

      “比如,我覺得我說的很順利,就進入下一步。”

      “第四步,簡化內容。也就是讓之前教的內容更簡單易懂,其中‘更’是重點。”

      “比如,我會重新對想象中的霍特說:神界光芒就像是下雨天茅草屋里的漏雨。天空就是神界,大雨就是神秘力量,屋頂就是兩界壁障,漏下來的水就是神界光芒。”

      “這個過程很簡單,看著和卡洛斯的方法很像,都像是在教別人,好像只是細節不同,對不對?”

      蘇業問完,許多人迷迷糊糊輕輕點頭。

      蘇業繼續道:“那我就說說我們兩個方法的不同。使用費曼技巧很簡單,但要深入理解,非常非常難,因為我只敢說會用,而不敢說完全理解。”

      “第一個不同,就是真人和假人的不同。很顯然,我的方法隨時隨地都能用,他的不行。哪怕走在大街上,我也能想象我在教一個人。卡洛斯走到大街上,突然想學習了,首先要找一個看上去比較耐心的人,好,有個老人看著挺和善,卡洛斯走過,驕傲地昂著頭,說:‘你知道什么是魔法嗎?魔法就是……’老人快速打斷他的話,說:‘你好,五年級的卡洛斯同學,我叫柏拉圖,對,就是你腦子里想的那個柏拉圖’。”

      眾人哄堂大笑。

      一些老師微笑搖頭,蘇業這嘴果然厲害。

      蘇業繼續笑著說:“這是學習方法,不是團隊比賽。如果一個方法需要找個耐心的人才能發揮作用,那我能發明無數方法,每個方法的第一步就是‘找個善良的神靈讓我無所不能’。”

      眾人點點頭,認可了蘇業這個說法。

      蘇業問:“他為什么以為這個方法只能用真人呢?因為他或者幫他的人只能看到我在教霍特,看不到我教想象中的人。另外有一個特別有趣的點,他三年前用‘以教為學’是想象講給別人,但他實際提煉的‘以教為學’卻必須要真人,我覺得,他根本不相信三年前的做法,也不像是在提煉自己的方法。”

      許多人若有所思。

      卡洛斯面色不變。

      蘇業繼續道:“第二個不同,就是‘更簡單易懂’。為什么一定要更簡單易懂呢?”

      “費曼是位智者,我也不太能完全理解,要簡單易懂有多個原因,我只說我能領悟的。”

      “第一種是為了驗證。驗證我們真懂還是假懂。面包做得更美味的人,一定是更優秀的面包師,講得更能讓人懂的那個人,一定更懂那個知識。”

      “第二是為了方便理解,第三是為了方便記憶。很顯然,漏雨的茅屋比神界光芒更容易理解,也更容易記憶。”

      蘇業轉頭看向霍特,道:“我在教霍特的過程中,經常說了半天,所有人都懂了,他就是不懂。”

      許多人發出善意的笑聲,霍特不好意思撓撓頭。

      蘇業一攤手,道:“他懂不懂,跟我沒關系啊!我懂了就行!為什么?費曼技巧是學習法,以教為學中的‘學’是重點!這就是我和卡洛斯的第三個不同。”

      “為什么他要加上提問和回答?因為幫他的人看到我在提問或回答霍特。我那么做,主要是為了幫助霍特,其次才是提高學習效果。提問和回答,并不是費曼技巧的關鍵。霍特的提問再好,能有試卷的難題更好嗎?我想這個道理很簡單。”

      許多學生打開魔法書記錄,連三位圣域大師也在思考蘇業的話。

      和普通學生不同,三位大師沒有直接判斷這方法好不好、對不對,而是先學習,再不斷思考,最后才會得出結論。

      反倒是許多普通同學,聽完覺得自己明白,就覺得完全理解,不做深入思考。

      過了好一會兒,蘇業看到大家想得足夠明白,才緩緩道:“現在諸位對比一下我和卡洛斯所說的內容,卡洛斯的方法,像不像在描述我教霍特的過程?而我,是不是一直在為自己而學?”

      包括老師在內,議事廳內外許多人不由自主在點頭。

      不管蘇業的分析他們能不能聽懂,但至少蘇業在說深層的東西,而卡洛斯一直在說表面的東西。

      “你說呢,卡洛斯?”蘇業問。

      卡洛斯沉著冷靜,似是早就想好應對策略,道:“我還是堅持認為,你盜竊了我的方法。但是,或許有另一種可能,我們的方法看起來相似,但也有很多不同。”

      蘇業盯著卡洛斯的雙眼,緩緩道:“假設你我的方法毫無關系,是相互獨立的。那么我們在發現這件事后,會怎么做?或者會仔細分析,或者是聯系對方,或者是請老師幫忙分析,最激烈的手段,也是請學校出面查清楚。你的反應很有意思,先是散播我的謠言,然后迫不及待把我逐出學校,為什么呢?原因很簡單,你從一開始就計劃把我逐出學校,你從一開始就確定,我的方法和你一樣的!可惜,你小看了費曼技巧,也小看了我!”

      “這都是你的猜測而已,不是證據。克倫威爾大師,他這是在污蔑。”卡洛斯依舊保持鎮定,他的手輕輕抓了一下長袍又快速松開。

      “蘇業,這種無憑無據的話毫無意義。”克倫威爾嚴肅地道。

      蘇業嘆了一口氣,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只能說出費曼技巧的本質。”

      卡洛斯驚訝地看著蘇業,剛才說的難道還不夠本質嗎?

      克倫威爾瞇著眼,嘴唇輕動,就要開口打斷,但余光發現,大椅子的扶手緩緩抬高。

      克倫威爾一動不動。

      “卡洛斯,你說以教為學的本質是什么?”

      卡洛斯微微一笑,道:“我剛才已經說過,以教為學的本質,就是通過教給對方,不斷發現自己不會的地方,倒逼自己學習。”

      蘇業笑道:“如果說倒逼自己學習是以教為學,那拿著刀架在自己脖子上,是不是就叫‘以殺為學’?你現在這種算不是算是‘以栽贓誣陷為學’?”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