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眾神世界 » 第58章 只比魔法

  • 眾神世界 - 第58章 只比魔法字體大小: A+
     

      經驗豐富的戰士做出這種攻擊實屬正常,可一個魔法學徒怎么會選擇這種方式?

      “我總覺得魔法師里出了一個叛徒。”雷克無奈笑道。

      霍特濃黑的眉毛微皺,哭笑不得,道:“我覺得,蘇業比我更有戰斗天賦,他如果修煉戰士,成就更高。”

      雷克拍拍霍特的肩膀,道:“以后你可以不用再請教我,蘇業可以完全代替了。”

      “是嗎?蘇業都能跟你比了?”霍特不敢相信。

      去年一年,和霍特關系最好的就是雷克,雷克愿意幫助霍特,而霍特也愿意請教雷克。

      “蘇業運氣真好,換成聰明點的對手,早就輸了。”艾伯特小聲道。

      吉米沒好氣地道:“我也覺得你最聰明,可惜你上不了場。”

      艾伯特漲紅臉,動了動嘴,終究沒敢反駁。

      “你站住!”蘇業身后傳來一聲喊叫。

      蘇業轉過身,看向巴薩羅,第三個魔法學徒對手。

      “現在是2比0,你有多大勝算?”蘇業平靜地問。

      巴薩羅許久不語,心中已經反復考量很久,以自己的魔法水平,戰勝蘇業的可能微乎其微,尤其蘇業展現出來的力量和速度,以及最可怕的判斷力,讓他失去信心。

      巴薩羅猶豫幾秒,終究沒好意思說之前比賽不算數,而是道:“我要繼續跟你比賽!只比魔法!”

      由于兩個人都帶著小胡子擴音魔法器,全場人都能聽到。

      賽場頓時靜了下來,巴薩羅這是再次更改比賽規則。

      尼德恩沒有說話,因為他捕捉到,蘇業在轉身前露出微妙的面部表情。

      蘇業道:“你們也知道,我晉升魔法學徒只有兩天,我現在只會一個法術,就是魔法繩,而且用的磕磕絆絆,甚至可能施法失敗。只比魔法,這對我很不公平。”

      巴薩羅沉默不語。

      尼德恩愣住了,蘇業怎么突然開始說這個?他的目的是什么?蘇業的施法如果叫磕磕絆絆,那所有魔法學徒的施法比狗熊繡花都笨。

      “可是……”巴薩羅很不甘心。

      如果蘇業以2比1贏得勝利,貴族學院起碼還有點面子,可直接2比0得了鴨蛋,這是貴族學院難以承受的羞辱。

      蘇業目光落在巴薩羅手中的戒指上,道:“你為了榮譽,為了貴族學院,想要勝利,只比魔法,我可以理解。可我要是輸了,豈不是顏面全無?這樣吧,你押上你手中的魔法戒指,我就跟你只比魔法。你戰勝我,戒指屬于你。你如果失敗了,戒指是我的戰利品。你敢不敢?”

      “這……”巴薩羅猶豫起來,扭頭看向自己的老師,又低頭看了看手中的魔力護甲戒指。

      巴薩羅的家世不如最先被打暈的安德列,但受貴族學院的風氣影響,身上還是佩戴了兩件魔法器。

      其中這枚黑鐵級魔法戒指,貯存著黑鐵法術“魔力護甲”,普通的魔力護甲釋放后能夠在體表形成一層深藍色魔法甲胄,能夠抵抗黑鐵戰士多次攻擊或青銅戰士全力一擊。

      這枚戒指釋放的魔力護甲,會更強一些。

      制作強大魔法器有一個必不可少的步驟就是剝離魔法樹葉上的魔法陣圖,與魔法器的魔法陣圖融合。

      剝離之后,有關這個魔法的所有經驗、感悟等等都會隨之消失。要想再使用這個魔法,需要重新在魔力樹葉上雕刻,等于重新學習這個魔法。

      這枚魔法戒指是一位強大的黃金法師急需用錢煉制的。

      普通的黑鐵魔法器最多價值500金雄鷹,而這枚價值800,再添200金雄鷹的話,足以換一件普通的青銅魔法器。

      聽到兩人的對話,尼德恩目瞪口呆,腦子里冒出一個難以置信的想法:進場前,蘇業就在故意算計對方的魔法器?

      這個時候,貴族隊伍里傳來吼叫聲。

      “戰勝他,巴薩羅!”

      “你是懦夫嗎?”

      “只用魔法你還怕什么?”

      “你身為貴族的榮耀呢?”

      “圣域家族果然都是上不了大宴飲的咸魚……”

      “貴族?呵呵。輸不起,也不敢贏……”蘇業輕輕搖了搖頭,轉身就走。

      “你只能使用魔法!”巴薩羅突然激動地大喊,雙拳緊緊握著。

      蘇業再次轉過身,道:“為了公平,我們都只能使用魔法繩,畢竟我只會這一種魔法。”

      巴薩羅想了想,道:“可以,但魔法繩的攻擊距離只有10米,你我必須相距10米。還有,你不準使用武力,永遠不能靠近我,只能使用魔法戰斗!”

      巴薩羅的目光中充滿警惕。

      蘇業想了想,道:“你的意思是,我們雙方站在相距十米的地方,只能通過魔法繩這個法術攻擊對方,不能使用別的方法取勝,對吧?那怎么判定勝負?要么一方認輸,要么一方魔力耗盡?”

      巴薩羅眼睛一亮,道:“就這樣!”

      這時候,柏拉圖學院的隊伍里有人喊:“不公平,巴薩羅的魔力一定更多!”

      “我答應!那么,請雙方的老師作證。”蘇業道。

      隨后,尼德恩和一個貴族學院的黃金法師出面,制作了契約,讓兩人簽上字,并摘下了巴薩羅的魔法戒指。

      做完一切,兩位老師向遠處走去。

      夕陽西沉,晚霞漫天。

      蘇業和巴薩羅相互看著對方。

      “為了貴族學院的榮耀!”一個貴族學生突然怒吼。

      “為了貴族學院!”

      眾多貴族學院的學生為巴薩羅助威,他們的情緒全都被調動起來。

      2比0的戰績太刺眼,刺眼到讓每個人都想起柏拉圖四杰橫掃全希臘的恐怖戰績。

      他們不想重新被柏拉圖學院的陰影籠罩。

      雙方慢慢靠近,蘇業誠懇地道:“你叫巴薩羅吧?真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對手。為了貴族學院的榮耀,賭上自己的魔法器,賭上自己的名聲,無論勝負,都值得我們學習。我相信,你今天哪怕沒了所有身外之物,也擁有全場最高的榮譽。”

      巴薩羅聽得出蘇業沒在諷刺,而且之前蘇業也確實表示過對勝利者的尊重,點點頭,道:“你雖然陰謀詭計多了一點,但不能怪你,只能怪尼德恩把你騙上場,你也是逼不得已。你取得勝利的方式,不僅靠身體,還靠智慧,這才是合格的雅典人,只有愚蠢的斯巴達人才只靠身體。你放心,即便你失敗了,我也不會羞辱你。更何況,你的確已經算是勝利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