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眾神世界 » 第47章 傷心凱爾頓

  • 眾神世界 - 第47章 傷心凱爾頓字體大小: A+
     

      這時候,赫頓輕哼幾聲,迷迷糊糊睜開眼。

      他迷茫了好一會兒,才想起發生了什么,眼淚撲簌簌落下,然后用手輕輕擦拭鼻子下厚厚的凝固血液。

      一邊擦一邊哭,一句話也不敢說。

      哈爾蒙頹廢地坐在地上,看著兒子可憐的模樣,又心疼又后悔。

      蘇業緩緩走到赫頓面前,赫頓嚇得拼命蜷縮著身軀,像是受到攻擊的穿山甲一樣。

      蘇業又看向哈爾蒙,道:“每個人都是父親的兒子,但認識赫頓后我才知道,不是每個人都有媽。”

      哈爾蒙愣了好一會兒,才明白蘇業在罵什么。

      凱爾頓指著蘇業對哈克說:“看到沒,蘇業這張嘴啊,能氣死人。”

      蘇業突然伸手對著赫頓,手指輕輕一晃,赫頓的腰帶竟然松動,緩緩飛到半空。

      在場所有人瞪大眼睛,死死地看著飄到半空的腰帶,然后轉頭盯著蘇業。

      赫頓的喉嚨里發出漏氣的聲音,他的眼睛里充滿了恐懼。

      蘇業,怎么可能是魔法學徒!

      怎么可能!

      這時候他才明白,為什么蘇業根本就不怕跟自己上車,只要蘇業亮出魔法學徒的身份,給自己十個膽子也不敢動手。

      赫頓心中充滿絕望。

      塞尼特看了一眼老友哈爾蒙,恨得差點咬碎牙齒,恨不得順手割喉。

      哈蒙和赫頓口口聲聲說蘇業是個差生,絕對成不了魔法師,所以他才出面。

      現在,蘇業不僅是魔法學徒,而且是柏拉圖學院二年級的魔法學徒,放在全世界可能不算什么,但在雅典城,這種天才的身份不亞于青銅戰士。

      塞尼特寧可得罪十個普通法師,也不愿意得罪一個柏拉圖學院的魔法學徒。

      哈爾蒙的手止不住顫抖起來,他再富有,再有見識,也終究是普通人,現在親眼見到蘇業動用魔法的力量,已經千瘡百孔的心理防線徹底崩潰。

      哈爾蒙徹底瘋狂,沖到赫頓前,揮拳對著赫頓瘋狂砸下。

      “你這個小畜生,你這是要咱們全家滅門啊!”

      “幸好他沒受傷!他要是傷在這里,老子只能流亡!你竟然敢侮辱一位魔法師!誰給你的膽子!誰給你的膽子!”

      “小畜生!差點被你害死……”

      哈爾蒙完全忘記自己是父親,更像是復仇者,用拳打還不夠,還上腳踢。

      赫頓本來就深受重傷,幾下就被打昏過去。

      哈克看著飄在半空中的腰帶,低頭沉思:自己的魔法短劍到底能不能要回來了?

      凱爾頓看著蘇業,突然感到,僅僅隔了一天,蘇業就好像脫胎換骨,自己甚至有點看不透這個人。

      二年級的魔法學徒,還是剛開學兩天,哪怕在天才云集的柏拉圖學院,也足以算得上優秀。

      蘇業收回魔法,走到門口,道:“哈爾蒙說我不放滿一杯血,今天出不了這個門。那今天就讓他們在門里住一晚吧。”說完向外走。

      “沒問題。”凱爾頓起身。

      塞尼特急忙彎腰低頭道:“凱爾頓先生、蘇業先生、哈克先生,你們放心,我一定看好他們。”

      凱爾頓看了哈克一眼,示意他收尾,然后跟著蘇業出去。

      一路上,眾多客人跟凱爾頓打招呼,凱爾頓大都是輕點一下頭,只有遇到少數客人才笑著說去送客,一會兒再聊。

      能來海豚河餐廳吃飯的人非富即貴,他們立刻聚焦在蘇業身上,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人能讓凱爾頓親自送客。

      蘇業誰也不認識,直接走到門外。

      “不留下來吃個晚飯?”凱爾頓站在門外道。

      “吃兩頓了。”蘇業道。

      凱爾頓點點頭,道:“學院的食堂除了味道差點,別的方面不比我這里差。不過,你怎么突然晉升魔法學徒?據我所知,晉升魔法學徒遠比晉升戰士難。”

      “可能我運氣比較好。”蘇業道。

      “成就者都喜歡用運氣來掩蓋努力,展現謙遜。對了,那一百金雄鷹,不再是借款,而是完全屬于你,算是我的投資。”凱爾頓微笑道。

      蘇業正要謝過,突然問:“你什么時候做出這個決定的?”

      “那天哈克回來跟我講了你去鈍刀酒館的過程后。”凱爾頓道。

      蘇業若有所思,隨后微笑道:“原來如此,你現在也擁有魔法師的友誼了。”

      “你的意思是我之前沒擁有?”凱爾頓哭笑不得。

      兩個人在門口聊了幾句,凱爾頓安排馬車把蘇業送走。

      看著馬車消失在街頭,凱爾頓臉上的笑容消失,轉身走進餐廳,笑容再度恢復,也不管其他客人,重新走回那個房間。

      赫頓的兩個青年仆從蹲在地上,赫頓一身是血,昏迷不醒。

      哈爾蒙打累了,坐在椅子上直喘氣。

      塞尼特完全把自己當監工,無比配合地盯著其余人。

      哈克站在門口,一動不動。

      凱爾頓一進門,臉上的笑容再次消失。

      他坐在椅子上,盯著哈爾蒙。

      哈爾蒙感覺到凱爾頓冰冷的視線,頭皮發麻,忙道:“凱爾頓先生,我不知道蘇業是您的朋友。如果知道,我絕對會讓赫頓那個小雜種認錯。”

      “你兒子是小雜種,那你是什么?”凱爾頓陰著臉道。

      “我是大雜種!”哈爾蒙的語氣竟然有點理直氣壯。

      凱爾頓看哈爾蒙如此自辱,面色緩和。

      “這件事怎么解決?”凱爾頓道。

      哈爾蒙急忙道:“你放心,等出了這里,我就帶著赫頓去蘇業家,磕頭認錯,一定要讓蘇業先生滿意。”

      “他滿意了,我呢?”

      哈爾蒙一聽都快哭了,心想關你什么事啊,嘴上卻道:“您放心,我一定賠償弄臟您房間的費用。十倍賠償摔壞的東西。”

      “是你讓蘇業傷了我的心!”凱爾頓道。

      “啊?”哈爾蒙一臉疑惑,跟自己有什么關系。

      哈克嘴角的笑意一閃而過。

      凱爾頓道:“蘇業竟然說你比我有眼光,我很傷心!”

      “我真不懂什么意思啊。”哈爾蒙以為凱爾頓找借口整治自己,帶著哭腔道。

      凱爾頓冷哼一聲,道:“我前天在他身上投資了一百金雄鷹,你竟然敢拿出兩百金雄鷹投資!”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