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眾神世界 » 第44章 上菜

  • 眾神世界 - 第44章 上菜字體大小: A+
     

      連赫頓臉上的笑容都驟然消失,他雖然小,但很清楚潘狄翁家族意味著什么,也很清楚凱爾頓以及這家餐廳進入了何等大人物的視野。

      侍者的語氣很正常,但在所有人看來,在說到“潘狄翁家族”的一剎那,侍者明顯多了一些傲慢。

      “這樣啊……那我們點其他菜吧。”哈爾蒙終究沒有失去理智,只是語氣中充滿遺憾。

      他很快點了一些菜,然后把蠟板菜單遞給侍者。

      侍者正要轉身,蘇業的聲音在房間響起。

      “侍者先生,我們依舊點凱爾頓沙拉,不過請你向馬斯特司廚說一下,是蘇業點的。”蘇業道。

      “您認識馬斯特先生?”侍者態度多了一絲熱情。

      “我們合作過。”蘇業點點頭。

      “您放心,我一定把您的話帶到。”侍者對蘇業無比恭敬,哪怕明知道哈爾蒙比蘇業更富有。

      侍者離開,屋里的三個人呆呆地看著蘇業。

      哈爾蒙明明腿腳都站麻了,可還是不想坐下。

      哈爾蒙很有錢,堪比普通小貴族,但他自己既不是魔法師也不是戰士,而且是外邦人,在雅典的地位很低,這也是他為什么花大錢把赫頓送入柏拉圖學院學習的原因。

      無論怎么努力,因為外邦人的身份問題,哈爾蒙哪怕想結交強大的人物或貴族,都難以成功。

      馬斯特司廚沒有哈爾蒙富有,地位也不算高,但是,在希臘只有土生土長的公民才能擔任有祭祀資格的司廚,他們和各大神殿祭司的關系非比尋常。

      他是哈爾蒙絕對得罪不起的人物。

      “蘇業同學,你是怎么認識馬斯特司廚的?”哈爾蒙小心翼翼問。

      蘇業實話實說道:“我們只見過一面,我父母是面包師,曾和他一起工作過。”

      “這樣啊。”三人相視一眼,松了口氣,緩緩坐下。

      赫頓猶豫好一會兒,才問:“你們真的只見過一面?”

      蘇業認真道:“真的只見過一面,只吃過一頓飯,之后再也沒見過。”

      赫頓給了父親一個眼神。

      哈爾蒙點點頭,神色緩和許多。

      “收好你的酒杯。”哈爾蒙提醒道。

      蘇業拿起黑陶大酒杯,看了看瓶底,又看了看三個人,放在右手側。

      赫頓坐在蘇業的右側。

      塞尼特緩緩收起匕首,皺眉沉思。

      時間慢慢過去,一道菜接著一道菜上來,三個人默默吃著,只是蘇業偶爾點評幾句,讓三個人感到不舒服。

      突然,外面傳來陣陣喧嘩。

      “馬斯特先生!”

      “馬斯特司廚!”

      “今天真是幸運……”

      “聽說他才是凱爾頓沙拉的創造者。”

      突然,大門打開。

      一股濃重的后廚油煙味涌進房間。

      一個身穿白色短袍的中年男人站在門口,身上圍著大圍裙,圍裙上粘滿各種污跡。他的臉上帶著疲憊之色,但上翹的小胡子和喜悅的目光讓他稍嫌精神。

      “小蘇業,來之前為什么不打聲招呼?今天實在太忙,你可不要怪我們海豚河招待不周。”一向很少笑的馬斯特親手托著沙拉陶碗走進來,笑呵呵地向蘇業打招呼。

      “馬斯特先生晚上好,我也是突然收到邀請才不得不來。”蘇業面帶微笑起身。

      馬斯特放下沙拉陶碗,張開雙臂,卻道:“我的樣子你也看到了,就不擁抱你了。你好好享用晚餐,有什么不滿告訴侍者。今天太忙了,咱們有時間再聊。”

      “好的,您忙您的。”

      馬斯特笑著在蘇業肩膀拍了一下,快步走出去。

      三個人呆呆地看著蘇業。

      這叫只見過一面?

      別人不清楚,哈爾蒙很清楚,馬斯特從來是認為廚房比天大,他連凱爾頓都敢責斥,怎么可能會對只見過一面的人這么熱情?還親自送上沙拉?

      凱爾頓都沒這待遇!

      “沙拉很不錯,嘗嘗吧。”蘇業伸手抓了一點放在嘴里,輕輕點頭,味道很棒,一定是馬斯特親手制作,無論是蔬菜的比例還是沙拉醬的比例,都堪稱完美。

      三個人又呆坐許久,才慢慢品嘗沙拉。

      “真好吃啊……”赫頓的口味已經完全希臘化。

      “不錯。”哈爾蒙點點頭。

      塞尼特點了一下頭,他不太習慣這個味道,只是感覺挺新奇。

      吃完沙拉,哈爾蒙看了看黑陶酒杯,又看了看自己的傻兒子,臉上閃過猶豫之色,思考得罪馬斯特的后果。他發現,馬斯特未必會為了蘇業與自己敵對,就算敵對,最多也只是不歡迎自己來海豚河,不至于動用人情請祭司打壓自己。

      更何況,對于他來說,祭司不難對付,只要愿意去神殿捐獻,基本會被寬恕。

      最終,他一咬牙,深吸一口氣,盯著蘇業,緩緩道:“既然吃完飯,該你做出選擇了。”

      “什么選擇?”蘇業問。

      “朋友還是酒杯。”哈爾蒙聲音極冷,再也無法保持之前勝券在握的溫和語氣。

      “可以都不選嗎?”蘇業問。

      “不可以!”哈爾蒙道。

      “我覺得可以。”蘇業笑了笑。

      哈爾蒙轉頭看向身邊的塞尼特。

      讓哈爾蒙和赫頓都驚訝的是,塞尼特竟然沒有立刻站起來,而是猶豫了好幾秒,才緩緩拿出匕首。

      哈爾蒙心里咯噔一下,看出塞尼特被馬斯特以及馬斯特身后的凱爾頓影響了。

      海豚河餐廳的主人是大名鼎鼎的白銀戰士凱爾頓,可以說是整個公民區最有權勢的人之一,影響力甚至大于落魄的小貴族。

      哈爾蒙心知肚明,自己一生也爬不到凱爾頓的地位,自己的兒子或許還有機會。

      哈爾蒙想到這里,看了一下不爭氣的兒子,心中暗罵一句,要不是為了赫頓這個蠢貨,他根本不想得罪任何柏拉圖學院的學生,哪怕是隨時可能退學的第三傻。

      等塞尼特站起來,哈爾蒙忍不住道:“塞尼特,你不用想太多。他的背景我調查過,不過是個面包師的兒子,就算跟馬斯特認識,最多也只是泛泛之交。他的背后,不可能有什么大人物。”

      塞尼特沒想到哈爾蒙如此沉不住氣,沒有說什么,輕輕點了一下頭。

      哈爾蒙放下心,再次盯著蘇業,第一次露出兇相,厲聲地道:“既然你選擇通往冥界的道路,那就不要怪我。說吧,是你自己動手,還是我們幫你!”

      就在這時,房間的門突然咣當一聲被推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