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眾神世界 » 第42章 再臨海豚河

  • 眾神世界 - 第42章 再臨海豚河字體大小: A+
     

      不多時,馬車停穩。

      “赫頓少爺,海豚河到了。”馬夫的聲音從外面傳來。

      馬車上的兩個青年緊緊盯著蘇業。

      蘇業笑了笑,從容下車,赫頓也跟上去,道:“跟我來,別進去找不到路!”

      另外兩個青年悄無聲息地站在蘇業身后。

      蘇業站在門口,抬頭看了一眼熟悉的櫸木招牌和上面的白銀海豚。

      蘇業看了看四周,守在兩側的兩個壯漢是自己之前見過的。

      那兩個壯漢立刻微微點頭,表示尊敬。

      蘇業隨意點了一下頭,走了進去。

      夜晚的海豚河格外熱鬧,侍者忙忙碌碌,蘇業掃了一眼,沒看到上次遇到的兩個侍者和那個領班。

      蘇業鎮定地跟著赫頓向里走,耳邊偶爾傳來熟悉的詞語。

      沙拉。

      “這里,請進吧。”赫頓在一個房間門口站定,傲慢地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謝謝赫頓同學。”蘇業大大方方走進去。

      赫頓隨后進去,那兩個青年則站在門外關好門。

      房間里坐著兩個人。

      一個四十余歲的中年人身穿華麗的波斯風格的長袍,顏色艷麗,脖子帶著金項圈,手腕上帶著金手鐲,十根手指有八根帶著寶石戒指,面帶微笑,跟赫頓有三分相似。

      另一個中年人身穿簡單的棕色短袍,膚色微黃,正在百無聊賴地玩著匕首。

      危險的匕首在他手里就像小鳥兒一樣跳躍飛翔。

      在兩人進房間的一剎那,那人握定匕首,仔仔細細打量蘇業,眼神里帶著淡淡的嘲諷之色。

      赫頓在立刻向手持匕首的中年人彎腰行禮,道:“塞尼特叔叔。”

      塞尼特輕輕點了一下頭,笑了笑,沒有說話。

      蘇業看了一眼塞尼特,懷疑這人用的是假名,這人的容貌更接近埃及人,不像希臘人,而塞尼特是一種埃及的棋類游戲。

      “父親,我把蘇業帶來了。”赫頓笑著坐到那個一身金閃閃的男人身邊。

      那人看著蘇業,下巴輕輕點了一下,道:“蘇業對吧?請坐。我叫哈爾蒙,阿斯提亞納克斯之子。”

      蘇業微微一笑,一聽哈爾蒙父親的名字就知道這人滿嘴謊話。

      阿斯提亞納克斯這種名字不是誰都能叫的,這個名字的意思是保護城邦的人,要么是大貴族的孩子,要么立下赫赫戰功改名,至少是祖上出過大人物。

      “哈爾蒙先生你好。”蘇業很坦然地坐下。

      哈爾蒙皺起眉頭,看了一旁的塞尼特。

      那塞尼特緩緩挺直身軀,收起匕首,冷冷地看著蘇業。

      蘇業感受到塞尼特身上不一樣的氣息,甚至能讓自己的魔法塔感受到壓力。

      說明對方就算不是青銅戰士,也可能是特別強大的黑鐵戰士。

      蘇業隨手拿起陶盤中一塊羊奶酪,道:“聽說海豚河的奶酪不錯。非常感謝哈爾蒙叔叔請我來這里大吃一頓。”

      說完,蘇業竟然當著三人的面開始吃起來。

      赫頓面有怒色,塞尼特神色依舊,哈爾蒙哈哈一笑,道:“兒子,你這個同學可和你說的不一樣。我看他很聰明,不像第三傻。”

      赫頓腦海中浮現昨日在教室被打的凄慘模樣,咬牙切齒道:“他就是第三傻!”

      蘇業微笑道:“赫頓,我們已經約定好不再叫這個外號,你這么繼續叫,有些過分啊。”

      赫頓怒道:“怎么,你還想在這里打我嗎?”

      赫頓就要起身,但被他父親抓住手臂,強行拉住。

      哈爾蒙笑呵呵道:“蘇業,你看看都把我兒子氣成什么樣了。我看,過分的不是他,是你啊。”

      哈爾蒙說著,拿起一個較大的酒杯,緩緩喝了一口酒。

      蘇業一攤手,道:“哈爾蒙叔叔,當時您不在場,您要是在場,一定也會和我一樣。畢竟,我們班里已經有一個佩呂斯被他欺負得退學,要是我也退學,柏拉圖學院的老師們面子往哪里放?知道的當赫頓來柏拉圖學院學習,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貴族學院派來的間諜,專門逼柏拉圖學院的學生退學。您說呢,哈爾蒙叔叔?”

      哈爾蒙愣了一下,看了一眼兒子,又看了看蘇業,問:“你今年十六歲?”

      “十六歲。”蘇業道。

      “能言善辯。”哈爾蒙臉上的笑容漸淡。

      “我只是實話實說。”蘇業道。

      “在我們埃及,說錯話的人會被割掉舌頭。”塞尼特面無表情道。

      “你們埃及真是寬容啊,在我們雅典,可能連腦袋都保不住。”蘇業笑呵呵道。

      塞尼特眼中寒光一閃,哈爾蒙慢慢倒掉杯中的葡萄酒,盯著蘇業的雙眼,緩緩把大酒杯推到桌子中間。

      “我們說正題。”哈爾蒙道。

      三個人一起盯著蘇業。

      換成今天之前的蘇業,或許會緊張,但是,上午經歷了三頭獵豹的磨練,他絲毫無懼。

      “我以為今天的正題就是吃飯。”蘇業依舊笑呵呵的。

      塞尼特微微皺起眉頭,看了一眼哈爾蒙。

      哈爾蒙也看了一眼老友,輕輕點了一下頭,神色比之前多了一絲凝重。

      哈爾蒙輕咳一聲,清了清嗓子,道:“你父母去世后,你如何支撐接下來的學業?”

      “我能自力更生。”蘇業道。

      “自力更生的痛苦,會遠超你的想象。”哈爾蒙道。

      “我知道。”蘇業道。

      哈爾蒙露出滿意的微笑。

      蘇業繼續道:“自力更生的收獲,也遠超你的想象。哈爾蒙叔叔算是一位成功的富商,我相信,你一定有過這種收獲。”

      哈爾蒙忍不住看了赫頓一眼,發現兒子還是氣鼓鼓的,心中恨鐵不成鋼的情緒一閃而過。

      哈爾蒙伸手按在赫頓的肩膀,微微一用力。

      赫頓口中輕嘶一聲,正要喊叫,但看了一眼父親認真的表情,立刻乖乖地閉上嘴。

      哈爾蒙微笑道:“我是一個商人,我喜歡賺錢,所以我喜歡在任何事任何人上投資。我兒子比較不成器,在他說了你的事情后,我突然對你產生興趣,覺得你未來大有前途,所以準備投資你。”

      赫頓張大嘴巴,難以置信地看著父親,這還是昨天晚上那個大罵蘇業然后說一定要剁掉蘇業的手把蘇業塞到糞堆里的父親嗎?還是那個說決不允許別人欺辱自己兒子的父親嗎?

      我還是親生的嗎?赫頓第一次對自己的身份產生懷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