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眾神世界 » 第13章 0倍!

  • 眾神世界 - 第13章 0倍!字體大小: A+
     

      蘇業左手提起長袍的下擺,一邊擦拭右手的血跡,一邊盯著勞文斯的的眼睛,露出燦爛的笑容,道:“借據。”

      “你根本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勞文斯的眼睛中,火光快速躍動。

      甩開衣袍,蘇業將右手放在面前看了看,握緊又張開,來回翻動兩次,再度抬起頭,一步一步走到勞文斯面前。

      蘇業抬起頭,看著比自己高一個頭的勞文斯,從腰帶間抽出魔法書,緩緩打開。

      柏拉圖學院的動態魔法,成為夜晚最亮的地方。

      許多人伸長脖子瞪大眼睛,眼中滿是艷羨之色。

      他們眼中的光芒比金幣更亮。

      “在你走后,柏拉圖院長的助手,那位尊敬的妖精法師駕著彩虹馬抵達我家,并親自遞出新學期的通知書。”蘇業說完,通知書浮到半空。

      周圍響起陣陣驚嘆聲,聲音中充滿無法掩飾的羨慕。

      勞文斯面色沉靜,但他后面的眾人看著魔法書,眼中流露出驚恐之色。

      去過蘇業家的人,都見過這本魔法書,但是,沒人敢動,就如同沒人動那三尊神靈雕像。

      他們不知道什么彩虹馬,不明白什么是妖精法師,但柏拉圖院長的助手,必然是比普通貴族更強大的存在。

      蘇業收起魔法書,放回腰間,仰頭看著勞文斯,溫和地說:“你之前想的并沒有錯,我只是一個差生,如果無聲無息死亡,柏拉圖學院的老師不會在意。但現在,院長助理閣下一定會記得我。我已經把這幾天發生的事用魔法信發給我的每一個同學。我不期望他們每一個都會幫助我,但只要一個,只要一個!在我死后,只要一個說出這件事,就足以點燃整座雅典城魔法師的怒火。”

      “高貴的魔法師們,不會在意一個普通差生的死亡,他們甚至也對盜團無能為力。但是,一個學生死在入學的前夜,死在雅典城中,死在柏拉圖學院旁邊,你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嗎?”

      蘇業停頓幾秒,突然聲色俱厲道:“你這是在挑戰全雅典城魔法師的尊嚴!不是我不知道我在做什么,是你根本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蘇業說完,指向柏拉圖學院。

      “柏拉圖院長的目光,正在注視你。”

      蘇業的聲音傳遍全場。

      勞文斯的面部猛地一抖,“蜈蚣”好似馬上躥出來。

      勞文斯背后的人膽戰心驚,這是他們最怕的事情,沒想到被蘇業當眾揭穿。

      “哪怕剛才沒有注視,現在,他的目光必然抵達。”蘇業的語氣又恢復了平靜。

      這話卻更驚心動魄。

      所有人身體僵硬,好像真的感受到柏拉圖大師的目光。

      柏拉圖大師,曾在獅子港外,在數十萬人的見證下,以一己之力誅殺整整三頭傳奇海魔獸。

      現場的氣氛陡然緊張。

      蘇業右手食指點在自己心臟部位,盯著勞文斯的眼睛,緩緩說:“我失去家庭,失去父母,失去財富,甚至可能會在不久失去柏拉圖學院學生的資格,我只剩一條命。”

      蘇業的右手轉向,食指按在勞文斯的胸口,用力按著。

      “你想擁有財富,想擁有力量,想擁有權力,想擁有不被人羞辱的人生,想超越貧民的身份。然后,辛苦修煉成青銅戰士,成為手下信任與恐懼的首領,在貧民區呼風喚雨,到最后,就是為了和我一個十六歲的孩子同歸于盡?你是亡命徒,你不怕死,但若是同歸于盡,我值了。現在,你問問你自己,值嗎!”

      蘇業的雙目中,毫不掩飾輕蔑,食指竟然在勞文斯的胸口重重點了兩下。

      勞文斯很熟悉這種目光,自己看蠢貨的時候,也是這種眼神。

      勞文斯雙手緊握,牙齒緊咬,心臟好似化為一座隨時爆發的火山口。

      他沒想到,自己下午還以力量威脅蘇業,而現在,這個少年竟然把屈辱十倍返還給自己。

      不,是百倍!

      如果今天低頭,那么,堂堂蜈蚣勞文斯會成為整個貧民區的笑柄!

      甚至手下都會狠狠吐一口濃痰,然后投靠別人。

      勞文斯的眼神有些恍惚,自己曾舔過貴族的鞋,曾被貴族踩著上馬,曾在更強大的戰士面前跪地求饒,曾無數次被羞辱。

      但是,他從未被比自己弱小的人羞辱。

      而且是一只手就能殺死的少年。

      勞文斯感受到,一道道炙熱的目光落在自己臉上,而那些目光的主人,都是最底層的貧民,平日里都不敢直視他,在他眼里連野狗都不如。

      他死死地握著拳,神力在體內緩緩涌動,如江河奔流。

      但如果不低頭……

      最終,勞文斯沒有動。

      哈克的的右手,握在劍上。

      兩個士兵的右手,握在劍上。

      蘇業后退兩步,伸出手。

      “借據。”蘇業的聲音再次恢復了平靜。

      “你根本不知道你的敵人是誰。”勞文斯好似恢復了平靜,但臉上的“蜈蚣”不斷躍動。

      “借據。”蘇業平靜地看著勞文斯。

      勞文斯深吸一口氣,拿出借據,甩出去。

      所有人難以置信地看著這一幕。

      貧民區的梟雄,竟屈服于一個少年。

      紙張亂飄,落在地上。

      蘇業彎下腰,撿起來,卷好,塞進腰帶中。

      蘇業雙手捏住前胸的長袍,一抖便松開,仿佛全身的灰塵都被彈開。

      眾人的目光盯著蘇業,發現這個舉動竟然充滿威儀。

      “希望以后不會再見。”蘇業微笑著點了一下頭,轉身向外走。

      人群宛如指尖掠過的長發,自然而然向兩側分開。

      他們注視著蘇業,注視著這個壓制勞文斯的少年。

      “他不是貴族,就是一位強大的魔法師……”眾人心中冒出同樣的念頭。

      哈克跟在身后。

      哈克身后,兩個士兵一人拎著科羅的一只腳,像拖著死豬一樣前行。

      身后留下長長的血跡。

      離開貧民區,告別兩個士兵,蘇業與哈克在夜色中順利回到家門口。

      哈克遞過錢袋。

      “謝謝哈克先生。”蘇業道。

      哈克點點頭,正要離開,蘇業猶豫剎那,道:“你要相信勞文斯的眼光以及我的頭腦。”

      哈克的面部突然扭動一下,不知道是笑還是自然的變化。

      “多想想今晚如何度過。”哈克說完,大步離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