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蓋世雙諧 » 第37章 雷不忌

  • 蓋世雙諧 - 第37章 雷不忌字體大小: A+
     

      “比武?”黃東來聽到這話,復又將那黑臉漢子上下打量了一番,疑道,“您是哪位啊?我認識你嗎?”

      黃哥也是老謀深算,他沒有第一時間否定自己“孫亦諧”的身份,而是先問問題,想套取對方的信息。

      沒想到那黑臉漢子也是直來直去,當即回道:“我叫雷不忌,你不認識我,不過我可聽說過你。”他頓了頓,接道,“我剛才已經問過掌柜你住哪間房了,所以你也別裝了,你就是杭州孫亦諧對吧?”

      “呵……”黃東來還是既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只是笑道,“就算是……我又有什么理由要跟比武呢?”

      “呃……”被他這么一問,雷不忌還真愣了一下,憋了會兒,才憋出一句,“因為我也想參加少年英雄會。”

      “什嘛?”黃東來一挑眉,后退半步,又盯著對方那張看起來像是三十幾歲的臉看了兩眼,接道,“兄弟,您貴庚啊?”

      …………

      啪啪啪——

      片刻后,一陣打門聲將孫亦諧從睡夢中吵醒。

      他忍著宿醉的頭疼,迷迷糊糊、搖搖晃晃地來到了門口,打開了房門。

      門一開,黃東來就毫不客氣地走了進來,和孫亦諧擦身而過時,他還隨口道了句:“孫哥,來客人啦。”

      孫亦諧還沒反應過來呢,黃東來已經進屋坐下了,同時,還有一個黑臉漢子也跟在黃東來的身后,一同走了進來。

      “喂喂……這一大早的干嘛呢?說進我房間就進我房間啊?”孫亦諧轉頭看了看兩人,隨后又看向黃東來,指著雷不忌道,“還有……這誰啊?”

      “首先……”黃東來坐定后,拿起桌上的茶壺給自己倒了杯茶,邊倒邊應道,“……現在都他媽快中午了;其次,孫哥你看看清楚,這里是我的房間,你的在隔壁;其三……這位兄弟叫雷不忌,剛才堵你房門口被我遇上了,他說他要跟你單挑,如果你輸了,就請你把參加少年英雄會的資格讓給他。”

      “哈?”孫亦諧聽完這話,小眼一瞇,朝雷不忌一掃,接著便問了句黃東來剛才問過的話,“兄弟,你幾歲了啊?”

      雷不忌還沒回答,黃東來就搶道:“十六。”

      這倆字兒一出口,嚇得孫亦諧往后一個大跳,眼睛都瞪大了:“這他媽是十六?”

      “是啊。”雷不忌這人特別耿直,他還以為對方這句真的是個疑問句,當即答道,“我今天春天就滿十六了,剛好到了可以來參加少年英雄會的年紀。”

      “嚯~”孫亦諧看著對方,不禁吐槽道,“兄弟你這發育得有點好啊,青春期直接對接更年期啊……”

      雷不忌聽不明白什么更年期不更年期的,他也不在乎,幾句話一說,他又繞回來了:“你就是孫亦諧吧?那好,來跟我比個武唄,我贏了你就把參加的資格讓給我。”

      “呵……”孫亦諧都被這貨逗樂了,他笑了笑,回道,“兄弟,且不說那比武的事,退一步講……就算我肯主動把參加英雄會的資格讓給你,那組織方也不一定同意你參加啊。”

      “這我剛才都跟他講過啦~”黃東來這時插嘴道,“我說這次的邀請名單是各大門派一起定的,就算名單上有的人沒來,也只會視為棄權,不能找其他人代替出席;但他說,你孫亦諧是那沈門主‘特邀’的,本來就不在名單上,他只要打敗了你,就能證明他比你更有資格參加。”

      “沒錯!”雷不忌接道,“就是這么個理兒。”

      “毛!”孫亦諧張口就毛,毛出口的同時才開始思考怎么反駁,“照你這么說,你新婚當夜,我搶先把你媳婦睡了,是不是證明我比你更有資格娶你媳婦?”

      他這個例子舉得非常流氓,而且還偷換概念,但忽悠忽悠雷不忌那智商已足夠了。

      “呃……這……”雷不忌被他這么一喝,也是無言以對。

      孫亦諧一看對方被他唬住了,心中冷笑,乘勝追擊:“再說了……‘英雄’就只看武功的嗎?比武贏了你就更有資格稱英雄?那隨便什么邪魔歪道只要武功好的就都能來參加少年英雄會了咯?”

      雷不忌被他問得啞口無言,一張黑臉憋得黑中透紫,顯是羞愧難當。

      “我……我……那算了,告辭……”雷不忌憋了一會兒,實在不知道說什么,竟轉身要走。

      “慢著!”但孫亦諧卻叫住了他,“先別忙,我還有話問你。”

      這一句話之間,雷不忌都已經走到門口了,但人家叫他,他不可能假裝沒聽見跑路……于是,他只得低著頭,背對孫亦諧,低聲道:“你……還有什么事?”

      這一瞬,孫亦諧臉上那笑容之中,忽生出幾分厲色:“是誰告訴你,我是由沈門主‘特邀’而來的?”

      別看孫亦諧平時沒個正型,但在這種可能危及到自己的事情上,他的心思頗為細密——方才,根據黃東來的描述,孫亦諧被特邀的事是由雷不忌自己主動講出來的,但這件事,按理說只有少數的幾個人知曉,又怎么會落到雷不忌這么個愣小子的耳朵里?

      這個疑點如果不問清楚,孫亦諧是不會輕易讓對方走的。

      “啊?”雷不忌被他一問,也是露出了迷惑的表情,他轉過臉來回道,“這事兒大街上都傳開啦,誰都知道啊。”

      “什嘛?”孫亦諧聞言,當時就跟黃東來交換了一下眼色,隨即又對雷不忌道,“怎么個傳法?你說說清楚。”

      雷不忌耿歸耿,但禮貌他還是懂的,知道自己也不能一直背對孫亦諧他們說話,所以這會兒又有些扭捏地轉過身來,接著說道:“我在飯館兒里吃面的時候,就聽見周圍那些武林中人、店小二、一般的客人、還有街邊說書的先生……全都在說著你倆昨夜‘大鬧不歸樓’的事兒,其中就有一段兒提到你其實并不在這次大會的邀請名單里,而是由沈門主親自登門邀請的。”

      “臥槽?”

      “臥槽?”

      此言一出,孫亦諧和黃東來兩人異狗……哦不……異口同聲地從嘴里蹦出了這么兩個字,連語氣都是一樣的。

      “不是吧……連我都給說進去啦?”黃東來這下也緊張了起來,“那他們除了說孫哥,有說我什么事兒嗎?”

      “有啊。”雷不忌道,“就說蜀中黃門少主文武雙全,才高八斗,將那智仙閣的‘小德祖’比得甘拜下風,甚至想拜你為師。”

      “哦?這評價倒還蠻中肯的嘛。”黃東來一聽這話,也是喜憂參半;喜的是有人吹自己,憂的是被捧太高可能成為眾矢之的。

      “滾~”孫亦諧白了黃東來一眼,“講一‘龜兔賽跑’你就才高八斗了?你要不要臉?”他也沒打算等黃東來還嘴,直接又轉頭對雷不忌道,“誒,兄弟,那他們是怎么說我的?”

      雷不忌回道:“說你是杭州魚市巨子,人脈財力難以預估,武功學識高深莫測,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就連廚藝也能讓‘南廚王’忌憚三分……只是你為人低調,在江湖上不顯名聲,所以沈門主才力排眾議,親自屈尊到杭州請你赴會。”

      “哈!”孫亦諧聽完,臉上的表情比黃東來還得意,“這話說得……稍微有點過譽了吧。”

      “‘稍微’?‘有點’?”黃東來剛才聽雷不忌描述的時候就差點兒把嘴里的茶噴出來,這會兒聽到孫哥如此大言不慚的回應,實在是忍不住吐槽道,“孫哥你那護身寶甲送給我算了,我看你憑這臉皮就已經刀槍不入了吧?”

      緊跟著他倆又是一通罵街般的交流,各種現代人的黑話俏皮話,聽得雷不忌一愣一愣的。

      過了會兒,還是黃東來先想起來邊上還有個人呢:“這位雷兄弟,我看你呢……也不是什么壞人,就是有點兒渾濁蒙楞;今兒這事我們也不跟你計較,不過我好心提醒你一句,江湖險惡,防人之心不可無,你這個樣子是要吃虧的,以后凡事還是多留個心眼兒。”

      一秒后,孫亦諧怕他說得還不夠清楚,又補了一句:“簡單說就是讓你以后別那么傻不愣登的亂闖,今天要是換了別人你可能已經被砍死了。”

      他們的話雖糙,但道理是對的。

      如果孫亦諧和黃東來真的跟外界傳得那么厲害,那他們就不是隨便來個人都能挑戰的了,別說挑戰……挑釁都不行。

      江湖有江湖的規矩,并不是說你初生牛犢不怕虎、啥都不懂……別人就有義務讓著你;如果那樣的話,那么那些武林名宿怕是每天都會遇到上百個上門要求單挑的。

      在武林中,你要挑戰一個名氣地位都比你高很多的人,是有講究的:通常來說,你得先遞挑戰書,約好時間地點和大致的規則,對方接了,這決斗才成立;當然了,大部分情況下,對方看到你是個無名之輩,根本就不會理你。

      所以你唯一的辦法就是先去“刷刷聲望”,在江湖上闖出些名堂來,或是從一些跟你差不多的、地位不那么高的人開始挑戰,等自己也有了一定的聲譽,再去給高手下戰書。

      你要是什么都不管,就跟雷不忌今天一樣……直接跑人家地盤兒上,堵人家門口,開口就說要打……那對方不但可以不跟你單挑,還可以把你當成上門找事兒的,讓整個門派的人一起上來把你給滅了,滅完還算你活該,而人家是正當防衛。

      “多……多謝提醒……”雷不忌雖是遲鈍,但也是明事理的人,知道這都是好話,所以被訓了一頓后他也不發火,還吞吞吐吐道了聲謝,“那……我就先告……”

      “等等!”

      本來二人確是想讓他走了,但就在這個當口,孫亦諧靈機一動,忽然想到了一個鬼點子。

      “呵呵……雷兄弟,愚兄斗膽問一句……”孫亦諧十分自然地就開始以對方的大哥自居了,“你的武功怎么樣?”

      他會問得這么直接,也是因為他知道雷不忌老實,不會說謊。

      “好啊!”雷不忌也的確是實話實說,只見他一拍胸脯,臉上一下子又來了自信,“我五歲那年,爹就開始教我練功,去年時他告訴我,同齡人中能勝我的已不超過五個。”

      雷不忌自然沒有說謊,只不過,他爹的判斷有點偏差——單論武功的話,同齡人中,雷不忌其實能穩進前三。

      他的父親“八荒拳圣雷不畏”在退隱江湖前已是絕世級高手,傳說江湖上就沒有他不會的拳法(當然了,這種傳說多半是不準的,比如孫家的龍狗拳法他就肯定不會),而且他不但是會,還“精”;在精通的基礎上,他又能將各家所長融會貫通,化為了自己獨有的武功,其拳路可謂千變萬化,所向睥睨。

      直到五十歲那年,雷不畏的妻子難產而死,晚年得子的他為了能將孩子平安帶大,便退出江湖,歸隱了山林。

      雷不忌自幼在山里長大,只是偶爾會跟父親到鎮上市集置換點東西,所以接觸人的機會較少,這也導致了他為人處世頗為幼稚。

      不過在武功上,雷不忌可是盡得父親真傳:一身上乘內功的底子不說,招式方面……他父親那套集百家拳法精粹而創的“雷家拳”,他也已經學會了五成。

      若非如此,他父親也不會放心讓他獨自到江湖上來闖蕩。

      當然了……雷不畏只知道兒子是去洛陽“看”少年英雄會去了,并沒有想到雷不忌來到這兒以后一看其他少俠們都菜得摳腳,就動了自己也想參加的心思。

      但說實話,這也不可能怪他,因為這次大會里武功和他在同一水平線上的人只有兩個。

      是的,不用我說你們也知道,這兩個人絕對不是黃東來和孫亦諧……但為了防止諸位看官中混著智力與雷不忌相仿的猛人,我姑且還是提一句。

      且說那兩人,一個是滄州興義門的新秀,“滄州小俠”林元誠;還有一個則是遼東神刀山莊的大小姐,“凌峰刀”宋芷秀。

      除了他倆之外,至少這次來洛陽參會的這些年輕人中,已找不出能跟雷不忌掰一掰腕子的了。

      “哦?”孫亦諧聽到雷不忌的話,小眼珠子一轉,接道,“請問令尊是哪一位?”

      “我爹不讓我報他名號。”雷不忌回道。

      他越是這么說,孫亦諧越是感到這人的出身不簡單。

      “呵……”一聲輕笑后,孫亦諧心生一計,“這樣吧,我跟沈門主還挺熟的,不如我去跟他說說,若是英雄會還有多余的名額,就讓你來補個缺……你意下如何?”

      “此話當真?”雷不忌當時就激動地上前一步,一臉的期待。

      “我怎么會騙你呢?”孫亦諧道,“兄弟你放心,今日我們見面即是有緣,你這事包在我身上了。”

      這句話,他當年在魚市場里對很多人說過,那些人里有些后來成了他的小弟,還有些已經在西湖底了……當然了,都是自己失足淹死的。

      在旁邊聽到這句的黃東來都快笑出聲了,只能轉過臉去,假裝喝茶嗆到。

      “孫……呃……大哥!”下一秒,被忽悠瘸了的雷不忌連稱呼都變了,“那我就全靠你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