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蓋世雙諧 » 第35章 “1眼”

  • 蓋世雙諧 - 第35章 “1眼”字體大小: A+
     

      薛推,浙江紹興人。

      他自幼便聰慧過人,那是三歲認字,五歲賦詩,十歲出口成章,僅十二歲便考上了舉人。

      朙時的舉人是個什么概念呢?要類比的話,大致就是現在的985……也就是說,他在我們剛上初中的年紀,就已經考進名牌大學了。

      然而,還是那句話……世事難料。

      三十歲前,薛推曾先后去赴過五次春闈,結果,莫說是中狀元了,就連杏榜提名也是一次無有。

      隨著他年紀越來越大,會試失敗的次數越來越多,周圍那些稱頌和羨慕的聲音,也漸漸變成了嘲笑和譏諷。

      一般來說,一個人懷才不遇久了,性格就很容易扭曲;能調整好心態的人畢竟是少數,而薛推顯然不在其列。

      他的性格開始變得乖戾,和以前的朋友也都疏遠起來……

      他終日閉門不出,日夜苦讀,一直憋到了三十歲那年,他下定決心,要再去京城最后考一次會試。

      誰知,這次……他還是沒中。

      而且回到家時他才發現,在他進京趕考的這幾個月里,其父母竟是先后染上急病亡故;他的妻子為了不打擾他考試,也沒有寫信告訴他。

      落第和喪親的雙重打擊,讓薛推一蹶不振,自己也大病一場。病愈后,他又在家守孝了三年……期間,其家中錢財也漸漸被坐吃山空。

      沒辦法,人,總得吃飯;要吃飯,就要想辦法出去討生活。

      可薛推除了舞文弄墨啥也不會,干不了什么體力活兒。于是他就想著:我堂堂一個舉人老爺,去縣里當個師爺總沒問題吧?

      有問題,有很大的問題……

      你薛推是誰啊?鄉里的“神童”啊,從小到大就是其他家長口中“別人家的孩子”,那你想想鄉里得有多少讀書人恨你?

      而讀書人,家里大多有錢有勢,指不定誰家的祖上就有當官兒的,更指不定有些和薛推同級的“差生”現在自己也當上官兒了……那幫人能給你薛推好臉色看?

      又過了一個多月,找了不少人、托了不少關系、費盡了最后的一點銀子后,碰了一鼻子灰的薛推終于明白了一件事:家鄉他是待不下去了。

      為了養活自己和妻兒,薛推無奈,只得變賣了祖上的產業,拖家帶口,遠奔他鄉;幾經輾轉后,這才來到了洛陽。

      就是在這里,他遇到了他人生中的貴人,即這不歸樓的老板,這老板是何許人呢……咱們后文再表,還是先說薛推。

      初到洛陽的薛推在市集上賣字畫為生,生意并不咋地,還經常有小混混上門找茬兒敲詐,有時他一連好幾天一文錢都掙不回來。

      那一年,他們家幾乎都是靠他妻子做洗衣和縫補的零散收入來維持,莫說大人,連孩子都是饑一頓飽一頓的。那時的薛推就經常會想:妻子曾經也是和他家門當戶對的大家閨秀,今隨他淪落至此,他實在是對不起人家。

      也正是在那段最苦的日子里,薛推的性格又有了一次蛻變——他變得圓滑了。

      既然她老婆這個二十五歲前連碗都沒洗過一個的女人現在能勞動到雙手滿是口子和老繭,那他薛推為什么就不能丟掉自己那成本高昂的高傲和自尊呢?

      就是從那時起,他開始寫一些過去的他覺得俗不可耐的浮詩艷文,畫一些更符合大眾審美的春宮美人……他放棄了自己的個人追求,將家人的生活質量放到第一位,以此為動力去消遣自己的才華。

      直到某天,他被這不歸樓的老板慧眼相中,請他來此當了這“智仙閣”的幕賓,那種日子才告一段落。

      從薛推此人這大半輩子的經歷不難看出,他并非是個不通世故的酸腐文人;其性格上雖有高傲的一面,但也可以在適當的場合迂回退讓。

      用句現在比較流行的話來總結——老陰陽人了。

      眼下,他對黃東來和孫亦諧所的這句“易如反掌”,無疑就是在給這兩位戴高帽、下暗套,這樣一來,就算他一會兒整個超級難題出來,對方也不好找借口。

      當然了,孫黃二人也不是那么好忽悠的……就你薛推那點拱火的能耐,和孫亦諧比比那是小巫見大巫。

      黃東來一天到晚被孫哥拱火,還能看不出你薛推此刻想干嘛?

      “呵呵……這不好說啊。”稍一思索,黃東來便笑著應道,“咱還是得先看看薛先生出的是什么題才好下判斷。”

      “哈!”剛剛才露了一回臉的孫亦諧這會兒正是得意之時,聞言,他順勢用手肘碰了碰黃東來的胳膊,笑道,“哎,黃哥,這不像你啊,你不是最敢于下判斷了嗎?”

      “滾~”黃東來跟孫亦諧說話就沒什么好客氣的了,“人家說說也就算了,你他媽的在這邊拱什么火啊,你是不是吃魚吃飽了啊?”

      “呵……”孫亦諧訕訕一笑,“好好,不說了好吧,下一關就讓你上,我在旁邊看黃哥你表演一下。”

      這兩人之間充斥著臟話的聊天方式,由他們說出來十分自然,聽著也沒什么違和感,但若是細琢磨,他們那字里行間漏出的信息,說明他們已然是非常清楚薛推在搞什么把戲了,甚至還有點指桑罵槐的意思在里面。

      薛推在旁聽了,也是暗暗心驚……

      他在不歸樓這些年,也見過了不少所謂的“少年英雄”,但這些十幾二十歲的年輕人,大多都太過張揚耿直,遇事總是愛把話說大、說滿……只要稍微吹捧他們幾句,他們就會輕易踏入陷阱。

      可是眼前這兩個小子,不僅是有一定的能耐,而且為人處世相當老練——沒有把握的逼,他們基本不裝,即使是被吹捧時,回應的話語里也都留著退路。

      這樣的年輕人,薛推還是生平僅見,這倒是讓他也不由得來了興致。

      …………

      片刻后,薛推便引著二人來到了這二層的一間書房中;房內四面都是書架,除了書之外,還陳列了許多古董字畫、盆栽飾物;房間南側有張桌案,案上早也已備好了紙墨筆硯。

      三人剛來到房間當中,還沒站定呢,薛推便忽然轉身言道:“二位公子,我就開門見山了……”他這是想殺這兩人一個措手不及,“今天這‘一眼’,就請二位往這兒看……”

      話至此處,他大袖一樣,指向了此刻他身旁那個書架第三層上放著的一樣東西。

      沒錯,所謂的“一眼”,其實就是“識物”。

      當然,能拿出來考別人的,不可能是什么很常見的東西,必是奇珍,且是在整個大朙都十分罕見乃至獨一無二的稀世奇珍——所以“一眼”這關,考眼力是次,考見識才為主。

      此刻,薛推給孫亦諧和黃東來看的,就是他們不歸樓老板諸多藏品中的一件。

      誰知……他話音剛落,還沒來得及擺出挑釁的表情呢,黃東來就看著那玩意兒說道:“這不是望遠鏡嗎?”

      此言一出,薛推差點噴出一口老血……

      “一眼”這關,可說是三關里最難的;“一品”還有可能靠猜過關,“一言”的判定則帶有一定主觀性,但“一眼”的答案都是“知道就知道、不知道猜也猜不到”的那種。

      再者,今天薛推特意選了個老板前不久才從海外番邦弄來的稀罕玩意兒,可以說整個大朙都沒幾個人知道這是啥;沒想到……對方只是站在遠處掃了眼,甚至都沒走過來確認,就直接把這東西的名字給報出來了。

      “黃公子……你以前見過這個?”薛推驚訝之際,脫口而出。

      黃東來能被他這么套話嗎?這話題聊下去,黃哥能回答什么?是告訴他自己是穿越者呢?還是捏造一個自己曾經到過這個宇宙的荷蘭的故事?

      “這個嘛……呵……”黃東來干笑一聲,抱拳拱手道,“就恕黃某不便相告了。”

      這話沒毛病,人家本來也沒義務回答這種可能涉及個人隱私的問題;江湖中也有這規矩,有些事你要是不想說,那也甭胡扯,一開始就明確表示“不便相告”就是了,并不算折了對方的面子。

      “哦……呵,是薛某唐突了。”薛推也很快意識到自己問禿嚕了,他賠了個笑、作了個揖,趕緊轉移了話題,“那好,既然‘一眼’這關也難不倒二位,那咱們就直接開始那第三關‘一言’吧。”

      按說“一眼”過關的要求,不但是要說出物品的名稱,還需要說一下此物大致的功能的;不過薛推并沒有提出“請黃公子說說望遠鏡有什么用處”之類的智障要求,畢竟“望遠鏡”這個東西,功能都已經包含在名稱里了,沒那個必要。

      就這樣,孫黃二人不費吹灰之力就過了這第二關。

      但對于那第三關的“一言”,他倆心里還是比較慌的……因為據他們的推測,這關很可能要他們正經的“斗文采”了;他們方才建立起的“見多識廣”人設,很可能在這關煙消云散,并被“丈育”人設取而代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