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蓋世雙諧 » 第31章 淳空

  • 蓋世雙諧 - 第31章 淳空字體大小: A+
     

      流局,是莊家很不希望看到的一種情況。

      擂臺決斗那事,孫亦諧為了開盤忙活了大半天,結果被一個突然殺出的、來路不明的蒙面黑衣人給攪黃了,他自然是十分不爽。

      但不爽歸不爽,他也沒什么辦法;如今那黑衣人已不知所蹤,他跟鄭目開和葛世也沒什么交情,就算他去找當事人詢問,人家也不可能把事情的始末告訴他,所以孫哥也只能作罷。

      直到后來,孫亦諧參加完少年英雄會、重返許州之時,他才直接通過初雪姑娘把今天這一系列的事情鬧明白,當然那是后話,此處暫且不表。

      且說孫亦諧和黃東來的行程……因為看這場熱鬧,他們又在許州多待了一天,次日早晨,他倆便再次啟程。

      算起來,自出離了杭州城算起,二人前前后后已行了二十多天,這些日子里遇到的事,也讓他們越來越有那種置身江湖的感覺了。

      今日,他們終于來到了洛陽附近。

      這中原腹地,名山眾多,兩人從官道走,朝西北去,勢必要經過的一座山便是嵩山。

      嵩山上,有兩個門派:一個,是嵩山派,還有一個,就是少林。

      在這個宇宙的武林中,少林早已不是“泰山北斗”級的存在,但依然擁有相當高的地位,算是資格最老、實力最強的門派之一。

      而嵩山派呢,同樣是名門正派,但總體的實力比起少林來就要差一些了。

      這兩派的地理位置很近,不過也沒有交惡或者產生什么競爭關系,畢竟兩派的武功不同、門規不同,所以面對的“市場”也不一樣。

      這個世界上,可不是所有人都能為了學武而去當和尚的;而對于俗家弟子這塊,少林寺的招收標準也頗為嚴格,即使你被招進去了,俗家弟子能學到的最高武功也就是達摩院里的那些功夫,而藏經閣里那些需要和佛法一起修習的禪宗上乘武學,你基本是接觸不到的。

      嵩山派則沒那么多限制,既不用剃度出家,也不會太挑弟子,你只要有天分肯努力,不要犯什么錯誤,就可以進去追一下掌門夢;哪怕最后沒混出什么名堂,也可以退出門派,自己去江湖上行走……哦,當然了,你要是學了門派內的上乘功夫,還是得先廢了這武功才能離開師門的,沒學的倒是沒關系,要走也沒人攔你。

      孫亦諧和黃東來一路來到了嵩山腳下的小鎮后,就明顯感受到了這兩個門派在此地的影響力和根基。

      鎮子周邊的很多田地,就都是少林寺和嵩山派的產業;鎮里的幾間客棧也都有他們的股份,因為里面常年都會有絡繹不絕的、期望來投靠兩個門派的青年住宿;還有鎮上的鐵匠鋪、木匠鋪、布店、裁縫店等等,也都得仰仗這兩大門派給的兵器和服裝訂單。

      總之,這個鎮上的五行八業,多半都和這兩個門派有點兒關聯,已然是有點兒共生經濟的味道了。

      這,也是這個大朙宇宙中高門大派的常見運營模式。

      我們小時候看的那些武俠小說也好、影視也罷,通常都會忽略掉一些細節,比如——

      揮金如土的大俠們的錢究竟是從哪兒來的?

      武林世家每天不是練功就是內斗,他們那錦衣玉食的生活靠什么維持?

      那些名門正派到底收不收報名費?

      一個規模超過五百人的門派每天光伙食就要消耗多少食材?多少水?動用多少廚子?給他們運送食物、水、以及處理他們制造的廚余垃圾要多少人力和物流資源?他們的個人衛生問題比如洗澡該怎么解決?相關的醫療設施又如何?

      諸如此類的……大量的現實問題,其實都該是有理可循的才對。

      放到邪派中人身上,這些細節倒是都可以用“燒殺搶掠搞定一切”解釋過去,但名門正派……要是沒有產業、沒有穩定的收入、沒有專業的管理人員,必然是運作不下去的。

      別說五百人了,我現在就算只給你五十個人,讓你當他們的掌門;你每天一睜眼,這幫孫子的衣、食、住、行就全得你來伺候著,你確定你還有時間教人武功?

      因此,大朙的那些稍微有點規模的門派,與其看作一個個門派,不如當成是一家家企業;除了董事長,即掌門之外,什么財務、人事、后勤等等那可是一個都不能少的。

      這些道理,如今的孫亦諧和黃東來還不是很懂,直到后來他們有了自己的組織才發現管理和運營有多麻煩。

      好在,眼下他倆還只是兩個“小俠”而已,雖沒有什么名望,但相對的,也不用擔什么責任,正是能無憂無慮地闖蕩江湖的大好時光。

      兩人在嵩山腳下的這個鎮子上逛了半天,耳朵里被灌了不少少林寺和嵩山派的奇聞軼事,只是其中的真偽……著實不好判斷。

      他倆想上山去看看吧,卻是不行。

      因為人家這是門派,不是旅游景點,你想進去拜會,得有個說法,不可能說“我就是想來參觀一下”,那樣都成的話邪派的間諜豈不是來去自如?

      如果孫黃二人在江湖上名聲顯赫,那就另說;你們把名字一報,說久聞掌門/方丈的大名,想拜會一下,人家要是有空,也聽過你的名號,沒準會讓你進來見你一面,一起喝杯茶,交個朋友。

      可惜……他們兩個并沒有到那個地位;黃東來那個黃門少主的頭銜可能還稍微有點用,但孫亦諧真的屬于怎么說叨都不會有人放你進去的情況了。

      故而,他們也只在這里逗留了一夜,第二天便又啟程上路。

      沒想到,這天他倆剛騎著馬緩緩遛到了鎮子邊上,還沒上官道呢,忽有一人自后方叫住了他們。

      “阿彌陀佛……二位施主,請留步。”

      那說話聲,自孫黃二人身后傳來,那嗓音顯得還有些稚嫩。

      他們一拽韁繩,勒住了馬,回頭一看。

      卻見一十六七歲的年輕僧人,身著僧袍,頭頂戒疤,眉清目秀、齒白唇紅;此刻,他正雙手合十,沖著兩人低頭施禮。

      “這位小師父,有何貴干吶?”孫亦諧一瞧是個和尚叫住了自己,他的第一反應就是對方可能要化緣,所以他隨口問了一句,并已做好了隨便給些銅錢應付一下的準備。

      然,對方的回應卻讓他有些意外:“小僧淳空,乃是少林淳字輩弟子,恕小僧唐突,敢問……二位施主,此行可是要到洛陽、參加那少年英雄會去的?”

      馬上的兩人聞言,面面相覷,眼神一換,隨即是黃東來開口應道:“不知……淳空師父,你為何會如此覺得呢?”

      他這是用問題回答問題,來個反試探。

      淳空倒是坦坦蕩蕩,直言不諱道:“阿彌陀佛……只因二位出鎮的方向是往西北官道走,若不中途轉往小路,那么那條道也只通洛陽;其次,小僧看二位施主看年紀與我相仿,且皆身負內力,這位施主身上又帶著一把奇門兵器……因此小僧便猜,你們或許是想趕在中秋前去參加少年英雄會的。”

      的確,此地離洛陽城已是不遠,再加上他二人身上的特征,要推測出這些也并不難。

      “原來如此。”黃東來點點頭,話都到這份兒上了,他也沒必要再拐彎抹角,“不錯,在下黃東來,這位是我兄弟孫亦諧,我二人正是要去參加那少年英雄會的,敢問淳空師父有何指教?”

      “阿彌陀佛……豈敢,豈敢。”淳空語氣謙恭,誠懇應道,“小僧叫住二位,只因小僧奉了師父之命,同樣要去那洛陽赴會。方才走到此處,正巧見黃施主和孫施主也像是要去洛陽的樣子,這才斗膽出言詢問。”他頓了頓,再度施禮道,“其實,小僧有一不情之請……如二位方便,不知可否帶上小僧同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