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蓋世雙諧 » 第30章 未果

  • 蓋世雙諧 - 第30章 未果字體大小: A+
     

      決斗伊始,便見那葛世驀然前躍,槍頭橫空一抖,挾一陣勁風而來。

      鄭目開劍剛出鞘,便見得槍已臨頭,只得急蹴側閃,避敵鋒芒。

      然,葛世的“蝎尾槍”,并非那大開大合的路子,其講究的是靈動多變,那招式柔、快、巧、刁……變化無窮;一看鄭目開往自己右側閃去,葛世當即冷笑,因為這正中他的下懷。

      下一秒,葛世已將手腕一抖,后招倏發,那槍身真似蝎尾般說轉就轉,在他的控制下由縱化斜,緊隨著鄭目開的胸口撻去。

      紅纓一綻,似初虹貫云。

      劍芒迸現,若霹靂擎空。

      “開封三臂劍”,自也不是浪得虛名……

      鄭目開見對方根本不做試探,一出手就使出如此凌厲的殺招,心中也是升起一股無名之火。

      那一瞬,只見他稍整體勢,出一招“天王托塔”,撥劍一擋,憑一口丹田之氣,硬是抵住了襲來的槍華。

      這還沒完,此時葛世一招兩變,槍勢已盡,且堪堪落地,立足未穩,正是鄭目開轉守為攻之機,后者自不會放過這機會。

      下一秒,鄭目開便將內勁一提,劍鋒遽出,寒芒三現,一手“三雁飛渡”,沖著葛世的腰、腹、肋三處要害閃電般刺出。

      葛世身形未定,觀之不及,好在其耳功不俗,憑破風之聲便已知曉了劍招大致從哪里來,于是他急忙足尖輕點,使出一式“回天運斗”。

      有道是……旋身趟一片,掠槍抨半邊。

      葛世這應對也很到位,把對手劍招防了個干干凈凈,并撤身兩步,重整了自己的態勢。

      兩人走完這幾招,心中都在暗暗給自己捏把冷汗——他們在開打之前都以為自己至少有七成勝算,但現在卻都覺得只有五成了。

      然而,既已上了擂臺,今天這事兒便再難回頭。

      他們都明白:人在江湖,有的時候,敗,會比死更慘……

      一息過后,鄭葛二人目光一觸,戰端再開。

      人影相錯,槍劍鏘然。

      與此同時……

      “黃哥,現在這局勢你覺得怎么樣?”已經封盤的孫亦諧和黃東來一起攀到了高處,饒有興致地看著遠處擂臺上的打斗。

      “不好說啊……”黃東來這時的語氣比起開打前那言之鑿鑿的狀態來就有點兒變化了,“這鄭目開好像比我想象中要猛一點啊。”

      “呵……那你是不是要改判斷嘛?”孫亦諧看出對方有點虛,于是開始充滿惡意地拱火。

      “也不是要改判斷,現在主要得看葛世會不會失誤。”黃東來還在兜著說,“只要他不失誤,依然是優勢,輸不了。”

      他這邊話音未落,卻見擂臺之上,葛世與鄭目開剛好過到一招“風雪殊途”,招盡之際,兩人皆露出了三分破綻,只能用左手來補。

      雙方以左掌對左掌,掌鋒一對,內力相拼。

      而這一拼之下……鄭目開發現了一件事——葛世的左肩有罩門。

      這個罩門,是葛世修煉那蝎尾槍的絕式“蝎尾紅蓮”時所產生的;此招的威力巨大,且攻擊角度極為驚奇,但唯一的問題就是需要用到自己的左肩頸交接處為軸來發動。葛世也是直到招式練成時,才發現自己的肩井穴那兒氣血有些淤滯,導致經脈變窄,內力流動不暢,但好在他只要不用那招,這情況就不會加重,也不會影響他使用其他的招式。

      但……眼下,趕巧不巧的,他用左手,在一個特定的姿勢下和對方對拼了一下內力。

      若是換個三流人物來,這樣拼一下自是察覺不出什么;若是鄭目開此刻只跟葛世過了三四招,估計他也察覺不出什么;但現在鄭目開已經和葛世打了幾十招了,基本已摸清了對手的功力,這時他要還看不出來,那他也白混了。

      “哼……”因發現了對手的罩門,鄭目開冷笑出聲。

      葛世也看到了那個笑容,并隱隱意識到了什么,但他仍抱有僥幸心理,覺得對方也可能是虛張聲勢。

      兩人回身再斗,但自這一刻起,情勢已大不相同。

      葛世心中已有隱憂,招式不自覺地便傾向了防守,而鄭目開的劍招卻是越發凌厲,且有意無意地在偏往葛世的左側;所謂敵進我退、此消彼長,很快,鄭目開就占據了明顯的上風,而葛世則只剩招架之能。

      “哎,這局勢不太對啊。”黃東來看著看著,也看出了葛世敗相已現,不禁言道,“什么情況?怎么這葛世突然就不會打啦?”

      “哈哈哈!”孫亦諧在他一旁幸災樂禍地笑道,“‘六四開’?啊?黃哥你奶得好啊。”

      “媽的這跟我有什么關系?”黃東來道,“他們打的人自己的問題,我就是根據當時的形勢分析一下而已。”

      他倆在那兒說著呢,底下已經有些買了葛世的人按捺不住了,開始喊著“退票!”“還錢”之類的言論。

      “媽個雞的!退個毛!”孫亦諧聽了,當即跳起來沖著那些人罵道,“你聽說過在賭場里下完注了還可以退的嗎?誰他媽逼你買了?買定離手、概不退還聽不懂啊?你問問買了鄭目開的兄弟讓不讓你退?你再喊一句試試?信不信老子下來叉死你?”

      那類賭棍潑皮,孫哥在魚市場里見得多了,對付他們自有一套;他就這么抄著三叉戟直接指著別人的鼻子罵,嗓門兒比人家大,氣勢也比人家兇,幾句一懟,對方也就慫了……倘若真有人頭鐵還敢叫喚,孫亦諧絕對會沖下去將其抓出來抽一頓,來個殺一儆百。

      這也是孫哥的經驗:開盤口的,最重要的鎮得住場子,因為但凡有一個鬧事兒的你鎮不住,就會牽出一串兒來,所以必須把那些出頭鳥扼殺在萌芽之中。

      乓——

      另一方面,擂臺之上,那決斗也已進入尾聲。

      鄭目開是越戰越勇,而葛世卻已成強弩之末;隨著一記錚鏦之聲乍起,葛世左臂一麻,手中花槍被劍勁震飛。

      那端的是……劍雨退槍潮,三臂斬蝎尾。

      然,葛世并未因此而放棄。

      他知道,鄭目開是不會說一句“承讓”,然后讓他相對體面的走下擂臺的。

      鄭目開那臉上的神情,便說明了他想一直打到葛世跪下認輸求饒為止,否則就將其打死。

      葛世自不會為了保命而求饒——丟他自己的臉事小,往淮安俠義門的面子上抹黑事大。所以,對葛世來說,今天他只有兩種方式可以下臺:一種是贏,一種是死。

      終于,到那兵器脫手的一刻,葛世反而不再畏首畏尾,選擇放手一搏。

      只見他全然不顧全身破綻,疾的一躍,追槍而去,在半空使得一招“風廻云蕩”,復又握槍于手,展腰反掃。

      鄭目開也是不慌不忙,劍走龍蛇,連削帶格,以攻對攻。

      就在那劍槍交織之剎,葛世終出絕式:他將真氣灌注右臂,雙足分立,甩槍過肩,以左肩肩井穴為軸,一架、一擺、一沖,槍頭似蝎尾疾出,槍纓化紅蓮怒綻。

      這招來得突然,來得猛惡,又來得刁鉆。

      能否在這電光石火之間找出應對這種絕招的方法,并不在于你自己的招式練得有多精純,而取決于人的反應、經驗和天賦。

      鄭目開雖氣未餒,但身已傾,手中之劍也是以一種橫架上挑的態勢出去的……這是他出于本能做出的動作,也是他作為一個習武之人而言,天賦的直觀體現。

      今天這場決斗,他應該是贏了。

      因為這招接完,他會負輕傷,但葛世會徹底喪失再戰的能力;但這招的背后,已足夠顯出葛世的武學天賦在他之上,若這場決斗再晚個兩年,他怕是只有三成勝算。

      但這世上沒有如果,至少此時此刻,鄭葛二人都清楚,鄭目開應招的瞬間,已然勝了。

      不料,就在那勝負將分之際……

      颼——

      一道人影似黑風過境,倏然殺至。

      那來者,身高丈二(也就是一形容,實際就是一米八出頭),黑衣蒙面,體型魁梧,但其速度卻儼然在那鄭葛二人之上。

      但見,此人自圍觀的人群之外直接一步躍上擂臺,宛若驚雷落地,剛好扎身在那槍劍相交之處。

      其左手虎口握槍,右手二指夾劍,在那兩人招出半截,內勁尚未全部施出的時刻,生生將兩人的招式都給止住了。

      這下,從圍觀群眾到當事人全都驚呆了。

      且不說這黑衣人上臺時所展露的輕功,就他此刻左右手這一接一滯,便足見其武功遠勝于鄭葛二人,甚至可以說讓那兩位此前的打斗顯得跟街頭雜耍一般兒戲。

      “二位,請近前一步,聽我一言……”接著,他便說話了;低沉沙啞的嗓音,可能是有意偽裝。

      鄭目開和葛世也沒辦法啦,人家這一看就是一流高手的級別啊,現在“請”你近前一步,你不給面子?這不是給自己找不自在嗎?

      一息過后,那黑衣人松了手勁,兩人這才收回了兵刃,也收了戰意,雙雙向前一步。

      隨后,也不知道那黑衣人跟他們說了什么,說得兩人臉上變顏變色。

      說完后,黑衣人便退后兩步,道了句:“二位好自為之。”接著他就和來時一樣,一躍數丈,飛身便走。

      留下鄭目開和葛世二人有些尷尬地立于臺上。

      半晌后,還是年輕些的葛世先抱槍拱手,側著目,一臉不情愿地對鄭目開來了句:“鄭兄,恕在下少識,今日之事……得罪了。”

      鄭目開一看臺階來了,便也尬笑著回禮道:“呵……誤會……都是誤會嘛,鄭某也是個粗人,還望葛兄見諒。”

      兩人說完這兩句場面話,也沒跟大伙兒交代什么,只是下臺跟地保念叨了幾句,讓其把生死狀撕了,隨后便各自揚長而去。

      留下一眾愣在原地、不明所以的觀眾,以及兩個很想罵街的盤口解說。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