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蓋世雙諧 » 第25章 你是不是有難處?

  • 蓋世雙諧 - 第25章 你是不是有難處?字體大小: A+
     

      潁州,位于淮河以北,地勢平闊,河川匯流,四季分明,風景如畫。

      孫亦諧和黃東來這一路過來,可說是逢山有寇,遇嶺藏賊,但唯獨到這潁州后,算是太太平平,沒遇到什么事兒。

      當然了,這也是有原因的……

      因為朝廷那“風云水月”四大高手中的“風滿樓”平日里就駐扎在潁州衛;別的地方不敢說,單就潁州城這一塊,人家還是罩得住的,即便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到了此地,也絕不敢造次,更不用說那些二三流的蟊賊了。

      孫黃兩人在潁州休整了三天,每天都睡足五個時辰,起來就吃吃鏊子饃、喝喝撒子湯,適當練練功活動活動筋骨,實在覺得閑了就去潁州西湖逛一圈。

      三天后,人、和馬,都消除了不少之前旅途攢下的疲勞,于是,第四天,兩人又重新騎馬上路。

      從潁州城出來,往西北方向走,總體是在走上坡,本應是比較困難的行程,但因為他們讓馬匹歇了三天,所以行得還不算費力,基本上每天都可以在黃昏前就趕到驛站。

      就這樣又行了數日,沿著官道過了兩個縣,他們便到了周口。

      從廬州到此,以我們今人的標準來說,走高速公路不到五個小時就能抵達。

      但在那個年頭,道路的艱險,加上中間遇到的各種事情以及必要的休息時間,兩人前前后后加起來走了有十幾天,確是不易。

      曾老爺送的那兩匹馬,用到這兒……也就差不多了,得讓它們好好休養一段日子才能再跑長途;所以到了周口之后,孫亦諧便去找了個馬販子,討價還價一番,跟對方換了兩匹馬回來。

      那換來的新馬,自是精神抖擻、已休養多時的,從這里到洛陽為止應該都不用再換了。

      事到如今,黃東來和孫亦諧顯然也已經不打算再去乘高鐵幫的旅車了;畢竟他們來都來到這兒了,沿途多走走看看,也不失為一種歷練。

      從周口出來,下一站便是許州,即我們熟知的許昌。

      到了許州,離洛陽也就不遠了。

      算算日子,如果一切順利,兩人應該能提前半個月左右到達。

      當然,如果又遇上了什么事兒耽擱了,那就不好說了……那個時代,生活節奏實在太慢,擱在今天你一個電話、一條信息就能說清的事,他們可能需要數個小時才能傳達;你開著車,跟著導航,走在平整的馬路上,一天能跑八個地方、辦八件事……古人呢,一天里能去辦兩件事兒已經算高效率了。

      這也是為什么,那時的人遠行,假如是有什么重要的事,通常都得在計算好的日程外再提前個十天半拉月出發。

      孫亦諧和黃東來這次就算是出來得早的,要不然他們也真沒那么多功夫在路上管閑事兒……

      …………

      且說孫黃二人出了周口,沿著潁水岸邊的道路朝上游行去。

      這條路,可從潁河北岸遙望對岸的山峰,也是別有一番風味。

      是夜,兩人在一村莊尋宿,這村子里有客棧,可惜客房并不多,當然他倆都是男人睡一間房也無所謂。

      經過猜拳決勝,“彈簧手”孫亦諧成功獲得了床的所有權,而黃東來只能罵著街打地鋪。

      半宿無話,直到凌晨……

      嘶啦——嘶啦——

      客房的窗外,忽地響起了一陣怪異的響動。

      孫黃二人幾乎是同時聽到,同時醒過來的;他們的反應也很一致——猛然睜眼、輕聲坐起、轉頭觀瞧,然后就把腦袋朝兄弟那兒伸過去,壓低了聲音說了句:“你聽到了嗎?”

      “聽到了……”黃東來接著道,“而且我覺得這太不像是風聲……”

      “廢話。”孫亦諧道,“門外是客棧走廊,哪兒來的風。”

      “要不然……”黃東來道,“孫哥你過去看看,我在這邊用暗器掩護你。”

      “毛!”孫亦諧道,“我才不去呢。”

      “你是不是怕了嘛?”黃東來開始用激將法。

      “誰說的?”孫亦諧死要面子,果然中套,硬撐道,“我怕什么?老子面對危險就像呼吸一樣。”

      “那你為什么不去?”黃東來道。

      “我……”孫亦諧一時間確也沒想出合適的借口。

      “孫哥,你是不是有難處啊?”黃東來勾起嘴角,陰陽怪氣地笑道。

      “我沒難處!我有個毛難處?”孫亦諧說著,忽然想到了什么,趕緊反問道,“你自己怎么不去啊?”

      “我有難處啊。”黃東來擺出死龜不怕開水燙的態度,回道,“我心臟不好,萬一是什么可怕的東西,把我嚇死了咋辦?”

      “你……”孫亦諧已經開始后悔自己剛才的裝逼言論了,明明和對方一樣裝烏龜就沒事兒的,他非要死撐,導致現在有點騎虎難下,“媽個雞的……去就去!”

      兩人用非常低的聲音完成了上述對話,接著,孫亦諧便躡手躡腳地從床上下地,隨手抄起了靠在墻上的三叉戟,又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的護身寶甲(以他的性格,自是睡覺也不會脫這個的),吞了口唾沫,一步一步地朝門口走去……

      嘶啦嘶啦嘶啦……

      而這短短兩分鐘內,那門外的聲音非但沒停,還越來越響、越來越急促了,看來就是奔著孫黃二人來的。

      在孫亦諧走向門口的同時,他身后的黃東來也沒閑著;黃東來也從地上起身,來到孫亦諧側后方的角度,把兩支暗器捏在了手里,隨時準備支援。

      他倆都不笨,壓根兒就沒打算點燈,因為這種時候點燈顯然對他們更為不利。

      “呼……”數秒后,孫亦諧終于來到了門口,他又深呼吸了一下,然后鼓起勇氣,打開門閂,伸手把房門朝里一拉。

      咿——

      那老舊的門軸發出了一聲刺耳的呻吟。

      接著,門開了。

      孫亦諧登時后退兩步,持戟一架,卻發現……門外空無一人,只有空空如也的走廊,和走廊對面的一堵白墻。

      那古怪的聲音,也在門被打開后戛然而止。

      但孫亦諧并未因此放松緊繃的神經,他屏息凝神,望著那黑暗的走廊,側耳傾聽。

      很快,他就聽見……

      篤,篤,篤……

      門外的地板上,發出了些許聲響——那水滴滴到地上的聲音。

      就在孫亦諧反應過來,抬頭之際……

      突然!一團黑色的、濕漉漉的長發從門上方倏然垂下,那頭發的源頭,是一張倒懸著的、慘白的人臉。

      “啊!”那張“鬼臉”在探出來的剎那,發出了一聲凄厲無比的尖嘯。

      “啊——”同一刻,孫亦諧也發出了一聲凄厲無比的慘叫。

      本來,從氣氛和畫面上來講,這一幕也足夠嚇人了,再加上那張人臉一驚一乍的叫聲,是個人都得嚇得跳起來。

      而孫亦諧也確實跳起來了,只見……他嚇得把手中三叉戟一扔,雙手本能地捂向自己兩側的腮幫子,在一瞬間完美COS了梵高那幅《吶喊》中的造型……接著,他便連退數步,被床沿絆了一下,摔倒在了床上。

      也別說是與“鬼怪”正面相見的孫亦諧了,縱然是在側后方看到“鬼臉”的黃東來,一時間也被嚇得愣住。

      不過,看到孫亦諧那夸張到讓人想笑的反應后,黃東來馬上就回過神來,嗖嗖兩下就把手里的暗器投了出去。

      可惜,門外那位早有準備,暗器還沒到,她就已經把頭收了回去。

      乒乒乒乒……

      緊接著,黃東來就聽到屋頂上傳來了十分明顯的腳踏瓦片之聲。他剛想去追,又一想不對,這怎么看都有點像是誘敵的陷阱。

      就在黃東來猶豫之際,另一邊……方才回過神來、且有點惱羞成怒的孫亦諧,已然是怒至急處、急中生智……他重新抄起了三叉戟,站在榻上,直接朝著屋頂上發出聲音的地方奮力捅去……

      這村兒里的客棧,茅屋破瓦,而孫亦諧手上的兵器,可是削鐵如泥的寶物,他這一捅,就跟拿刀子捅窗戶紙一樣,三叉戟穿透屋頂攻擊時幾乎毫無阻滯。

      屋頂上那位也是沒想到竟然會被“穿墻奇襲”,一個大意,其左腳的整個腳面就被捅了個對穿。

      本來她還想把兩人引到上面來,在開闊處利用自己事先布下的“流絲斷魂陣”暗算他們的,這下可好,還沒動手自己就受了相當棘手的傷……無奈,她只能趕緊逃跑,以免對方真追出來了不好收場。

      但孫亦諧可不知道對方的想法,他只知道自己第一下捅完后三叉戟的尖上有血,這就說明攻擊有效,于是他又蹭蹭蹭連刺了七八下。

      當黃東來意識到了什么,試圖開口阻止孫哥時……已經晚了。

      伴隨著嘩啦啦一陣瓦片落地之聲,房頂塌了。



    上一章    下一章